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夜探黑虎堂

“算算时辰,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黎夕看着天色喃喃道。

于是她加快了买路边零食的速度,由于饥饿的记忆太深刻,导致黎夕现在对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

刚刚出炉的枣泥糕,还冒着热气,暗红色的糕上镶嵌着芝麻核桃,甜腻腻的香味一个劲往鼻子钻。

黎夕沉迷美食一时没注意,撞上一黑衣男子,那男子身披玄色银边披风,身穿劲装,面戴恶鬼面具,胸口处还用鲜红色丝线纹了个“冥”字,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

黎夕这才注意到街上行人纷纷避开这个男子,以男子为中心,拥挤的街道上竟然空出好大一片。

面具下的眼眸深邃冰冷,犹如万年寒冰,面具男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味道。黎夕早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他盯了片刻只觉得如坠冰窟,一时脑子只怕也是冻住了,开口道:“你吃枣泥糕吗?”

说着还将咬了一口的糕点递向面具男,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场再次一冷,黎夕才幡然醒悟,我到底在干什么蠢事!

“抱歉!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撞你的!我……”黎夕急急忙忙的解释这。

“让开。”面具男打断她的话语,透过面具,这嗓音略有些邪魅低沉,竟然意外的很好听。

面具男直径略过黎夕,快步消失在下个转角。

而此时,德济堂的内堂。

秦疯子手搭在牛志脉搏上,皱着眉头表情严肃。

“怎么,我快死了?”牛志望着窗外蓝天道。

秦疯子收回手:“你再继续试药,就真离死不远了。”

“人早晚有一死,况且我今年六十有五,有道:人到七十古来稀,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小杉呢?你死了他怎么办?”

牛志平淡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叹口气幽幽道:“我对不起那孩子,这么多年过去,我依旧救不了他,反而让他受了那么多苦。秦峰等我死后,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他?”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秦疯子身体一顿,缅怀道:“好久没听人喊过我这个名字了。你想让我替你继续给他试药吗?做梦吧你!我要活的长长久久,看那畜生是何下场!”

牛志听他语气中满是恨意,不由再叹口气。

“且活着吧!”

夜色降临,家家户户都熄灭了灯,整个村子的人都进入安谧的梦乡。

然而只有一个人除外,黎夕一身黑衣站在屋子里,轻轻推开窗子,一个闪身,便融入浓浓夜色之中。

以防惊动秦疯子,黎夕这次特地饶了村子一个大圈才向着大青镇出发。

原本一个半时辰的路程,在黎夕高超的轻功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到达大青镇。

寻着白天记忆中路线,黎夕终于来到了恶名远昭的黑虎堂。

从外表看就是这一个普通的民宅,可那高挂的牌匾和一幅黑底老虎画像的大旗却标志着这里的不一般。

侧耳倾听,还能听到宅子里传来的喧闹声,像是正有一场热闹的聚会正在举行。

看来,今天来得很是时候,趁着他们一大群人喝的烂醉,自己更好下手。

黎夕打开寻宝罗盘,大脑中自动出现一幅地图,将黑虎堂宝物的分布情况一一标明。

黑虎堂中有三处比较亮的圆点,第一亮和第三亮的圆点静立不动,第二亮的圆点却在缓慢却不容忽视的移动着。

想来价值第三的宝贝被人随身携带,判断下方向,正是声音最热闹的所在。黎夕心中虽然惋惜却也不会冒险进入那堆混混中盗取宝物,毕竟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这第一亮圆点的颜色却有些怪异,不是和其他圆点一样黄灿灿的,竟然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

“系统,探宝罗盘是不是没电了?这颜色怎么都变了?”黎夕指着银白色的圆点问道。

“银白色的物品表示具有巨大的价值,却不能被系统所收购。”

“为什么?系统你变了,连一文钱都不放过的你,竟然放着值钱的宝物都不要。”黎夕沉声严肃道。

系统直接关闭显示屏,表示不想与黎夕说话。

虽然系统不回收那东西,可黎夕还是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宝贝,有价值却不能回收?

