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7章 8月11日 宾馆

旁园柳树道,我骑车往南,目的不明,迎面撞上三哥王克杰,正往回村的方向步行。

“克俭,瞎逛什么呢?以后村里的事你也得管着点,走,跟我去亲家商量点事。”

“行,但是我的车子不能驮人,我前面走,你后面慢慢跟上。”我放慢了骑行速度。

克贤大婚在即,王克杰是媒人,一直帮着跑内跑外,这点我念他的好。让我干别的事我不乐意,但是克贤的事纯属分内,所以也没有问什么事,直接就答应了。

自行车转向西,王克杰踪迹不见,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怎么这么快就被落下了。突然,我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我理解错了?刚才来的路上,过去一个自行车队,披红挂彩,那是栅栏村迎亲队伍,已经迎着新娘进村。王克杰是那家的红事大操,本来是和迎亲队伍一起的,落在后面会不会是因为还有未竟之事,需要回去商议解决。他说的去亲家,很可能是那家的亲家,而不是指克贤,这事整的!我心里画魂,我们两个人也许去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村,当然不会走上同一条路。那家的媳妇是哪村的我还不知道,要不要返回去问问他,别再走错了。

直接去舟屯!我下定决心。那家我不认识,如果错了,就将错就错,问问克贤媳妇家有没有需要我们补办的事项。我加快速度,很快转向北,那是去舟屯的官道,地上一段段铺着很多煤渣,那是附近工厂拉来垫坑平道的。煤渣形状不规则,有的有尖刺,我怕扎带,加上等王克杰的心理,我下车推着走,遇到新铺的路段,就搬起自行车走。

走着走着,我想起农夫骑驴赶集的故事,发觉自己的行为很可笑。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而非为物所役,因为怕扎带,改骑车为推车,无异于自断双足,为其所累。想到此,我忘了后面还有个要等的人,飞快骑上车走了。

不知是因为过年,还是为克贤准备婚宴,我家养了一年多的猪今天要宰了,听说刽子手很可怕。

可怕的事多发生在夜晚,克贤的当院一片漆黑,仅开着的屋门透出一点亮光,猪圈和枣树都隐没在阴暗中。我不敢在屋外逗留,假装镇定地走进外间屋。克贤正站在锅台边检查柴火,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今天腰杆格外挺,好像比平时高了很多。我来叫他跟我一起搬猪肉,刽子手在我家西屋前分猪,这么黑的夜晚,我不敢独自面对传闻中如此可怕的人。

西屋前,我和克贤站在窗下,面前站着面目模糊的刽子手,地上趴着已经杀好的白条猪,我总感觉白条猪是一个人。

“可以分了吧?”刽子手问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点点头。他手中拿着砍刀,从猪脖子到猪尾,像是没有骨头,轻易划了三刀,把整只猪分成四长条,动作非常麻利,毫不拖泥带水。白条猪头朝西尾朝东,被他分完后,软哒哒贴在下面垫着的几块长木板上,显得肉很薄。

“行了,抱进去吧!”屠夫蹭了蹭刀子说。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分猪的,这倒是有法抱,但怎么下锅啊!我忘了是不是把肉搬进屋,我肯定进了做饭屋,母亲正在灶台前烧火,锅盖周围冒着热腾腾的水汽。

“去抱点柴火,A准备了煮肉的柴,却没有准备烧水的柴。”母亲吩咐。

A是屠夫的名字,我就纳闷,他管杀猪怎么还管抱柴火,难道是为了多分点肉?那也没有这么干活的,好像炖肉不用烧水似的。

村小学招待所内,我和父亲还有两个人,在类似于门卫室的玻璃窗内,看着进入所内的每名旅客,好像担负着安全保卫职责。

我们的视野很独特,不但可以看见进门登记的人,还可以看见每个房间内的状况。不是通过非法安装的摄像头,而是透过面前的玻璃,眼力随处可达,房间都是透明的。

今天有拨客人比较特殊,一经预定就引起我们注意,他们是本地最大企业集团的核心人物,财势羡人,声名显赫,不知为何住进我们这座不起眼的小庙。但是我们并不欢迎这几尊大神,总觉得其中必有蹊跷,这种大公司难免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终于,他们来了,四个人,白衬衣,黑色西装裤,打着领带,提着公文包。老板走在最前面,是个矮胖子,长得很白,经常在电视媒体露面,关注新闻的人基本都能认出。他们订了三个房间,老板和B住单间,C和D住双人间。

