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大嫁(三)

“下去吧。”

“尊主,是否要打开……”

“不用……下去吧。”

云澈的目光放在白锦婳身上,有些遗憾与无奈,他低下头笑了:“看来今日的拜礼完不成了。”

白锦婳瞳孔放开,眼神空洞,仿佛与尘世隔绝。

云澈拉起白锦婳的手,起身想要飞走。

这时苏晔勉强支撑身体落在两人面前。

云澈:“你不是我的对手,不想死让开!”

苏晔抹去嘴角鲜血,邪魅一笑:“愿意一试。”

“不自量力。”

令人意外的是,云澈收起九苞凤凰扇,转而为剑。

苏晔惊讶:火系术法,云澈为何转用火术,这对他来说百害无利。

云澈运转全身火系灵力,手掌剑柄剑身都在透着火光,这一剑下去,即使不触及皮肤,也可是普通人撕成两瓣。

不得不说,不论是火系还是水系,云澈都修习的透彻。

云澈双目赤红,火系术法已用到十成功力,手中的剑蓄势待发。

嘶!

穿心刺骨的寒气穿过心脏,浑身的火焰顿时熄灭,云澈慢慢低下头,一把玉簪从后面刺穿了他的心口,这是早上他亲自为白锦婳挑选戴上的玉簪。

手中的剑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扔掉,云澈慢慢转身。

苏晔见状连忙上前抱住白锦婳,撤退几米之外,以防云澈一怒之下杀了白锦婳。

奇怪的是,云澈收回了自己所有的灵力,他目光不在是从前的清冷与疏远,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白锦婳,眼中没有愤怒,没有埋怨,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白锦婳木然不动,手上还沾这云澈的鲜血。

云澈抬起手伸向白锦婳,最终直直的倒了下去。

白锦婳终于有了反应,推开苏晔接住倒下的云澈。

云澈睁开眼:“值了……一切都值了……。”

白锦婳目光前视,不看他的眼神,眼眶中的泪水打转,却一滴未落下。

云澈知道她在怪他,也对,如果当初他不救出沈安,白世峰不会死,如今她能接住自己,已是自己修来的福气。

云澈伸出手抚摸她那苍白的小脸:“小哑巴。”

话音未落,白锦婳终是没忍住,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

这是初见时他这样叫她。

他终是伤了她。

一滴蓝色的泪水从云澈眼角滑落,先是滑过白锦婳的手心,又飘入她腰间的玉瓶。

白锦婳错愕的看着那滴泪:翼闼蓝色恶人的悔过泪。

白锦婳道:“为什么现在才知道悔过,为什么杀死七七时不悔过,为什么杀掉我们的孩子时不悔过,为什么害死我爹爹时不悔过,为什么偏偏我杀了你,你才知道悔过,你究竟何时才能放过我。”

她的爱是有多卑微,卑微到明知道他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她都爱惨了眼前这个男人,看到他倒下的瞬间,自己的心也随之倒下。

体内水火灵力相撞,云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云澈呼吸开始不稳:“傻姑娘,你……你从未怀有身孕。”

白锦婳道:“时至今日,你还要骗我吗。”

云澈勉强扯出微笑,果然谎话说多了,真话也会被当做假花,他看着这个傻傻的姑娘:“那是……你体内的死咒,吞噬了你的意志,所以你嗜睡,我怕你察觉到,就骗了你。”

听到死咒那一刻,白锦婳的身体随之僵硬:“死咒?你怎么知道我的死咒……我从没有告诉过你的!”

直到此时,白锦婳好像忽然明白为何一夜间云澈会性情大变,变成冷酷无情的人。

体内两股灵力猛烈相冲,冲断了云澈体内多处筋脉,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爱惜的抚摸白锦婳苍白的脸庞:“已经不重要了。”

白锦婳不知所措的摇头,放:“云澈,你为了我的死咒到底做了什么。”

云澈:“婳儿,你还记得落星湾吗,落星湾,那里经常有流星雨划过,我们曾说过,一起隐居那里,再不问世事,如今,我想葬在那里,可以吗?”

