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走的时候……

这根本不是解不解开的问题啊?!重点是小姐姐你没事吧?

一口一个姐姐称呼自己这么顺口很让小爷我怕怕啊~

林涵从身上拿出解药给赖俊潇服下。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双方都愣了一下,林涵示意赖俊潇先说。

“你!你没事吧?刚刚被什么药水砸到了?还是看书看糊涂了?我也会看糊涂~”

说着还想用手去摸摸林涵的额头,看看烫不烫。

林涵拦住赖俊潇伸来的手,顺势将手腕反过来,替他诊脉。

赖俊潇一脸懵逼的看着林涵一本正经地把脉,又看着她皱着眉头对自己说有点上火,转身又替他去拿药。

“神医姐姐你不要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以前我家隔壁也有个弟弟,他身体不好他娘亲就常带他来我这看病……他叫阿虎,阿虎也总是叫我神医姐姐,我跟他说我不是,可他总是撒娇地说我就是。”

回忆起那段时光,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总归是平淡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有一番滋味。

吃饭的时候爹娘阿虎兄长都围在一桌吃饭,阿虎不爱吃青菜兄长总是偷偷夹到他碗里,爹爹上山砍柴总会想办法打一两只野味回来,娘亲会弹棉花,做棉被……真的很暖和……

“那你家人?”

“死了。”

眼帘低垂,睫毛隐隐颤抖,上齿咬着下唇,似乎忆起那段回忆脑袋就要爆炸一样。

赖俊潇担心地握住她的手,示意不要紧,如果痛苦就不用……说出来,也不要回忆……

林涵摇了摇头,吸一口气,平复几分情绪。

“爹上山砍柴时,被人抓了,那员外非说爹砍了他土地的树,要爹赔钱。他给出很高的价格,我们根本赔不起。”

“员外说要把我嫁给他儿子做妾,爹娘兄长不肯,阿虎替我不平一气之下拿石头打了员外,员外带的侍卫就要抓阿虎,爹本想去拦结果被员外推倒撞在大石头上……死了,阿虎被抓了也被折磨死了。”

“我还记得求兄长带我去看阿虎的尸体,他不肯……他说阿虎死的太惨了……可是我还是去看了……兄长没骗我,阿虎他瘦成皮包骨,像是被吸干了一样只有一层皮贴着骨头,嘴里还有没咽下去的草根,身上都是蛆……”

“兄长本想替阿虎和爹报仇,娘不让,她让兄长带着我逃跑。”

“那你娘自己怎么办!她不跟你们走吗!”

“……”

一幕幕像是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亲人的血喷溅在身上,泪水和血水流淌在地上混在一起……

“娘……娘……她不愿拖累我们,她在我和兄长的饭里下了药,她自己走到爹的坟前,抱着木牌守着黄土……和爹……长眠了。”

自己和兄长发现她的时候,她倚靠在土堆上,发间戴着爹送她的生辰礼物——一只鸳鸯戏水簪,那是爹自己雕的,虽然那更想鸭子,但娘依旧喜欢的紧。

她是笑着离开的……兄长说……娘走的时候很幸福,爹一定来接她了,他们在黄泉路上相伴看着我们。

“这些年来,兄长带着我东奔西走,后来他在京城商贾家做侍卫,我当医师学徒。再后来才遇上了家主……他给了我们兄妹俩这辈子不敢再奢求的温暖,她带我们如家人,所以我们很感谢她。”

“已经很久没人叫我神医姐姐了,听到这句我就会想起阿虎,想起那还没见过江山秀丽的孩子,希望他来世投胎的时候可以投个好人家,吃饱穿暖……别在那么傻了……”

“阿虎他……不后悔!”

