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夜探黑虎堂

“算算时辰,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黎夕看着天色喃喃道。

于是她加快了买路边零食的速度,由于饥饿的记忆太深刻,导致黎夕现在对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

刚刚出炉的枣泥糕,还冒着热气,暗红色的糕上镶嵌着芝麻核桃,甜腻腻的香味一个劲往鼻子钻。

黎夕沉迷美食一时没注意,撞上一黑衣男子,那男子身披玄色银边披风,身穿劲装,面戴恶鬼面具,胸口处还用鲜红色丝线纹了个“冥”字,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

黎夕这才注意到街上行人纷纷避开这个男子,以男子为中心,拥挤的街道上竟然空出好大一片。

面具下的眼眸深邃冰冷,犹如万年寒冰,面具男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味道。黎夕早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他盯了片刻只觉得如坠冰窟,一时脑子只怕也是冻住了,开口道:“你吃枣泥糕吗?”

说着还将咬了一口的糕点递向面具男,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场再次一冷,黎夕才幡然醒悟,我到底在干什么蠢事!

“抱歉!抱歉!我刚刚不是故意撞你的!我……”黎夕急急忙忙的解释这。

“让开。”面具男打断她的话语,透过面具,这嗓音略有些邪魅低沉,竟然意外的很好听。

面具男直径略过黎夕,快步消失在下个转角。

而此时,德济堂的内堂。

秦疯子手搭在牛志脉搏上,皱着眉头表情严肃。

“怎么,我快死了?”牛志望着窗外蓝天道。

秦疯子收回手:“你再继续试药,就真离死不远了。”

“人早晚有一死,况且我今年六十有五,有道:人到七十古来稀,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那小杉呢?你死了他怎么办?”

牛志平淡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缝,叹口气幽幽道:“我对不起那孩子,这么多年过去,我依旧救不了他,反而让他受了那么多苦。秦峰等我死后,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他?”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秦疯子身体一顿,缅怀道:“好久没听人喊过我这个名字了。你想让我替你继续给他试药吗?做梦吧你!我要活的长长久久,看那畜生是何下场!”

牛志听他语气中满是恨意,不由再叹口气。

“且活着吧!”

夜色降临,家家户户都熄灭了灯,整个村子的人都进入安谧的梦乡。

然而只有一个人除外,黎夕一身黑衣站在屋子里,轻轻推开窗子,一个闪身,便融入浓浓夜色之中。

以防惊动秦疯子,黎夕这次特地饶了村子一个大圈才向着大青镇出发。

原本一个半时辰的路程,在黎夕高超的轻功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到达大青镇。

寻着白天记忆中路线,黎夕终于来到了恶名远昭的黑虎堂。

从外表看就是这一个普通的民宅,可那高挂的牌匾和一幅黑底老虎画像的大旗却标志着这里的不一般。

侧耳倾听,还能听到宅子里传来的喧闹声,像是正有一场热闹的聚会正在举行。

看来,今天来得很是时候,趁着他们一大群人喝的烂醉,自己更好下手。

黎夕打开寻宝罗盘,大脑中自动出现一幅地图,将黑虎堂宝物的分布情况一一标明。

黑虎堂中有三处比较亮的圆点,第一亮和第三亮的圆点静立不动,第二亮的圆点却在缓慢却不容忽视的移动着。

想来价值第三的宝贝被人随身携带,判断下方向,正是声音最热闹的所在。黎夕心中虽然惋惜却也不会冒险进入那堆混混中盗取宝物,毕竟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这第一亮圆点的颜色却有些怪异,不是和其他圆点一样黄灿灿的,竟然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

“系统,探宝罗盘是不是没电了?这颜色怎么都变了?”黎夕指着银白色的圆点问道。

“银白色的物品表示具有巨大的价值,却不能被系统所收购。”

“为什么?系统你变了,连一文钱都不放过的你,竟然放着值钱的宝物都不要。”黎夕沉声严肃道。

系统直接关闭显示屏,表示不想与黎夕说话。

虽然系统不回收那东西,可黎夕还是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宝贝,有价值却不能回收?

