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大结局

我们终归还是要走向末路的。我们终归还是无法逃避的。不是吗?或许有些讽刺,但走到最后终归还是要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臣服于自己曾不屑以顾的“命运”。

一阵细雨过后四周弥漫着,雨后土壤潮湿的味道和淡淡的青草芳香。远处时不时的传来火车逐渐靠近的轰鸣声,一丝阳光透过阴云映照进涂染满天蓝色墙壁的巷子之中,显得充满着生机勃勃的景象。

西蒙独自一人走进逐渐幽暗巷子之中,逐渐走向阴影深处,身后传来零碎的脚步声,西蒙下意识的将手插进口袋里,紧紧握住藏在口袋中的那把左轮,随后缓缓转身,他看见了一个穿着邋遢的流浪汉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流浪汉用着一口含糊不清的口音在喃喃自语些什么,起初西蒙并没有听清这个流浪汉在说什么,正准备离开,流浪汉慌忙的喊道:烟!你有烟吗?先生!虽然有些含糊,但西蒙总算是听懂了。

西蒙逐渐放下了心中的戒备,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随手扔给那个流浪汉,流浪汉面露喜色的拆开香烟包装,从中抽出一根香烟,将它叼在嘴上,随后将香烟还给西蒙,西蒙并没有伸手去接,冷冷的看着对方,心中隐隐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有问题。

西蒙摆了摆手说道:我有急事,这包烟就送给你吧。说完之后转身就要离开。那个流浪汉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用他那含糊不清的口音说道:我的打火机好像丢掉了,你可以借火给我吗?先生。西蒙警觉的和那个流浪汉保持着距离,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老式打火机递给了那个流浪汉。

流浪汉的拇指划过火石,远处再次传来火车逐渐靠近的嗡鸣声,流浪汉猛吸了一口烟显得很满足,随后将一只手伸进口袋里,另一只手将打火机递给西蒙。火车的嗡鸣声越来越近。西蒙也将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紧紧的握紧那把左轮,另一只手伸过去拿打打火机,这时流浪汉说道:这个打火机挺特别的。

西蒙伸手拿打火机的时候下意识的用力捏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流浪汉的目光变得凶狠了起来,显得异常的狰狞,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带着寒光的匕首,西蒙惊恐的喊到:是你!

他面对流浪汉的突然袭击显得有些惊慌,便下意识的用手臂去阻挡流浪汉的袭击,西蒙一把将流浪汉推开,但他的手臂还是被划伤了,西蒙趁着空隙去掏口袋里的左轮,但流浪汉还是用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猛的刺中西蒙的腹部,剧烈的疼痛让西蒙连连后退了几步,西蒙顺势拔出左轮,就在这个时候流浪汉再次握紧手中的匕首冲向西蒙,匕首再次刺中西蒙的身体,出于本能又或者是求生的欲望,西蒙死死的抓着流浪汉的手,举起手中的左轮朝着流浪汉的脑袋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流浪汉随即应声倒下,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随后西蒙朝着流浪汉的尸体又连续的开了几枪,火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掩盖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西蒙脱下了自己外套,用力的将外套绑住身上的伤口,尽可能不让自己血液过多的流出体外,西蒙弯下腰在流浪汉的尸体上翻找着那一包香烟。翻找了一会后,西蒙在流浪汉的口袋里翻出了那包香烟,几乎被血浸湿的香烟,西蒙用力拆开香烟盒子,拿起一支没有被血染湿的烟叼在嘴里,随后将烟扔向流浪汉的尸体,用手用力在流浪汉的在身上擦了擦,捡起掉在一旁的打火机将烟点燃后小心翼翼的将打火机放进胸前的口袋。

西蒙费力的站起身来,顿时觉得脑子一片眩晕,没有站稳,后背狠狠的砸向墙壁,慢慢的滑倒向地面,直到一屁股坐在地上。西蒙用力的吮吸着香烟,尽可能让自己稳定下来,更清醒一些。

周围只有微弱的风声,火车远去的嗡鸣声和沉重喘息声,还有分不清是屋顶的雨水或者是身上流出的血水滴落在水泥地板上的滴答滴答声。西蒙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体平躺在空旷的海面上漂浮着一般。

一辆黑色的老爷轿车缓缓停在一栋小别院门前,汉娜身着代表着纯洁,神圣的白色婚纱,走下车的那一刻就像是从马车上缓缓下车的公主。伴娘们迎了上去,将汉娜带进了别院中提前准备好的房间里。这是汉娜家族的传统,新娘在结婚当天,在走向宣誓神坛以前,要避开新郎,在此之前全程都由伴娘陪着。

太子和西蒙等人在房间里,西蒙坐在沙发上,手捧着一杯热咖啡,双腿不停微微颤抖着,文梁走到西蒙身边突然拍了一下西蒙的大腿笑道:喂,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紧张过。

西蒙有些不悦的看着文梁,随后将差点撒到身上的咖啡放在一旁对着文梁正色道:你都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再说了我第一次结婚,我能不紧张吗!

