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出售银石

雪美泽,雪家泽字辈族人,今年七十多岁,修为炼气三层。

她在雪家的地位是仅次于四叔雪成泽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守护着雪家在北尚城的这处房产。

这处房产虽然不能给家族带来实质性的收益,但确实绝对不能丢失的存在。

它是一个家族实力的象征,更是雪家能在中州西北苟且残喘的最后一道堡垒。

如果没有了北尚城这处房产,雪家将彻底被万物山脉北段遗弃,慢慢的雪家就会消失在万物山脉北段,所以这处房产对于雪家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古宇珩看到不是很热情的雪美泽,笑着说道:“今日借宿一宿,明日我们就回断溪山了。”

“你们是看上我这破阁楼了吗?”雪美泽冷哼一声,浑浊的双眼瞪了古宇珩和古谭一眼。

“你误会了,我们是来出售一些银石资源。”古宇珩简单的解释道。

雪美泽轻蔑的表情打量了一下古家叔侄后,没有再说话,而且向雪震比划了一个手势。

雪震有点怕怕的点了点头,示意古宇珩二人向一楼深处的客房走去。

古宇珩二人只好跟着雪震来到了一楼客房,客房中虽然没有什么家具用品,但也算颇为干净。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古宇珩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仔细一听,好像是雪美泽在和别人吵架。

古宇珩赶紧跑出房间,看到阁楼门外街道上,有几个身穿劲装的男女在和雪美泽争吵着。

那些男女大多是二三十岁的青年,身穿着各色颜色的道袍。

古宇珩来到雪美泽身旁,没有听清楚他们在吵什么,所以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

雪美泽瞪了一眼古宇珩,有点呵斥的口吻道:“没你什么事,赶紧走人。”

古宇珩无奈的摇摇头,向着阁楼中张望的古谭摆了摆手,示意古谭离开这里。

雪美泽继续和那些青年争吵着,古宇珩和古谭向着远处走去。

这时候古宇珩大概听清了雪美泽几人争吵的内容,那些青年是来自各个家族的族人。

他们想逼迫雪美泽把这处房产卖给他们,而雪美泽自然是不会同意,所以才大吵大闹了起来。

古谭叹息着摇了摇头,捋着胡须道:“这女人还真是强硬,这么多年能够一直坚守着这处房产。”

古宇珩轻嗯了一声,他发现雪美泽确实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女人,能够霸气无畏的和修为高的修士对话,又能像泼妇似的跟修士小辈骂街争执。

“要不要去帮帮她?”古宇珩站在街道转弯处,看着掐着腰的雪美泽。

“算了,我们参与进去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麻烦。”古谭头也没回的走进了另一条街道。

走过又一条街道,周围的吆喝声代替了雪美泽的吵闹声,古谭二人来到了东城区坊市中心。

此时太阳刚刚初升,这里已经热闹了起来,街道两旁是各色各样的店铺阁楼。

阁楼下又有很多摆地摊的修士,摆地摊的修士要么是修炼中州的散修,要么是一些本地小家族的修士。

当然也有酒楼茶铺,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先天期和炼气期,还不能做到不饮食,不喝水,所以这些茶楼也是非常火爆的。

二人大概转了一圈,最后决定进入一家名叫甫家矿石铺的店铺。

甫家矿石铺,顾名思义就是万物山脉北段七大家族甫家的产业,甫家作为七大家族之一,族中也有一位金丹期修士,在这北尚城更是有五家店铺,比起张家还要多上两家。

走进店铺,一位杂役小哥快步的迎了过来,笑呵呵的招呼着古宇珩二人。

“二位道友,需要点什么?”

“我们有一些银石想要出售,不知贵家收不收?”古宇珩也不绕弯子,直接说明了来意。

“收,当然收,请稍等。”杂役小哥跑进了店铺里面房间。

这间店铺占地不小,左右距离大概有二十几丈宽,大厅中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矿石材料,灵石,玄铁,红铜,黑铁……

里面又有很多小房间,古宇珩观察之际,一位老者从一间小房间中走了出来。

“二位里面请,是要出售银石吗?”老者客气的询问道。

古谭点点头,走进了老者所指的一间房。

进入房中,老者给二人沏上茶,古宇珩直接拿出了储物盒,并且将储物盒打开。

“这里些银石,不知能给到多少灵石?”古宇珩询问道。

甫家老者眼睛微眯,神识进入储物盒,探知了一下后,笑呵呵的说道:“一百二十枚灵石。”

古宇珩摇了摇头,按照他的估算,这些银石至少可以换取一百五十枚灵石。

“一百五,一枚都不能少。”古宇珩对甫家老者道。

甫家老者同意笑着摇头,“这是银石原矿,我们还得加工提炼,一百二已经很高了”

“那我们只好去张家的店铺问问。”古宇珩从椅子上站起来,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让甫家老者看不出他的心思。

甫家老者一听古宇珩二人要去张家店铺,眉头微皱说道:“好说好说,一百五就一百五。”

张家和甫家同为七大家族,相互之间的竞争可想而知,他是不会让进入自家店铺的客人跑去张家的,

古宇珩抬起的屁股立刻重新坐了,喝了一口茶水道:“成交。”

第一盒银石就这样和甫家完成了交易,换取了一百五十枚灵石。

交易完成后,古宇珩二人走出甫家矿石铺,为了防止甫家有人跟踪越货,二人绕着北尚城坊市转悠了真正两个时辰。

在确定没有被跟踪之后,二人来到了一家名叫张家矿石铺的阁楼。

在张家矿石铺,古宇珩将另一盒银石成功售卖,同样是一百五十枚灵石。

三个月的银石开采一共收获了三百枚灵石,这是符合古宇珩预估的,对于雪家来说更是几十年来的最大收获。

从张家矿石铺出来,二人再次闲逛坊市,在这尔虞我诈的修真界必须要处处谨慎,尤其是身上有财物时更要小心应付。

一直转悠道黄昏时分,俩人才悄悄的走出北尚城。

没有耽误片刻,二人踏上桃木飞剑后向着断溪山方向飞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