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客人’

“红姐,红姐~刚刚上去的那人~谁啊??”,苏红盯向她,表情有些严肃,“有些事~,有些人,不是我们这种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打探的~,明白吗?”,见她有些被吓到,她松了松表情继续说道,“好了~,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这店里的规矩你都懂,我也不想再多说了,下不为例!”她抬起眼皮看着她,把那个人吓得连连点头,连声音都有一丝抖,“知...知..道了,谢...红姐...提..醒...”。那个人望着红姐远去的背影久久都还没能喘得过来去,跟在红姐身后的人跟上去时还不忘冷眼撇了她一眼轻甩出一句,“抽风呢,活腻了!”

这儿什么地方,凡事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人坠入深渊,这万乐门的‘规矩’千千万万,但,最重的...偏偏还是要有活人的脑,死人的嘴.....,能来这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在这荆冕堂皇的万乐门里背后总是少不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儿就像他们的地下交易场一样,什么东西都在这悄悄进行着。所以,自然这里的所有员工在进职前都必须要经过层层的考核,但也总有那么几个不听话的,有的...想攀高枝,有的...泄露偷听客人的谈话内容...,有的...居然是混进来的狗腿子...但不管怎么样,那些人总是坏了这万乐门的规矩,至于结局...总是有了些血腥~,在这的每一个员工从脚踏进这万乐门的那一刻开始就等于交了后半生的命!虽然...这代价是有点大,但,总是会有人挤破头也想踏进来.....,没人知道这儿的幕后老板是谁,也没有人去过多的在意,她们就像被圈养在为她们亲自精心打造的宫殿中,各取所得。

“什么!你先别慌,再派人去找找....”正在睡梦中的赵雅阳迷迷糊糊中被一阵有意压低的说话声给惊扰,她动了动意识不太清醒的脑袋挠了挠耳朵闻声艰难的向着窗前抬了半秒的眼皮,然后又重重的闭上了眼,嘴却有意识的轻声询问道,“谁啊~,怎么了?”。由于她的话太轻,以至于沈宇压根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几分钟后,沈宇走到了她的床前看到她熟睡的样子便没忍心打扰,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时,赵雅阳的手轻轻抓住了他嘴里轻念到“去哪~”,他心里一惊,慢慢转过身,结果,她居然像是在说梦话一样!沈宇轻轻用手在她眼前不确定的晃了几下结果半天没反应,他低头叹了口气然后抬眼看着她满眼的宠溺,他反握着她的手对着她轻声说道,“没事~,一会儿就回来....”他将轻放在她脑袋上的手渐渐拿开,然后又悄声的替她盖好了被子便渐渐退出了房间。

来到车库,他刚打开车门院外就猝不及防的划过一道车光,很明显~,宋励那小子又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他‘咣’的一下重重的关上了车门,一手插进口袋一手有些不满的捏了一下他的晴明穴。见按了几声喇叭也没见动静的宋励,心里面有些着急刚掏出手机,结果,沈宇就钻进了他的副驾,吓得他差点就当场去世。沈宇对他刚才的行为甚是不满,但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哑着声问了一句,“什么情况?查清楚谁干的吗?”,宋励先无力的扯了一下嘴角,然后不紧不慢的先是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过了好一半天他才长吁一口气,最后有些无助的看向他,“哥~,是因为我们吗?还是...是我,连累了她??”,沈宇眉头有些紧锁,他一把摘掉他嘴里叼的烟将它抛在了车窗外,然后顺手狠狠的按向他的肩膀,目光有些严厉“我问你!你是不是瞒着我去查他老底了?你拿到了什么!!”见他这样子的宋励此刻不仅没感到害怕反而还有一丝想笑,他无力的笑着一手挣脱着放在他肩上的手,“够了!到现在为止你....”他狠狠的盯向他眼圈有些发红,他强忍着有些过激的情绪,他顿了片刻语气有些苍白“哥~,你是他们的保护伞吗??为什么我不能碰!!”,此刻的沈宇心里面有些恼,他闭上了眼轻偏了一下头咬了一下嘴角,然后对着有些不成器的他控制着音量说道,“碰了!所以呢?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问你...你现在有十足的把握吗?你有吗??”见他情绪有些缓,他继续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不可能平白无故绑架她,理由?”。