太子把玩着他刚收到的一枚古董怀表,笑着说道:你还想结几次婚!

此时覃革推门火急火燎的走向一旁装满了柠檬水的罐子,将柠檬水倒进杯子里,猛的喝了一口,西蒙看着他心里有些好笑,朝他走去拍了覃革的肩膀道:我说我结婚你紧张什么!

覃革有些不自然的拉了拉领带道:我刚才去洗手间碰到你嫂子了,你也知道!我跟你嫂子结婚的时候,走的中式的流程,再说了我没见过你嫂子穿过洋装,一时心血来潮,亲了你嫂子几下,结果被你妹妹给撞见了。

西蒙憋着笑,用皮鞋脚尖踢了踢地板,对着旁的方乔说道:我就说我穿不了尖头皮鞋吧!你硬要我穿。

方乔看了一眼西蒙道:都跟你说了,这样比较正式。

西蒙对着覃革说道:没事的,我妹妹从小在这里这里长大,她不会在意的。你们擦枪走火都没事。

方乔对着太子,手指着西蒙笑道:他从小就着德行,乍一看是挺正经的,骨子里就是个流氓头子,大哥,他这样子,你可不能都埋怨我,他本来就是斯文败类。

西蒙一脸无辜的说道:斯文人这一点我承认,但是败类我打死也不会认的,你倒是评评理啊,太子哥!

太子笑了一声道:不好意思,我没忍住。

太子拍了拍方乔的肩膀说道:哪有你这么甩锅给弟弟的。

方乔脸一红,一本正经的道:大哥,天地良心啊,他从小就着德行,不信你可以问世荣。他可以为我做证。

此时世荣推门而入,顿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世荣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顿时房间内响起了一阵笑声。

此时院子里传来响亮的钟声,太子站起身开,走到西蒙面前,整理了西蒙的领带说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从今天开始你也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了,以后的路会很长,你要作为一个男人,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西蒙的伴郎们依序站在神坛的左边,西蒙缓缓的走上神坛,牧师看了一眼西蒙,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在此时来自西西岛的那个小胖子穿着一身华丽的燕尾服显得滑稽的站在不远处,对着西蒙比了一个没有问题,都包在我身上的手势,打开了音箱,顿时院子里响起了一首《When a man loves a women 》。这首歌在婚礼前几天西蒙一直都在这个小胖子面前嘟囔了好几次。结果西蒙被这个小胖子,搞得内心很是感动。西蒙对着小胖子竖起了大母指,表示很满意。

伴娘先走进了院子,快步走到神坛右边,新娘在院子拐角处,深呼吸了几下后挽着她父亲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神坛走来,就在西蒙看见汉娜身穿白色婚纱,一抹阳光透过头纱,显得汉娜今天格外的迷人。

西蒙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内心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我绝对不能哭。

用着自己灼热的眼神看着即将走上神坛的汉娜。深吸了一口气。一旁的方乔将手巾递给西蒙用唇语道:擦擦,不好看。

汉娜的父亲走上神坛将汉娜的手放在西蒙的手里,拍了拍汉娜的手后走下神坛,坐在最前排的位置。

牧师振振有词的念着婚礼誓词,西蒙和汉娜将手放在圣经上。

牧师:而今而后,不论境遇好坏,贫穷或者富有,疾病或者衰老,誓言相亲相爱,至死不离?

西蒙:我,西蒙,愿意接受汉娜成为我的合法妻子。

汉娜:我,汉娜,愿意接受西蒙成为我的合法丈夫。

牧师: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随后牧师又是一阵念念有词的朗诵着誓词。

牧师缓缓的合上圣经:那新郎新娘用一个吻见证你们的誓言把!

随后牧师便走下了神坛,由太子接下原有的位置,太子看着西蒙和汉娜说道:两位新人有什么的话要说吗?没有的话我们可是要狂欢了!

