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查案

风止梵被谢煜惹得不痛快几天都没有理他。候府这么大,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刻意,风止梵在哪儿都能碰见他。他倒是没有冷言冷语,而是温和的主动打招呼。

“你说,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谢煜将扇子抵着额头苦恼着。

“侯爷指的是风姑娘?”

“明知故问。除了她,还能有谁?”谢煜没好气道。

“侯爷喜欢风姑娘呐?”

“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属下知道是知道,可是侯爷对风姑娘的态度确实…”何戟小声嘀咕着。

“你是说我态度不好?”谢煜微眯着眼反问到,何戟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女孩子,有喜欢强势的也有喜欢善解人意的?风姑娘吗,应该属于后者,侯爷可以试着改变改变”何戟直言相告。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研究的吗?”谢煜用着怀疑的眼神打量他。

“哪里,侯爷说笑了,我是觉得这对待女孩应该就像对妹妹一样,我就是这么对我妹妹的”何戟一板一眼的回到,谢煜点了点头。虽然表面上不是很在意何戟的话但还是试着去做了。

这些日子风止梵对谢煜的主动无动于衷,恰巧朝廷赈灾响银在地方发放时出了茬子,有人竟然敢在官家眼皮子底下动手脚,于是下令要彻查此案,本来此事由蔡京审理,皇帝知道此人与蔡京渊源颇深,虽说蔡攸与老爹的关系并不好,但事关蔡氏一族的荣辱他也不会置之不理。皇帝唯恐蔡攸偏私便让谢煜会同刑部接手此事。

“谢爱卿持身中正,处事分明。民众威望甚高,又是世家显贵,确实是不二人选。

“陛下…”蔡攸正欲反对。

“此事无需再议,就这样定了”。不等他开口,官家就命人拟诏。

谢煜细想上次风止梵逛青楼的事虽和她吵了一架,但她此行倒是为他查案提供了线索。得亏那个在青楼闹事的富家弟子。才知素有廉政的贤名俸禄不多还四处救济贫弱的户部尚书郑载,怎么会有个这样挥金如土浑噩不堪的儿子。在盈香阁这么多年竟然月支一万多两白银。户部尚书年俸也就几十万两,再加上救济和日常开支。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谢煜想着此时定有猫腻。于是便派人盯着郑府,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笔钱财数目庞大,短时间是无法转移。而现在这事儿被捅了出来,在官家下令彻查期间这些人定是有所行动且十分隐蔽。谢煜对郑通有所怀疑便让何戟派人盯着,却许久也不见有何异常。直到最近才发觉他们家的采买小厮频繁出门,每次回来都是数量惊人的蔬菜面食。

“侯爷,会不会这车食材有什么问题?”何戟疑惑。

“未必,如今各方灾情四起,郑通平日里就乐善好施在建了诸多难民所。恐怕是赈济难民也未尝不可。这倒没什么稀奇。”

“不过,他们家的赈灾蓬建在千里开外的城郊,为何不直接将这些蔬菜送去反而要先回府然后再往返,这岂不多此一举。”谢煜认真的思索着。

“何戟,你让人明日去细查车辆往来的辙痕。”

“是!只是侯爷这是为何?”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谢煜边说便悠悠抿着一口清茶。

谢煜查案这些日子,蔡攸也没闲着去讨好圣上。

自从上次与风止梵去盈香楼观花魁赛蔡攸便记住了李师师。决意将她举荐给圣上便让红莲去探查她的底细。然她家世单薄,无父无母,也无异心。蔡攸便想着让红莲前去试探拉拢收为己用以搏龙颜大悦,顺便还可以在皇帝身边安插自己的眼线以此保障自己在朝廷的地位。

“妹妹,在我们这行当里不是个长久之计,姐姐有一好去处不知妹妹愿意与否?”红莲特意接近李师师与她套着近乎才有着现在的秉烛夜谈。

“妹妹愚钝,不知姐姐说的是什么好去处?”李师师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看的就叫人心生怜爱,教那个男人不喜欢。

“一朝得势,扶摇直上。如何?”