随着罗盘指引,黎夕最终来到一间书房,躲在树上观察许久,确定周围没有人,黎夕悄悄从窗户摸进书房。

黎夕的夜视能力很好,即使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周围情况,她在书柜上一阵摸索,找到一个隐秘的暗格。

“嘿嘿,究竟是什么宝贝,连系统这个超级财迷都不收呢?”黎夕满怀好奇心,缓慢地打开暗格,露出里面神秘的宝贝。

那就是,几封信?!

“这信是黑虎堂最值钱的宝贝?”黎夕脸一黑,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难怪系统不回收,黎夕现在都有些后悔来这了。

虽然不甘心,黎夕还是把信揣进怀中,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回去,况且它确实是有价值的,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藏宝图呢?

书房内并没有什么其他值钱的物品,黎夕只能向着第二价值的宝贝位置赶去。

这次没有让她失望,这里是黑虎堂的库房,一群混混总觉得自己是大青镇的老大,普通小毛贼不敢来黑虎堂偷东西,因此对于库房的管理非常松散。

今天他们失误了,因为来的是本“盗侠”。

前院热闹非凡,隐隐传来喝酒划拳的声音,这群混混恐怕在聚会,这更方便黎夕收东西。

库房里杂乱不堪什么都有武器、布匹,药材,在某个角落里,甚至还堆放着发霉的大米。

“真是一群不懂得持家的低级混混!”黎夕恨恨道,看着那堆大米,心痛的无法呼吸,这可是一堆大米,能煮多少碗饭啊!

怨念颇深的黎夕下起手来更是狠辣,所到之处,一匹布料都不剩,除了一些不值钱的物品,包括那堆发霉的大米。

“系统大大,你就勉为其难收了大米吧,这曾经可是白花花的大米,煮出来香喷喷的。”黎夕不断哀求道。

如果系统有表情,此刻一定是非常无奈的,今晚它已经勉为其难多少次了?

搞得我收东西不耗费能源的吗?这些东西,不仅占的空间多价值还低。

系统在心中一计算,今晚本来挣得就不多,再减去耗费的能源,如果再收了这些垃圾那就要亏本了。

“抱歉,系统不收垃圾。如果玩家需要那些垃圾,系统可以代为保存,可是要收取保存费用。”系统干脆拒绝道。

听到还要收费,黎夕立马闭了嘴,虽然珍惜粮食很重要,可这毕竟不是她浪费的。现在却要她出钱来保管这些垃圾,不,是大米,这怎么能行?

黎夕挥挥手跟大米做了最后的道别,就从窗子跳出去,再次隐匿在夜色之中。

等聚会散去,看管库房的人回来一看,妈诶!库房怎么空了?

