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1章 凉山寺

“好了,再拖下去明日返程怕是要晚了,”国公夫人笑道:“若要去凉山寺,辰时前便该出发。”

长平公主撒娇道:“舅母,不如您与我们一同去吧,人多热闹,凉山寺求签可准了!”

“你们年轻人去踏山赏花,我凑个什么热闹,”国公夫人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出游散散心也好,晚上留宿时还可去泡芍药花池的温泉,整日在宫里别是憋坏了。”

元晨取笑道:“六妹妹再缠着国公夫人不放,明日都不知到不到得了了!”

张士轩挥手吩咐下人去府门口备好马车和出行粮食置件,陈里仁便先行去府门口的马车上置放办东西,风儿正好将世子的随身衣物收拾好了送来。见着陈里仁她才恍然想起:“我真是愚了,哥儿和农生也是要跟着少爷过夜的,我去帮你们取。”

“诶,别!”

陈里仁转念一想,万一被风儿翻出她藏起来的换洗裹胸就不好办了,她忽而大惊拦住风儿:“不用不用,我们不用换衣裳,风儿姐姐不必麻烦了!”

“可这…”

“少爷和公主皇子陛下马上就出门了,拖不得,我和农生另想办法便是,再说我们这些糙身子,不过一晚不换洗裳也不打紧的。”

这话不无道理,风儿只好点点脑袋,又偷偷给他塞了点粮食:“这是我和雨儿昨日在街上买的,今日出去的急,凉山寺还得赶半天的路,皇子陛下们同行也不好放肆,你和农生若路上饿了就偷偷地吃。”

“好嘞,谢谢风儿姐姐,风儿姐姐真是仙女。”

“瞧你这小嘴!”

哄走了风儿,陈里仁松了口气,将行李都搬上了车。一旁的三十来岁的车夫同隔壁马车的车夫乐呵呵地讨论道:“这小哥看着不过十三四岁便满嘴哄姑娘的好本事,将来穷也不怕讨不找老婆噻。”

车队一行出发,共有四辆马车,因长平公主是皇帝最受宠的女儿,乘的与元晨元崇等皇子同是四驾。国公爷的马车也是四驾,子孝不高过父,因此张士轩的与士大夫同为三驾。其余两辆单驾马车里装的都是些行李与必用的粮食银钱,由专人看守着。

尽管长平公主撒娇着嚷着要与张士轩同乘一辆马车,终是被拒了去,便怎么也要单独坐着他的三驾梨花木。张士轩则与元晨元崇三人同乘四驾的。

四驾宽敞,车夫身边的位置能纳五六人,陈里仁听他们说才知道,原来古代车夫坐的位置叫前室。唯有张士轩带了两个贴身随从,因此前室除了她和农生,只有元晨的随从子刚和元崇的随从有为。

两人看起来皆与她这身体一般年纪,十二到十五上下。都说什么主子便是有什么仆人,子刚虽生得更俊些,但性子也更强势。而有为长得也算清秀,性子文文诺诺的,不太爱说话。

陈里仁想着马场那日是见过三皇子元晨的,算是威仪堂堂吧,当时他和张士轩一同来挑马还嫌弃飞灵瘦小。方才在厅堂上她不敢明看,没见过五皇子元崇长什么样子,据说是个存在感低的病弱美男子。

一路畅通无阻,今儿也是天朗气清,车队赶了半天的路程,终是到了凉山寺山脚下。

凉山寺的妙处不仅在于寺庙,而是整座凉山。寺庙里面设有厢房和禅坐室、茶室,再往山上爬几阶皆有落脚赏山的亭子,六七月粉白相间的芍药花开遍山野,山上还有不少清泉溪谷,人置身其中清风徐徐,大有人间绝色美景之称。

“善哉善哉,诸位风尘仆仆,茶室已经备好,先进去喝碗清茶再做安顿罢。”

凉山寺常驻主持持圆满带着几个弟子在庙里等候多时,便将他们几个请进了茶室。其余的随从们便将马车和行李挪存至庙里小和尚带路的地方,也各自得了一碗凉茶。

“半年多没见,这凉山寺似是更清幽些了。”

元晨品着和尚续上的茶,望着木窗外感叹。

“善哉善哉,曾有施主提过,在凉山至兴岭一带今日有暴徒出没,因此今年上山的贵人们更少了些。”

“兴岭?那不是天朝与金国的边境么?”

