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9章 私奔(一)

郑蘋萍和德清长公主一前一后地返回到了皇太后的生辰寿宴上。

再次回到寿宴上的郑蘋萍,心底如同揣了一面小鼓一般,“咚咚咚”地擂个不停。她极力地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真实的心里可是慌得一匹啊!

郑蘋萍又似漫不经心地朝德清长公主那边扫了一眼。只见德清长公主镇静自若,看不出分毫有何异与平常之处。郑蘋萍心下无法确定德清长公主的这般镇定,到底是已经为了爱情义无反顾、豁出一切、无所畏惧了。还是跟自己一样,只是表面上装得淡定,其实内心慌得一匹啊?

郑蘋萍不禁的在心里叫苦不迭:郑蘋萍啊郑蘋萍!你到底图了个什么呀?人家德清长公主冒这个险,起码为的她自己的情郎啊!你图了个啥呀?也跟着来冒这个天险,蹚这趟浑水?

这事儿若是成功了还好,可若是万一……万一失败了。人家德清还好,毕竟是这大明皇室的亲骨肉,这当今圣上的亲妹妹。再怎么着,这紫禁城里的人也都会顾忌着皇室的血脉和声誉吧?

可是你呢?你一个真正的外人!万一这事情要是败露了。别说前有皇太后和张皇后一直都是恨不得早早的将你给除之而后快的。

就算是处事还比较公正的太皇太后。自己这可是帮皇室的长公主私奔!万一败露了,这可是在挑战天家的威严和底线。同时也是在拿皇室万万分看中的皇族声誉在做赌注!她老人家肯定也是绝对不会饶了自己的!

甚至是一直都在护着自己周全,袒护自己的朱祐樘,这一次估计也护不了自己了!

呜呜呜!若真的有那个时候,自己估计能比被一片片地剐下肉来还要惨!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多的是各种骇人的刑罚和可怖的刑具!

既然心底里这样害怕,却又为何还要选择帮曾经处处与她作对的德清长公主那厮私奔呢?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自然不会是因为德清长公主说的那样,她作为郭韵诗,有过和德清一般的,以至于必须要出走私奔的“同病相怜”的境遇。她们是同一类人!

她肯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帮一个昔日对自己并不友好的小丫头。是因为她作为郑蘋萍,不论是在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还是来到了这明朝,都知道一份纯粹的爱情有多不容易!

为什么古往今来有那么多人,都在歌颂爱情?

因为真正的爱情太少太少!太难得!太稀有了!

在郑蘋萍以前所生活的21世纪,说的是“恋爱自由”。但是真的能“自由”吗?每个人又各自能做到什么程度的“自由”呢?

21世纪里的人们恋爱、结婚,也是有着各种的羁绊:彩礼、房子、车子;媳妇与婆婆亘古的矛盾,女婿与丈母娘之间的矛盾;孩子谁带?女人是出去赚钱还是在家里带孩子?孩子的教育听谁的?家务活儿谁来干?

零零散散、鸡零狗碎!但是就是这些鸡零狗碎的矛盾却是实实在在的能让当初的热恋和爱情,都化成了最终的那一缕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况且,那里的经济发展的速度日新月异。远是这500多年前的古人,想到没法儿想象到的!那里的人们,在一生中,会接触到很多很多的人,生命中的变数便也跟着会有很多很多。甚至有许多人在结婚生子了之后,又另外再遇见了所谓的一生挚爱!

但其实,自由恋爱得来的这些便是真爱吗?往往更多的是一地鸡毛!想来这也是21世界里离婚率一直飙升的关键吧。

那这些生活在500多年前的古人,幸福指数会不会更高一些呢?毕竟这里的人们,一生里遇不到那么多的人。就像有些诗词里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

但其实,在这明朝,就别遑论爱情了!多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面都不曾见过的婚姻,哪里来的爱情?在这里,女人更像是一个家庭里男主人的私有物。这里标榜女人的“三从四德”,标榜被陌生男人拉过手就自己将手砍断的那种“贞洁烈女”!标榜缠足的畸形美,以至于要让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为的什么啊?不就是为了将女人们困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没有见识,不会反抗!