白锦婳慌张的摸去云澈嘴边的鲜血,像是迷失方向的孩子:“云澈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接着,白锦婳倾尽所有灵力输送给云澈

云澈笑看着她:“婳儿……我还欠你个拜堂礼,我曾说过……要许你天下最盛大的婚礼,与你在……天下人的鉴证下……成为……成为……夫……”

终是灵力冲破了五脏六腑,云澈再没了气息。

“云澈……云澈……云澈!!”白锦婳抱紧云澈,她不敢相信,自己爱的人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一滴白色的眼泪流出,停在白锦婳面前:原来死咒解药中的最后一滴泪,竟是自己的绝望泪。

白色泪水飞入白锦婳腰间的玉瓶,与其他三泪混成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

白锦婳抬起头,刚才有红盖头遮着,她没有好好看这场婚礼,此时台下的战争已经停息,有站着的人,有躺着的人,不一样的是,躺下的人各世家的都有,而站着的人没有一个是北萧关的弟子和他的隐卫。

云澈三千隐卫,每一个都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今日因为她,全军覆没。

放眼望去,满天的红布,怀里的人该是多有心啊,才会选择在最高的章华台举行拜堂之礼,从这里望下去,大到山川小到万家窄巷皆是红色,这么多的红布他是从哪里弄的呢,一定是下了不少工服吧。

这婚礼比她想象中要好看几十倍,为什么刚刚她不正眼瞧一眼呢,哪怕一眼便会明白他的心意啊。

苏晔从未见过这样的白锦婳,内心慌张,仿佛下一刻她便随他去了,他轻轻摇晃她:“锦婳,锦婳。”

白锦婳看向苏晔:“苏晔,台下的人在欢呼什么。”

苏晔抿嘴不答。

白锦婳:“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们在欢呼云澈死了,可笑的是……是我杀了他。”

“这不是你的错,若不是他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你也不会杀了他。”苏晔道。

白锦婳摇头:“不……你不懂,他是为我才变成这样的。”

“锦婳。”苏晔双手落在白锦婳的肩膀上,眼神里带着祈求:“跟我回去吧。”

“锦婳。”苏晔的声音带着哽咽:“你明明先遇到的人是我。”

白锦婳看向苏晔:“你可知什么是死咒。”

白锦婳:“死咒,是我自出生起边带的魔咒,这咒会在我十六岁生辰之时夺了我的性命,而唯一的解药是人间四泪。”

苏晔:“你十六岁生辰不是已经过了吗。”

白锦婳:“是啊……我至今都还活着,是有人为我下了共生咒,将他的性命与我绑在一起,只为延续我半年的寿命。”

白锦婳扯开云澈的衣领,一块巴掌大的黑印从手臂已经蔓延到心口。

她哭着笑了:“我早该猜到的……我早该猜到的……”白锦婳将白色药丸放在手心:“这便是那四泪凝聚而成的解药,西陵的伤情泪,南峣的断情泪,北萧关恶人的悔过泪,还有东函谷的绝望泪。”

苏晔松了口气:“还好有解药……”

未等苏晔说完,白锦婳握紧拳头,鲜血从指缝间流出,药丸碎了。

恶人的悔过泪……恶人的悔过泪……他曾是那样洁身自傲,心怀天下正义的人,却为了她,变成人人唾弃的人,一切都是为了她……

苏晔忽然明白,她今日本就是报了必死的心。

喉咙处有隐隐的血腥味,随之一口鲜血涌出,染红了浅绿色的钱袋。

“锦婳!”

白锦婳面色更加苍白无血色,身体也有些不听使唤,她躺在他的身旁,握着他的手,这一刻,是她很久都没感觉到的踏实与满足。

“若有来生,我定会躲着你,还你一世安宁。”