“我承认我派人去清查了易华平,但,当我知道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推开了穆琳就是害怕他们有一天用她来威胁我,所以...我把她给辞了,为了以防万一,我派了人一天24小时暗中跟着她...”他述说着渐渐的声音有了一丝颤抖,他无声的先是吞了一下喉咙,缓了片刻才继续道,“那个人死了~”沈宇有些诧异的望向他,还没有等他开口他继续道“被他们发现了,杀人灭口~,你是对的!”他恢复了平静有些自嘲的解释道。“那你怎么确定穆琳是被他们带走的”,“先带走的是她,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她,我手下的人手里都有定位.....”。

没有人比沈宇更明白这个东西,换句话说这个东西目前除了他和宋励,还有研发,使用人外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它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定位,还能时刻传递本人的生命体征以及想要传达的实时讯息。那个东西是他们旗下科研成果,它是一片薄膜可以覆盖在人肌肤上一旦贴上现在除了在研发中心可以摘除基本就与生命一体了。目前,还没有上市,现在还只是用于他们的特勤。因为还不成熟所以现阶段它的造价贵得惊人,它的特殊性就像必须贴近使用人的DNA一样独一无二。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不敢再轻举妄动的宋励此刻有些手足无措,他看了他一眼,有些想笑,“还能怎么办~,走吧,我亲自要人去!”宋励瞪大了眼睛有些意想不到的吃惊,但也没时间敢再多问,他发动了引摹以光的速度几秒就消失在了这条弯道上,几秒后,他家庭外又恢复了原本夜晚的寂静。当宋励的车开到离最终目的地还有好几脚油的时候,易华平这儿的安保系统果然做得滴水不漏,远远的就有人在前面拉起了路障,他渐渐减下了车速,连忙赶上来的安保车一个急刹飙在了他们车旁,很显然这里的安保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其中那位主驾驶下了车走到他们的车窗前轻叩了一下车窗,宋励却没打算理睬倒是副驾上的沈宇按下了车窗。那个人也不恼两步就跨了过去走到沈宇窗前丝毫不怯场的提醒道“你好,先生~你必须出示一下你们的许可证!这里是私人住宅不可擅自闯入!”。

沈宇一边笑着掏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一边抬头看向那个人打趣说道,“不错,我挺喜欢你的~,有兴趣跳槽吗?”他将手臂放在车框上伸出手递出名片,那个人站得很直表情也一丝不苟的严肃着,他看都没看一眼他手中的名片便冷冷的甩了出“不用,谢谢!”,沈宇尴尬的挑了挑眉,转声就对着电话说道,“华叔啊~,训练有方啊!我检验过了...这人~倒是不错!唯一的不足就是...他们好像都不太认识我啊~,怎么办啊华叔?你的小侄子现在是想见您一面都连您家的大门都踏不近啊~”,“华叔~,你...该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电话头的那人,先是大笑了一下,“哪的话!你小子都当爹了嘴还这么贫!现在才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哈哈哈哈....”他一边笑着一边招手向手下的人示意着。他们间的通话还在继续着,只是...前面的路障开始一一的撤开,一旁站着的那个人也好像听到了什么指令向后退开了几步。只有宋励一个人全程都黑着脸,就连眼里的余光都流露出了仇恨。还没等到前面的路障撤干净,宋励就一股脑的冲了进去。就在与那辆车交叉而过时,沈宇瞥眼竟看见了枪支。他倒是也没太怎么吃惊,只是,他没想到他居然给每个安保配这么好的枪......

他们的车开进去了十几分钟,其中有七个明哨,暗哨少说也有五六个。“华叔~,看来您安全意识很强啊!您这儿~怕平时连只鸟都飞不进来吧!干嘛啊您这是??”他笑着对他打趣道。“人嘛~老了,总想图个清静,就想在这片嘈杂的城市里寻求一份原始的宁静,话说,你们也快到了吧~,我现在就在门口等着你们,就先挂了吧!”,“行~”。挂断电话的沈宇顺势就将手机扔向了一旁,他低下了头用手按捏了一下有些痛涨的太阳穴。同时,还不忘对一旁的宋励嘱咐道,“呆会,给我冷静!别喜怒哀乐都像个小孩似的,不然...你就别去~”。“知道了~”宋励很明显有些不耐烦。

