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毕业到工作好像隔着一道鸿沟

翌日,知意早早就被敲门声吵醒了,睁开眼一看,自己整个人横着睡在床上,顾西洲修长的身躯蜷缩在最边上的角落,幸好是夏天了,不然都得感冒。内疚了1秒,就用脚将他踹醒,“顾西洲,醒醒,枫艳在外面叫我们起床了。”

顾西洲艰难的睁开双眼,“知意,几点了?”

知意拿起手机看,“7点半了。”

“那起床了。”顾西洲一个翻身就起了床,看着知意还睡眼朦胧的赖在床上,上前拉起知意,知意顺势就挂在顾西洲身上,“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我要缓一下。”

顾西洲无奈,“那我先去洗漱,完了我要看到你已经清醒了。”

“好,你快去吧。”

等他洗漱完出来,知意连躺的位置都没有丝毫的改变,看了看时间确实来不及了,走到床边,将知意直接抱到卫生间,用手沾了冷水抹到她脸上,知意终于清醒一点了,用手将顾西洲的手打掉,“你好烦啊,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好。”

知意快速的洗漱完,换掉睡衣就去枫艳房间敲门,“枫艳,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知意推开门进去,大熊已经收拾好坐在床边玩手机,“枫艳,你给我化妆吗?”

“嗯,我给自己弄完就给你化,顾西洲收拾好了吗?”

“应该好了吧。”

“大熊,你去隔壁叫上顾西洲去买点早餐回来,等你们回来我和知意就好了。”枫艳理直气壮的支使大熊。

大熊也没有丝毫抗拒的站起身,“行,那我去了。”

“枫艳,我们的衣服在哪儿?”知意至今不知道他们会拍些什么照片,也不知道是些什么服装,问枫艳总说保密,知意也是凭着这么对年对枫艳的信任在撑着。

“我把衣服放学长那了,待会他会帮我们带来。有四套不一样风格的衣服,学长说可以帮我们拍两天,只收一天的钱,因为明天他没事儿。”

枫艳把自己收拾好后让知意坐下,打底、眉毛、眼线、眼影、腮红、口红,以前从来都是淡妆,知意也是第一次化这样的全妆。拿过镜子看,好像变了一个人。

这时敲门声响起了,“枫艳,我们买早餐回来了,可以进吗?”是大熊的声音。

“知意,在我让你转过来之前不要转过来。”枫艳向知意抛了个媚眼,“给顾西洲一个惊喜。”

准备好了,枫艳清了清嗓子,“咳、咳……进来吧。”

顾西洲和大熊推门进来,“好了,你们就站那吧,不要再动了……顾西洲,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

顾西洲觉得莫名其妙,手上拿的早餐不知该放下,还是继续拿着。

枫艳扶着知意的胳膊,转过身来,从窗外照进来的清晨温柔的阳光恰好洒在知意的头顶。只一瞬间,顾西洲就再也无法将眼睛挪开,两眼对视,一眼万年,不外如此。恰好顾西洲和大熊今天都穿了衬衫,除了他们手上煞风景的早餐,这个场景好像新娘的化妆间,新郎和伴郎无意间闯了进来,猝不及防,

“当当当,好不好看?”

顾西洲点头,嘴角慢慢翘起,在心里默默地说:我的知意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

大熊在旁边煞风景的说:“枫艳……会不会太隆重了?你们这么好看,我和顾西洲这样是不是不太搭。”

“你们放心吧,你俩天生丽质,不需要过多修饰,只要自然就是最好了,镜头对女生不太友好……不过你俩过来我给你们修修眉毛,然后你们再去理发店洗个头?”

“好。”顾西洲抢先一步答应了,大熊也只好附和。枫艳给他俩仔细修好眉后,就让他们自己去找理发店洗头了,“找个好点的理发店,吹个好看点的发型,非主流的就不要回来见我们了。”

“好的,绝对会让两位大小姐满意的,然后开开心心的去拍照。”大熊打趣的看着枫艳。

“行了,别贫了,好了给我们打电话。”

等他们将头发洗好,收拾好,顾西洲开车到学校后已经8点半了,来到和学长约定的地点,他们正在摆弄机器。

“学长,对不起,等久了吧?”

学长笑笑,“没有,刚来。”看了看枫艳和知意,“今天盛装打扮了呀,很漂亮。”

枫艳和知意都笑了,“谢谢学长,那我们先去换衣服?”

“衣服都在这了。”学长拿出一个行李箱,“你们想先拍哪套?”

枫艳看了看知意,知意想想道:“枫艳,我们先拍最难穿,最麻烦的那套吧。”

“那就汉服。”

枫艳将四套衣服抱着,“走吧,去厕所换衣服。”

这套汉服是大红色的,有一点凤冠霞帔的改良版的感觉,顾西洲牵着知意,大熊牵着枫艳,虽然从卫生间走出有点尴尬,但一点也不影响整个画面的美好。

这套衣服他们主要是在学校的宁静亭那边拍,那边有亭子,有小桥流水,有林木深深,毕竟一套古装不太适合在教学楼前拍。

其实这套衣服穿着非常不方便,拖拖拉拉,顾西洲看着两个女孩磕磕绊绊的样子都害怕她们什么时候会摔倒,只好和大熊紧紧扶着她们。这套拍的时候走的是正经唯美风,四个人就一直端着。不知道拍了多少个镜头,终于走完了这一小片风景,第一套衣服也就拍完了。枫艳亢奋的想要继续拍下一套衣服——女孩子是小礼服,男生是西装,换完衣服,在知意的强烈要求下,枫艳终于妥协休息10分钟。可能老天爷知道最近毕业生都在忙着拍照吧,最近几天天气虽然还是有些热,但至少不是烈日当空。

