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云连山行宫

他们要去的行宫,在都城东方四十来里的云连山山麓。从樊城出发往西,过莲湖,经珞珈书院后,在缓慢低矮的丘陵起伏的平原上,一直往西走去。

驾马车的活,自烈影走后,自然就落在韩延陵的身上。号称元神大伤的王爷也由巫医术了得的巫奴守护,舒服的斜躺在马车的软塌上,巫奴则安静的坐在他身侧,低眉垂眼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巫子钰从一上车,就摆明了不想搭理巫奴的姿态,一直靠着背椅假寐,眼不见为净。

这一路倒是安安静静、平平稳稳的,马车突然进入陡坡,一直前行。不多会,就到了云连山行宫。钻过三层城门,在面向水池的一座宫殿前边,停下。

“王爷,到了。”韩延陵说着打开车门。

冷宇昂轻轻嗯了一声,巫奴主动过去搀扶,冷宇昂起身,优雅挺拔的身姿,器宇不凡地走下马车,前来迎接的众多宫女侍者行礼跪拜,恭迎王爷,冷宇昂没多看一眼,冷傲地继续前行。

巫子钰下马车时,就看到乌央乌央跪拜在地的一排男男女女,一动不动,冷宇昂如天神般在众人的膜拜中朝宫殿内走去。

看到此景般的,她骄傲的把视线稍稍投向上方。阶梯式行宫的几个建筑物的脊瓦和一部分屋檐,看上去重重叠叠,在这些建筑物的背后,望得见覆盖着小山斜坡的低矮的松柏树密林。

闭眼聆听,风声,是风吹松柏树梢发出的声音。巫子钰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她能感受到自然的呼唤,神力的复苏,这里果然是块灵地。

冷宇昂在殿前右转时,侧脸望了一眼巫子钰,装睡一路,不知道她脑子有没有清醒,跟没跟上他的脚步。然而,他却看到微风中,全身镀了淡淡金光的巫子钰,神圣庄严的站立在宫门前。

他微讶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冷傲的表情,脚步却没有因为这一份微讶停留,以致紧跟在身后低头垂目的巫奴没有发现神光中的巫子钰,否则她有可能就立了大功一件,可惜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样的一次错过,却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韩延陵交办好马车回来时,就看到还在大门口发呆的巫子钰,他热心快肠的跑过来,指着巫子钰身侧跪拜未起身的几个宫女道:“你们几个,快带这位姑娘好生休息,她是我们的大贵人,不得有半点疏忽,否则王爷饶不了你们。”

巫子钰冷眼看着如此猖狂,耍得一手狐假虎威好戏的韩延陵,想到要是他们王爷晓得了,他是如此、这般形容她与冷宇昂的关系,定是要扭下他的脑袋,看看脑子里都装了些啥。

王爷他老人家早就带着巫奴跑得没影了,这就是重视大贵人的态度,想想这话,谁会信,宫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巫子钰没有多言,在几名宫女的引导下,静静地朝宫殿内部走去。

自认为安排好贵人巫子钰的韩小将军,立马一溜烟的跑去追赶王爷,终于收到王上传来的密信,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冷宇昂。

云连山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君王的避寒、祭拜之地而知名。山麓有温泉喷出。为了利用这热水,才修建了这座行宫。行宫称为温泉宫。在宫女的引导下,走在宫殿与宫殿相连结的长长的回廊上,在巫子钰的耳朵里所听到的,只有山风的飒飒之声。

巫子钰不由的在半路上稍稍停了一下。山风之外,不知从哪里还吹来险滩的声响。这是热水涌出的声音。浴场似的建筑在尽下边,挨着的它的上面重重叠叠,沿着山坡的斜面建造了好几栋雄伟壮丽的殿舍。在连结殿舍与殿舍之间的回廊当中,有的倾斜颇急,有的则平稳。

巫子钰被引导滞留当中起居的房间,应该是让她稍事休息。等着他们大夏王爷吩咐再行事,看是如何“善待”她这位大贵人。就是不晓得现在那位身体不适,又有神医巫奴相伴的冷宇昂是否此刻还会记起她这个救命恩人。

冷宇昂此刻的身侧没有巫奴,只有正在给他递上久候的密件韩小将军。

“王爷,王上终于有了回信。”韩延陵激动地道。

冷宇昂揭开印戳,打开信件,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见字如面,王兄最牵挂的是他的身体,朝堂上虽波涛暗涌,但几方势力的牵扯,目前尚有余璇之地。只是这月余,大司马一改往昔的作派,不再提迎娶王后一事,同国师一样着重国祭之事,甚感不安。要他密探云连山神殿。

冷宇昂看完后,眉头紧锁,运气手指轻轻一用力,信件变成了粉末,随风而逝。不再提迎娶王后一事,大司马从8年前就开始筹备独女与王兄的婚事……

曲琼佩,琼佩姐,那么温婉的女子,足以匹配他王兄的女子,却因为她父亲的野心,让他们相爱的两个人,为了国家大义,放弃了彼此相守的承诺。

冷宇昂不由轻叹,问世间情为何物,是伤人不见血的利器。

“巫奴准备针疗,你也来吧。”冷宇昂吩咐韩延陵,他对这个巫奴还不是很信任。

“要不,叫上子钰,都出自石氏的,能搭把手搭把手,也能互相监督。”韩延陵觉得他这个莽汉,就算巫奴有了坏心思,哪里下错一针,他怎么会知道,他信任巫子钰,他觉得巫子钰,王爷就是安全的。

