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圣旨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家有女,年芳十八,贤良淑德,人皆夸之,陛下感念,特此,宣李家嫡女李晋玮入宫为后,其庶妹赐予朕的胞弟梁王为妃。钦此。”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脸上面部表情各色不一,有的幸灾乐祸,有的脸色铁青,异彩纷呈,尤其是李相,脸青的跟腊月里腌久了的腊八蒜一样。

“杂家在这里可是恭喜李相了。”这位公鸭嗓的公公好像是没有看见李相铁青的脸色一样,笑眯眯地对李相说。

李相旁边的一小厮极有眼色地迅速递过去一袋银子退到李相身后。

那位公公接过掂了掂,更是笑的满脸褶子都出来了,把他揣进自己的贴身衣襟中,扫了扫手中的佛尘对李相说:“谢相爷,那杂家就不打扰相爷讨论家事了,杂家告退。”

待那公公一扭一扭的走远以后,停留在原地的人们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

“哎,你说外面关于大小姐痴傻的传言那么凶,皇上是怎么想的,居然……”

“对啊,二小姐多么稳重大气的妙人儿啊,为什么……”

“你们都闲的吃饱了没事干吗?圣上的旨意可是你我之辈能揣测的?也不怕传出去掉了你我的脑袋!”李相这才仿佛从刚刚的圣旨中缓过神来,见众人议论,怒斥到。众人便噤声,纷纷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相爷,要不让大小姐跟二小姐身份互换一下?让大小姐嫁给梁王……”刚刚递钱的那个小厮小心翼翼地给李相出着主意。

“不行,皇上的圣旨你刚刚也都听到了,皇上他指名道姓地要李晋玮进宫,那可就不能含糊了。”

“可是相爷,两位小姐都鲜少在众人面前露面啊,换……”

“不行,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先下去叭!”李相打断他,背过身去,挥挥手。

小厮面有不甘,垂在两侧的手握了握拳,终究是退了下去。

李相面对着院子,背过手,默站良久,终于似是自言自语道:“看来一切皆有天定,是时候再请那人出山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企鹅企鹅叶勐|短篇最近,乔小溪迷上了一个叫做《野人打企鹅》的游戏,她总在不停地打,已经突破一万米大关了。这个成绩足以让很多人感到绝望,但她仍不满意,我终于忍不住问她说,你还要打多远呢?她说,不是远,是高。我说,多高呢?她说,很高。她说她要把企鹅从电脑里面打出去,具体点是从显示器的顶端飞出,冲破屋顶,然后直线升空,努力摆脱地球束缚,穿透大气层,进入太空,就像杨利伟那样。我说,去那干嘛呢?她说,去找自由。我说,你现在不自由么?她说,不,地球上没有自由。她还说,我要作一只企鹅!
  • 独倾君心之铁血娇妻独倾君心之铁血娇妻秦执|短篇“阳光,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阳光,你会不会离开我。”“阳光,……”小小的莫槿雨眨着眼天真的问她的阳光,“小雨,你从哪里学来的。”月司允阳脸红的看着她。“电视剧里面有。阳光,你还没回答我。”“……我会一直陪着你,不分手。”“说好了的,不许反悔。”“不反悔。”约定的那么美好,可是阳光你终究还是放手了。没关系,你不来带我回家,我回去带你回家。
  • Personality初觉醒Personality初觉醒迷间|短篇2123年,人类身上的基因发生变异,科学家将此基因称为I基因,拥有I基因的人类,若I基因突变则可获的Personality,说人话就是,获得超能力。也正是因为这个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被困荒岛的初颜等人让初颜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是人心。出了荒岛之后,初颜与众人分道扬镳,跟着白华为了钱,开始了杀手之路。一路上初颜便不断怀疑了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人心到底有多阴暗?
  • 与你相恋的1314天与你相恋的1314天泠柒冉|短篇【不建议看啊啊啊!】 白月银:“领证? ” 星菡甜:“不存在~ ” 白月银:“结婚? ” 星菡甜:“嗤,更不存在~ ” 某天他把她抱起来放到腿上,挑了挑眉: “不存在?” “大月,呸!大哥,我错了~” (1v1超甜哦~大家放心看)
  • 爱卿诗集·春来集爱卿诗集·春来集爱卿|短篇本诗集中部分诗作写作时间最近,为2015年春节前后乃至开春之后所作,故名《春来集》。不单是季节的春天到了,诗人的春天似乎也快到了,诗集中记录了诗人的《职场现形记》《神山》电影项目获批前后的心路历程,背后的资本运作十八般武艺按下不表。不过,骗子伊藤礼治和郑国华依然阴魂不散。伊藤礼治骗诗人时,诗人已经身无分文,向骗子伊藤礼治进贡的7万块钱一半是诗人透支的,一半是诗人的弟弟卖了自家的老爷车给哥哥的。郑国华骗诗人时,诗人本以为时来运转,遂厚着脸皮向远在美国颐养的老父老母开口,哪知道又遇到更恶毒的骗子。诗人的妹妹早已入籍美国,这些年来一直支持着不争气的哥哥。受姊妹之惠若此,故,诗人觉得独生子最不合情理。
  • 辰与星辰与星北唐卿卿|短篇嗯……这是本杂文……对,很杂很杂的文,一个个的小故事( ̄? ̄) “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哦,那我等会儿再来问问。” “……”
  • 慈生不渝慈生不渝聪闻|短篇谨以此文, 纪念我们那些年在魔兽世界里逝去的青春; 缅怀在那次大灾难中好友列表里再也没有亮起来的朋友们; 向在那次大灾难中所有参与救援任务和行动的全体军、民致以崇高敬意; 末,谨以此文,祭奠我和小渝的爱情~ ——林慈生
  • 于你前路漫长于你前路漫长临契|短篇《于你,前路漫长》是一本随笔合集,文风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沉淀会有改变。
  • 花落谁家花落谁家胡学文|短篇胡学文奋力揭示了底层农民遭遇的权力重压,使我们看到偏僻地方复杂的关系网络。村长或支书在地方上拥有绝对的权力,肆意侵占他人的资产,甚而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别人的命运。
  • 昔日少年游昔日少年游无叶先生|短篇岁月无休无止,当初笑傲江湖的少年随风而去。一路上花开花落,起起跌跌,你们陪我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