那人揉揉眼睛怀疑是自己喝醉了眼花,可看了许久,屋子里依旧空荡荡的。

“啊!黑虎堂遭贼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库房传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美人策,妃常有喜美人策,妃常有喜夭夭玖ing|古言简介:(鸡汤版)每个人都会做白日梦,但很少人会想着去实践。偏偏云锦乐就是那个实践者。身为世家嫡女,宗室王妃,云锦乐不想安安分分的做个皇家好媳妇儿,而是想要上阵杀敌。(事实版)云锦乐觉得自己的人生绝壁处处有惊喜(吓):惊喜一:大婚当天,一道八百里加急,把婚礼上的新郎晋王招去了前线打仗,只留下浑身上下都冒着尴尬气息的新王妃——她自己。惊喜二:她满不在乎的在王府闲了几天,终于打算乔装去锦州参军实现自己的梦想。成功了,但好像跟预想的不太一样——她成了做饭的火头军。惊喜三:主帅晋王,她的便宜夫君好像认出她来了。接二连三的惊喜令她措手不及,最终迷糊迷糊着把实现梦想变成了调教“妻管严”。
  • 春风又度玉门关春风又度玉门关鬼马非马|古言万里黄沙,落日孤烟。因为一则极其诱人的宝藏传闻,浅浅姑娘被永远不记得吃药的那人拐入了大漠。于是乎,剧情全面崩坏,旅途全程高能……怪力乱神迷糊女与病弱腹黑轮椅公子的恋爱养成。宝藏愤愤不平:我呢?说好的给我加戏份呢?!
  • 梦里千寻梦里千寻逸笑飞飞|古言那一瞬的心动,只为那一世的爱恋。穿越千年的孤独,只为百年的守候。
  • 音之良缘音之良缘林小弯弯|古言戚卫良抿起唇打枣,他胸中本来有万水千山,现在才知道,万水千山里没有那一个人的笑,就只是一把把枯木烟尘。
  • 鬼王来袭:邪魅妖妃鬼王来袭:邪魅妖妃未希子|古言21世纪的一名秘密少女因为一些原因跳海,醒来后竟然到了一个架空大陆:澜月大陆。在这里虽然是以强者为尊,但也是男尊女卑。当你小妾?我不喜欢种马。当你皇子妃?我不喜欢利用我去夺嫡的男人。这些渣男滚开!“易儿,你看我怎么样?”一个妖孽般的男人对着一脸淡漠的女子眨眨眼。“……你太丑。”“易儿,现在我还丑么?”男人从背后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低低的问。“一样丑,不过可以将就一下。”平淡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好!只要有我宫陌尘在,别人休想伤害你。
  • 魔王太冷需用心暖魔王太冷需用心暖才女佳人|古言她是魔教教主,传闻,她弑父登位,据说,她铁石心肠。 他是当朝王爷,奉命铲除江湖一切恶势力,却在初见她的时候就沦陷到放弃了原则与初衷。 她要天下,他便为她征来这天下,她要心安,他便为她毁了自己一身号称天下第一的武功。他是她的骑士,为她付出一切放弃所有。 而她,是否肯为他放下心防,又能否回复他这纯粹又深沉的爱意……
  • 淳安郡主淳安郡主阿木木|古言她本是金枝玉叶,皇室明珠,却错投侯府。母亲嫌弃,兄长厌恶,未婚夫也对白月光念念不忘。一朝水落石出,生母是流落在外的小公主,亲哥成了皇帝钦点的状元郎。欺她辱她,她必百倍还之。荣华富贵,不好意思,她挥挥手就能收回。只是那个权倾朝野,俊朗无双的男人,白天衣冠楚楚,梦里却总和她咬耳朵,非说自己负了他怎么办?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入侯门坑似海一入侯门坑似海呙子唁|古言虽然她不知道是怎么穿越来的,但既来之,则安之。好歹也混了个小郡主当当,与京城里的三大世家的混世小魔王组成了公子帮,逍遥快活,无恶不作,有太后撑腰,天不怕地不怕。 太后突然要给她选婿,本也没什么,但这个男人居然在她的画像上回了一句“貌丑无盐,瘦的跟小鸡仔似的,娶回家顶啥用,怕是娃娃都生不出” 哎嘿,梁子算是结上了。听说他是个将军,那她便女扮男装,混入军营,生撩他。待他欲罢不能之时,再狠狠甩了他,另嫁他人。 想想都爽! 哟吼,这男人人前一副呆萌老实的模样,人后居然是个傲娇腹黑男,有点意思。 他仰望着天空:傻瓜,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无非是爱而不得之后的处心积虑罢了。 病娇公子,爱而不得,易经洗髓,处心积虑,化身将军,谋情谋心。而她一步步地掉入他挖的坑里,宠爱中的欺骗,谎言,阴谋,真相大白之时,她又该如何自处
  • 高门嫡女:神医忙种田高门嫡女:神医忙种田锻金鑫|古言顾明馨作为现代千年异能隐世家族嫡系传人之一,在首次家族试炼任务中的最后一刻功亏一篑,一不小心。。。。。穿了?而在不知名的古代是安分守己的做个大家闺秀呢?还是活出自我呢?这是一个问题吗?
  • 古风韵韵古风韵韵淡蓝星光|古言这里是故别墨语时节【主群】的作业收录点。欢迎新人加入故别墨语时节【主群】,入群需考核,本群有:墨语阁(古风诗词)!倾颜阁(古风作画)!忆微阁(古风古微)!未夕阁(古风古段)!音帘阁(古风戏,曲)!等五个阁,如需入主群,请先加入考核群进行考核,故别墨语时节【考核】468665996。通过考核即可加入古风主群这个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