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失踪

“我爹娘觉得我是女子,读书没什么用,所以不愿意给我买书。我手里也没钱,想买也买不了。”

孙盼秋的要求让李思年有些觉得,可能齐望夏的父亲找错了孩子,齐望夏应该不是他亲生的。

因为李思年和齐望夏同窗这么久,从未见齐望夏认真读过书。

唯一会让她废寝忘食挑灯夜读的东西,那便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画本子。

李思年曾看过几眼,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贫苦的书生和知府千金一见钟情,奈何门不当户不对女方家坚决反对,但最后两人还是突破重重障碍厮守到了一起。

要不就是王爷和丫鬟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王爷想娶丫鬟为妻但遭他的父皇母后的坚决反对,最后王爷放弃了荣华富贵和小丫鬟归隐山林。

这种不切实际的读物,李思年大概除了“呵呵”之外,在也想不出其它的形容词了。

五十六

在孙盼秋回家的时候,黄班的学子们根据她的愿望为她准备了不少的读物。

李思年送她了一本三十六计。

小钟燕送她了一本春秋诸子百家。

韦元内送她了一本神农氏尝百草。

齐敬天送她了一本论语外加自己整理的笔记心得。

薛子师不怎么喜欢读书,没什么好送的,于是干脆将自己上个学期整理的文学笔记送给了孙盼秋。

对于黄班学子们赠送的书籍,孙盼秋眉开眼笑的全都收下了。

至于齐望夏,她仍旧心安理得什么都没有给。

然而孙盼秋在离开德民回封都的时候,与她同行的便是齐望夏。

因为她们的父亲在孙盼秋来时要她带话给齐望夏,他很想念齐望夏,希望学院放假时她能回家来看看。

虽然齐望夏万般不情愿,但一想到孙盼秋像个小丫鬟似的照顾了她五日。

最终她还是跟着一起回去了。

值得高兴的是,她的良知还是存在的。

虽然德民仍旧在上课中,但齐望夏由于之前眼部受伤,因此学院便也给了她特批,准许她回家养伤。

并且,经由书院特批,齐望夏不需要参加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

这下子,薛子师顿时倍感压力。

齐望夏不需要参加考试后,那黄班的倒数第一便是非他莫属。

因而在齐望夏回家探亲后,薛子师每天都会挑灯夜读,唯恐自己拖了黄班的后腿。

五十七

齐望夏这一走便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内,黄班的其他人照旧上课,读书。

又过了半月,李思年收到了一封书信。

这信是孙盼秋寄过来的。

信中,只有短短几字。

“姐姐失踪,速来。”

李思年有些惊讶,好端端的齐望夏为何会失踪?

而且,孙盼秋并不知他们黄班的真实身份,所以她为何会在第一时间写信求助他们而不是向官府报案?

李思年有些拿不准这信的真假。

她请来了邱天机来拿主意。

邱天机将这封信笺仔细的阅读了几遍。

然而,单靠这短短六子,却是什么有用的信息也得不到。

几番思索,邱天机道:

“去看看吧,如遇危难,不要逞强,速回德民求助。”

“是。”

在得到邱天机的同意后,李思年便带着黄班的众人向封都赶去。

在路上,黄班的众人知道了前因后果。

五十八

孙盼秋住在封都西北方位的库克乐区。

那个区域,大多居住的是一些外邦外族之人。

据传,库克乐的川之国语译为“远方的来客。”

在库克乐区内的华东街内,孙家的家宅便在那里。

孙家便如齐望夏描述的那般。

地方很小,孩子很多。

其实,孙家的家宅还不错。

青瓦高墙,还带有一个院子

只是,这高宅本最多只能容纳两至三人。

而孙家现如今有五人之多,这便让这宅院显的拥挤了不少。

而且,这宅院少说也有十几年的年头了,整个宅院看着又寒酸又破旧。

“难怪。”

李思年突然理解起了齐望夏。

“难怪她不想回来。”

这么拥挤的宅子,怕是她回来了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黄班的众人在孙家出现的时候,家里面只有孙盼秋和她的弟妹。

“我爹娘白天会去店里照顾生意,他们每天天亮就走,天黑才会回来。”