长平公主眨巴着眼睛,朝张士轩问。

“确是如此。”圆满单手立于胸前,颔首。

“这些个金国人,真是给点好脸色就放肆,论兵力论土地富沃,哪点比得上咱们天朝,一群只会骑马牧羊的糙人。”

像是想起边疆矛盾的事来,元晨不禁愤愤然。

“既来之则安之,”圆满又让小和尚给元晨续了杯清茶:“兵战之事,在寺中不必再理会。”

“大师说的是,我们今天就是过来散心的,”长平公主点着脑袋,拉了拉元晨的袖子:“三哥哥不要扫兴了!”

“是元晨气燥。”元晨释然,给圆满赔了不是。

“不知,五皇子身子可好些否?”

几人喝茶之际,圆满大师忽而对着边上的元崇问话,几人纷纷望向他,只见他一身月牙锦衣,长身玉立黑发半束,仿佛置若身外之境,寂然地品着手中的茶。

“劳大师挂记,尚好。”元崇微笑轻缈回道。

“好什么呀,”长平公主有些心疼地嘟着嘴:“三天小病,五天大病的,五哥哥这么好的性子,得这么重的病愣是好不起来,真是天理不容。”

“就你荒唐口不择言的,”元晨责怪她:“五弟吉人自有天相,这病自然要好的,近日不是好多了么?”

元崇仍微笑颔首,忍住又欲涌上的轻咳。

圆满手持胸前微笑,转而又望向张士轩:“若说起气运,当属轩世子最为风顺。轩世子在三年前与本寺的圆俗师叔有不解的缘分,而鄙人也有十余年未曾见过了。”

“咦,可要说运气,轩哥哥可是最差了!”

长平公主不服地眨巴眼睛:“前几月刚从马上摔下来,前两日府上的马场又着了火,这运气怎算风顺?”

“气运并非一朝一夕的成就,有时是出生,有时是封官加爵的仕途,有时许是一位贵人,气运如何,且看施主眼里最看重的是什么。”

张士轩勾嘴一笑,举起茶杯对着圆满法师少见地行了行礼:“受教了。”