D进屋后,开始畅所欲言,C坐在床上说:“咱们老板风流成性,公司中有点姿色的女员工无不染指,就是看得过眼的小伙也不放过。B刚来不久,还不清楚老板为人,这次安排住了单间,我看够他受的。”

“老板私生活太混乱,你看他那一脸堆笑,简直就是人面兽心,鬼畜不如。”D解了领带,挂在衣柜里。

老板没进自己的房间,而是跟进了B的房间,B好像心领神会,并未表现出意外,两个人很快就腻歪在一块。第二天,B进了老板的套房,表现得非常主动,但很快我们就看见了一股杀气。B在浴缸里将老板闷死,伪造了溺水身亡的现场,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一转身就发现我们八只眼睛在盯着他。

我们本以为视线是单向的,我们能看见房间的一切,但客人看不见我们,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我们成了目击证人,成了B要追杀的对象。接来下的记忆混乱,我们与他展开追逐战,他找了队友D,手持利刃。我们虽然人数占优,奈何赤手空拳,双方斗了个势均力敌,最后我们退守北排的废弃教室。教室门口封着一人来高的砖垛,两个同伴掩护在门内两侧,我和父亲坐在砖垛上,拿着木棍正面迎敌。

B和D冲杀了两次,都被我们用木棍和砖块击退,双方陷入胶着状态,我们出不去,他们也进不来。

“你们看这是什么?”一个同伴发出惊讶的声音。

“枪!”另一个同伴兴奋地说。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枪?”我转过身,现在的教室东西间距明显缩小,很像我们家的柴火棚子。两同伴站在西墙下,手扒着一堆烂木头,睁大了眼看看我,又看看下面。

棚子里光线很暗,我走近观看,木头堆里露出两只枪管,黑漆漆的,一长一短。我扒拉开挡住的木头,露出烧焦的枪托。

“爸,这不是咱们家那两杆枪吗,怎么会在这里?”我兴奋地喊道。

父亲走过来,拿起一把托在手上说:“是咱们那两把,当时不是你销毁的,然后藏起来了吗?”

“对啊,那年禁枪,我把它们砸了,怕毁得不彻底,又烧了一回,然后藏在克贤院里的木头堆里,后来木头堆用完了,也没有找到它们,今天怎么出现在这儿了,奇怪!”

这件事我瞒着父亲,当时我烧了一支,另一支没舍得烧,寻思着过去这阵风再拿出来用,没想到这不是阵风,控枪越来越严,再也没有机会让它们重见天日,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次它们再现江湖,我寄希望于另外一支枪风云再起,帮我走出当前的困境。我满怀希望拿出另一杆猎枪,果然不负我望,没有一点污迹锈蚀,比当初藏起来时还要新。

我拿着它走到门口,装模作样地上子弹、拉枪栓,对着树梢瞄准。本来我没打算扣动扳机,那样就会露底,让对方知道我们在虚张声势,但长时间不摸枪,抑制不住兴奋,不自主的手欠。轻轻地,枪栓回位的声音,久违的快感振奋着我,不该有的冒失压制着我,我的眼光瞄向B。

也许离得太远,也许不识货,他们不知道这是能发出巨大声响的猎枪,以为静音好的枪肯定是好枪。我向空中射击,在他们看来是警告,我瞄向B,在他们看来是威吓。在放学铃敲响的前一刻,他们吓跑了,向学校东边逃窜,那是进村的方向。

我和父亲接着王牧之回家,与大批家长和学生行走在村西的过道里。突然,有个家长牵着的两条小黑狗失控,狂吠着朝我们扑过来,牵扯着主人踉跄几步,扔掉了狗绳。

“这是B和D,快拿棍子抽它们!”父亲一手抄棍子,一手护住王牧之。

我心想,这是什么剧情,怎么两个人还能变成狗,还是会邪门妖术,控制了两条狗。手中的棍子还没扔,抡过去就打,打在狗身上,感觉跟混战的时候打在B和D身上一样,贴得非常实,好像重重地抽上了,但就是没有劲,抽不出效果,对方不嫌疼。

