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6章 抓人

“继续。”温沐示意黑袍人继续讲,自己则进了屏风内侧。

窗外的夜色照进屋里,树影稀疏,凌乱的波动着,屏风上映出温沐的身影,褪去外衣长衫,回手一举,挂在屏风的扇骨上。

男子的身形有些纤薄,但隔着屏风,依稀能看出线条,不似行军打仗之人,一身结实的肌肉,温沐身上只有轻微的肌肉线条,更多的是一种美感。

“抓入狱中的李爷儿,只是个替身。”

“呵呵,一个棋子的替身,有意思。”温沐一身宽松的衣帛,白色丝绸,顺滑的挂在身上,温沐扫平衣角,从屏风后走出来。

“将李爷儿一切罪行全部招认,他一人所为。”黑袍人将信息说出,不夹杂一丝个人情感。

“将计就计,金蝉脱壳。”温沐心下了然。

真正的李爷儿,提前知晓了今日黑骑军出动,要将他绳之以法。

所以将计就计,找了一个替身去寻鲜狗肉馆,又让他将李爷儿的全部罪名担下,以保全李爷儿,就此将李爷儿的罪责洗白。

“将真正的李爷带来见我。”温沐将头顶的冠束摘下,放在梳妆台上。

“是!”黑袍人遁入黑暗。

温沐将屏风后的窗子大开,夜里秋风沿着树梢,扫入风中,温沐闭着眼睛,感受秋风拂面的温度,没了冠束的长发,零散的披在腰间,配着宽松的白色衣袍,显得有些慵懒。

不消片刻,黑袍人再次出现,一口黑色麻袋,扔在地上。

黑袍三两下,将麻袋解开,放出里面的人。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子,蒙着眼睛,嘴巴被一只袜子堵住,他个子不高,蜷缩在地上,发冷的颤抖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头发冷乱不堪,一身光洁,跨上随意的围着一条布。显然是正在做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就被黑袍人毫不留情的抓来。

李爷儿眼睛上紧系的黑布,被黑袍人狠狠从脑上抽起,李爷儿随着黑袍人的手劲,扭了几下头,一睁眼,便是站在黑夜里的白衣温沐。李爷儿惊声大喊着:“你是谁?!”

“嘘~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听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什么。我们就保持这样的说话方式,听懂了吗?”温沐一脸笑意,语气平静如水。

“你是谁?这是哪?”李爷儿眼睛适应了黑暗,看清了房里的陈设,只是一间卧房,除了装饰富贵了些,再无其他特别。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温沐并没有回李爷儿的疑问。

“你tm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背后的人吗?还不赶快把我放了。”李爷儿有些急了,声音又高了起来。

温沐看了一眼黑袍,转身坐了下来。“让说话顺着点气。”只见黑袍一把巴掌,扇在李爷儿的脸上,打得李爷儿半张脸血肉模糊,李爷儿吐了一口,连牙带血。

“听懂了吗?”温沐又问道。

“听~懂了。”李爷儿口齿不利索,老老实实的回着话。

“我知狱中之人,为你的替身,你想要活在阳光下,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许你日后光明正大,再不需替身,躲躲藏藏。而你……做我的眼线。”

李爷心里盘算着,被黑旗军抓入天牢的犯人,都是国家高等机密,能得知狱中人身份,还清楚知道那只是替身,在晚上就派人将真的李爷儿抓来,此人不可小觑。

“替身一死,我自重新活在阳光下。”李爷儿不理解,他已经设计好退路,又何必做这样的交易。只是他现在在温沐手中,不敢明确拒绝,只能试探着来。

“若替身不死,又当如何?”

“这……”原计划,替身被抓入打牢,将一切罪责拦在身上,下一步应该是畏罪自杀,活不过今晚。过了今晚,明日就该盖棺定论,宣布帝都李爷儿已经在牢中自杀,而真正的李爷儿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你放心,我不让他死,他死不了。只要他活一日,你便多一份被查到的可能。”温沐坐在那,嘴角的笑意从不曾离去,运筹帷幄,纵然李爷儿觉得自己计划天衣无缝,依然在温沐的掌控之中。

“相反,若是你肯与我合作。我许你不用改名换姓,不必遮遮掩掩生活,你依然还是李爷,为你身后之人效力,荣华富贵不改。”

李爷儿的名声在帝都可谓是臭名昭著,做尽坏事,拦的都是不义之财,纵然家财万贯,也是吃得一身官司的过街老鼠,见不得光。

李爷儿听着温沐说话,不敢插嘴。李爷儿清楚,他只是四皇子在帝都敛财的一个棋子,就算今日替身为他而死,四皇子早晚也会查到。他知道四皇子太多的秘密,一辈子只能带着家人躲躲藏藏,还是生活见不得光。然而被灭口也是迟早的事。

对于李爷儿来说,做四皇子的棋子,钱财不愁,也不过是刀尖上求生。离开了四皇子,亦是如此。今日之举,他得知自己被黑旗军盯上,再无躲开的可能。被抓后,四皇子定然千方百计在牢中要了他的性命,不如顺势将替身送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而温沐的出现,也许是他的救命稻草,温沐想要利用他,就势必要护他周全。

“需要我做什么?”