同类热门
  • 清穿之想当太妃清穿之想当太妃秦兮儿|古言穿越清朝,玉瑶的金手指只有上辈子记忆。 她想过悠闲点的生活,可家族不允许,还想将她送入历史上在位六十年的乾隆帝后院当小妾。 想想就累得慌,或许,她还活不了那么长。 若硬要跟皇帝扯上关系,还不如当雍正帝的妃子。 至少她有自信活过雍正,当太妃,后半辈子就悠闲多了。 明明她只是想当太妃,后宫却逼着她成了太后!
  • 半世欢半世欢水际|古言声明1:我们阴阳家,不是SSR的阴阳师,也不是穿行于阴间阳界的鬼怪乱神,而是,以阴阳五行勘破宇宙奥义的科学研究者。声明2:欢脱的重生,不宅斗,只斗天下。——————奶奶说:有智者预言,当圣人身着素白长袍,手持日月之魂,踏羽御风而来之时,和平之光将会降临。奶奶说:雨良,你肩负天命,去找圣人吧。于是我出山而去,谁知,圣人还未找到,却找到了被封印的前世记忆……正是:阴阳生流转,天地育河山,怜子前生苦,再予半世欢。
  • 溢血沙华溢血沙华萌狗利尔|古言她——冷静是出生在郡主家的孩子,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却因为匈奴的入侵而被扣为人质,更是被选为祭品。在这次祭祀大典上,她与一同被抓的男孩子——明锐儿逃了出来,但因失去方向感而误入楼兰…
  • 素染倾城素染倾城黎雨馨|古言数月,她没有等来那人,却被皇帝看上。大婚当日,千军万马闯进皇宫,一片狼藉,命悬一线。她一袭红衣惊艳了他,他仍无言转身,她乞求他带她离开。他果断拒绝,却在她摔倒之后改变主意,将她带在身旁,甚至,强行娶她。而她心系他人,该何去何从?他从来只爱她,不管等多久,都会等着她。若她爱着他人,那他即使不择手段,也不会放手。她只属于他……
  • 奴家这厢有礼啦奴家这厢有礼啦柒枂酒|古言21世纪辣手神探云未央,一朝穿越竟成了不受宠的王爷侍妾,靠!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纸糊的啊!于是乎,小侍妾一改往常,从此之后雷厉风行,拳打脚踢……啊呸!是行侠仗义,不过…… 云未央:臭不要脸的,说好的休书呢? 某王爷:臭不要脸说的休书,你找他要去! 云未央:……
  • 凤擒凰凤擒凰煞菱花|古言大越朝少将军傅华昔回京述职第一天,就干下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抢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婿,强迫人跟自己拜堂!可是,洞房之夜,傅华昔却发现,抢错人了,抢了个妖孽狐狸回来。退货吧,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抢来的人却按着傅华昔入洞房去了。稀里糊涂之下,威武霸气的少将军成了那人的亲亲小娘子。某人则表示,吃到嘴里的肉才放心,不用担心她跑了,无论少将军如何威逼利诱,那人就是甩不掉。而且,那人身份显贵,背靠皇上皇后两大靠山,自己也不能下狠手往死里整啊。于是,傅华昔泪流满面,默默扛着夫君这座大山帮夫君打江山。少将军表示:抢人的勾当要谨慎呐!
  • 我家夫人当过皇帝我家夫人当过皇帝小澜同学|古言【双强,1v1】赢国小皇帝,雷霆手段,恩威并施,在位期间将大赢治理得国富久安。 后来,人们发现,原来这位明君是个美娇娥。 付季玄一直想着若是将来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将她宠上天。 “小皇帝,我去帮你灭了北荒蛮族?” “不用,朕已经派兵镇压了。” “小皇帝,我今日听到有人说你坏话。” “知道,朕下令抄家灭族了。” “……” 后来,付季玄带大军压境,只身到赢国皇宫面圣。 “要么嫁,要么灭国。” —————— 谁也没想到,有一天那位少年英才的殿下,会对邻国年轻的小皇帝动了心思。 谁也没想到,有一天那位秉节持重的陛下,会对邻国的小殿下卸下心防。 故事的开始,是两位白衣少年立身禁军中,相互嘲讽试探。
  • 闺探闺探念碑|古言洪光二十三年小秋,原驻北境的肃王诸允爅奉旨前往广宁之地明察暗访,误入一片密林义冢,巧遇一位“无名女鬼”。 本是探查贪官污吏,缘何牵扯陈年旧案? 一桩桩一件件,安稳无恙的广宁之地竟暗流汹涌…… 新人,新书,1v1,求点击收藏分享~HE~
  • 离人泪痣离人泪痣秦师爷|古言离人愁、伤别离。碎碎念、深深思。凋零落、吟空悲。续繁华、又何处。她眼角的泪痣,注定了她今生多泪,经历了许多,她回家了。然而主子回过头,笑着对她说:“你看,我有能力照顾自己了,多加上一个你也没关系。”“回家就好。”
  • 依苘泪依苘泪小儿多动症|古言中元节,一个传统的民间节日,偏偏姗姗来迟;流星雨,一场特殊的天文现象,恰恰如期而至;一所现代化的专科医院,一群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接二连三发生匪夷所思的离奇事件,最终揭开一段尘封的爱情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