“这,妹妹到没想过。只是这势指的是什么呢?”

“皇权至尊”红莲的声音极温柔魅惑,好似天成。

“什么!”李师师手中的茶杯不慎落在地上,许是被惊着了。

“妹妹生的如此超凡脱俗,根骨清秀,自然该是人上人。莫要害怕,只要你愿意,姐姐是定能办到的。”

见李师师迟疑半晌也无回应,红莲不得不告诉她自己背后的势力。如果她答应了将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也可摆脱青楼女子的身份从此平步青云。如果不愿,那蔡公子必是不悦,后果难以预料。这样威逼利诱,一个无权无势的弱女子又能奈何。

“只要妹妹答应在官家面前替公子美言,公子定全力助你。”见李师师有些动摇,红莲急忙添说着。

“好,我答应姐姐。”李师师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便苦笑着答应了。她如此聪慧怎会不知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面露难色,十分无奈。

已是深冬,正值元宵佳节。街市花灯如昼,烟火缭绕。蔡攸安排微服私访的皇帝与李师师相见。本想着让官家召李师师入宫,缺唯恐谏院弹劾,又觉着寻花问柳也算得一情趣,便决意去民间走访。二人在妈妈的领路下来到李师师的住处。李师师不同那些一般的青楼女子,她有着自己的院落,仆从。赵佶才至庭中,阵阵兰香扑面而来,幽远静谧,增添了几分神秘。

“想必师师姑娘定是位雅致清丽的女子”赵佶不由得感叹到。

“臣相信陛下见了真容定不会失望。”

“哦?爱卿如此自信,我倒是等不急一睹芳颜”赵佶满意的笑了笑。

“陛下请”

说着二人便踱步至门前。

“那微臣就不打扰陛下雅兴了,臣告退”说着蔡攸便退下了。

赵佶轻叩门扉,只见片刻无人应答,见门未锁便推门而入。“冒昧了”

男子进入屋内,只见帘纱之后袅娜倩影,身形隐约朦胧。

赵佶有些紧张,他觉得身上血液在每一处毛孔中极力喷张,心跳加速。他想着掀开那纱帘,却又怕她说他轻浮。欲言又止,踟蹰许久才轻轻唤声:姑娘,冒昧了。女子闻言倒是没有因他的唐突而嗔怒。“想必阁下是赵公子吧?”

“正是在下”

“听旁人说赵公子风雅绝尘,才学斐然,词画双绝又习得一手好字,不知小女可有幸一观?”

“姑娘有此雅兴,却之不恭”

语毕,帘纱缓缓撩拨开来,显露出一副惊世容颜,好似仙界玉兰,这惊鸿一瞥摄入心魄,男子深深的沦陷。好似经世恋人,终得相见。自那之后二人时常词曲怡情,酒酿风月以致红绡帐暖,深情脉脉。

因得此事,皇帝对蔡攸赞许有加,更加巩固了他在朝野的势力。

因得连日雨水冲刷不易勘察现场,几日后才得知结果。果然不出谢煜所料往返车辙痕迹有差,去时辙痕远不比回来时深刻。也就是说往来车辆重量不一。谢煜得知此事后心里大约猜到了七八分。便派何戟亲自盯着赈灾蓬。果然发现大批银两藏匿其中。于是立即回去禀报,谢煜得到消息当机立断派兵赶往赈灾之地捉拿要犯。

“搜”何戟带着人手直奔地下仓库。确实有银两,可是数量并不多。此时户部尚书快马赶到,怒不可遏“谢小侯爷,您这是干什么?”

“你私藏赈灾银两,我等奉侯爷命令前来捉拿!”何戟大声嚷道。

“哦?那请问小侯爷可以证据,又或是搜到了什么?”郑通一脸轻蔑反问到。

“你仓库中的白银从何而来?”