“也好,她人在哪?”冷宇昂自从进了这宫殿,就再也没有看到她人影,连声音、气息都没有感觉到,一直还奇怪着,这丫头不会还想着偷跑吧。

她娘的徵御翎还放在大夏的王宫,有这个宝贝,巫子钰哪里都不会跑。

现在这位大夏王爷终于记挂了救命恩人,在韩延陵这样、那样的描述中,他们才发现,自以为是的韩小将军,随便把人丢给宫女,就跑了。于是乎,在大夏的行宫里,我们悲催的韩小将军,开始寻找,那几位被他指派的宫女,把“大贵人”导哪去了,王爷正焦急等着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弃妃不好惹重生之弃妃不好惹慕君倾|古言她是当朝太子妃,喜获麟儿,却被与自己情同姐妹的侧妃陷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太子摔死在她面前。她眼含血泪,看着害死她孩子的人,咬着牙说:“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再次醒来,她重生到与太子成亲之前。新仇旧恨终究要一并清算!
  • 到皇宫混了个皇后到皇宫混了个皇后十八烟客|古言这年头不玩个穿越都对不起自己,尤其是许朝朝这种新时代的好干部,先进青年的好代表,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于是一个夜黑风高之夜,身为一科主任的许医生,见了一个病人后,也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潮流。 本以为能潇洒的像电视里的侠女一样,行走江湖,最不济也是自在的闲人,开个小店,好好看看古代。 偏偏狗血地成了被内定的皇后,这意味着她将要像甄嬛传如懿传延禧攻略美人心计里的女人一样,玩好了就是甄嬛,玩不好就是华妃。 每天面对皇帝的一群小老婆,许医生表示想拿手术刀解剖了皇帝,可是,这皇帝,怎么帅的有点犯规? “皇上,柔妃说是皇后娘娘把她推入湖里的” “哦,明天找人把湖填了。”
  • 吾怨尤怜吾怨尤怜沈莫娩|古言阁门外,谁家君子佩相合.情几多,奈何心事成蹉跎.雨打竹,撑伞辗转舞婀娜.任它落,醉卧林雨泪成河.就让血和泪,化作一抹残魂.任它风和雪,永爱君妾无悔.残阳如血染天边.花开花落经流年.惊鸿了谁回眸间.只叹命运多缠绵.待君爱妾时,又在何方.
  • 江有花果香满园江有花果香满园别揪我小耳朵|古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去吧,送你去古代也看看。 醒来变成小道姑是什么感受?未婚夫还在眼巴巴的等着还俗怎么办?
  • 冷漠将军娃娃妃冷漠将军娃娃妃世界的颜色|古言刚刚跟暗恋了七年的学长告白成功,却在第二天情人节约会之前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架空朝代,她于娃娃心想穿越就穿越,本想大干一场结果发现美食被抄袭了,诗歌被抄袭了,文化被抄袭了,军事策略被抄袭了,excuseme?!为什么她倒霉的穿越到一个被前穿越者称霸的朝代!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跟那个人在来这里之前就有了血的纠缠。
  • 尼姑皇后要逆天尼姑皇后要逆天南陌漓|古言我靠,上个厕所都能穿越。看来穿越的能力不是盖的,不过穿就穿,你别整我啊!干嘛让我穿成了尼姑啊?什么?尼姑庵又要解散了,要让我去当鸡婆,不行,不行……T^T好吧,听你的,可是你能告诉我王爷和皇上都来了,是怎么回事么?整死人,不偿命啊!啊哈,捡只狐仙回去当宠物:主人,我叫狐小仙啦又捡到一个师傅!我是新一代捡漏王
  • 谁说江湖好谁说江湖好漾梦樱|古言一个漆黑的夜晚,沈沫落穿越到了千年之前的大国,附身到不幸“落水身亡”的福晋江浠月身上。这是悲是喜?丈夫不爱,惹人厌烦,却又如何从“福晋”的身份晋级到“皇后”?万事皆有因,因果循环,可何为因?何为果?
  • 倾世风华:妖娆毒妃戏邪王倾世风华:妖娆毒妃戏邪王戏玥|古言[本文女强,一对一]她是世界杀手组织最强者,让人闻风丧胆的代号X!意外身亡,一朝穿越,命不该绝!废柴郡主,世人耻笑?当清冷的眸子睁开,修灵脉,炼奇丹,降灵兽,样样在行;紫色的长发飞舞,看她是如何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笑看天下!他是妖孽入骨,温柔腹黑的皇子,琴声潺潺,一袭白衣,乱世中与她相逢,回眸一笑间,谁魅惑了天下苍生?
  • 三弄人生之前生缘三弄人生之前生缘因许而成|古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以身相许。”懵懵懂懂的小公主听着酒楼说书人讲述着这世间的情情爱爱,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皇姐,不知为何眼中竟然也留下了一滴泪。那时她八岁,情爱对她来说充满了未知。可能那一瞬间,小公主许是懂得了这世间的情爱。所以,当小公主遇见了他时,竟是前所未有的满心欢喜。“杨小拾,快过来捡李子。”悬挂在树上的许八九满脸的宠溺,这一刻,我们的小公主,许是遇见了那个愿意陪她闹的男人。
  • 厨娘萌妻:腹黑少爷厨娘妻厨娘萌妻:腹黑少爷厨娘妻幽二幽|古言亲娘留下空间异宝,意外穿越后发现不仅能储存物品,还能种田。真是方便又实用,居家必备的好东西。爹不亲,后娘不爱,没关系我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反正自己身怀空间,有厨艺在身,还怕养活不起自己?什么?后娘要把我嫁出去?你让我嫁我就嫁啊,本小姐要自由恋爱!那边的小哥儿,对没错,就是你,本小姐看上你了,快跟本小姐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