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一起看烟花

两人抬起头来看着远方直冲天际的光束,心下十分震惊。

光束的距离其实距离他们并不远,大概是市郊还要出去一点的位置,那里有一些矮山湖泊存在。

而望城一中就处在市区的边缘,属于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

林篆低头看了看怀中的申乐思,两人靠的如此之近,申乐思身上的体香不停地钻进林篆的鼻子里,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申乐思似乎非常享受现在的时间,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太大的事,只是强行催动金色年华,使我有些脱力,再也发不出第二击,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她眼光看向林篆的大腿,轻轻地皱着眉头:“你的腿还在流血,不包扎一下吗?”

“嗯,只是一条小伤。”

林篆用撕下来的布条简单地把自己的大腿包扎好。

“我们现在要不要离开?”林篆问着怀里的申乐思。

他们虽然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平常比较少人来,但是终归会有游客会喜欢走不寻常的路,就如同他们一样,很容易就会发现这里的命案。

更不用说此地还有两具尸体,和一堆灰烬。

血腥味十分浓厚。

申乐思慵懒地说道:“可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动,也不想离开,只想静静地坐一会儿。”

林篆笑了笑,申乐思都不嫌弃,他就更加不会矫情了。

在末日黄花秘境里,他已经见惯了生死。

林篆柔声道:“那我们就,再看一场烟花吧,这么灿烂的烟花,很难见的。”

两人并着坐在一起,伴随着血腥味,看着天边那一道光束,炸成了一朵朵的烟花。

比起新年来隆重多了。

灿烂、绚丽、壮观。

即便是白天,他们的脸上也被绚丽的光芒照着,两年之后,终于又坐在了一起,看了一场人世间最繁华的烟花。

片刻之后,数十米宽的光束,终于结束了表演。

而那里,早已经翻了天。

林篆打开手里,望城的网络上早已经有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

一说是两位强者在那里战斗,波及到了山峰,几乎把一整座山都给削平了。

一说是那里有一个科学实验室产生了爆炸,爆炸产生的力量,将周围的山峰夷为平地。

另一说又是有绝世宝物出世,谁能够得到它,就能成为新一届的强者。

但是无论是哪一说,都充满了神秘色彩。

总之,望城市不平凡了。

今天,注定是个风起云涌的日子。

林篆碰了碰申乐思:“远处好像平静下来了,那里的方向,应该是天仙湖那边。”

申乐思抬起头来,问道:“那我们要过去看一看吗?”

林篆依旧仰着头,脸有些发烫,他都不敢低头。

他们俩之间的距离靠得太近,他都能感觉到申乐思的呼吸,只要轻轻一低头,两人就能亲上。

所以他动也不敢动,更加不敢低头,只能仰着头看着那边。

申乐思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窘迫,反而更加调皮地凑近了一点。

林篆有些无奈,你说你这不是玩火吗?

我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

林篆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这是玩火?”

申乐思似乎很享受:“我知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敢,我都这么直白了,你还是不敢,人家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怎么到你这里就不行了?”

林篆刻意避开这个问题。

站起身来说道:“我们走吧,待在这里确实不太好。”

申乐思不禁有些气短,真的是一块木头。

气呼呼地说道:“走吧走吧,你说你没事想待在这里干嘛?这里又脏又乱,还有那么多的血腥味,我裙子都弄脏了。”

林篆:……

刚才是你说要待下来的好不好?

不是我!

“那这里怎么处理,毕竟是死了三个人,下面追查下来,一定会有痕迹存在。”

申乐思挥挥手:“不用担心,我会找人来处理好的,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嗯!”

他没有寻根问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秘密,如果不想说,那就不要问,就像他也有他的秘密。

申乐思杀了九大的人,没有一点点心理负担,想来背景也是十分深厚,恐怕并不弱于九大几分。

中途,申乐思打了几个电话,把剩下的事情安排好。

下山之后,两人便分道扬镳。

一回到家,江训就杀了过来。

一进门直盯盯地看着他,像看一个怪物的眼神。

林篆被他看得有些发毛。

“你别拿看小电影的眼神看我,我很害怕。”

江训:……

“我听说了,你的基因觉醒程度90%,几乎可以位列全市第一。”江训怪异地看着他。

这个成绩太吓人了,整个学校都传疯了。

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在找林篆,可是林篆却带着申乐思走了,听见这件事的学生,心里跟吃了苍蝇一样不舒服。

申乐思因为可怕的天赋和身后的背景,早就不知道成了多少人心中的女神,被捧上神坛。

本来以为像申乐思这么清冷的人,是不会谈恋爱的,结果没想到,转眼就被林篆拱了。

他们心里简直哔了狗。

林篆对于发小没什么好隐瞒的,选择性地说道:“前不久,也没多长时间,这一个月有点事,差点没赶上考试,所以就一直没跟你说。”

江训红了眼:“我知道是你来了我的病床前,你来了之后,我的脑海里就多了一些东西,你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不然也不会一下消失一个月了,对不起。”

林篆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解释。

只能锤了锤他:“我们是兄弟,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这一个月,是我自己有事,不怪你。”

江训以为林篆是在宽慰他,当下也不再矫情。

“好,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从此以后谁能动你,先踏过我的尸体。”

林篆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说这种傻话。”

他这里情绪才到,江训下一句话差点把他噎死。

“你到底是怎么把申乐思勾搭上的,平常见你们关系不错,没想到你真的追到了,了不起,了不起。”江训竖起大拇指。

林篆:……

什么叫勾搭。

就不能说纯纯的感情吗?

呸,这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呢!

正在这时,林篆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人:申乐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