随着罗盘指引,黎夕最终来到一间书房,躲在树上观察许久,确定周围没有人,黎夕悄悄从窗户摸进书房。

黎夕的夜视能力很好,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周围情况,她在书柜上一阵摸索,找到一个隐秘的暗格。

“嘿嘿,究竟是什么宝贝,连系统这个超级财迷都不收呢?”黎夕满怀好奇心,缓慢地打开暗格,露出里面神秘的宝贝。

那就是,几封信?!

“这信是黑虎堂最值钱的宝贝?”黎夕脸一黑,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难怪系统不回收,黎夕现在都有些后悔来这了。

虽然不甘心,黎夕还是把信揣进怀中,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回去,况且它确实是有价值的,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藏宝图呢?

书房内并没有什么其他值钱的物品,黎夕只能向着第二价值的宝贝位置赶去。

这次没有让她失望,这里是黑虎堂的库房,一群混混总觉得自己是大青镇的老大,普通小毛贼不敢来黑虎堂偷东西,因此对于库房的管理非常松散。

今天他们失误了,因为来的是本“盗侠”。

前院热闹非凡,隐隐传来喝酒划拳的声音,这群混混恐怕在聚会,这更方便黎夕收东西。

库房里杂乱不堪什么都有武器、布匹,药材,在某个角落里,甚至还堆放着发霉的大米。

“真是一群不懂得持家的低级混混!”黎夕恨恨道,看着那堆大米,心痛的无法呼吸,这可是一堆大米,能煮多少碗饭啊!

怨念颇深的黎夕下起手来更是狠辣,所到之处,一匹布料都不剩,除了一些不值钱的物品,包括那堆发霉的大米。

“系统大大,你就勉为其难收了大米吧,这曾经可是白花花的大米,煮出来香喷喷的。”黎夕不断哀求道。

如果系统有表情,此刻一定是非常无奈的,今晚它已经勉为其难多少次了?

搞得我收东西不耗费能源的吗?这些东西,不仅占的空间多价值还低。

系统在心中一计算,今晚本来挣得就不多,再减去耗费的能源,如果再收了这些垃圾那就要亏本了。

“抱歉,系统不收垃圾。如果玩家需要那些垃圾,系统可以代为保存,可是要收取保存费用。”系统干脆拒绝道。

听到还要收费,黎夕立马闭了嘴,虽然珍惜粮食很重要,可这毕竟不是她浪费的。现在却要她出钱来保管这些垃圾,不,是大米,这怎么能行?

黎夕挥挥手跟大米做了最后的道别,就从窗子跳出去,再次隐匿在夜色之中。

等聚会散去,看管库房的人回来一看,妈诶!库房怎么空了?

