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凉山寺

“好了,再拖下去明日返程怕是要晚了,”国公夫人笑道:“若要去凉山寺,辰时前便该出发。”

长平公主撒娇道:“舅母,不如您与我们一同去吧,人多热闹,凉山寺求签可准了!”

“你们年轻人去踏山赏花,我凑个什么热闹,”国公夫人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出游散散心也好,晚上留宿时还可去泡芍药花池的温泉,整日在宫里别是憋坏了。”

元晨取笑道:“六妹妹再缠着国公夫人不放,明日都不知到不到得了了!”

张士轩挥手吩咐下人去府门口备好马车和出行粮食置件,陈里仁便先行去府门口的马车上置放办东西,风儿正好将世子的随身衣物收拾好了送来。见着陈里仁她才恍然想起:“我真是愚了,哥儿和农生也是要跟着少爷过夜的,我去帮你们取。”

“诶,别!”

陈里仁转念一想,万一被风儿翻出她藏起来的换洗裹胸就不好办了,她忽而大惊拦住风儿:“不用不用,我们不用换衣裳,风儿姐姐不必麻烦了!”

“可这…”

“少爷和公主皇子陛下马上就出门了,拖不得,我和农生另想办法便是,再说我们这些糙身子,不过一晚不换洗裳也不打紧的。”

这话不无道理,风儿只好点点脑袋,又偷偷给他塞了点粮食:“这是我和雨儿昨日在街上买的,今日出去的急,凉山寺还得赶半天的路,皇子陛下们同行也不好放肆,你和农生若路上饿了就偷偷地吃。”

“好嘞,谢谢风儿姐姐,风儿姐姐真是仙女。”

“瞧你这小嘴!”

哄走了风儿,陈里仁松了口气,将行李都搬上了车。一旁的三十来岁的车夫同隔壁马车的车夫乐呵呵地讨论道:“这小哥看着不过十三四岁便满嘴哄姑娘的好本事,将来穷也不怕讨不找老婆噻。”

车队一行出发,共有四辆马车,因长平公主是皇帝最受宠的女儿,乘的与元晨元崇等皇子同是四驾。国公爷的马车也是四驾,子孝不高过父,因此张士轩的与士大夫同为三驾。其余两辆单驾马车里装的都是些行李与必用的粮食银钱,由专人看守着。

尽管长平公主撒娇着嚷着要与张士轩同乘一辆马车,终是被拒了去,便怎么也要单独坐着他的三驾梨花木。张士轩则与元晨元崇三人同乘四驾的。

四驾宽敞,车夫身边的位置能纳五六人,陈里仁听他们说才知道,原来古代车夫坐的位置叫前室。唯有张士轩带了两个贴身随从,因此前室除了她和农生,只有元晨的随从子刚和元崇的随从有为。

两人看起来皆与她这身体一般年纪,十二到十五上下。都说什么主子便是有什么仆人,子刚虽生得更俊些,但性子也更强势。而有为长得也算清秀,性子文文诺诺的,不太爱说话。

陈里仁想着马场那日是见过三皇子元晨的,算是威仪堂堂吧,当时他和张士轩一同来挑马还嫌弃飞灵瘦小。方才在厅堂上她不敢明看,没见过五皇子元崇长什么样子,据说是个存在感低的病弱美男子。

一路畅通无阻,今儿也是天朗气清,车队赶了半天的路程,终是到了凉山寺山脚下。

凉山寺的妙处不仅在于寺庙,而是整座凉山。寺庙里面设有厢房和禅坐室、茶室,再往山上爬几阶皆有落脚赏山的亭子,六七月粉白相间的芍药花开遍山野,山上还有不少清泉溪谷,人置身其中清风徐徐,大有人间绝色美景之称。

“善哉善哉,诸位风尘仆仆,茶室已经备好,先进去喝碗清茶再做安顿罢。”

凉山寺常驻主持持圆满带着几个弟子在庙里等候多时,便将他们几个请进了茶室。其余的随从们便将马车和行李挪存至庙里小和尚带路的地方,也各自得了一碗凉茶。

“半年多没见,这凉山寺似是更清幽些了。”

元晨品着和尚续上的茶,望着木窗外感叹。

“善哉善哉,曾有施主提过,在凉山至兴岭一带今日有暴徒出没,因此今年上山的贵人们更少了些。”

“兴岭?那不是天朝与金国的边境么?”

长平公主眨巴着眼睛,朝张士轩问。

“确是如此。”圆满单手立于胸前,颔首。

“这些个金国人,真是给点好脸色就放肆,论兵力论土地富沃,哪点比得上咱们天朝,一群只会骑马牧羊的糙人。”

像是想起边疆矛盾的事来,元晨不禁愤愤然。

“既来之则安之,”圆满又让小和尚给元晨续了杯清茶:“兵战之事,在寺中不必再理会。”

“大师说的是,我们今天就是过来散心的,”长平公主点着脑袋,拉了拉元晨的袖子:“三哥哥不要扫兴了!”

“是元晨气燥。”元晨释然,给圆满赔了不是。

“不知,五皇子身子可好些否?”

几人喝茶之际,圆满大师忽而对着边上的元崇问话,几人纷纷望向他,只见他一身月牙锦衣,长身玉立黑发半束,仿佛置若身外之境,寂然地品着手中的茶。

“劳大师挂记,尚好。”元崇微笑轻缈回道。

“好什么呀,”长平公主有些心疼地嘟着嘴:“三天小病,五天大病的,五哥哥这么好的性子,得这么重的病愣是好不起来,真是天理不容。”

“就你荒唐口不择言的,”元晨责怪她:“五弟吉人自有天相,这病自然要好的,近日不是好多了么?”

