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龙与马为一相

云柔涪安城,一辆马车通过了城门口守卫的审查,旁边还跟着风尘仆仆的数人,正是漆家与李飞瞳一行人,他们连续奔波了数日终于到达了云柔。

车队缓缓驶向城内,两边叫卖声和琳琅满目的货品,让李飞瞳十分好奇,他四处张望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惹的罗老爷一行人也乐起来。

车队拐进一条小巷,在一幢茶楼旁停了下来。李飞瞳看了看上面挂着的牌匾,锻香楼。

一身黑衣,黑纱遮面的漆家小姐扶着女眷下了马车,茶楼的小厮牵着马匹、马车存在后院马厩。而其他人则被引入茶楼正门。茶楼大厅只散坐着些许人,大多是三两好友吃茶聊天。漆家一行人穿过大厅,来到了庭院之中,只有漆家小姐、女眷与罗老爷跟着进入了别院之中,剩余的人都留在这里。

李飞瞳跟着剩下的人在庭院的凉亭中休息,他们唤来茶博士每人泡了一碗茶,李飞瞳也学着点了碗茶喝了两口,苦的他脸都皱在一起,等茶咽到肚子里,嘴巴中生出清香与淡淡甘甜。真是好茶,就连李飞瞳这不懂茶的人也赞道。

正在众人聊天之际,不远处传来噼啪之声,众人透过花圃望去,是另一别院,似乎有人练武。众人好奇,便合计一同前去观看。

众人依在门口,只见空场地上正有一位少年手持哨棒舞的威风凛凛,上下划拨卷起残叶飞沙,棍影重叠旋出穿林长风,一棒迎空劈风来,恰如山中猛虎推云出。

“好棍棒!”众人赞道。

少年一跃而起,手中哨棒啪的一声落在地面石板上,只见石板裂成两半,少年一个收式将哨棒携在身后,点头微笑向众人示意。众人这才看清少年模样,额头扎武士头巾,一身淡蓝劲装,足踏马靴,英气勃发。

李飞瞳看着面前神采奕奕的少年,不禁跟自己对比起来,仿佛自己矮了一节,心中想到如果自己能有这般武艺该有多好。忽然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李飞瞳抬头一看,是那位背着大弓被罗老爷叫做小腾的哥子。

“这棍棒遇到一般人倒也算得上厉害,但碰到高手还是有所欠缺。”腾小哥说到。

他这一说遍把所有人目光吸引过来,连李飞瞳也奇怪的看着他,心中疑惑。

少年也不恼,只是眉头一皱说道:“还请好汉赐教。”

“棍棒架势是学武的基础,故大多都简单易学,可大部分武者都眼高手低,忽略了基础,贪快贪强,只学了几日棍棒便又转而去学其他武艺,殊不知这才是舍本逐末。武,乃是心与体的结合,只有无数次的操练,才能打磨坚实基础。世人常赞以弱胜强,以平常胜不凡,哪里知道这是基础牢固与否的缘故。”腾小哥说到。身边众人也不禁点头,李飞瞳在一旁听到心中也暗暗记下。

少年听到这里便摆正姿态,能说出此番言论眼前这人必也是出色武者,“那不知这位好汉,我这棍棒哪里欠缺呢?”

“这套棍法力度,技法都是上乘,但唯有一点,便是我刚才所说没有考虑到基础,这套棍法如此繁琐复杂,如是高手运用此棍法当然精妙,但你学武恐怕不过两三年,练这套棍法最多也不过是熟练有余,却失其灵活。试问倘若强敌攻来,纵然你心中十套应对之法,手中棍棒却不能随心所动,又该如何应敌?强行学习,也不过水中捞月罢了。教导你这棍棒的师傅,恐怕武艺高强但也有些年头没有使过棍棒了吧?”腾小哥继续说道。

少年摇了摇头,口中说道:“好汉说的不错,我父亲教我这套棍法时,已有十余年没动过枪棒了,但他当日说的却与好汉说的不同。这棍法看起来复杂,但招式也不过是传统招式。招数繁复是教你心思活泛,不去思索这一招如何来如何去,就算练一辈子,手中棍棒也是死物。智慧藏于寻常,用于超常。”

“既然这样不如手下见真章。”腾小哥推了李飞瞳一把,李飞瞳踉跄迭出众人,“这位小哥从未学过武,我当场教他棍棒,与你比较如何?”