谓生死之别,永无见期,以苦如海水之深,无有底止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小道芽衣子小道芽衣子朱玉子|仙侠一心向道,没想竟成仙,为师傅,为情谊,为苍生,到底,却不过骗局一场!!! 浮生淡去梦三生,子午池下堪不尽,所知我的已离、所爱我的已去,而我心中之人呢? 这是一个从修真走向玄幻仙侠的故事,苍容山,昆仑墟,大罗天,蓬莱境,看芽衣子一场风雪生死梦!!!
  • 三千神魔传三千神魔传尔关火|仙侠洪荒大地,浩瀚无边,三千神魔皆陨落,祖龙呜咽,凤凰涅槃,麒麟销声匿迹。末法时代,是众生皆悲鸣?还是一个新的起点?
  • 最强筑基最强筑基造神时代|仙侠当一部逆天法诀出现陈浩手中之后,整个修真界的秩序为之动摇。两个元婴天骄被一指击飞后泪流满面“这只是个筑基修士?”一个大乘老妖被一掌打趴后仰天长啸“这只是个筑基修士?”修真界,仙界,神界。筑基修士高小飞来了。
  • 梦魇万界梦魇万界提三尺剑|仙侠人的大脑是人体最神秘的器官,如同一个微型的宇宙,在这微型宇宙之中,隐藏着潜意识的大海。弗洛伊德曾经认为,潜意识决定了人的一切,然而不仅如此。当经典的精神分析理论渐渐被人抛弃,仙道世界中,张灵心却打开手中的《梦的解析》,微笑着说:“我的征途,是无尽的潜意识大海!”
  • 彼岸浮生尽彼岸浮生尽韵华倾负|仙侠相传,在遥远的东方世界流传了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话说那是名为曼珠的花妖与名为沙华的叶妖相恋,它们深深被彼此的美丽吸引,誓要违背天规见上一面。然而这禁恋使得他们从此后都不能再见彼此,生生错过永生。这种开在冥界的花红得妖艳,让人沉沦,也红得绝望,叫人心寂。那是一种代表死亡的花,名为彼岸,亦为曼珠沙华。彼岸花开在忘川河岸,奈何桥旁,三生石边。一千年开花,一千年长叶,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不见其二者同生,终生为转世之人引路。
  • 青尘韵之春红雨落满江湖青尘韵之春红雨落满江湖星辰染曦|仙侠青尘韵为古时江湖之争,因私仇,某派成员逆反,后形成江湖大乱,杀戮不停。一次大战中,几乎所有人都死了,包括江湖统治者,幸存者决定到未来将江湖血脉带回古代,改变江湖的结局,但是,历史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最终,战争还是到来,但是结局又有了戏剧性的改变。本套书分为几部,是由云风凌、冰染苍穹、星辰染曦、初红莲四人共同完成的,每一部都由是四人中其中一人承担主笔,其他人审核,其中这本是前传,由星辰染曦负责。文风写法可能有差异,请各位关注我们四位的每部作品哦。
  • 唐僧游记唐僧游记亦非寻常|仙侠法明说:“你注定了是我佛门弟子!天不可改,时不可逆!”唐僧道:“那么天不可改,我便创造出一片天;那么时不可逆,我便让这时光任我流转;那么注定佛门,我便凌驾大千世界一切诸佛!”神秘穿越西游记,问鼎至尊欲封禅。西牛贺洲收七圣,东胜神洲渡八仙。南瞻部洲秦风起,北俱芦洲战火宣。四皇觊觎大天尊,五帝归来不问天。老祖缘来昔日客,人间混世一金蝉。书友杨公子赞助高级群:11739484,欢迎走过路过的朋友!
  • 剑侠战剑侠战快乐的小疯子|仙侠为夫寻血,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心,可是当她拿着刀走进桌子上沉睡的少年时,她开始后悔,开始心疼;后来当她不得不拿着剑亲手杀他的时候,心中的悲凉无人知。
  • 花千骨之一剑成痴花千骨之一剑成痴吊带|仙侠本书写的是花千骨重生后。白子画,我不爱你,这一世,我忘记了
  • 魔尊宠妃:妃常惹人爱魔尊宠妃:妃常惹人爱木子目分|仙侠她不过是个普通现代女孩子,谁知道,一场莫明其妙的穿越,来到远古时代,有魔,有妖,有神,有鬼,还有佛等……她不过无意间救了无心魔尊,而某魔尊答应为她做三件事情,可素,就是因为这三件事情,某女就被贴上魔尊的女人?不过看在某男帅的掉渣的份上,她也就不说什么了。可素,为毛事情发展越来越脱离轨道了?“魔尊,人家乱说的,你怎么也跟着胡来?你不是没有心吗?怎么可能懂爱?”某魔尊挑眉:“谁告诉你本尊无心?本尊只不过把心封印起来,谁知道被你这小东西无意间打开封印,所以你要负责!”某魔尊无耻道。某妖王一脸无害道:“既然是魔尊的女人,我当然也得来凑热闹啊!”谁知道魔尊封印的不仅仅是他的心,还有魔尊的魔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