郑蘋萍对这个时代里的人们的认知和做法很不认同!更不想苟同!这也是她为何几次三番,对朱祐樘的苦苦挽留不管不顾,非得是要回去自己的那个年代的最根本原因!

郑蘋萍,她人可以扮上属于这个时代里的妆发。也可以把自己的言行举止刻意模仿得与这里的人们毫无二致!但是她的心,她的思想,她的与生俱来的认知却与这里的人们根本无法相容!无论她怎样委屈自己,想颠覆自己的认知来磨合自己与这里的人们共处共存,但唯有自己才看得清,自己与这里的人们永远都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自从来到这里。见过太多,让郑蘋萍有着深深的无力感的封建恶俗所导致的悲剧。那些时候的她,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其实心里却是已经沸腾如开水一般,翻滚了不知多少遍了!

同样都是生而为人,却为什么从来不会有人用同样的这些标准来要求男人?

凭什么只有女人要被要求“三从四德”?男人却可以“三妻四妾”?如果换过来,女人也要“三夫四侍”,男人会同意吗?

圣人不是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吗?男人自己都不愿意的事情,凭什么就强迫女人要愿意呢?!不然就是妒妇,就是犯了“七出之条”?

还有凭什么,被陌生男人拉了手,就要把自己的手砍下来,自残呢?难道该被砍下来的不应该是那个拉了素昧平生的女子的男人的那只始作俑者的手吗?

旁的、远的,暂且不说,就单只说那日日跟在自己身边的郑金莲!当初的那个李金妹,她明明就是个受害者,却偏偏所有的恶和所有的鄙夷都要加诸到她身上。她何其无辜!可又有谁能看见她身上的不公?谁能听见她心底里的呐喊?

虽然不论是500年前的明朝,还是500年后的21世纪。能经受住考验的爱情都太少太少。

可是!可是啊!那些还愿意相信爱情的人们,总该有一次可以为了自己的心中所爱,拼尽了全力。就算是最终没有办法在一起,但是多年以后,再回想起来,仍旧可以无怨无悔的机会吧?