孙盼秋和他们说话时,手上也没闲着,她正在帮自己的小弟弟纳鞋底子。

“我姐姐一个月前突然不见了,但是她消失前给爹娘留了信,说是她回德民读书去了。”

“但是半个月前,我又收到了我姐姐的来信,她告诉我,要我给你们写信求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间错过时间错过恨年|古言本来就是注定,为何你要伤我的心!!说好的一辈子,原来一切如同泡影……你到最后后悔了吗?
  • 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爱吃肉的二哈|古言顾汐儿可是当朝丞相捧在手心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了,美貌与智慧并存、是天地间所有好男儿心目中最想娶的女人;谁知,一张圣旨竟将她许配给久病缠身,痴傻无盐的九王爷!“姐姐...我要亲亲”“滚”.........一袭红衣,风华绝代“帝云轩,你那么有权有势应该不缺女人”“可是朕缺个你”
  • 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木与青|古言快穿文,1v1,平常温馨类,女主时昀,男主秦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长生锁,锁长生,长生忆,忆长生,可我既不愿长生也不愿长生忆。进坑须谨慎。ps:女主独立,不是依附于男主,爱男主但非无脑爱。
  • 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九九归凌|古言天凌女帝,东方珂玥,三岁选夫,五岁登基,皇夫扶持(摄政),威临天下!然,十五岁亡,举国悲痛。国家战败,公主和亲,没错,和亲的对象就是王的男人!王的男人也就算了,竟然还在侍寝之夜和她玩躲猫猫!——矫情!佳丽三千,白莲花、绿茶婊花样百出,屡虐不少!简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恶!是可忍孰不可忍!爹能忍娘不能忍!即使会背负千载骂名,她也要毁他六宫,灭他桃花,把这天下翻个底朝天!(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辞永安辞永安耶律的齐齐|古言虽说中国的男权社会已经传了几千年,但是这家却有祖上传女不传男的独门绝技——不管你家里是不是只能生男丁,只要娶了范氏血脉下的姑娘,保准儿能让你家有大孙女。说来也奇怪,这刘氏满门从几十多年前搬到这里来,就从未听过刘府里有养过小姐,生下来的都是些大胖孙子,这刘府老太太可就不依了。
  • 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颜夕枣|古言乔惠茜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这么背,穿越到妓院,被迫嫁给一个又丑又老的男人就算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竟然被当成了冲喜的新娘嫁进了齐王府?老天是不是在玩她啊?秦墨枫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总是喜欢惹麻烦的女子,而在与她达成协议那一天起,自己的心好像就已经变得不像他了。当情愫在两人之间慢慢滋生,一年之后该何去何从?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留在他的身边,还是去往自己的江湖之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风映雪清风映雪老妪添香|古言民国时期的江南某小县城,一个嫁入豪门做妾的女子半生的爱恨情仇。
  • 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卑微豆崽|古言一朝穿越,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为什么,别的穿越者穿越都是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狗子见了能上树。 导演,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爱妃,快到我的怀里来。” “王爷,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我可以蘸酱吃。”』 『“王爷,不好了。王妃打了世子爷。” “打的好。该打。” “王爷,王妃要养男宠。” “没事,那就养。” “什么?你说什么?把她给本王绑回来。”』
  • 霸道女帝的小专宠霸道女帝的小专宠不会飞|古言一朝穿越,女尊男卑,看着地上一排排美男凤清婉表示很是为难。 “我只想要一个行不行?” “不行!” 众美男抬头,严词拒绝异口同声。 “可我真的只想要一个!剩下的送回去!” “是…” 众美男不甘心的起身乖乖的回去。 凤清婉暗暗抚额,做女帝好难啊…
  • 独宠琴枭独宠琴枭琴靛|古言她是琴王府最卑微的废材,人人可欺,他却是天朝尊贵的摄政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天才琴女一朝穿越,往日里呆傻的自闭儿,忽变聪慧无双,腹黑一笑,将挑衅的人统统踩在脚下!一朝重生,破茧化蝶,惹来天下美男追逐。他无奈,只好一朵朵的掐掉她的桃花!琴筱皱眉:“我跟你好像不太熟?”答曰:“我跟你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