元崇仍微笑颔首,忍住又欲涌上的轻咳。

圆满手持胸前微笑,转而又望向张士轩:“若说起气运,当属轩世子最为风顺。轩世子在三年前与本寺的圆俗师叔有不解的缘分,而鄙人也有十余年未曾见过了。”

“咦,可要说运气,轩哥哥可是最差了!”

长平公主不服地眨巴眼睛:“前几月刚从马上摔下来,前两日府上的马场又着了火,这运气怎算风顺?”

“气运并非一朝一夕的成就,有时是出生,有时是封官加爵的仕途,有时许是一位贵人,气运如何,且看施主眼里最看重的是什么。”

张士轩勾嘴一笑,举起茶杯对着圆满法师少见地行了行礼:“受教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宠毒妃:邪性鬼王绝宠毒妃:邪性鬼王一厘|古言【绝宠,爽到没朋友】“为夫亲自教,你还敢偷懒?”“……不就是扎个马步么?我扎还不行?!”嫁人前是玩物,嫁人后依旧是玩物。被利用一世,她临死才知那些最亲近的人全是渣!一朝重生,玉锦沐玥指掌乾坤,不择手段也要让所有渣渣下地狱!可是,这只又在眼前乱晃的纯禽鬼王殿下是想干嘛?不是说好了把彼此当空气么?什么?你快窒息了要我亲亲才能起来?不不不,鬼王殿下别过来,我们不约!
  • 再世重生之嫡女善谋再世重生之嫡女善谋南定楼|古言前一世,她苦心孤诣,步步为营,兢兢业业十载,终于助夫君赢了天下,眼看着就要登上了后位,她放弃了所有的权力,计谋只安心的等待做他的皇后,不曾想,皇后未等来,却等来了三尺白绫一杯毒酒,她九月怀胎,孩儿却无缘降世,而夫君与另一个女子勾结,这个女子还偏偏是自己最信任的徒弟,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她喝下毒酒的那一刻,却不曾想到苍天有眼,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十四岁,且看嫡女如何步步为营,报仇雪恨。然而当她终于报了仇,却又被另一个妖孽缠上了,本想报仇之后安度余生,却没有安生日子过,一不小心,江山到了手,美男更是赶也赶不走,唉。。。。。。
  • TFBOYS如果三二一TFBOYS如果三二一FLeur洁|古言What?这是什么地方?梦岚,你到底做了什么?新的生活,新的人物,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遭遇;你,准备好跟我一起——穿越了吗?
  • 缘虽深情却浅缘虽深情却浅月皎壶心|古言嬴琑,盼国嫡公主,背负着盼国和平的使命,到豫国联姻。 容泽铭,豫国太子,在不争不抢中得到了与盼国联姻的机会。 在豫国,嬴琑初来乍到,给容泽铭带来了不少麻烦。容泽谡培植势力,私交边关将士,与容泽铭暗中交手,意图争到太子之位。朝廷中的阴谋重重,李党得势更是猖獗,容泽铭是否能全身而退的同时,嬴琑又会经历什么……
  • 恶魔总裁腹黑妻恶魔总裁腹黑妻十二斓|古言白天,她是他睿智干练的贴身助理。晚上,她是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契约小情人。两个身份她玩的游刃有余,这是一场小绵羊对抗灰太狼的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
  • 古剑桃花梦幻之千年之缘古剑桃花梦幻之千年之缘陌浅雪|古言一场梦醒来,身处桃花谷的晴雪却疑难重重,仙界五姐妹呢?苏苏呢?十八年后的相遇呢?难道只是一个梦?(渣文,不喜勿喷。)
  •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红篮篮|古言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麻蛋,老娘要当黄金单身妹,不结婚!”蓝灵当机立断,卷起铺盖卷就跑路了。谁知还没跑出城门,身后就多了一条跟屁虫。“娘子,等等为夫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盛世女痞盛世女痞深信|古言庆阳县大名鼎鼎的痞七爷也会遇上对头?还是被贬的镇国大将军!不过七爷无所谓,就算初见就搅乱了他的婚礼,也只能算他倒霉!结果,嗬!这家伙还和七爷杠上了……不过,七爷就纳闷了,怎么杠着杠着就杠出包子来了?小萌货拽着七爷的裤腿,软软糯糯的喊,“娘亲。”南宫也恨不得趴在地上求她,“夫人呐!我知道错了!但是你能不能换回女装啊!”外界都已经传疯了他南宫慕尘爱好龙阳啊!!!
  • 一城芳华一城芳华玖班|古言他是四国之中最为尊贵的男人,配得起他的,只有实力最强的女巫;她却是给表妹做陪嫁,都会被当众推掉的落魄贵族女。家门落魄,就连亲戚都来欺负一把!身怀六甲,却险些搞得一尸两命的下场!最美好的年华与爱情,都止于那座城了。她还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从烂漫天真到冷血无情,从手无缚鸡之力到随手见血封喉,只在一念之间……
  • 深宫叙之花开一季深宫叙之花开一季长生花|古言初入宫,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在后宫的尔虞我诈中,她能否不忘初心?亦或是保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