“你俩小子!这是第一次来华叔这吧~,正好,岩岩刚给我带过来一瓶好酒,你俩可是挑好时机,哈哈哈哈.....待会咱三叔侄可要好好续一续旧!!”易华平大笑着在他俩的肩膀轻拍着,倒是热情大方。沈宇笑而不语,待他们进了他的住宅后,屋内可谓是装修得极其的奢华!沈宇轻嘲了一下,“华叔,够气派!”,他走到他面前将双手插进口袋还算有些好脾气的对着他说道“叔~,这么晚了我也不想多在这扰了您宝贵的休息时间,毕竟...您这年龄~,是时候该好好的修养修养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易华平身后的那些保镖一个个向前挺出了一步,而易华平只是笑着简单的抬了抬手示意那些手下退下。“难得啊~,还有一个替我这老头子的身体着想,所以~,你这是???”,“听说~,华叔这儿,今儿来了一位客人??”他悠闲的向前走了两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的软椅上双手肆意的垂放着,目光却紧盯着不远处的华叔,“我呢~,就是好奇,这位‘客人’怎么这么晚了还...,难道~,是华叔舍不得??”,易华平眼前一亮像发现什么似的,刚准备开口就被沈宇再一次打断,“华叔你别多想,那位‘客人’是我宝贝媳妇的亲闺蜜!说出来还怕华叔您笑话,实不相瞒...平日里,我连说句话的语气都还得照顾一下那个人的情绪,哎~谁叫我摊上这么个重友轻色的媳妇呢~,让你见笑了华叔!所以...您看~”他看向他眼底里没有一丝怯场。

易华平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样啊??”,他轻推了一下眼框,眯着眼盯向他继续说道“小宇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就不想跟你在这兜圈子了,这最近啊...身边的苍蝇总是扰人宁静啊~”他将双手交叉叠放在身后慢慢的又走向了不远处的盆景前,他悠闲而又熟练的接过一旁的修枝剪,‘咔嚓’一声剪下了它的异枝,“你看,就只是简单处理一下,看起来就顺眼多了”看着他正满意的欣赏着他的艺术时,沈宇倒先是一阵冷笑,他抬了一下手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扭头望向他“华叔~,听您这意思??这事,不简单啊~”,“怎么?难不成就那小丫头片子还‘招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成??”,易华平只是静看着他不说话,“叔!今儿我就在这跟你明说了吧,今天,人~我是一定要带走”,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不管她到底惹了您什么事,在这里~,我先替她跟您道个歉,至于后果,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谈~”,“我自认为...我应该还是有那个能力跟您谈判,您觉得呢~”。

他迎上他的目光,眼底揽过一丝不屑的挑衅。半响之后,易华平先是用笑缓解了刚才的那份生僵局面,他递出那支修枝剪让手下的拿下去,“瞧你这话说得....太小题大做了~,看得出来,穆小姐好像很受你们年轻人的欢迎啊~”

他的话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熟悉而又惊讶的声音,“你们怎么来了??”,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宋励看见眼前神采奕奕的穆琳还来不及质问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宋励,你...你干嘛啊??”,他紧抱着她压制得她都快窒息了,一旁的沈宇看着这一幕单挑了一下眉,然后又望向了易华平轻笑了一下。他都懒得想去了解,二话不说就迈开了他的大长腿走到宋励跟前十分嫌弃的伸出他的手拉向宋励的后领试图把他扒开,“华叔,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打扰了~”他的话音极其的平静,平静得好像心里面早已就有十足的把握。身后的易华平也不感为奇,“嗯,回去注意安全!”

被制止拥抱的宋励,转手就紧紧抓住穆琳的手腕牵着她就往外拉,“你干嘛啊~,你松开!”,“穆琳~,别闹了,跟我们回去!”见有些小脾气的穆琳,沈宇也是耐着性子对她说道,而前面的宋励此刻牵着她的手都有些止不住的抖,此刻的他内心已经煎熬得开不了口。她一把挣脱宋励的手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没闹!我不回去~,我在这还有事儿呢~”,听到这,沈宇冷哼了一声,“事儿~,你在这儿能有什么事啊??啊~,说啊?”看着眼前被问得支支吾吾的穆琳,他气得脑仁疼。他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一手拍了拍前面宋励的肩膀,“你...先去把车开出来,去啊!”以他的爆脾气恨不得想要立刻宰了他俩的心都有了,要不说他俩绝配?的他都想要去跳河,气人的本领一等一的配对.....