赖俊潇突然一句让林涵抬头看向他。

“你在他痛苦的时候帮助他,你就是他的神医姐姐!他即使被抓了,即使知道自己可能很难逃出去,但他依然坚持着,哪怕吃地上的草根,哪怕挨打受骂他也想可以再见到你,再叫你一声神医姐姐……”

温暖卧房——

温暖坐在摇椅上靠着看书,黑猫已经被温暖收拾干净了,黑猫是只公的,不然温暖还想给它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至于黑猫的名字,温暖就叫它大杀器~

别问为什么,今天嘴巴开过光了,特别灵~

“唔~”

床上传来动静吸引了温暖的目光,司墨忆醒了,温暖放下书走到床边,一手放在他额头上,一手对比自己额头的温度。

还好没发烧,林涵说只要今晚没发热就可以了。

司墨忆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却又有点映像的环境,视线逐渐清晰,自己居然看见温暖坐在床边关心自己。

这下司墨忆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玉簪心玉簪心落雪雁|古言命中注定的相遇寡笑的她与他因他而笑魇生辉,却又因他痛彻心扉,她的恨,他仍无怨无悔隐忍守护。
  • 宠宠欲动:毒媚王妃腹黑爷宠宠欲动:毒媚王妃腹黑爷烟淼|古言一段被算计的身世之谜,一场别有用心的安排,让前世的韩絮成了镐京城人人唾骂的女人,含冤而死。重生归来,她步步为营,一双纤纤玉手拨开萦绕在她身上的身世之谜,让那些欺她、害她之人得到了最惨烈的报复。只是一不小心似乎惹了一个不能惹的男人。一股强势的气息向她包裹而来,低沉的声音携着魅惑的因子!
  • 冥皇令,倾世小懒妃冥皇令,倾世小懒妃盛达摩|古言穆苏苏是个超级怕麻烦的小女人,怕麻烦倒不是因为这货胆小,而是她太懒,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傻子,谁让她附身的这位悲催原主穆郡主之所以挂掉就是太过于聪明and知道滴太多了咧。为了避免再次杯具,她只好时刻提醒自己慧者易逝,愚者长存。她原本也是这样严格执行滴。可是谁知皇帝居然好死不死地把她指婚给天底下最麻烦的冥王凤无痕,穆苏苏怎么可能愿意接受咧,为了摆脱凤无痕,她不惜拿出她家祖传的尚方宝剑只求退婚,穆苏苏说了凤无痕太丑,太老,还太屌,她实在是受不了。哦,对了,那货最后还加了一句凤无痕长年做个轮椅估计连喜床都爬不了。就这样穆苏苏成功地让凤无痕恨上了,也开启了她自己与那位神秘狠厉王爷滴悲催故事。
  • 凰台翎:邪狂世子妃凰台翎:邪狂世子妃木唯语|古言她沉默圆滑,只为自保,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世人欺她谤她,她必还之,竖起浑身的刺时,却遇到了深沉温润,让人琢磨不透的他,他说,我看你性子倒也乖张,不若求了我的庇护,我许你一辈子的猖狂,如何?
  • 绝色医妃绝色医妃神圣祭祀|古言她,现代兽医,一朝穿越成了威武将军府的嫡女三小姐。顾姗姗对镜掂量,很好,肤白、貌美、胸大、屁股翘,倒是个十足十的美人胚子,算是赚大发了。可是这具漂亮身子觊觎的人是不是有点多啊?白天不仅有公孙公子来探班,晚上更有黑衣人来摸床?这些人倒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是冲着威武将军府的名头还是冲着她这具身子?还真待她慢慢思量。只是还没等她想好,一纸赐婚把她直接送入了魔窟——哦不,是摄政王府。街坊传言。听说摄政王长着青面獠牙,身高五丈,日日要吸食女子精血,凡是嫁入摄政王府的女子俱都活不过百日,真真是个吃人不吐骨的千年大妖。顾姗姗躺在床上,一边摸着自己酸疼的小腰,一边挑眉看着眼前这个眉目如画,肤白赛雪,妖孽得不似凡人的传说中人物。什么青面獠牙,身高五丈,吸人精血吃人不吐骨这些统统都不符实。其实当朝摄政王爷就是个傲娇腹黑卑鄙无耻的下流胚子。“呵,娘子看来又欠调教了?话说昨夜你喊累的那个姿势不错,要不咱今晚再练上那么七回?”“滚,要玩自个儿玩去,别扯上我。”“哎,那姿势为夫一人可玩不转,必须娘子配合。”“你他妈不是人!!!”“娘子,这都被你真相了?”“噗。”