少年一愣,朝李飞瞳望去,见李飞瞳步伐虚浮,皮相与骨相皆是松垮,气血毫无搬运旺盛之态,明白这人确实没学过武,他也不愿占便宜,说道:“好汉还是不要玩笑了,我比这位小哥多学了两三年,就算我这棍棒就算有欠缺,也不是他能相抗的,还是作罢吧。”

“我辈习武只求心正意圆,此番比较只涉招式,不谈气力。当是胜一招便是胜一招,以力破巧便算是输上一手如何?”腾小哥说道。

少年一想也正如此,说道:“那便请好汉开始教导吧。”言罢,转身背对众人盘坐下来。

这边李飞瞳面对着腾小哥,也生出几分心虚,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先不说自己从未练过武,单是输了较量折了腾小哥的面子,这份压力便让他紧张到四肢发软。

“我......”李飞瞳刚说的一半便被腾小哥打断。

“不要说那些你不行的话。我大概也能猜到你在想什么,那我便告诉你,我的荣誉还用不着你来帮我争。我对我的判断自然有信心,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可没人能帮你。你不是想要学武嘛,这就是机会,如果你觉得太难了,那不如就趁早断了这份想法。”腾小哥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飞瞳脸色变换,拳头紧握,下定决定的说道:“请教我罢。”

“好!那你先把心情平复,不要想那么多,你想的越多手上越没有力量。我也不会说什么让你放松之类的话,只有压力你才能在这片刻学会我所教你的东西,明白了吗?”腾小哥说道。

李飞瞳答道:“明白。”

“你可知我先要教你什么?”腾小哥问到。

李飞瞳本以为一开始便要教棍棒,但既然腾小哥这样问了,恐怕其中另有玄机,他也不逞能,只是老老实实回道:“不知。”

“练武初学者的第一步,便是练法。常人速度不如虎豹,力量不及熊象,如何能成为万物之灵?全靠这里。”腾小哥用手指了指李飞瞳的脑袋说道:“所以最初的前辈先人便是模仿天地间动物,以万物为师,取长补短创出了这基础的十二大形,龟、蛇、熊、鹰、虎、鸡、猴、马、龙、燕、鼍、鹤。也许各门各派有细节不同,甚至有其分支练形,但总归也还是逃不过这十二大形。等到未来如果你武艺精进,那时更有其他奇妙练法在等你,但现在还是得打好基础。”

“练武跟读书是一样的道理,讲究因材施教。想要把十二大形全部学完也没甚必要,大部分武师尽其一生也不过是钻其二三。而这次咱们只取其中马形来学。”腾小哥说道。

李飞瞳点了点头:“明白了。”

“这个十二大形是练法,学完之后,还要学打法。说通俗点,练法就是锻炼自己,打法就是厮杀敌人。我要教你的便是普通到烂大街的,几乎所有武者都会学的一门棍棒,捷行棍。我也与你说明白,我之所以敢使你与人比较,就是看你还有些天赋,罗老爷教你的吐纳口诀你只用了半天便学会了是吧,所以还是要对自己有信心。”

李飞瞳心中一定,慌乱之感散去不少,他对着腾小哥点了点头。

腾小哥见李飞瞳变得沉着起来便继续说道:“先说马形,马形取自两处,一是骑马之姿态,二是奔马之形态。着重之处在于双腿,劲从腿肚子发出,下贴大地,上达天门,步伐与行动雄健优美,练的是速度与劲力。你且听好这口诀,马疾尾正身平稳,双腿裹气丹田生,左右连环贯地踏,蹄步迅捷影纵横......”