这样的机会,自己没有!可如果德清可以有的话,郑蘋萍真的不介意用自己的冒险去帮德清争取回来一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家公主要经商我家公主要经商水婼竹|古言问:堂堂的公主沦为平民老百姓,怎么破? 答:自然自然走老百姓的路,我种地养殖发家致富。 她,南宫琉璃,就是这般悲催的公主。好在后来她种果园,养鱼。 正当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时候,某个大叔级的人突然来告诉她,她应该去拜堂了。 这什么鬼啊!谁来告诉她…… 本文双洁,1&1。
  • 娇花令娇花令惬惬容安|古言冷夜香上辈子杀人无数,举兵造反,当了五年的女皇帝,在位期间,以雷霆之势统一六国,而后嫌公务繁多,选择禅位。 却在离开时,被一手养大的小皇子联合群臣诛杀,挫骨扬灰。 在睁眼时,她还是冷夜香,却是同名不同命,父母双亡,身体堪比豆芽菜的貌美小孤女。 这辈子,她决定洗心革面,低调做人,再找个俊俏小郎君,快活度日。 俊俏小郎君(莫清渊):“我垂髫之年,你便说,要以无数金银珍宝娶我为夫,如今,我已过了弱冠数年,你为何还不来下聘?” 冷夜香摸了摸身上仅有的几个铜板:“……”
  • 帝后同心帝后同心喵喵喵喵咪西|古言这一世,谁许我江湖逍遥,苍海一笑,滚滚红尘与子偕老;这一世,谁许我打马古道,长风呼啸,天涯海角情义双挑;这一世,谁许我一轮月皓,誓约柳桥,不远万里横舟渡滔;这一世,谁许我花繁叶茂,关河笑傲,灯笼高挂满城桃夭;
  • 魂落奈何魂落奈何柒浅玖兮|古言我化为魂魄寻遍这千山万水,却终究还是失了你
  • 月消曙现月消曙现草青忆悠悠|古言那日,红莲对他说,“天高任莲开,莲绽博天心,忆天幽幽,怅然若嗟,念牵手兮,君道拾曙,割皮剥脸亦是君,天无情,莲有心,剜心泣血只为君,真心待之。”他是天。那日他对红莲说,“月有阴晴圆缺,为你哭而阴,为你乐而晴,因你走而缺,仅你我一心,方可圆。”他是月。某日,桃花林间,月问我,曾经天欺我,我为此剜了自己的心,倘若他今后也骗了我怎么办。我笑道,“你若负我,那我便剜了你的心,只是你死了,我也活不了了,莲月相伴,同来同走,你我生死相依。”莲有花开花落,月现,我开了;月隐,我落了。如果不能同生,便与你同死。
  • 教主大人的萌萌小医妻教主大人的萌萌小医妻言芊芊|古言一个21世纪逗比搞笑军医,一朝穿越,成为死亡谷里面的孤女,为了归家,决心出谷找到神秘器具,于是救下误闯死亡谷的神秘男子。简介就说到这里啦,关键是以正文为主。本文一对一,男女主双处,文风逗比搞笑。(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第一狂妃:盛宠废材大小姐第一狂妃:盛宠废材大小姐九刀靶子|古言她,二十一世纪王牌杀手,黑暗里的王者,心狠手辣,性情古怪,她,北国大将军府,废材大小姐,一朝穿越,废物重生,王者降临。他,北国离王爷,暗夜里的统治者,杀戮成性,狠绝毒辣,却独独对她宠爱有加,展颜倾心。一朝诡异的穿越,一朝暗黑的较量,这天下不尽是男儿的天下风云会聚,且看今生谁主浮沉?
  • 鸾凤倾天下鸾凤倾天下海里哭的鱼|古言在这样的一个纷乱的江湖恩怨之中她,无辜受连,踏入了一场阴谋之战,看似风平浪静的生活中,实则暗潮涌动与温柔如水的他相爱……被迫怀上的,不是他的孩子……而要嫁的,居然是一个‘太监’……她是否能从阴谋的陷阱中挣脱开?最后真正的归宿,又该如何选择?
  • 保护我方病娇福晋保护我方病娇福晋张蹦达|古言【甜宠+轻松+爽文1V1】新书:《重生No1:公爵大人,你飘了》已经发布,感谢支持!! 穿越到清朝,傅元嘉成了富察元嘉,她一心避宠,只想做个畅销书作家,茶余饭后还能围观一下九龙夺嫡。原本一切很完美,谁知老公太腹黑,从此过上斗智斗勇鸡飞狗跳的生活。 “十二爷,不好了,福晋翻墙跑了!” “不妨事,前些天爷闲来无事,命人用网兜将各处墙头都围起来了。本想防个贼,抓个偷,没想到逮住了咱福晋。走,跟爷收网去!” “十二爷,不好了,福晋钻狗洞出府啦!” “无妨,狗洞外头是西藏进贡的獒犬,福晋怕狗,一盏茶的工夫就回来了。” “十二爷,不好了,福晋要休夫!” “吖的,娃都揣在肚皮里了,竟然还不老实!”
  • 封暖凉城封暖凉城阡陌缈缈|古言西月王朝最不受宠的小公主夙凉城一双异瞳被人定为“妖女”。东阳王朝最孱弱的零王自小恶疾缠身,人称“病王”。一张圣旨,“妖女”嫁给“病王”,一桩喜事,名曰冲喜,世人皆谓之笑柄。影帝VS影后,两个坑货玩转世人。你以为妖女好欺负嘛,哦,sorry,惹她的人一身毒泡,一头猪脸,神经失常。“唉,人家还没动手呢,怎么这么弱哦。”无良女轻蹙秀眉,一脸无辜。病王孱弱,必先除之。“哎呀呀,近来老鼠这么多啊,本王的药当真万里飘香。”腹黑男抱着一锅娘子大人的毒汤到处撒,连墙角的小强都被消灭得一干二净。啊!这可是十足的化骨粉哪!凉茶别逃~~疯子莫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