  • 不羡不羡苏槿秋|古言求得初心红尘过,不羡鸳鸯不羡仙。 盛安帝最宠爱的公主君梦洛十四岁时被迫离京去往护国寺祈福,却遭遇暗杀坠落悬崖,两年后她领着一个身怀绝技的邋遢道人归来,莫名被降级为郡主。为报母族之仇,她奔赴战场,争权夺利……三年时光,眼看大权在握,京都却命案频发,她的势力被一点点蚕食,真相揭开,究竟谁是幕后操纵之人?所谓的真相就是真的吗?身旁之人就是可信的吗?血淋林的真相面前,她又是谁呢? 傲娇公主x神秘道士 片段一: 初识,她遭遇追杀,无依无靠,被他所救,他说要永远守护她。 君梦洛:你是谁?为什么跟在本宫身边?你所求为何? 玄淅川:山人玄淅川想要保护殿下,我求殿下一生平安喜乐 君梦洛:那好,你跟在本宫身边,不许背叛,不许说谎,不许蒙骗本宫……不许,偷偷丢下我 玄淅川:……好 片段二: 惨淡的真相被揭开,她失去了一切,只有他了,却未曾想过他从来都不是她的 君梦洛: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一直都在骗我 玄淅川:我从未欺骗你,我就是我,护殿下一世平安喜乐是我的使命,我的责任……无关情爱 君梦洛:……滚
  • 重生嫡小姐:邪王的医品悍妻重生嫡小姐:邪王的医品悍妻玖卿莺|古言他,九君国的七皇子慕霖宸,更是一国战神。上,得父皇母后疼爱。下,深得百姓爱戴。传闻他生性冷漠,不近女色。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医学阶的著名的神医秦楚月,一手好医,更是把毒练的如火如茶。一次研究药品,被人陷害,药房爆炸。一朝穿越,穿到了与自己同名同姓候府的嫡小姐身上。 只是,为毛穿越到了嫡小姐身上,却要和母亲过的连奴材的不如? 庶姐算计,渣爹不仁,姨娘欺辱,小三闹事? 庶姐算计,莫急,遇到这种事扇之! 渣爹不仁,莫怎,遇到这种事虐之! 看她如何,斗庶姐,虐渣爹,打姨娘,一步步登上人生巅峰! 可是身边的桃花怎么没有了,萧公子,唐公子呢?秦楚月心中吼道:我的桃花呢? 这时,某王爷出现在后面:“月儿,我来做你的桃花不好吗?”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景福|古言一朝穿越,家徒四壁,一无所有,父母双亡,弟妹四个,嗷嗷待哺!身为长姐的朱元宁,以智慧为外挂,以阅历为辅助,以勤奋为武器,开始艰苦创业。 致富路上,光芒闪耀,男爱女妒,难以避免,看元宁如何披荆斩棘一路前行,最终斩获真命天子! 苏鹤亭:“温柔体贴谁不会?武力保护我也能!尊重理解和支持,娘子,我才行!”
  • 倾君侧,帝后难当倾君侧,帝后难当陈凝汐|古言她本是身怀半身神骨的月氏神女月宁嫣,身负护国重任,却与这天下有了牵扯。他是他国皇子,在帝路上步步惊心。是什么的安排?让她和他纠缠不清。尘缘难定,诉说难倾,浮华乱世,聚散离合,求而不得。待红尘繁花落尽,你会否还在我的身边?
  • 杀手王妃:爷,请笑纳杀手王妃:爷,请笑纳槑一|古言【已完结】现代“炽焰杀手”阎诺,魂穿异世,降临于夙府懦弱五小姐身上。自此,她的生活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身边更不时出现离奇怪案,明察、追捕、探索,为生者请命,为死者洗冤。原本以为,就此平静了却余生……奈何,天不随人愿……他,睁眼如魔,闭眸似妖,霸道的吻上她的薄红,火热的禁锢,隔着薄薄的衣衫紧贴,嘴角邪魅,“伤她者,虽远必诛!”--她微微一笑,“我是要成为站在天下顶端的‘贼’。”男人完美精致的容颜上勾起一抹弧度,惊为天人,“你必定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强强相碰,这就是一场追逐与被追逐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