洋洋洒洒数千字的口诀,腾小哥背了出来,见李飞瞳思索,便问道:“如何?”

“还请腾哥再背一遍。”李飞瞳不好意思说道。

腾小哥倒是不在意,他又背了一遍,背完再看李飞瞳,神情木纳,他不禁提醒道:“记住几成?”

李飞瞳这才从出神中恢复,说道:“全记住了。”

这下腾小哥连同身边众人都惊奇的瞪着李飞瞳,腾小哥说道:“当真?没必要逞强,如果没记住,我再背几遍也可以。”

“真的记住了。”李飞瞳说道,他怕众人不信,便从头到尾背了下来,无一字出错。

腾小哥越听越惊讶,他本想着李飞瞳能记住一半就不得了,哪知他只听了两遍便能全部记住,这等记忆天赋,不去读书真是亏了。

腾小哥摆起架势,也不管李飞瞳能不能学的了,一股脑将马形全部教给李飞瞳。让众人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李飞瞳看过一遍便将所有动作全部记住,依葫芦画瓢练了出来,居然还神形兼备。难不成这小子真是个学武天才?众人心中想到。

腾小哥又将捷行棍法教李飞瞳背,不过三遍,又是全部记住。腾小哥再取一旁兵器架上的哨棒,打起捷行棍,李飞瞳再一旁看,只看一遍,依旧是全部记住,打得还有模有样。

腾小哥也露出了笑容,他本意只是找个由头教李飞瞳学武,能学多少就看他自己造化,但没想到居然捡到个宝。

“真是厉害。”声音从身后传来,众人回头一看,正是罗老爷。

罗老爷与漆家小姐、女眷一同走过来。

“刚寻你们半天,原来你们在这里比武啊,哈哈哈。”罗老爷笑道。

罗老爷朝李飞瞳问到:“练的怎么样?有信心嘛?”

“说不准。”李飞瞳腼腆一笑。

“哈哈,那比试了就知道。”罗老爷朝背对众人盘坐的小哥喊道:“那边的小哥,来练练吧。”

少年拍了拍身上尘土,站了起来,转身朝众人一个拱手,问到:“那这位兄弟准备如何?如此之短的时间真的能学到东西吗?不如诸位到小弟家中做客休息几日,待这位兄弟学的差不多了,我们再行比较也不迟啊。”少年这份气度也让众人赞叹。

“那倒不必了。他已经准备妥当。”腾小哥说道。

“既然如此咱们三局两胜怎么样?”少年又转而问李飞瞳。

李飞瞳点了点头,向前走去,来到了少年面前说“当然。”

“云柔涪安,卫炽遗。”少年施礼道。

“李飞瞳。”李飞瞳也学着回礼。

卫炽遗?腾小哥听到这个名字面色一凝,似乎想问罗老爷什么,罗老爷一摆手阻止了腾小哥,低声说道:“不过是少年间的较量,不存在什么利弊关系,不要想太多了。”

在众人在注视下,第一场比斗很快便开始。

卫炽遗的棍棒在掌上翻飞,打的是又快又猛。对比之下李飞瞳却只有闪躲的份,但不管他怎么躲,棍棒总是如影随形,专门朝他四肢关节追去,打得李飞瞳东倒西歪狼狈至极。

李飞瞳强行想让自己冷静,却反而更加手忙脚乱,更不用说反击。卫炽遗见李飞瞳毫无还手之力,便瞅准时机,逼得李飞瞳连连后退,趁此时一棒扫在李飞瞳脚踝,李飞瞳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待李飞瞳回过神,卫炽遗的棍棒正指在李飞瞳面前。

卫炽遗棍棒一抽回到身后,他伸手将李飞瞳从地上拉起,说道:“我侥幸胜了第一局,兄弟还准备继续吗?”