他先是缓了一口气,再对着她继续说道,“穆琳,我不管....”他的话还没来得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他远远的望过去随后皱紧了眉头他垂下头转身就掏出手机发了一条讯息,“穆琳!”听到那个人的呼叫后穆琳秒回头,“你在这干嘛啊?你给我拿的药呢?这位是??”,刚发完消息的沈宇收起了手机,抬眼看向他有些没耐心,“你又是谁啊?又从哪冒出来的??”,被他这么怼那一片的场面尴尬得谁也开不了口。此刻的易华平连忙赶出来打了圆场,“哎呀~,怪我怪我...小宇啊,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我的儿子,叫金奕轩。”,“华叔~,您还真是儿女双全啊!什么时候又多收了一个异子,保密工作做得够格啊!什么时候做善事都不留名了,好奇啊~”,“对了穆琳,你说得的事儿?难不成就是来服侍他儿子的??”。

“沈宇?你是沈宇对吧!你说话一直都是这样刻薄的吗?跟外界传闻不太一样啊?”,“是,关键是得分人~,你给我靠边站,这还没你说话的份,懂吗~”他一副盛势凌人的样子,眼底里充满的对他的厌恶就连他的眼睫毛都在排斥着。“你!...”,穆琳一把制止住想要发怒的金奕轩挺身向前“沈宇!你说话太过分了,你说得没错!我留下来就是因为他!但你没看见他受伤了嘛,他都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你以为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的,狼心狗肺.....”,她的话脱口而出意识到完了的时候,沈宇也只是简单的盯向她,缓缓才说道“他家有保姆,有专业的医护人员,你留在这有什么屁用!”,他盯着她看她如何狡辩。

她有些心急的想要反抗着“我...我....”,他却毫不客气的扯着她的衣袖将她拽了过来,“华叔,让您看笑话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您也赶快回去休息吧!年纪大了~,还是少凑热闹的好!”说完,他就继续逮着她的衣袖离开。感到场面尴尬的穆琳,只好一边跟脚后退一边弯着腰略表抱歉的低声道歉道。‘沈宇啊沈宇~,我这辈子的大好前途全都被你毁于一旦了,你干你的事!管我回不回家啊~,我妈都不带这样玩的....'此刻的穆琳又气又恼,对他的行为更是不满。

在收到沈宇发来消息时,宋励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想要不顾一切的又赶过去,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了他的话在车上安静而又煎熬的等待着,在他不知道手里夹的到底是第几根烟时,车门重重的被上来的沈宇关上,看着副驾驶上黑着脸的沈宇他才缓过神,他通过反视镜看见后座上闷闷不乐的穆琳时,刚想要对她说什么时就硬生生的被一旁的沈宇打断,“把烟掐了,开车!”他就说了这一句话,但从他的语气中已经表明了这是他最后的忍耐。

在这路途中,三个人都沉默不语,沈宇把车窗开到了最大要说有点声音也就只有呼呼灌进来的冷风。倒也不是他故意这样的,只是...因为赵雅阳讨厌烟味,一点也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实在是受不了的穆琳率先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俩怎么了?来这干嘛啊?”见他俩都不说话,她便自问自答道“你们...该不会这么晚了就专程过来抓我回家的吧~”,她屏住了气息专注的盯着他俩,“穆琳,其实我...”,“你当你谁啊~,我很闲吗?谁给你这么大的脸面~”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支声的却被另一个人狠狠的泼了冷水,“我...”,“闭嘴!你俩现在最好都别给我开口说话,安静点~”他轻闭上了有些困意的眼皮,见他这样再有多大火气的穆琳也最终还是忍了忍。只是心里面一个劲的谩骂着他。这不,这心里面还没骂完呢,这更让她跌大眼睛的事儿又来一桩。‘呵呵呵~我滴天啊!这什么世道啊?尖酸刻薄男在这装什么装!!装模作样.....恶心~”

