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云连山行宫

他们要去的行宫,在都城东方四十来里的云连山山麓。从樊城出发往西,过莲湖,经珞珈书院后,在缓慢低矮的丘陵起伏的平原上,一直往西走去。

驾马车的活,自烈影走后,自然就落在韩延陵的身上。号称元神大伤的王爷也由巫医术了得的巫奴守护,舒服的斜躺在马车的软塌上,巫奴则安静的坐在他身侧,低眉垂眼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巫子钰从一上车,就摆明了不想搭理巫奴的姿态,一直靠着背椅假寐,眼不见为净。

这一路倒是安安静静、平平稳稳的,马车突然进入陡坡,一直前行。不多会,就到了云连山行宫。钻过三层城门,在面向水池的一座宫殿前边,停下。

“王爷,到了。”韩延陵说着打开车门。

冷宇昂轻轻嗯了一声,巫奴主动过去搀扶,冷宇昂起身,优雅挺拔的身姿,器宇不凡地走下马车,前来迎接的众多宫女侍者行礼跪拜,恭迎王爷,冷宇昂没多看一眼,冷傲地继续前行。

巫子钰下马车时,就看到乌央乌央跪拜在地的一排男男女女,一动不动,冷宇昂如天神般在众人的膜拜中朝宫殿内走去。

看到此景般的,她骄傲的把视线稍稍投向上方。阶梯式行宫的几个建筑物的脊瓦和一部分屋檐,看上去重重叠叠,在这些建筑物的背后,望得见覆盖着小山斜坡的低矮的松柏树密林。

闭眼聆听,风声,是风吹松柏树梢发出的声音。巫子钰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她能感受到自然的呼唤,神力的复苏,这里果然是块灵地。

冷宇昂在殿前右转时,侧脸望了一眼巫子钰,装睡一路,不知道她脑子有没有清醒,跟没跟上他的脚步。然而,他却看到微风中,全身镀了淡淡金光的巫子钰,神圣庄严的站立在宫门前。

他微讶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冷傲的表情,脚步却没有因为这一份微讶停留,以致紧跟在身后低头垂目的巫奴没有发现神光中的巫子钰,否则她有可能就立了大功一件,可惜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样的一次错过,却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韩延陵交办好马车回来时,就看到还在大门口发呆的巫子钰,他热心快肠的跑过来,指着巫子钰身侧跪拜未起身的几个宫女道:“你们几个,快带这位姑娘好生休息,她是我们的大贵人,不得有半点疏忽,否则王爷饶不了你们。”

巫子钰冷眼看着如此猖狂,耍得一手狐假虎威好戏的韩延陵,想到要是他们王爷晓得了,他是如此、这般形容她与冷宇昂的关系,定是要扭下他的脑袋,看看脑子里都装了些啥。

王爷他老人家早就带着巫奴跑得没影了,这就是重视大贵人的态度,想想这话,谁会信,宫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巫子钰没有多言,在几名宫女的引导下,静静地朝宫殿内部走去。

自认为安排好贵人巫子钰的韩小将军,立马一溜烟的跑去追赶王爷,终于收到王上传来的密信,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冷宇昂。

云连山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君王的避寒、祭拜之地而知名。山麓有温泉喷出。为了利用这热水,才修建了这座行宫。行宫称为温泉宫。在宫女的引导下,走在宫殿与宫殿相连结的长长的回廊上,在巫子钰的耳朵里所听到的,只有山风的飒飒之声。

巫子钰不由的在半路上稍稍停了一下。山风之外,不知从哪里还吹来险滩的声响。这是热水涌出的声音。浴场似的建筑在尽下边,挨着的它的上面重重叠叠,沿着山坡的斜面建造了好几栋雄伟壮丽的殿舍。在连结殿舍与殿舍之间的回廊当中,有的倾斜颇急,有的则平稳。

巫子钰被引导滞留当中起居的房间,应该是让她稍事休息。等着他们大夏王爷吩咐再行事,看是如何“善待”她这位大贵人。就是不晓得现在那位身体不适,又有神医巫奴相伴的冷宇昂是否此刻还会记起她这个救命恩人。

冷宇昂此刻的身侧没有巫奴,只有正在给他递上久候的密件韩小将军。

“王爷,王上终于有了回信。”韩延陵激动地道。

冷宇昂揭开印戳,打开信件,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见字如面,王兄最牵挂的是他的身体,朝堂上虽波涛暗涌,但几方势力的牵扯,目前尚有余璇之地。只是这月余,大司马一改往昔的作派,不再提迎娶王后一事,同国师一样着重国祭之事,甚感不安。要他密探云连山神殿。

冷宇昂看完后,眉头紧锁,运气手指轻轻一用力,信件变成了粉末,随风而逝。不再提迎娶王后一事,大司马从8年前就开始筹备独女与王兄的婚事……

曲琼佩,琼佩姐,那么温婉的女子,足以匹配他王兄的女子,却因为她父亲的野心,让他们相爱的两个人,为了国家大义,放弃了彼此相守的承诺。

冷宇昂不由轻叹,问世间情为何物,是伤人不见血的利器。

“巫奴准备针疗,你也来吧。”冷宇昂吩咐韩延陵,他对这个巫奴还不是很信任。

“要不,叫上子钰,都出自石氏的,能搭把手搭把手,也能互相监督。”韩延陵觉得他这个莽汉,就算巫奴有了坏心思,哪里下错一针,他怎么会知道,他信任巫子钰,他觉得巫子钰,王爷就是安全的。

