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8章 药汤洗凡尘

本来叶泽归也需要好好了解一下道域,打听打听道域的各方各派的形势,如今敌人在暗处,贸然行动必然会打草惊蛇,甚至被暗中偷袭。此番既然遇见了宋芊炆,正好在自己打听道域的局势时,带在身边教教她,顺便帮她缓解一下她的病。

叶泽归医术并不高超,他之前检查出了宋芊炆患的是血液上的疾病,至于是什么病,他便不清楚了。宋芊炆的血液非常奇怪,里面少了寻常人没有的生气,显得死气沉沉。关于死气与生气,叶泽归融合了上元暗剑的力量后,便对这些东西很是敏感。虽然自己不能明确的给出一个概念,但是那种感觉却是有的。

从他用灵气来检查宋芊炆的身体时,他便发现这种血液中的诡异的力量似乎能被灵气暂时压制住。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叶泽归便即刻可以确定,宋芊炆如果能够吸收灵气进行修炼,是绝对能够压制住这种病的。

叶泽归带着胡姨还有宋芊炆一路去了镇子上一家客栈暂时住了下来。

从胡姨那,叶泽归也了解到,宋芊炆她从小有一种怪病,这怪病发作时忽冷忽热,而且全身剧痛无比,宛如万蚁噬心,折磨不堪。不过,这病也是每年发作一次。如今宋芊炆已经是八岁了,也就是说她已经经历了八次这种极度痛苦的折磨了。

至于宋芊炆为什么会被如此欺凌,还得从俩年前说起。当时是各大门派来招揽人才,整个镇子上的孩子都跃跃欲试,希望自己被选中。一旦被选中,那就是直接飞黄腾达了啊。

宋芊炆也去了。本来吧,宋芊炆生下来时她母亲便因为失血过多死去了,宋家家主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呵护有佳到六岁那年的毫不关心。结果宋芊炆一去测试,一切都完了,没有任何修炼天赋。这就相当于给宋芊炆打上了死刑缓期执行的标签。

自此之后,宋家家主对宋芊炆的态度更加恶劣,甚至衣服鞋子都不给,让她去干苦力活。在她发病时,连药都不给她买,甚至连张床也不给她睡。

这两年,宋芊炆全部挺过来了,每次发病时,一连数日都是这种痛苦的状态。宋家家主不仅毫不怜悯,反而变本加厉的让她干活。宋芊炆命硬,结果给坚持到了现在。当然,这其中也有胡姨一直在照顾她。

至于那个男孩,是宋芊炆的弟弟,比她小一岁,然而却是被墨天宗的一个小分部给相中了,自然地位高的很。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自然会对宋芊炆非常的厌恶。

叶泽归在得知宋芊炆这八年的经历后,也只得重重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命硬的很啊,哪怕是这种情况下,都能挺过来。不过听胡姨说,因为每年,海里的妖族都会要求进贡。由于今年没有提前准备,所以便在宋家家主的幕后操控下,直接把宋芊炆当做贡品送给海里的妖族了。

至于海里的妖族的实力,叶泽归这就打听不到了,毕竟胡姨只是一个凡人,哪怕稍微修炼过一点,是个炼体期的,她都能惊为天人。

叶泽归安抚好胡姨让她别担心,有他在,肯定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叶泽归觉得,如今的他好歹也是逍遥大乘境一重,也不是个谁都能欺负的人了,而且这晋级哪有这么简单,想当初自己升到筑基九重要结金丹,也是花了整整一百年啊!自己能在这一两年直接晋升到逍遥大乘境,还是托了炼狱之力的福啊。

不过,叶泽归不知道的是,修炼这事其实是上官秋忽悠他的。真正走到金丹期,哪怕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在刻苦勤奋的前提下,稳打稳扎,没有任何机遇,撑死也只需要三十年。他需要花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因为上官秋暗中施加了手脚,才让他晋升这么慢的。至于为什么,恐怕是只有上官秋自己清楚了,毕竟叶泽归连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饶是如此,逍遥大乘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欺负的了,再说了,打不赢还跑不赢?