李飞瞳心中想着不能让面前这位少男看遍,一咬牙说道:“我还能行,再来。”

腾小哥这时却把李飞瞳拉到一边说道:“这是你第一次与人交手吧?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力不从心,记住的招式却一样也使不出?”

李飞瞳点了点头,叹道“总感觉心中有力量,却不知劲往哪里使。”

“不要太难受,没有几个人是天生就什么都会的。别人练了数年,倘若被你这个毛头小子打败,那才可笑。”腾小哥说道。“不过他的棍法也确实有缺陷,所以你还是有机会赢个一招半式。”

“待会第二轮你一开始,你便什么都不想,把我教你的招式一股脑的全使出来,直取他中路,倘若能让他有一丝迟疑慌乱,便是你的机会,你再卖个破绽,他必顺势反击,那时你猛退而后攻,以求打乱他的气息,或劈或撩或挑或刺,只要能抢先他一招,便能赚上一招。”

李飞瞳却问道:“可是该如何卖破绽哪?”

腾小哥一愣,哈哈笑道:“你才学武要你这般灵活,也是为难你了。到时你可以故意突然放慢速度,或者让自己内侧暴露给对手,总之就是故意让自己出现失误。”

李飞瞳点头表示明白,思索了片刻,便再次回到场中,开始第二局比试。

李飞瞳正如腾小哥教的那般,一上场便以猛攻为主,但仔细看来全无章法,有几分王八拳的意思。就连卫炽遗看的都乐了,刚开始还他退了几步,待到后面便能自如应对,但卫炽遗却没有嘲讽的意思,也许是明了腾小哥想要磨砺李飞瞳的意思,便与李飞瞳见招拆招,见到李飞瞳如果乱打一气,便重新指引回棍法之上。

李飞瞳心中也明白腾小哥所说的策略,自己一点也没用上,反而让人家在指导自己练武,李飞瞳脸上尴尬的红了一片。

“左右连环贯地踏,蹄步迅捷影纵横。双跨协走步生根,一冲拥肋腾拳跃!”声音一下子在李飞瞳耳边炸开,腾小哥所教的马形不自觉的融入到搏斗之中,李飞瞳力量瞬间从小腿肚子迸发,周身一个激灵,速度猛地加快。

这一变化卫炽遗没有想到,他被李飞瞳连续数棒击的后退,一时间未能还手。卫炽遗回过神来,手上哨棒挑开李飞瞳的棍棒,便立马发现李飞瞳似乎用力过猛气喘吁吁,手上棍棒软绵绵的。他虽有心帮李飞瞳练上一练,但总归胜负还是要分出来的。卫炽遗心中拿定主意,一连数招拨开李飞瞳棍棒,待李飞瞳棍棒不能回防时,一个直刺捅向李飞瞳肩膀,又要让他摔上一跤。

可那知李飞瞳仿佛知道卫炽遗要打那里,往后一跃让卫炽遗刺了个空,此时他手中棍棒回抽,整个人再跟着向前一送,棍棒指在了卫炽遗面前。

众人不禁拍手叫好。

卫炽遗笑道:“厉害,这一场你赢了。”

李飞瞳回到众人身边,就连腾小哥也不禁赞道:“没想到还真让你赢了一局。”

“多谢腾哥刚才出言提醒,要不然恐怕我早就输了。”李飞瞳说道。

“这也是你自己的功劳,只是恐怕下一次就没这种机会了。”腾小哥说道。

“那也未必啊。”罗老爷站在他们身后说道。

“依我看马形虽好,却未必适合飞瞳,倒不如再学一形,两形对应,说不定能赢。”罗老爷说道。

“还请罗老爷教我。”李飞瞳也不推辞,直接恭敬的向罗老爷说道。

“好,那我再教你龙形。”罗老爷点了点头:“话说在前头,我虽教你武艺,却算不得是你师父。”

“龙形与马形不同,重点在于背脊,人这背脊上有一条脊骨,我们练武的管它叫做大龙,何意?就是告诉你,这根脊骨才是练武的难处,只有降服的了它,你这武艺才能施展的有威力。”