同类热门
  • 恶黑魂恶黑魂三献茶六文钱|奇幻人死可以复活?骗谁呢……卖血可以买到飞机大炮?开玩笑的吧……神明可以吃掉?还很好吃?不可能吧……这是一个现代大学生在剑与魔法的世界修炼、种田、争霸的故事。这是一个和黑暗之魂、血源有关,又不仅限于此的世界。书友群:141473889,欢迎加入==+
  • 夜章夜章月家小夜|奇幻“……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夜章,它的终章我会,亲手写上。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黑色的墨,染上安详。……”菲尔曼大神官听着游吟诗人的吟唱,轻啜着高脚杯里的萝尔酒,想着诗歌里的那个故事,那个由他亲手写下终章的故事。在那个千万年前的上一纪元,他的名字还不是菲尔曼,而是炎赫的时候,他见证了由一个人、一个精灵和一个人牵扯到神、人、魔三界以及那传说中的魂界而组成的故事。而他,便是那个精灵。那个故事啊,是那样的华丽、高昂,却又是那样的无奈、哀伤。但都消逝了,无论是上一个纪元,还是那样一个他,都消逝了。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亘古流传的预言——“金色的阳光,素白的月光,当它们相碰撞的刹那,将改变一切……”
  • 少年巫师的烦恼少年巫师的烦恼深山狐狸|奇幻少年巫师炼成之旅 老师是巫师,母亲是巫师,外公是巫师,同班唯一能够和自己相比的女生也是巫师。在这个教会大行其道,巫师被斥为异端的国度,我该怎么办? 不怕,咱也是有靠山的人,身为智慧神灵的使徒,咱怕什么? 什么?神灵大人没有教会没有神殿,你该不会是一个假的神灵吧?
  • 元素奏鸣曲元素奏鸣曲萌小猫|奇幻这是一个关于异世的故事,由六个小故事组合成的奇妙世界。平凡人的坚持和守护,神祗的爱恨情仇,一个大陆的覆灭和重生。光明和黑暗的凡人,那些人性与欲望的碰撞;大地和微风的种族,面对灭亡和生存的选择;火焰和大海的神祗,爱情带来的甜蜜与仇恨。
  • 神奇宝贝之不败荣耀神奇宝贝之不败荣耀双木冲|奇幻‘我不管世人今后怎么看我,我一直会按照我的信念做事,不管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如此!’一位少年挑馆主,战天王,拼冠军,封黑暗,走上不败荣耀的传奇旅途。‘我要向你证明,我的荣耀,不败!’
  • 七色玺七色玺言武敬|奇幻上古传说,七块神秘玉玺,隐藏着什么秘密?惹万人疯狂的宝藏,花落谁家?传说的真与假!人心的善与恶!安定下来过平静的生活,人生的爱恨离情!心中喜欢的世界:那片桃花源真的不存在吗?友不论多,得一人,可胜百人;友不论久,得一时,可逾千古!
  • 最强穿越之我是佣兵王最强穿越之我是佣兵王天泓|奇幻致敬海贼王 来自于龙组十三小队的队员陆小天在与死敌的最后一战中中了对方的绝招六道轮回,从而进入了一个另外的世界。 这是一个佣兵为王的世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陆小天却惊喜地发现了一道道熟悉的痕迹。 怀着希望,怀着梦想,陆小天和他的伙伴们,踏上了成为佣兵王的道路。
  • 灰迹之旅灰迹之旅枫旅|奇幻人类最终最后的圣地在逐渐腐朽,曾经的鸢尾花帝国正在没落;铁与血的战士们摩挲着锋刃,高等精灵的血裔们蠢蠢欲动;古老的黑暗缓缓浮出时代的水面,悖德的实验死灰复燃;黑发黄肤的天人们安居乐土,极北冻土的暴风终有停息;天界光辉众神林立,深渊诸恶血战永恒;无数双眼睛窥伺着,渴望着……那个灰色的男孩逐渐成长。
  • 魔王的行动纲领魔王的行动纲领星鈴水妖|奇幻被召唤到异世界的勇者打败了魔王,迎娶公主走向了人生巅峰……才怪!被贵族轻视为野蛮人,在艰苦条件领军下与魔族战斗也算了,在与魔王决战时被同伴暗算是怎么回事?要封印魔王也要考虑友军吧!在魔王帮助下死里逃生的勇者开始了思考。决心继承魔王之位的他,将要面对的是用魔族的两万军队对抗魔族讨伐军的八十万大军的死局……不想征服世界的魔王不是好魔王。将前苏联的战时共产主义和日本的明治维新结合起来制定政策,顺便连币制改革和奴隶解放也一并进行,这种乱来的做法真的能力挽狂澜吗?
  • 末灵崛起末灵崛起海之欣|奇幻末法时代,天地灵气日渐稀薄,曾经的修真时代已然逝去,神界二族之一的灵族在天族的打压下日渐成为传说。可末法时代的到来,阴间死者急增,新的一轮劫难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