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赵嫫

往日里,青龙老人便时常接济柳七杀与赵嫫。

听罢楼客生的话,少顷,他从家中取来小半锅剩饭,一些青、白菜,以及三个鸡蛋。

楼客生如愿以偿,道谢不辍,然后接过食材,喜滋滋地奔进厨房,热火朝天地开始捣鼓。

站在院内,能清楚地看到那个手舞足蹈,把铲子与锅敲得“叮叮当当”作响的身影。

青龙老人伸长脖子瞅,呆了半晌,问:“他当真是镇守吗?”

此时,柳七杀先将此前的经历反反复复讲了三遍,听老人问,便又说起回村时候遇到牛头马面的场景。

“先生这样,那样,他们就飞起来啦!”五指屈弹,柳七杀模仿着楼客生的动作,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嘟嘟嘟”的拟声,满脸神往。

“如照你所说,定是有本事的高人。”青龙老人虽是如此自语,但见到楼客生并得知其为镇守后,他心中便生出挥之不去的古怪感受。

他已有七十高龄,生平也见过几位镇守,都是正容亢色,法相端严的模样,他从来没见过亦没听过,有哪位镇守会如眼前这般……

“这般……”青龙老人找不出形容的词汇。

“镇守竟然会做饭?”嘟囔一句,再驻足片刻,与柳七杀说了一声,青龙老人告辞离去,似是想到了什么,行色略微匆忙。

老人走后,柳七杀独自站在院中,伸展双臂环顾四方,仅仅离开一昼夜,生活多年的小院凭空多出几许熟悉的陌生感。

他踱步到柿子树前,学着楼客生的样子,轻轻拍着。

老树轻曳,藏在绿叶深处的嫩黄小花露出来,风一吹,有几朵摇摇晃晃地飘零落下,正落到柳七杀肩头。

他便捻起小花,情不自禁闭上眼,将花放到鼻前,轻嗅了嗅。他退后两步,靠着树干缓缓坐倒,心底一片平静。

约莫两刻钟后,楼客生抑扬顿挫的喊声回荡开来。

“开饭咯!”喊声中,只见他左手捧着一只铁锅,右手拎桌椅,将桌椅稳稳丢到树下后,又找来碗筷摆好,最后兴致勃勃地把铁锅拍在八仙桌上。

“来,快尝尝。”楼客生用衣摆搓搓手,自得地说道:“我的手艺那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啊,这是来自我家乡的美味,青菜蛋炒饭!”

柳七杀早站起来了,闻言探头往铁锅里瞧:一锅饭都大半带着焦黑色,青菜已然炒得发黄。

当下,他抿了抿嘴,又故作姿态地深吸一口气,微微抬头看向楼客生,赞叹道:“先生做的饭,好香啊!”

“咿呀,好香好香。”小女孩边嚷着边揉眼,从屋内探出头,却是赵嫫醒了。

歪着脑袋盯了一会儿楼客生,她嘻嘻一笑,竟浑然不怕,大眼睛一转,就瞅着铁锅里的饭,迷迷糊糊地走过来。

“嫫嫫饿,好饿好饿哟。”

“嫫嫫,你有哪里不舒服?”柳七杀问。

小女孩拍着肚皮,可怜巴巴地叫:“饿,饿呀!”

柳七杀忙再取一副碗筷,楼客生亲自为她盛满。

“味道怎么样,好吃吗?”小女孩大口吞饭,使楼客生格外欣慰。

“闻着挺香,不及哥哥做得好,饭都焦了,菜发苦,鸡蛋没有味儿……”赵嫫嫌弃地说,嘴里却塞满了饭,“吧唧”又是一口。

“那你还吃……”

“可好饿呀,嫫嫫饿了什么都吃。”

“…………”

楼客生固执地坚持,自己用尽全部厨艺做的青菜蛋炒饭绝对是人间难得的美味。

柳七杀吃得少,一大锅饭几乎是被楼客生与赵嫫分食干净的。

饭罢,也不收拾,三人靠着柿子树互相依偎。

赵嫫年幼,吃饱后容易打瞌睡,瘫在地上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楼客生一把将她搂过来,对着脑袋就是一顿揉搓,将她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的。

赵嫫嘟着嘴,嫌弃地去拍他的手,又用力推他,去揪他的脸。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楼客生说。

“嫫嫫。”

“柳嫫?”

“是赵嫫。”柳七杀小心翼翼地把妹妹偷拉到怀里。

“嫫嫫不是我的亲生妹妹,八年前的冬天,我娘上山拾柴,在雪地里捡来的。当时她很小很小的一只,裹在红袄里,脖子上缠着一枚玉佩,上面刻有一个‘赵’字,所以取名叫赵嫫。”

“我娘说,那时候嫫嫫应当刚出生,就被遗弃了,好可怜的,我家就养下来了。”

柳七杀温柔地整理好赵嫫的头发。

“那枚玉佩早找不着了,被我爹换酒喝。”他又补充道。

“魔?”听了一会儿,楼客生比划。

“不是,是这个嫫。”柳七杀拗断一根枝杈,将妹妹的名字写出来。

“是嫫呀。”楼客生摸着下巴的胡须,不确定地问,“丑女的意思吗?”

“嫫嫫才不是丑女呢!”赵嫫躺在柳七杀的怀里,舒服地都要睡着了,听闻这句话后,又叫嚷起来。

柳七杀抱着她,点头道:“毕竟那么小一只,当时怕不好养活,所以取了这个字,我小时候还叫过狗蛋呢!”

“赵嫫,赵嫫……”楼客生兀自念叨。

柳七杀便以为先生又要为妹妹更名,期盼而忐忑地等待。

岂知楼客生沉吟片刻,忽的一拍手,叹道:“赵嫫,好名字啊!”

……

……

两人交谈时,小女孩赵嫫已熟睡过去。

春风轻拂,暖洋洋的阳光洒下来,倒是宜人。

柳七杀摁着地上的泥,低着头,蓦然开口道:“镇守,嫫嫫方才有些唐突的地方,还请镇守见谅。”

他口称镇守,而非先生。

三人到底相处不过一昼夜而已。

“你觉得我该生气吗,因为她嫌弃我做的饭难吃,或者是拍打我的脸?”楼客生问,他完全没料到柳七杀会突兀地说出这样的话。

柳七杀沉默,把头埋到胸前。

楼客生笑起来,慢悠悠地说道:“别想太多了,先生我呢,是一个很可爱的人,是极好相处的。”

他伸手搭在柳七杀的肩膀上,继续道:“而你呢,不过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啊。”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