叶泽归让宋芊炆不要担心进贡的事,然后传授了一套基础的吞纳灵气的功法给她,让她好好练习。

至于叶泽归,他出去打听消息去了,顺便买一点药材来帮宋芊炆缓缓痛苦。马上就是她的第九次病发之期了,她血液中的死气的浓郁程度都已经快比肩一具尸体了,只怕是她再怎么顽强也抗不过第九次发病了。

人出生后是会继承母亲的生气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母亲生下自己后,会特别虚弱。宋芊炆也不例外,她出生时,继承了她母亲的生气,这些生气是属于原生之气,相当于人的脐带血这种。这种生气一直藏在她体内,在她每次发病时,都会帮她缓解痛苦,相应的,也会减弱一些。

如果叶泽归没猜错的话,宋芊炆应该是因为继承了大量她母亲的生气,从而导致她母亲一时间没缓过来,从而死去。这些原生之气一直庇佑了她八年才彻底消失。

好在叶泽归在宋芊炆第九次病发前遇到了她,这才能帮她缓解一下,具体如何消除病根,还是得慢慢再观察一番,或许他可以借助自己的炼狱之力帮她一把。

叶泽归这一外出,就直接就是一天过去了。日暮时分,叶泽归背着一箩筐的草药回到了客栈。刚一开门,就看见宋芊炆闭目养神在地上打坐,叶泽归笑了笑,这丫头这才刚学一天,就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啊。

“啧啧啧,照这么算,那她得算是我徒弟吧?!我这才大乘境,就给自己找了个徒弟,师父要知道她有了个徒孙,会咋想?”叶泽归心中暗道。

不过,毕竟是第一天嘛,叶泽归进门的动静直接惊醒了宋芊炆。宋芊炆别过头了正好看见叶泽归背着一箩筐草药过来了,这一箩筐草药都是叶泽归临时买的。

之前在明山域的时候,叶泽归为了给金刚降魔杵充能,把自己空间戒内大把大把的固灵石还有天材地宝都喂给了金刚降魔杵,结果自己都没啥灵丹妙药了。出门在外肯定得留一些保命用的丹药吧,这一些都是药效贼猛的那种,绝对不能给宋芊炆吃了,不然得给她人补没了。

“芊炆,我给你配好药汤,等会你在里面泡澡就行了,这药汤能改善你的一些体质,也能帮你稍微压制一点病。”叶泽归吧这些草药一股脑的倒进浴盆之中,然后倒入热水,同时在里面放入三块下品固灵石。不仅如此,叶泽归还在浴盆底下架起了一个火堆,这个火堆是施过法的,烧不开浴盆里的水。

有这个火在,药草里的药效能极快的溶解到水中。

这才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原本清澈透明的水,变得翠绿,其中还带有蓝色的气体。这些蓝色气体正是从下品固灵石中提取出来的灵气,此刻这些灵气充分与药汤混合在一起。

