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67醉酒的男人(补更)

几目相对!

肖廷律的房子里居然有女人!

这个认知让陈墨两人几乎怔在当场~

时诺刚刚沐浴完,脸颊被热气蒸得红彤彤的,身上穿的是深蓝色棉质睡衣,头发吹得半干,披散在脑后,双眼还有些肿……

最不想遇到的时候偏偏遇上,剩下的只有尴尬。

再加上多出的两个男人,她更是尴尬……

其实时诺凌晨一点左右便饿醒了,脖子里还挂着泪痕,睡前也没洗澡,身上粘腻得难受,可她不敢立即出房门,想到之前那个意外的吻,她的脸便烧得厉害,她的初吻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没了……

静静听了听隔壁的动静,想来这么晚了,肖廷律肯定是睡下了,于是她拿了换洗衣物,轻手轻脚地进了浴室,进浴室前,她还偷偷瞄了眼肖廷律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

然而此刻,男人被架着站在门口,样子颇为狼狈。

“时医生?”墨予深先回过神来,惊奇地叫了声。

陈卜俊双眼里透着灼热的光,顿时明白肖廷律怎么无缘无故地就买醉了,果然关系不一般啊,金屋藏娇的把戏肖总玩的那是贼溜啊!

他痞痞地笑道,“小嫂子,阿律他……喝醉了~”

额,听着那声“小嫂子,”时诺明白,很多事是说不清了……

这男人大半夜的不睡觉,竟然喝酒去了?亏她还小心翼翼的放水就怕吵醒他……

肖廷律借着酒劲推开陈卜俊和墨予深的搀扶,摇摇晃晃地努力站好,“我~我没醉。”

嘴上说着没醉,可才站了两秒就要往前栽去~

时诺未来得及多想,上前便接住了他,他的重量太重,以至于她的脚步朝后踉跄了两步。

迎面而来的一身酒气……

时诺拧了拧眉,又气又好笑,“没事喝那么多做什么?”

“诺诺,”肖廷律揽着她的肩膀,耍无赖似的抱紧了她,结结巴巴讨好道,“你……不生气了吧?”

这一幕简直大跌门口两位的眼镜,陈卜俊的嘴直接张成了“O”型,千年铁树总算要开花?……

墨予深心里大概明白时医生在肖廷律心中的地位,可没想到两人竟已同居。

男人不问还好,一问,时诺心口堵着气呢!

时暖怪她也就算了,到头来他还不理解自己,然后……还强吻了自己……

可看着他为此而买醉,一时竟有些感动,面前的男人居然会这么在意自己的情绪,顿了一会,才软了语气道,“喝醉了快点回房睡觉吧~”

男人难得的展露笑颜,听话地点头,揽着时诺的肩头,朝房间跌跌撞撞地走去,在时诺看不到的位置,眼神随意略过站在门口看好戏的两人。

凉凉的目光瞬间警醒了陈卜俊和墨予深。

“那个,小嫂子,既然阿律送到,那我们~就先走了。”陈卜俊有眼色的率先开口,手肘轻触了下身旁的墨予深。

墨予深连连点头赞同,“嗯,很晚了,我们先回去了~”

时诺忙着搀扶着肖廷律,抽空朝外喊了句,“哦,好,你们路上小心~”

大门轻轻关上,陈卜俊的笑脸瞬间消失不见,按了下电梯上的按钮,越想越觉得事情透着诡异。

两人插着裤袋等着电梯,氛围很静,夜很黑……

电梯门很快开了,两人上了电梯……

大约两分钟后,陈卜俊回想着整件事,先开了口,“你说,阿律是不是在玩我们呢?……”

墨予深瞥了眼他,脸色难看,不说话。

你这觉悟~够可以的……

同类热门
  • 穿越民国:老大请绕道穿越民国:老大请绕道我要吃蜂蜜|现言刷个牙都能穿越?好,她认命!可为什么要穿越到这个容易死人的时代?好,她也认命!可为什么这位大神总是对她阴魂不撒呢?这不能认命!“哎喂!你你你!说的就是你!本是同根生,为何你总爱挡我道?!”看腹黑男如何收获温柔女汉子~~~~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昆仑|现言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秉承着这个原则,萧妍被叶墨城从身体到精神各种“欺负”然而某一天,叶墨城却突然一躺,“夫人,要不我们换一种方式,以后你来欺负我如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桃花依依桃花依依相望彼岸|现言桃花仙子艾桃歌因为贪玩偷偷跑出了桃花一族的世外桃源,性格冲动火爆又不懂人情世故的她招惹了秦氏集团的大小姐秦菲和于氏集团的独生子于威,一个真心恨她,一个别有用心,艾桃歌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吗?
  • 如妻而至:男神,请私撩如妻而至:男神,请私撩暮久曦|现言她被人卖了是没错,可是为什么那个买的人要一副你赚了大便宜的样子?搞得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儿似得。“慕夜涵,只要你好好说话。我们就还是朋友。”“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你都把我睡过了,不给我个名分的话,怎么对得起你的良心?”“呵呵……我从来不知道良心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
  • 腹黑少爷:老婆他们欺负我腹黑少爷:老婆他们欺负我安家阳阳|现言上辈子她因纨绔几乎害死了所有人,这一世她要做一个乖乖女,成为爸爸妈妈的骄傲,成为哥哥萌萌哒的妹妹。可素...说好了的假结婚,你趴我的床干什么??“老婆,那些人又欺负我...”(星星眼)
  • 腹黑总裁猝不及防遇到你腹黑总裁猝不及防遇到你望穿残月|现言“BOSS,你老婆把你家搅的天翻地覆,你继母被她打了!你未婚妻也负气而去,还有她要房要车要支票!最意外的是她带着一个帅哥进的门!” “这个,……打了继母,我父亲再换一个!至于未婚妻,本来就是娃娃亲,打算退的!要什么给什么,最好把我打包也快递邮给她,至于那个帅哥……老规矩办了!” “BOSS,那个帅哥骂你不分青红皂白瞎吃醋!” ”……这个,别,那个是我小舅子!赶紧供起来!” “老婆,我错了,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紫菱不屑一顾地说道:“我要离婚!” BOSS马上开口:“老婆,你要走,一定记得打包带上我!”
  • 属于我的奇葩男友属于我的奇葩男友林枫小雪|现言他,怕虫子,胆小,贪睡,说梦话,种种奇葩事发生在他的身上,但是他依旧用他那胆小的心努力来暖我这颗强大的心
  • 久久长梦久久长梦脆莓|现言都是凡身肉体,七情六欲我们谁都逃不掉。顾子洲爱上祝凉,却只是因为那天阳光很好。
  • 崛起吧女玄师崛起吧女玄师烟光月影|现言隐世玄门没落至今,传男不传女。隐世玄门最后一代香火,偏偏是个女的,所以自小,她被瞒的死死的。不知道自家父亲的和自家祖宗的职业。她是都市白领,安然平静,直到那日被父亲的紧急电话召回!回程路途看似平静,却在最后一程来了一遭狠的。仇人还是朋友?父死母失踪,巨大的变故,让这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一瞬间成长了起来。她习玄门术法,开天能。她在普通人中不普通,四面八方来投。查真相,灭死敌。行行归,她不归。术幡扬玄门。只是,那个霸道嚣张的臭男人,能不能不要整天追着她后面说她有病,得治?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只好再次祭出天能术法,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额,天能术法不管用?(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期年之铭期年之铭偏枳|现言七年前的擦身而过,是偶然还是必然?苏以北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那年一切都变了,她只记得那时起,她---苏以北消失了这七年她得到了很多,却是否失去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