“小小护卫也敢这样与本官说话,你最好睁大眼睛看清楚,那是赈灾蓬往日支出,是老夫个人的俸禄”

“那又如何,定是你等狡猾,现在搜不到,不代表以后搜不到”何戟恼羞成怒。

”哈哈哈!笑话!无凭无据强加罪责,任你是护国功臣也别想胡作非为。哼!老夫今天倒是要看看在圣上面前你如何自辩。”郑通一副大义凛然言之凿凿的模样。

二人来到御书房,皇帝端坐于前。

“二位爱卿有何事禀报?”

“老臣要状告谢煜滥用职权,诬陷朝廷命官。”

待皇帝问清事由,面露难色。

“此时确实是臣下唐突了,还在这里给郑大人赔不是”谢煜拱手致歉。

“区区歉疚就能了事,岂不是藐视我大宋国法,还请圣上裁决,严惩谢煜以儆效尤。

皇帝犹豫片刻“谢爱卿此事确实鲁莽了,但念在谢爱卿护国有功,便便罚奉一年。此事暂且由蔡攸代为主审吧。”

“罚俸而已,陛下,这未免太…”郑通见官家眼色欲说还休。

“退下吧”

“微臣遵旨”郑通不甘的退至门外拂袖而去。

回来路上何戟一个劲的解释“侯爷,我真的不知道那银子不是赈灾银,都怪我疏忽没有查清乱下结论,连累了侯爷。”