“眼线即可,必要时配合。”

“那你要如何做,能让我继续以李爷儿身份光明正大的活着?”李爷儿不太相信温沐有这么大的能耐,毕竟替身是在黑旗军的大牢里。

“我自有安排。”

“你不怕事成之后,我不配合?”李爷儿继续问。

温沐笑了:“我想,你不会拿命开玩笑。”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有能耐,保住我与家人的安全,我可以配合你。”

“恩,下去吧。”

黑袍人将麻袋从李爷儿头上扣下去,动作粗鲁,挂到李爷儿脸上的伤口,李爷儿也只是忍住闷哼了两声。温沐拂袖,将之前李爷儿吐的一口血,带着牙,全部冻成了冰。

黑袍人捡起地上的冰块,单手临起麻袋,托在肩上,踩窗而出,不见踪迹。

房中的温沐,则好像刚刚房中的一切都从未发生,径自上床,安稳睡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间错过时间错过恨年|古言本来就是注定,为何你要伤我的心!!说好的一辈子,原来一切如同泡影……你到最后后悔了吗?
  • 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爱吃肉的二哈|古言顾汐儿可是当朝丞相捧在手心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了,美貌与智慧并存、是天地间所有好男儿心目中最想娶的女人;谁知,一张圣旨竟将她许配给久病缠身,痴傻无盐的九王爷!“姐姐...我要亲亲”“滚”.........一袭红衣,风华绝代“帝云轩,你那么有权有势应该不缺女人”“可是朕缺个你”
  • 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木与青|古言快穿文,1v1,平常温馨类,女主时昀,男主秦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长生锁,锁长生,长生忆,忆长生,可我既不愿长生也不愿长生忆。进坑须谨慎。ps:女主独立,不是依附于男主,爱男主但非无脑爱。
  • 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九九归凌|古言天凌女帝,东方珂玥,三岁选夫,五岁登基,皇夫扶持(摄政),威临天下!然,十五岁亡,举国悲痛。国家战败,公主和亲,没错,和亲的对象就是王的男人!王的男人也就算了,竟然还在侍寝之夜和她玩躲猫猫!——矫情!佳丽三千,白莲花、绿茶婊花样百出,屡虐不少!简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恶!是可忍孰不可忍!爹能忍娘不能忍!即使会背负千载骂名,她也要毁他六宫,灭他桃花,把这天下翻个底朝天!(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辞永安辞永安耶律的齐齐|古言虽说中国的男权社会已经传了几千年,但是这家却有祖上传女不传男的独门绝技——不管你家里是不是只能生男丁,只要娶了范氏血脉下的姑娘,保准儿能让你家有大孙女。说来也奇怪,这刘氏满门从几十多年前搬到这里来,就从未听过刘府里有养过小姐,生下来的都是些大胖孙子,这刘府老太太可就不依了。
  • 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颜夕枣|古言乔惠茜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这么背,穿越到妓院,被迫嫁给一个又丑又老的男人就算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竟然被当成了冲喜的新娘嫁进了齐王府?老天是不是在玩她啊?秦墨枫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总是喜欢惹麻烦的女子,而在与她达成协议那一天起,自己的心好像就已经变得不像他了。当情愫在两人之间慢慢滋生,一年之后该何去何从?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留在他的身边,还是去往自己的江湖之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风映雪清风映雪老妪添香|古言民国时期的江南某小县城,一个嫁入豪门做妾的女子半生的爱恨情仇。
  • 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卑微豆崽|古言一朝穿越,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为什么,别的穿越者穿越都是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狗子见了能上树。 导演,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爱妃,快到我的怀里来。” “王爷,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我可以蘸酱吃。”』 『“王爷,不好了。王妃打了世子爷。” “打的好。该打。” “王爷,王妃要养男宠。” “没事,那就养。” “什么?你说什么?把她给本王绑回来。”』
  • 霸道女帝的小专宠霸道女帝的小专宠不会飞|古言一朝穿越,女尊男卑,看着地上一排排美男凤清婉表示很是为难。 “我只想要一个行不行?” “不行!” 众美男抬头,严词拒绝异口同声。 “可我真的只想要一个!剩下的送回去!” “是…” 众美男不甘心的起身乖乖的回去。 凤清婉暗暗抚额,做女帝好难啊…
  • 独宠琴枭独宠琴枭琴靛|古言她是琴王府最卑微的废材,人人可欺,他却是天朝尊贵的摄政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天才琴女一朝穿越,往日里呆傻的自闭儿,忽变聪慧无双,腹黑一笑,将挑衅的人统统踩在脚下!一朝重生,破茧化蝶,惹来天下美男追逐。他无奈,只好一朵朵的掐掉她的桃花!琴筱皱眉:“我跟你好像不太熟?”答曰:“我跟你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