看见赵雅阳的来电,沈宇整个人就精神了就连那眼睛蹭蹭的挡都挡不住的放光,他先是清了清嗓门然后飞速的接通了电话,“喂~,怎么了老婆?”他的声音温柔得可怕,让后面的穆琳听得一声鸡皮疙瘩,“我现在...在外面呢~,我马上就回家,乖~,嗯,好的,放心~,一会儿我顺便给你带回来,很快的,相信我!嗯~,好,等我~”他一边对话着,脸上的嘴角不知不觉间上扬着,与此同时他的右手时不时的伸手去玩弄他前面的那个弹偶,看得穆琳都止不住的想要翻白眼‘瞧你那点出息~,真想一拳暴打你狗头!!’

她越看他越不顺眼,也不知道是冲动给的勇气还是被鬼附了身,她冲着那头大吼着,“赵雅阳!沈宇欺负我!!”一瞬间沈宇一边护住手机一边转过身狠狠的看向她,“没~,别听她瞎说,宋励也在呢!真没有~,就...宋励有点事,你别多想了,不信我可以让宋励跟你说”,他将手机放到了宋励耳边,身后的穆琳正准备又捣乱的时候沈宇当场就给了她一个眼神警告!吓得她动都不敢动一下,“喂~,嫂子啊,我今儿...确实有点事,穆琳她...可能喝多了,跟你闹着完呢,别当真,这不是还有我嘛!”,“你看!我没骗你吧!哎~,不用!她有安排,你别打扰人家,好好好...我问一下,等一会儿”,他捂住手机静呐了一会儿,又继续道,“老婆,她叫你别管....”作为当事人的穆琳眼珠子都差点气得掉下来,只见一个手指从前面指向她,她也只能再次忍气吞声。“嗯嗯~,好了好了,不说了,我马上就回家了,挂了,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程门失火,殃及池瑜程门失火,殃及池瑜柒歌乐|现言他,古风圈盛名已久的慕清大人,神秘,低调,拥有万千粉丝。多年不发微博的大人却转发了别人的微博,这个ID还莫名眼熟,池梓鱼?! 她,池梓鱼,写手界大神,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更文全靠缘分,竟然是大人的家养躺尸小透明字幕?! 鱼大更文了吗? 鱼大在浪歌会! 【旁白篇】 夜深人静时,戴着耳机,声音透过电流,传入耳蜗,溜进心窝,烙刻上独一无二的印记。 你会不会因为一个声音而爱上一个人,一听倾心,念念不忘? 【告白篇】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某个阳光午后,池瑜懒洋洋地蜷缩在藤椅上,用手指戳戳一旁给猫梳毛的男人。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指抚过猫咪洁白的毛发,头也不抬,阳光透过纱幔,打在他帅气的侧颜,唇畔微勾,声音温柔宠溺,揉碎了时光。 “因为是你啊。” 只要是你,就很好。 【温馨篇】 “听说你把粉丝群解散了?” 池瑜垂着眼睑,整个人埋在男人的怀里,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闷声说道,“你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了。” “不,我还有你。”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包围下来,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眉眼带笑,“以后,要倚仗你了。” 池瑜吸吸鼻子,抬起头,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认真又严肃地承诺道。 “我养你啊。” 只要有你在,我怎么可能会是孤家寡人。有你,就足够了。 【萌逗篇】 “讲真,以后我要是写不出故事了,你也没那么受欢迎了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得乞讨啊?” 某天夜晚,池瑜翻来覆去睡不着,轻轻推了推旁边浅眠的人,杞人忧天道。 “那我拿个碗,你负责哭我负责喊。” 男人朦胧地睁开眼睛,认真考虑了几秒,淡淡地说道,继而觉得不妥,皱皱眉,“要不,我还是唱吧。” 池瑜:…… “要不,我先来一段青媚狐小蛮腰热热身吧。” 0.01秒后—— “唱归唱,你丫的手往哪摸!唔嗯——” “这不是,让你身临其境嘛。” 哦凑!此乃真·热身! 这是一个集温馨,甜宠,萌逗于一身的小故事;一个凭声音描绘出来的世界,声声诱耳,字字倾心。
