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3章 遇到凤炎

这颜色实在太可爱了!

金锦将小金蛇塞进自己的乾坤袋。

拉棺人见到此景,惊掉了下巴。

他养了那么多年的宝贝就这么被抢走了!

拉棺人此刻又后悔又愤怒。

他双手向上虚虚一撑,挡在金锦二人面前的木棺一下子便回到了他的身上。

拉棺人嘴里念出一段复杂的咒语,那木棺上刻画的奇异花纹瞬间亮了起来,大蟒猛的窜回棺中。

金锦悄悄伸手压了一下乾坤袋里在剧烈挣扎的小金蛇。

一阵浓厚的魔气从木棺中散发,金锦强忍住嗓子里的不适,紧握着金扇,随时准备战斗。

白泽见金锦被魔气感染面色发白,他立刻将灵气覆盖在金锦身上,给她减少魔气的侵入。

拉棺人见到白泽露出的这一手,眯起了眼,魔界还会有人能用灵气?

这两人有些可疑。

白泽知道自己给金锦渡灵气,绝对会引起拉棺人的怀疑。

所以,今天这人是留不得了!

白泽露出杀意。

木棺也在这个时刻打开,从里面窜出刚刚那九条大黑蟒。

但是它们已经完全魔化,每一只都长相诡异,身上浮现着肉疙瘩,长出了五爪,尾部却竖立一排带刺,蛇头冒出小角。

那九只大黑蟒身上挂着铁链,身形随着木棺变大而变大。

金锦看着此种场景,莫名想到了著名的九龙拉棺图。

只不过,眼前这个是盗版的。

“走。”

白泽对着金锦说道。

木棺越变越大,渐渐在他们头顶倒出阴影,那九只大蟒拉着木棺嘶嘶的发出诡异声音。

拉棺人双眼呈现出红瞳,这是高等魔族人在作战中激发出暴虐因子的特征。

金锦被白泽牵着,一路跑进了山戶城城内,头顶的木棺依旧牢牢跟着。

白泽快速挥手将金锦缩小放进怀里,他拿过金锦的大金扇,调成自己适合的大小。

山戶城里住着都是一些疯狂的魔族人,平日里这种打斗也不少见。

他们见怪不怪的继续干自己的事情,除了极个别几个被白泽颜值吸引的女魔族人。

这几人站着一边围观,眼里却都往白泽的上半身偷瞄。

姐妹们,这男人身材真的不错!

一名女魔族人和其他几位女魔族人挤眉弄眼。

瞬间几人笑成一团。

拉棺人见到白泽不跑了,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他控制木棺重重下落,九只大蟒身上的锁链瞬间断开。

“哇!”

那围观的女魔族人发出一抹不忍的声音。

真是可惜。

她们从未想到白泽会抵挡的住拉棺人木棺的重量。

多少挑衅拉棺人的魔族人都被砸成肉饼!

白泽面色如常的往大金扇里注入法力,往上一打,隔空抵挡住木棺的重量。

法力是比灵气更为浑厚的能量。

拉棺人见木棺竟然停止下落,他的面上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他笑出了声音,血红色的双眼越来越兴奋。

九只大蟒全部盘在木棺上,给木棺又增加了重量。

白泽再次打出法力,轻松的抗住了木棺重量。

围观人群发出惊叹。

“哈哈哈哈哈哈哈!”

“精彩!”

拉棺人咬紧牙关,心里十分不满,却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将木棺收回。

此等一战,确实是他输了。

如果是城外,他还能在使点阴狠手段,但是现在在城内,如果那手段使出来,难保不会伤及旁人。

到时候要对付的便不止是眼前的男人了!

不过,他掌握了那两人都秘密……

拉棺人重重的看了白泽一眼,扭头疾跑离开。

白泽握着大金扇的手往拉棺人离开的方向打出了一道法力。

人是不能留了。

如果他猜的没错,拉棺人应该是要去告密了。

原先觉得白泽绝对活不成的几个女魔族人都兴奋的围了过来。

“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头上长着绿色触角的女人凑到白泽面前,娇羞的说道。

“切,肉麻,哥哥你看看我,人家胸口疼,你给人家摸摸吧!”

头戴黑色大骷髅花的女人白花花肉乎乎的胸脯半露着,拼命要往白泽身上挤。

不过她们都没法靠近白泽,白泽直接将他们之间用法力隔出了半米的距离。

“哟!食人娇、白骨花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看热闹的一名男魔族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十分吃惊的对着旁边的好友说道。

那两位可是在魔域女性魔族人中最不能招惹榜上赫赫有名。

先不说她们背后盘根交错的族人势力,单单她们自身的战斗力都不容小嘘。

“我们过去和他聊聊!”

白泽见挡在他身边的两名男子,他不动声色的道“做什么?”

“只是交个朋友!”

两人中更壮实,看起来比较憨厚的男性魔族人摸了摸头,笑着道。

“兄弟,我们去摘月楼喝喝茶?”

另外一个人提议。

白泽看了一眼他们二人,点了点头。

他现在就差一个机会,只要能进山戶城的地宫里,就能带金锦出去。

几千年前他曾经找到过地宫入口,不过如今那地宫定是换了位置。

既然这两人凑上门,正好可以从他们身上问出一些消息。

三人走在路上,一下子吸引住了不少人的目光。

其中两人他们是熟悉的,一名是主魔君的二儿子,金奕。

另外一名是北魔君的弟弟,谭睢。

另外一人,却是从未见过!

不过三人的颜值对比其他男魔族人那形态迥异,皮肤色丰富多彩的模样,这三人确实是颜值佼佼者。

三人很快就到了谭雎所说的摘月楼。

摘月楼是由一棵巨大的活梧桐树改造的,看起来十分有特色。

摘月楼并不像传统设计将大门设置在一楼门口。

而且平地拔高十层,才有大门。

传说这摘月楼的主人是一名堕落魔化的凤凰,所以才有这奇景。

白泽双手覆盖在梧桐树树干上。

这梧桐树是千年前凤炎从他手里交换走的,想不到那凤炎竟真的将它种活了!

“兄弟,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这可是外界的神树!”

“听说这树目前都还是活的!这摘月楼楼主实在是太厉害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