罗老爷站在李飞瞳身后,手顺着李飞瞳的脖子一直滑到尾巴根,李飞瞳感觉从脊骨散发出热量蔓延到整个背部,甚至四肢头部都有所感应。

“要记住这种感觉,劲力从脊骨出发,散发至四肢。练时细水流长,打时奔若雷霆。”罗老爷说着打了一拳,嗡的一声,竟然形成了音爆。

“龙形歌诀则是:意聚神凝脊背圆,腰起劲抖大龙盘······”说罢,罗老爷跟着打了一套,最后收式,罗老爷问道:“记住了没?”

李飞瞳沉思片刻回答道:“差不多了。”

“好。”罗老爷拍了拍李飞瞳肩膀,说道:“去吧。”

李飞瞳向卫炽遗道了声抱歉,两人这就开始最后一场比试。

卫炽遗先发制人,一根棍棒搅得飞沙走石,连刺带扫追打李飞瞳。

这边李飞瞳也不遑多让,经过两轮比试较量,他心中慌张恐惧已消失大半,从脊背散发出来的暖流汇聚双手,一根棍棒挥舞的气势逼人。

两人棍棒相交,打得噼啪作响,纵跃腾挪你来我往,一个似饿虎扑食,一个蛟龙搏斗。

数个回合下来,卫炽遗的优势便显现出来,不论是技巧还是气力,李飞瞳都弱上一筹。卫炽遗先是一招力劈华山、然后接上横扫千军,再来拨云见日,看的出卫炽遗操练了不少遍,这几套招式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要不是卫炽遗收着几分,李飞瞳早已被打翻在地。

“阴阳相济,强弱相生。所谓千难万险龙化马,灵山金池马归龙。故曰马龙一相,焉分二心?”轻柔的声音传来。

这下连卫炽遗都笑道:“你们这可算犯规了哦,怎么次次都请外援你?”

正在场中的李飞瞳听得清楚,脑海中灵光一现,明白了话中含义。原来马形龙形可为一体啊!

卫炽遗感觉到李飞瞳状态再次改变,从此前的生硬,变得圆通灵活,招数还是之前的招数,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得更加强健。卫炽遗心中也不得不赞叹,这位兄弟当真是学武的好材料。

卫炽遗脚尖轻点躲过了李飞瞳的棍棒,向后飘去,一落地便猛地用劲将哨棒插在地上,摆了摆手对李飞瞳说道:“这位李小兄弟,咱们不打不相识,现如今你想打败我还确实早了些,不如我们立下约定,等到未来你武艺有所成就,我们再来分这最后一场的高下如何?”

李飞瞳气喘吁吁,他用劲过度,本也不能坚持好久,听到卫炽遗这般说法,心里明白这是他相让。李飞瞳也就不推辞:“那以后如能有缘再见,定要分个高下。”

“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李飞瞳便和众人一同返回。

李飞瞳有些好奇的问道:“最后那一场,出言提醒的到底是谁。听得声音轻柔,却不知是何人相助。”

还不等罗老爷回答,那旁边的黄杉女眷便抢到:“是我们家小姐出言提醒的。”

“小环。”漆家小姐唤了一声。那黄杉女眷吐了吐舌头便不敢再多话。

“多谢小姐提醒。”李飞瞳还是表示感谢。

谁知漆家小姐想了想说道:“不必,不过妾身这里也确有一件事需要飞瞳小兄弟帮忙。”

“还请小姐示下。”

“请飞瞳小兄弟护送妾身走一道吧。”漆家小姐转而对罗老爷一行人说道:“罗老爷,你先带着众位兄弟们先行前往梅家,我稍后便来。”

罗老爷问道:“小姐是想前往鬼婆哪里嘛?”

漆家小姐微微点头也不愿多说什么。

漆家小姐想来说一不二,众人也不敢阻挠。只能依着小姐出了锻香楼两队人马便分头而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