叶泽归将药草渣捞出后,便让宋芊炆自己泡进去,泡一个时辰。

至于他自己?他可不会低俗到看小女孩洗澡。叶泽归安排好后,便直接窜上了房顶,手中提着一壶买来的酒,靠着梁,看着天上明月,喝着闷酒。

此刻的叶泽归,脑子里满是今天得到的情报。

这份情报,是关于双子星的,也就是权霖还有花韵的。一时间,叶泽归又陷入了沉思。

同类热门
  • 魔武邪皇魔武邪皇慕晨思雨|玄幻天若弃我,天亦可欺。世若遗我,当世戮灭——没有了灯红酒绿,没有了川流不息。在这个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充满了绚丽多彩的魔法,霸气威武的斗气......一条满是荆棘坎坷,却又潇洒,随心的异世逆天之路就此开启!
  • 我是全球金手指我是全球金手指匿名文浩|玄幻沈言得到宇宙神的传承系统,从此建立高武地球,带领地球走向球生的巅峰。 新书《融合证道》已上传,这书将回归正常路线,欢迎投资!
  • 梦啼梦啼楠之若素|玄幻茫茫荒古,被野兽尽占,人类的最后一片净土也将面临着覆灭的危机。在一个被封印的古界中,一位被逼走上强者之路的少年面对着凶残的兽族和阴险的人类,他将如何选择……
  • 医道版玄幻医道版玄幻晨曦魔辉|玄幻病,即有缺!世间万物天生有缺。 以医为体系构建的近现代玄幻文明,这是医师们踏向完美的进化之路。 精神病症心魔潜藏在心间,超凡疾病肆意在世间蔓延! 病魔操纵起手中丝线,让人类徘徊在痛苦与绝望之间! 问:医师的本质是什么? 答:是克服并祛除自身的缺陷,进化至更完美! ………… 尚天表示,自己只是一只和谐有爱,以治病救人为天职的开挂好医师,真的! 特效抽奖,永久的加持特效藏于奖励之中。 特效:【绝对斩击】【以骗为真】【人约束型癌裂变长生堆】【万能伪装】【战斗音效】【上帝级学霸状态】【对赌公证】………… 魔辉PS:书友群38.711.87.83????
  • 黎仙道黎仙道聂清风|玄幻“我执剑时人已亡,我得道时仙已殇。曲终人时,我写下的帝王篇;天道无常中,我走过的黎仙道…………”一个少年,本该是九重天阴谋中的尘埃。但他却不甘沉沦,欲要改命。欲改命,则要忤逆苍天,欲要忤逆苍天,则要巅覆这代天行权的众仙…………“我命由我不由天”………………
  • 武画乾坤武画乾坤牛鬼流|玄幻图画神兵,谁与争锋?图画英雄,千古豪情。图画妖兽,天地沸腾。图画佳人,倾国倾城。草尘做笔,书写星辰日月。凌空点指,泼墨江海山河。命轮笔下,天地可出!
  • 神魔双争神魔双争痕天书虾|玄幻前世修罗,因一念之差,神界险些毁灭,修罗以神界统领一己之力力反狂澜,修罗重生为一个无知少年,因为再见父亲一面,再次踏上修神之路。
  • 我从太古到未来我从太古到未来凛绪|玄幻【混沌太初堕星辰,无上镇魔化自在!】 “太古宗门有个仙王,一手摘落九天星云……” “未来有个少年,身披创世机甲,星际飙车。” “混沌古域有个女帝,一只纸鸢飞上三十六重天……” “未来有个少女,手握星辰银河,戴作戒指。” “洪荒万界还有个圣主,一壶酒饮了万古长河……” “没劲透了,未来男主,统率星河军团,御战宇宙万族,六合八荒千年耀,九天十地万古照!” “……听听,你说的这还是人话吗!”
  • 狼犊户狼犊户任响文|玄幻黄昏破晓,啼笑忐忑,人神之别不过所念之分。很久以前有一只狼,它从夜空中来,有人说它来自于天上的那条河畔,是距离天道最近的生灵,它于混沌乱世中来到了人间分割天地,如神若圣。现实世界的癌症青年黄智龙于异世重生,继承了万中无一的天神体魄,命中注定要成为那个传说中解放天地的狼犊户,只是他的道路并不会比他的前世平坦一分,生死的磨砺,冰火的锤炼,一条重生后的逆袭之路就此展开。
  • 我是死神看破红尘我是死神看破红尘是清焕没错啦|玄幻统治地狱的俩大神王。同时也是一对恋人,不想,冥帝竟然图谋死神的神心已久,开始反叛死神,十万年的恩怨情仇一触即发!一镰断情!一箭穿心!地狱生灵涂炭,俩大神王双双落败,冥帝之心侵入死神之心,就此封印~未曾想到死神之心的死亡法则竟让死神转世穿越。 神之领域-神则大陆,一道光柱落入死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