  • 奈何缘深奈何缘深蒲绒绒|现言认识五年结婚一年,所有的相爱相知比不过你要报恩的心。那么,这段婚姻让我亲自画上休止符吧。薛凯瑞,这个男人曾是我以为一辈子的良人。却没想到,从头至尾,我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可为什么,我们已经分开,命运还要将我们纠缠。薛凯瑞:"瑶瑶,我们重新认识一下,你好,我叫薛凯瑞!"--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吟唱青春的歌:永恒的爱吟唱青春的歌:永恒的爱影月七|现言十二个不同款式的美男遇上了她们几个小魔头,从校园中的相遇就一直相爱相杀。最令她们几个小魔头无奈的是:她们竟然和那十二个人同居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会产生怎样的爱情火花呢?
  • 老公厚爱:萌妻甜宠老公厚爱:萌妻甜宠相与奶茶|现言(1对1,,双处) 她是陈氏集团的千金,集万千宠爱于 一身,却没有养成娇纵的习惯。 谁人见了都赞一声好! 他是霸道总裁,在与对手争夺那个位置的时候,默默看着她长大。 没想到,她长大了,敢交男朋友了? 胆肥了? 总要掳回来叫她生几个娃娃,看她还敢不敢跑?
  • 暮景流年,陌奈何暮景流年,陌奈何绘梦心|现言暗夜,她一袭长裙,跌撞奔跑;他隐匿在黑暗中,追随她的脚步,勾唇邪笑。“你别过来”眸中流露出惊恐,她看到身后的男人绝望地撕声呐喊。“陌宝贝,我在这,你还想逃去哪?”逆着月光,他从黑暗中走出,浑身散发着来自地狱的气息,将她束缚。“放过我……求你……啊!”下颚勾起,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划破苍穹,泪,终究落下。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她,我只是爱你,难道这也有错?为什么在我决定离开时,你又将我困在你身旁。看着女人痛苦的表情,他眸色顿暗。“放过你?”俯身,他咬住她的颈,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如来自地狱的吸血鬼奏响魔咒:“除非我死!”执念似魔,一点点燃烧,一寸寸成灰,既然我为你入魔,那么,就罚你用一生来渡我!
  • tfboys分手的恋爱tfboys分手的恋爱北苜樱岚|现言这本书是易烊千玺之水晶之恋的续集,看过那本书的人都能看得懂
  • 老婆太腹黑:晚安,老婆大人!老婆太腹黑:晚安,老婆大人!汤圆君白菜|现言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是樱夕的校草,源少。她是一个金枝玉叶,在一个大家庭长大。那一天相遇,一天订婚,那一天。第一次深吻,第二次深吻,第三次……
  • 王俊凯:忘记从前王俊凯:忘记从前惜沐晨|现言他们,是明星;她们,是千金。偶然的相遇,让他,违反了25岁以后再谈恋爱的约定,他爱她,却伤害了她,她,会原谅他吗?五年前,一件事情让我离开,五年后,我以另一个身份重新回到他身边,并让他的好兄弟不要告诉他我回来了,可是,我回来了,心更痛。——by林沐五年前,她突然离开了我,我找了她五年,突然有一天,她回来了,可是,她是冷冰冰的,一点也不认识我,你回来好不好,我错了。——by王俊凯
  • 豪门鬼妻豪门鬼妻逢欢|现言一个新“出道”的啊飘,那啥后遇到了一个能看见她的狂炫酷霸拽的总裁,并阴差阳错的驻扎在其家中,发生了一系列脱离其原本生活轨道的事情,最终收服“金龟”,赢得自己的爱情,大仇得报,从此过上了睡觉吃饭打豆豆的生活。且看一只啊飘如何成为人生赢家!
  • 流年未至,璃光未属流年未至,璃光未属沐希璃|现言你有没有爱一个人爱的心碎!你有没有恨一个人恨的爱比恨多!“荼靡,你的心根本就不在我这!”“我的心早就随着他离去!”“夏流年,我拜托你,别再缠着我了”楚璃冷冷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人!夏流年满心悲伤的看着她!“小璃…………”当年的那个爱你如命的人早就不存在了!夏流年,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你愿意从来一次吗?“他爱的是你,他是为你死的!”荼靡接近发狂的向楚璃怒吼着!“楚璃,他夏流年是我的,他爱的也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