看着知意累的瘫倒在座椅上,顾西洲拉着大熊去了小卖部,买了一些冰水回来给她们,还有拍照的学长们。

休息了几分钟,知意觉得缓过来了,就主动提出继续。知意也知道时间很紧,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虽然很累,但是和枫艳大熊,和顾西洲拍一次这样的照片,应该会是大学里最美好的时光和事情。既然已经在做了,那就要做到最好,在几十年后再来看,一定非常非常美好。

同类热门
  • 厉少的金牌经纪人厉少的金牌经纪人胭脂若|现言三年沉沦,如今,她为报仇而归来。 欺负她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既然娱乐圈是个大染缸,那就把让他们都染得爹妈不认! 女人,我给你个机会接近我!厉少霸道冷冽,桃花眼半眯着,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厉少,我没有! 弄清楚真相,她回答的坦然利落! 女人,我批准你的艺名叫“有准备的人”!所以,尽情的接近我吧! 一秒霸道瞬间破功,桃花眼里的温柔闪瞎了狗仔的镜头! 从此,夫唱妇随,厉少宠妻成了娱乐圈佳话!
  • 只偏爱一人只偏爱一人咸菜婉儿|现言备受社会毒打的欣小姐,本以为上帝已经遗忘了她。 后来没想到上帝其实是关了她的门给她开了扇天窗。 她跑龙套被封杀、穆爷投资几个亿让她当女主、 她母亲重病、穆爷二话不说,几天的时间治好了她母亲的病。 欣小姐感动的泣涕涟涟跑到他面前。 说道; “穆先生,我和你素不相识,你对我如此之好,我实在是承受不起。” 穆某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们之间要进一步发展。” 欣小姐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穆先生,你是说要我成为你女朋友?” “叫错了,是老公。”
  • 家族CLAN家族CLAN仝殃|现言华国的孪生哥哥失踪,为继承权不落入父亲带回的小情人母女,少年回来假扮哥哥又谋划了一场场巨大的阴谋。 【本文非1v1,非后宫】男主病娇倾向、三观不正很薄情。
  • 谈情说案之夏至未至谈情说案之夏至未至刘起初|现言因伤转业女武警卧底办案,被嫌疑人爱上。在嫌疑人不断送人头和穷追猛打之下,她,沦陷了。
  • 对不起,爱过你对不起,爱过你拾笑|现言生活本来就很平淡,哪里来那么多感慨。现在你20好几了吗?还会生活?还会爱吗?
  • 霸道凯,我爱你霸道凯,我爱你萌萌哒的爱|现言“雪灵,我们......分手吧。”“呵呵,王俊凯,没关系,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玩具啊.......分手就分手,记住在每年的今天,我说我恨你!”
  • 绝世妖妃:白花的猫绝世妖妃:白花的猫A失心|现言她是白家大小姐白花。倾国倾城!妖娆美丽。17岁父母离婚其实是个迷局?身世之谜环绕其中,后妈的出现她又何去何从?他妖界少主冷爵。帅气妖孽!霸道高冷!手掌大权,傲视天下、却被至亲夺权篡位!他发誓一定复仇而且要加倍奉还。当他以猫身遇到她又是怎样的结局?【精彩片段】“笨女人拿开你的脏手”一爪子甩过某女的脸“看你那么脏我帮你洗洗”某女邪笑的用手领过某猫……“你在乱动,信不信我要了你”某帅男横抱着某女邪笑的说。“我可以自己走啦!”某女脸红的反驳!“以天下百姓为契!以命为誓只爱你一人。”“以三生三世为媒!以心为心只嫁你一人。”……
  • 大佬你老婆没看上你大佬你老婆没看上你o空空o|现言(甜宠+爽文) 网络直播 “余小姐,您现在已经成为国家级心理疗愈师。个人情感方面,有没有考虑呢?” “没有。” “前几天,网上有爆出您和京城沈少的同框照片,看起来挺亲密的。” 全世界都知道沈至深在追余若晴,偏偏就是没有官宣。 “哦,他啊……”余若眼眸微眯。 “是啊,京城沈少是万千少女的梦啊,不知道您和他……” 余若晴坦然一笑。 “我没看上他。” ———— 发小举着手机凑到沈至深面前,揶揄道:“老大,你老婆在全国直播上说,她没上看你。” 沈至深很是淡定:“我老婆缺钱吗?” “她一个小时的咨询费是十万,应该不缺。” “我老婆缺人追吗?” “每天都有不同男人去她工作室,应该不缺。” “我老婆智力正常吗?” “何止正常?她是高智商俱乐部的!” “那就对了,她20岁,我28岁,她看不上我,有问题吗?” “……” 【道貌岸然大佬VS人间祸害女王】
  • 恶男在身旁恶男在身旁佛莲女|现言他直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来相亲?为什么要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订婚?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白铭宸不再去想这些毫无答案的事情。既然爷爷让自己来见她,那就见见她,他倒要看一看这个被爷爷夸上天的女人究竟哪点好?
  • 心有独钟心有独钟李容嵘|现言学生生涯里曾流传这样一段话:“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下雨雪方得娶钟珏。”一句话,借用典故表明了娶钟珏之难,难于上青天,同时也表达了矢志不渝的决心。钟珏作为报社一枝花,年方二(十)八,在这个明星都找明星搭伙过日子的时代里遇上了个不着调的奇葩明星沈嘉禾。钟珏:“近日网上流传沈天王已经领了结婚证,正在准备婚礼事宜。请问谣言是否属实呢?”沈嘉禾委屈道:“老婆,快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他们看看。”钟珏:“口口口口!”这是一个表面凶狠无比实则纯良至极的小白兔栽到一个表面绿色无公害实则花花肠子比谁都多的大灰狼的手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