西蒙拿过麦克风:那一天我原本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游荡,其实我没有想到,教堂门前遇到你的那一刻,哦!天啊!,真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孩。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女孩娶回家。

西蒙清了清嗓子道:汉娜,你我的爱情算不上伟大的爱情故事。你能在我的生命里出现,对我而言,是多么的幸运。我很庆幸我的余生能够有你的陪伴。我们的爱情故事里可能些时候感觉不太好。但我向你保证,我们伟大的爱情故事才刚刚开始。

汉娜接过麦克风道:其实那一天我看着这个男人拎了一打可乐走出机场的那一瞬间,我当时就想,这个男人值得嫁,现在我也如愿的嫁给了这个男人,他有时候会很阴郁,但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他就会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

等一切都结束后,西蒙走到到旁的小池塘边抽烟,远远的看着汉娜和家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嘴角不知不觉的挂着一抹笑容,转身掏出香烟叼在嘴上,半天找不到打火机,就在这时文秀走到西蒙身旁将打火机递到西蒙面前道:你怎么把我送的打火机随便乱丢。

火车的嗡鸣声逐渐的靠近,西蒙缓缓的睁开眼睛,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脑子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我就这样结束了吗?就像地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无声无息的结束了?不!我不甘心!

西蒙手扶着墙壁,艰难的从地上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朝巷口走去,那一瞬间耀眼的阳光照进西蒙的眼里。这一瞬间有种错觉涌上西蒙的心头,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被长时间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牢笼之中的犯人重见天日后又即将被押赴刑场一般,内心一瞬间充斥这一种莫名的狂喜,随之来的便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不得不说人类的身体永远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西蒙的身体终归无法承受这样的伤痛,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意识渐渐的模糊。

生而为人,我有太多的无奈,谈不上身不由己,只能说我心有遗憾,不过有这样的结局也算是理所应当吧!其实到头来我也只能说一句,生而为人,所以我很抱歉。

我真的很怀念赤着脚在田野中奔跑,和同伴在归家的路上嬉戏玩闹,真的好怀念啊......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神级QQ神级QQ夕阳初升|都市一位名叫林子峰的六年级小学生得到了神级QQ,“QQ在手,天下我有”。这便是他的座右铭
  • 我在灵力时代修肉身我在灵力时代修肉身古月时明|都市灵力复苏,异能觉醒,世界迎来大变 重生在这样的时代,却苦逼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吸收灵力…… 望着系统中数之不尽的功法,也只能含泪走上肉身成圣的道路。 …… 伴着欢笑和感动,且看小人物秦磊一步步成长为一方英雄的故事!
  • 麒麟代行麒麟代行色墓碑|都市新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写,就当是一个修仙的带领妖族生活在都市中吧!
  • 脉博脉博幻家公子|都市开往大都市列车上少年,是以怎样方式进入了职场,如何在这物欲横流职场里,充满着阴谋和陷阱中层层而上......一切纵观脉搏传
  • 我的喵系女友我的喵系女友糖果阿霖|都市“陈医生,今天还加班啊?”旁边的小护士边收拾边问道,这位男医生是这家医院有名有权威的医生,年纪轻轻就荣获了好多医学系领域的荣誉,名字叫陈瑾
  • 全才高手在都市全才高手在都市左手执贱|都市他出生武学世家。功夫了得,却因为从小身患宗筋弛纵,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耽搁她人的幸福,于是来到神山退婚。
  • 我在夏商就已经存在了我在夏商就已经存在了三玖的衣服|都市本文所述一个活了无数岁月的老妖——陈平安,如何在有妖魔鬼魅,异能者,修仙者的世界独善其身,成为人类安静的生活下去! PS:开始日常轻松文,逐渐涉及妖魔修仙……
  • 只为你而写只为你而写只为你提笔|都市这是我以你我之间的事来改写的,在那个校园我认识了你,我爱你——陈宁
  • 傀儡师多鹤傀儡师多鹤阿蛮大人|都市......这是不守城发生的第九起命案。而这九起命案惊人的相似。不守城开始人心惶惶,人们几乎停止了往日悠哉游哉的生活,从街上到卧室,从白天到夜半,无不有人讨论着,“有人开始掠杀活人来获取傀儡道具”。“有人开始掠杀活人来获取傀儡道具”——不守城的人们为此失眠了几个晚上。
  • 漂亮女主播漂亮女主播随性|都市屌丝王大锤捡到袖珍小萝莉,竟然是可以召唤美女的召唤精灵,神马赵飞燕、杨贵妃、小龙女,全都被他召唤到现代,成为新晋网络女主播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