“也好,她人在哪?”冷宇昂自从进了这宫殿,就再也没有看到她人影,连声音、气息都没有感觉到,一直还奇怪着,这丫头不会还想着偷跑吧。

她娘的徵御翎还放在大夏的王宫,有这个宝贝,巫子钰哪里都不会跑。

现在这位大夏王爷终于记挂了救命恩人,在韩延陵这样、那样的描述中,他们才发现,自以为是的韩小将军,随便把人丢给宫女,就跑了。于是乎,在大夏的行宫里,我们悲催的韩小将军,开始寻找,那几位被他指派的宫女,把“大贵人”导哪去了,王爷正焦急等着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快穿之宿主黑化历程快穿之宿主黑化历程夜清青禾|古言001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契约了这么一个宿主,干啥啥不行,有个屁用(╬ ̄皿 ̄)凸 …… 第n个位面,倾竹是一个皇帝,而宿主好死不死的杠上了boss…… 倾竹:那个,走错片场了(シ__)シ我我……我现在就走…… 倾夜:是吗?呵呵,可没那么好的事 …… 病娇:姐姐,你说好了不会不要我的,那我把你吃了,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徒弟:师父,你说不会抛下徒儿的,放心,徒儿一定会找到师傅的…… 吸血鬼:主人,人家想你了…… …… 一路的风景真好啊??(ˊωˋ*)??倾竹的发光发亮,001感觉自己碰到了个大佬
  • 狐蛇魅影之奇世录狐蛇魅影之奇世录素手撩弦|古言阴差阳错,狐、蛇误入豪门大院,成为姐妹,从你死我活到相爱相杀再到互相扶持,躲过种种阴谋,在亲情、友情、爱情故事之间逐渐成长,最终成就彼此,修成正果。
  • 到手擒来:重生之王妃太逆天到手擒来:重生之王妃太逆天风铃c|古言被世人唾弃不能修炼的废物,任人踩在脚下却一声不吭承受这一切。她浴血归来,痴傻王爷?我不稀罕,看小王爷如何一步步吃掉她......
  • 对门有个小竹马对门有个小竹马菜园子里种花|古言钱如意表示,身为女子,太优秀了不是好事。容易嫁不出去。 她的如意良君,在哪里……
  • 团宠寨主种田忙团宠寨主种田忙满杯霸王柚|古言苏尘一朝穿越,成了焚天寨的团宠,除了元宝这个名字有点土,但好在有三个爱她宠她的爹爹。 山寨穷的叮当响,苏尘开山种田,卖药酒,多条发家之路走得不亦乐乎。 从此山寨有地、有钱、有势力、不愁吃、不愁穿。 可这朝廷偏偏看她不顺眼,三天两头搞事情,她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害人,身正手干净,还就不信保不住一个山头。 那日,回家路上捡到宝,一眼便知,长大必然是个绝世花美男,就算是个小哑巴,也无妨。 既然来了她的寨子,就是她的人,就算过了她这个寨子,以后也都是她的村。 蜜汁自信一心致富女寨主vs装傻充愣一心吃豆腐太子爷
  • 摄政王的仵作王妃摄政王的仵作王妃小猪柔柔|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一流法医,中,法医双绝,却因公务丧命,一朝醒来,成了逍遥侯府里一个被废弃的小妾。三年的残虐到也算了,这从天而降,压在他身上肆虐的魔鬼又是闹哪样。蓝筱表示: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用手里的银针戳死那个混蛋。轩辕无极则表示: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则是用自带的某根‘针’戳的蓝筱死去活来。
  • 在青山的那段日子在青山的那段日子一何翩翩|古言遇上徐霞客与他的后人,一段搞笑的奇幻之旅即将展开……
  • 病王神医妃病王神医妃婉合|古言前世,她是中医世家的传人。一朝穿越来到一个架空的古代王朝大月国,成为护国将军府中唯一的千金小姐。从小父亲疼,母亲爱,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北方蛮族入侵,爹爹出征。半年后,得到消息,护国将军叛国,使本朝大军背腹受敌,致使大军全军覆灭。(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万雀朝凰万雀朝凰若水生莲|古言凌贵妃专宠,朝政被其兄长凌傲天所把持,凌傲天成立了倒行逆施的“无极场”。天下百姓皆要被抓走从事繁重的劳役,甚至妇孺老幼也不放过。传说中,每逢乱世,都有万凰圣女转世,以天下神鸟为师,修习“万雀朝凰”的无上心法,以召唤所有仁人志士,并且激发人的无限潜能,来解救天下苍生。“白羽斓”是轻功大师的女儿,亦是万凰圣女的转世传人。她在扶桑派掌门,少年“云翼”的帮助下,经历了千难万险,躲避了无极场的重重迫害,最后却发现一个巨大的、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秘密!真相,正在慢慢靠近……
  • 重生之傻子王妃不好惹重生之傻子王妃不好惹君舞青岚|古言前世,她为了辅佐情郎,心甘情愿的嫁给了一个傻子,做了一个被外人耻笑的傻子王妃,结果换来的却是那人的无情背叛和冰冷的刀剑。在刑场看见那傻子独自一人拿着佩剑来救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傻子不傻,但又很傻。重活一世,宋纯熙幡然悔悟,珍惜眼前人,上一世错过的东西在,这一世由她来守护。她要让那些个贱人们知道,傻子王妃也是不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