“无妨”出了这些事谢煜虽有些不悦却也没有愁眉不展,轻易就原谅他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小宠将门烈女小宠将门烈女脚底抹油君|古言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不论如何错过,不论如何回转,仍躲不过那一根月下红线。水熙偞是将门不受约束的顽劣小女,天性活泼好动,随了水将军五大三粗的性格,以至于芳龄十八却无人提亲,急得二老快白了发。好不容易皇上念及老将军为国尽忠职守,做一把红人牵线,让她嫁给九王爷羿濯月。拜堂过半,竟传来太后薨逝的消息,九王爷一句“以死者为重”,当即“扔”下她风风火火的走了。她也不是老实人,趁乱逃婚,自此潇洒过活。闯军营,偷上战场,“无恶不作”。但她正乐颠着,竟发现自己“红杏出墙”了!那是一个沉静内敛的闷骚货,意气风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无意之举”,以无比淡定的态度,潜移默化的助长她的小情种~
  • 黑莲花娘子不好惹黑莲花娘子不好惹影浅浅|古言妖孽鬼才玄门门主黎星月,一朝穿越,成了被挖星珠的废物草包燕星月? 当她软弱可欺?笑话! 自带属性的黑莲花了解一下? 拳打小白莲,脚踹死贱男,顺道再画画符,炼炼丹,收一堆萌宠神器。 只是,为何在她虐渣打脸无限爽的时候,总有位邪王不要脸的死缠烂打。 “喂喂喂,你节操掉了快捡起来。” 某人腹黑笑笑,“卖节操了,一斤陪聊,二斤陪吃,三斤陪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娘子您要几斤?” 燕星月,“……?”
  • 江深闻鹧鸪江深闻鹧鸪覃浠|古言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家国天下,悲剧莫以天下悲剧为大。 而个人悲剧,莫如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倾颓浪潮为大。 天意如刀,世事如棋。 若这世间真有玲珑棋局,让她以己之身与天对弈又何妨? 哪怕无一人挂心,无一人挂怀,哪怕是天煞孤星,身体孱弱年寿难永,若能侥幸胜天半子,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这是个注定悲情的故事,在这个故事没有走到最终结局之前,也许你,也可以左右它的走向……
  • 太子有毒:娘娘要退婚太子有毒:娘娘要退婚夜天紫|古言太子容锦选妃,选中了青丘白家白离 消息一出,伤了不知道多少少女的心。
  • 娇宠帝妃:邪王快接驾!娇宠帝妃:邪王快接驾!萌兔小七|古言前世,沈希影倾心顺帝三子聂宸然,违背“护国长公主”的临终遗愿,一意孤行嫁给他,带领沈家站在聂宸然一方,公然对抗靖王! 可没想到,她用尽半生帮那个男人夺得皇位,却是助纣为虐,聂宸然一心只在权势,狼子野心,全然在利用她! 即使临终前悔悟,却是什么都来不及了,沈希影死于非命,心有不甘,若有来世,她势要让这些人千倍百倍奉还!
  • 水嫩谋妻,王爷哪里逃水嫩谋妻,王爷哪里逃安凉|古言她生而尊贵,桀骜不驯,然而她却命运多舛。洞房花烛夜,她在温柔乡里极尽缱绻,颠鸾倒凤,第二天却被冠上了不守妇道的罪名,父亲被砍头,母亲生死未卜……十年之后,王者归来,她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废材,重回故地,她用智谋翻天覆地。她怀揣经天纬地之才,出神入鬼之计,世人皆称她为“兰先生”。她用行动极为生动地诠释了,我为刀俎,敌为鱼肉!
  • 桃花影落十里春:苏小妃短篇集桃花影落十里春:苏小妃短篇集苏小妃|古言唐婳嫣:“深夜的寂寞与爱情无关,只与情绪有染,正如那一曲《华胥引》,悠扬动听,但自醉却与旁人无关。”凌子轩:“唐慕灵,你都被那么多男人给甩了,怎么就不考虑考虑我呢?就算看在二十多年的情份上,我也不会才过几个月就甩了你啊!”喵小咪:“拼尽所有想换一场重生,谁知涅槃时才发现,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空。如果要注定被人利用,注定是再多的真情,也换不回当初那片刻的温暖和心动。那些我曾经视之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值得我喜欢的。慕锦瑟:“我等了你很久,陪了你很久,盼了你很久,现在我要离开了,比很久还要久。”
  • 吾家有妻太倾城吾家有妻太倾城米线小王叽|古言不知道是一场有意还是无意的失手,让时谷雨很无奈有无语的穿越到一个架空架空朝代,孤身一人来到这陌生世界。时谷雨觉得既然当不了米虫了,那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收拾收拾小背包就带着小丫鬟跑去挣钱过好日子去了,然而天意弄人整出一个赐婚出来,老爹派人砸了她的场子,绑了她身边的人来威胁她,没办法只好嫁咯。然而时谷雨从来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成亲之后把整个王府弄得乌烟瘴气的,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 暴君,我是你姐姐!暴君,我是你姐姐!澜辰猫咪|古言20岁的钟淼在睡梦中穿越了,却当场就遭逢血腥宫变。浑浑噩噩中她逃出皇宫,为求自保女扮男装上山学艺。她想与英俊出尘的师兄卫熙聆谈恋爱,而正当两人就要表明心迹之时大秦王朝年仅16岁的新皇帝突然摆驾天门山,向愣怔的钟淼伸出手来——“皇姐,这一生,你都别想逃开我!”朋友曾预言她的情路上将会出现三个男人,这第三个…会是谁呢?一点点搞笑+女扮男装+穿越架空+疑似禁伦+宫闱权谋+江湖剑侠+恩怨情仇+殇恋迷情=定能满足你所有的需求!
  • 女山匪追夫记女山匪追夫记桐朵|古言她,本是战神独女,却因王朝倾覆。一夕之间父死母随,从此女扮男装,倾尽芳华!他,与她青梅竹马,本已独得情钟。却因身世之谜揭晓,与她错失了岁月。他,新王朝少年宰相。本以为抛却了儿女情长,却在与她相遇相知之后,初识情愁,从此再不能放下!他,一代帝王,少年登基,皇位四周群狼环伺。本以为只得一爱将,却怎知她的生死追随,肝胆相照。让他终此一生再无法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