那人揉揉眼睛怀疑是自己喝醉了眼花,可看了许久,屋子里依旧空荡荡的。

“啊!黑虎堂遭贼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库房传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汪汪,忠犬夫君汪汪,忠犬夫君十月微微凉|古言郑七小娘子生平有三愿。一愿,爹爹平安醒来;二愿,那个害了爹爹的坏世子倒霉倒霉倒霉!三愿,给她家萌萌哒大白找个漂亮的狗媳妇!顾衍小世子生平有三愿。一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二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三愿,自己装狗不要被郑小七发现;如此,无限,循环……
  • 枕上国师耍威风枕上国师耍威风白羽剪瞳|古言她为他谋得太子之位,却落得万箭穿心。再次醒来,她要让太子死无葬身之地!一个小小的病弱侯府嫡女,自然要拉虎皮扯大旗。“国师大人,小女愿意付出一切!”她虔诚地说着!“做本国师的宠物就好!陪吃陪喝陪玩带暖床!”几年后,“小东西,本国师娶你可好?”“我们已经解除合约了,国师大人,本小姐的夫婿,你当不起!”
  • 雨落缘成殇雨落缘成殇渡陌临|古言我以为人是可以没有感情的,一个杀手如果把自己杀死了,那么她就是最好的杀手。可是,这世间有人教过我冷血,教过我杀戮,也教过我保持距离,却没有人教过我如何在爱情面前誓不臣服。因此,遇见变成了灾难。我靠近,我远离,我忘记,却无法欺骗自己。天总在下雨,我就在下雨的时候想起他。我喜欢下雨天,雨打芭蕉声潺潺,伴着花香入梦来,就好像他还在,我还爱,岁月也未苍老。
  • 毒女重生之纨绔世子妃毒女重生之纨绔世子妃沈念然|古言前世她洛锦歌识人不清错信伪女渣男落得个子死人亡的下场。幸而老天有眼知我不满让我重生。且看我今生如何斗庶妹斗渣男,我管你口蜜腹剑还是绵里藏针,本小姐不吃你这一套!渣男对我一见倾心?许我十里红妆?本小姐不稀罕!然如此霸气冷傲的她遇见了妖孽腹黑的他。视角一:某男半露胸膛挑眉看着某歌“爱妃好是薄情,占了为夫便宜就像走?”留下某歌风中凌乱,,,貌似被占便宜的是我好伐!!视角二:“爱妃给为夫生个孩子。”某男一本正经的说道。某歌嘴角挑起一抹邪笑:“妾身我倒是想生,可惜王爷似乎不给力啊”说罢煞有其事的看了看某男下身。某男脸黑将某歌横抱走向床榻,道:“让爱妃欲求不满是为夫的不是,现在为夫会好好补偿你的”
  • 天才萌宝:庶女娘亲不好惹天才萌宝:庶女娘亲不好惹桐歌|古言大婚之夜,无端被人掳走。归来后,却已非完璧,还有孕在身。一纸休书,她受尽白眼和讽刺,成为了京城人人闻之而不屑的弃妇。然而……两眼一睁,白捡了一个聪明腹黑又天才的萌宝儿子!作为二十一世纪王牌佣兵的她表示,需要吃根辣条静静……眨眼之间懦弱胆小不复,嫡妹下陷害,狠狠反击,皇子羞辱鄙夷,十倍奉还!母子联手,这世上只有她们想要和不想要的东西!扮猪吃老虎,伪善又嚣张,在她面前谁敢猖狂?然而却偏偏有个不怕死的天天在她眼前晃!“龙少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某男手牵萌宝,笑得一脸狡黠,“娘子若是下得去手,舍得咱们宝贝没有爹,那就……动手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不归途:绯色魔妃不归途:绯色魔妃途笑|古言三年前,她忠于门派,忠于他,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意或是信任过她,无情地将她推下万丈悬崖。三年后,再见曾经誓死追随的主上时,只是浅浅一笑,问了一句:“你是谁?”大婚之日,新娘被劫,劫她的人是仇人之子,和自己的......新郎!她被灌毒药,还好自家兄弟们个个不是吃素的,将她救了回去。一个无情,一个无心,无情无心就算了,差点杀了她也算了,她不计较,可是......你们现在还来缠着讨好本宗主作甚?走开走开,本宗主不吃你们这一套!可若是一个愿为她而死,一个因救她而伤,她是不是依然心如寒冰呢?
  • 农家福女农家福女梦缘狐言|古言一朝穿越农家,家长里短,虽不是家徒四壁,可也不见得有多好,还好自己是个受宠的,柳依依觉得好好的发家致富,可是总有家里人拖后腿,心好累。
  • 芳华春归芳华春归石芙蓉|古言自打娘胎出生以来,苏襄的半边脸都是紫红色的,俗称鸳鸯脸,美人两个字从不与她沾边,因指婚嫁给了泰荣候世子,可成亲当晚夫君便猝死而亡,她被扣上了克夫的罪名。 这一世,她要先找回她的美貌,大仇小仇也要轮番报。
  •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猫可爱|古言江浸月穿越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业内闻风丧胆的医毒天才,竟然穿越成了一个怀着龙凤胎的孕妇,还在穿越当天生产了!孩子爹是谁?她一个半路穿越过来的人给忘记了…没人认领她就只得自己养,拿了人家的身体,可就得替人家报仇,把那些不该享受满门荣耀的人重新踩回地狱去,可踩着踩着,她竟然绊倒在个美男身上:“臭男人,滚,带着你的俩娃一起滚!”
  • 斗君心斗君心子妜|古言【更新不定期】 一个批语,让她离京上山。 一旨婚约,让她饱受迫害。 呵呵,都以为她是耗子呢? 不说她上有祖母,父母叔婶护着,就是兄长她也有六个之多,谁怕谁呢? 只是… 那个谁,你不是敌对方吗?现在跑过来跟谁装哥俩好呢? …… 其实这就是一个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