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6章 抓人

“继续。”温沐示意黑袍人继续讲,自己则进了屏风内侧。

窗外的夜色照进屋里,树影稀疏,凌乱的波动着,屏风上映出温沐的身影,褪去外衣长衫,回手一举,挂在屏风的扇骨上。

男子的身形有些纤薄,但隔着屏风,依稀能看出线条,不似行军打仗之人,一身结实的肌肉,温沐身上只有轻微的肌肉线条,更多的是一种美感。

“抓入狱中的李爷儿,只是个替身。”

“呵呵,一个棋子的替身,有意思。”温沐一身宽松的衣帛,白色丝绸,顺滑的挂在身上,温沐扫平衣角,从屏风后走出来。

“将李爷儿一切罪行全部招认,他一人所为。”黑袍人将信息说出,不夹杂一丝个人情感。

“将计就计,金蝉脱壳。”温沐心下了然。

真正的李爷儿,提前知晓了今日黑骑军出动,要将他绳之以法。

所以将计就计,找了一个替身去寻鲜狗肉馆,又让他将李爷儿的全部罪名担下,以保全李爷儿,就此将李爷儿的罪责洗白。

“将真正的李爷带来见我。”温沐将头顶的冠束摘下,放在梳妆台上。

“是!”黑袍人遁入黑暗。

温沐将屏风后的窗子大开,夜里秋风沿着树梢,扫入风中,温沐闭着眼睛,感受秋风拂面的温度,没了冠束的长发,零散的披在腰间,配着宽松的白色衣袍,显得有些慵懒。

不消片刻,黑袍人再次出现,一口黑色麻袋,扔在地上。

黑袍三两下,将麻袋解开,放出里面的人。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子,蒙着眼睛,嘴巴被一只袜子堵住,他个子不高,蜷缩在地上,发冷的颤抖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头发冷乱不堪,一身光洁,跨上随意的围着一条布。显然是正在做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就被黑袍人毫不留情的抓来。

李爷儿眼睛上紧系的黑布,被黑袍人狠狠从脑上抽起,李爷儿随着黑袍人的手劲,扭了几下头,一睁眼,便是站在黑夜里的白衣温沐。李爷儿惊声大喊着:“你是谁?!”

“嘘~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听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什么。我们就保持这样的说话方式,听懂了吗?”温沐一脸笑意,语气平静如水。

“你是谁?这是哪?”李爷儿眼睛适应了黑暗,看清了房里的陈设,只是一间卧房,除了装饰富贵了些,再无其他特别。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温沐并没有回李爷儿的疑问。

“你tm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背后的人吗?还不赶快把我放了。”李爷儿有些急了,声音又高了起来。

温沐看了一眼黑袍,转身坐了下来。“让说话顺着点气。”只见黑袍一把巴掌,扇在李爷儿的脸上,打得李爷儿半张脸血肉模糊,李爷儿吐了一口,连牙带血。

“听懂了吗?”温沐又问道。

“听~懂了。”李爷儿口齿不利索,老老实实的回着话。

“我知狱中之人,为你的替身,你想要活在阳光下,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许你日后光明正大,再不需替身,躲躲藏藏。而你……做我的眼线。”

李爷心里盘算着,被黑旗军抓入天牢的犯人,都是国家高等机密,能得知狱中人身份,还清楚知道那只是替身,在晚上就派人将真的李爷儿抓来,此人不可小觑。

“替身一死,我自重新活在阳光下。”李爷儿不理解,他已经设计好退路,又何必做这样的交易。只是他现在在温沐手中,不敢明确拒绝,只能试探着来。

“若替身不死,又当如何?”

“这……”原计划,替身被抓入打牢,将一切罪责拦在身上,下一步应该是畏罪自杀,活不过今晚。过了今晚,明日就该盖棺定论,宣布帝都李爷儿已经在牢中自杀,而真正的李爷儿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你放心,我不让他死,他死不了。只要他活一日,你便多一份被查到的可能。”温沐坐在那,嘴角的笑意从不曾离去,运筹帷幄,纵然李爷儿觉得自己计划天衣无缝,依然在温沐的掌控之中。

“相反,若是你肯与我合作。我许你不用改名换姓,不必遮遮掩掩生活,你依然还是李爷,为你身后之人效力,荣华富贵不改。”

李爷儿的名声在帝都可谓是臭名昭著,做尽坏事,拦的都是不义之财,纵然家财万贯,也是吃得一身官司的过街老鼠,见不得光。

李爷儿听着温沐说话,不敢插嘴。李爷儿清楚,他只是四皇子在帝都敛财的一个棋子,就算今日替身为他而死,四皇子早晚也会查到。他知道四皇子太多的秘密,一辈子只能带着家人躲躲藏藏,还是生活见不得光。然而被灭口也是迟早的事。

对于李爷儿来说,做四皇子的棋子,钱财不愁,也不过是刀尖上求生。离开了四皇子,亦是如此。今日之举,他得知自己被黑旗军盯上,再无躲开的可能。被抓后,四皇子定然千方百计在牢中要了他的性命,不如顺势将替身送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而温沐的出现,也许是他的救命稻草,温沐想要利用他,就势必要护他周全。

“需要我做什么?”

“眼线即可,必要时配合。”

“那你要如何做,能让我继续以李爷儿身份光明正大的活着?”李爷儿不太相信温沐有这么大的能耐,毕竟替身是在黑旗军的大牢里。

“我自有安排。”

“你不怕事成之后,我不配合?”李爷儿继续问。

温沐笑了:“我想,你不会拿命开玩笑。”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有能耐,保住我与家人的安全,我可以配合你。”

“恩,下去吧。”

黑袍人将麻袋从李爷儿头上扣下去,动作粗鲁,挂到李爷儿脸上的伤口,李爷儿也只是忍住闷哼了两声。温沐拂袖,将之前李爷儿吐的一口血,带着牙,全部冻成了冰。

黑袍人捡起地上的冰块,单手临起麻袋,托在肩上,踩窗而出,不见踪迹。

房中的温沐,则好像刚刚房中的一切都从未发生,径自上床,安稳睡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偷无敌:偏嫁腹黑俏王爷神偷无敌:偏嫁腹黑俏王爷小丸子|古言她,是神偷家族的传人,误偷了时空盘,诡异的传到了架空的时代。他,有权有势的冷面八王爷,误打误撞救了摔晕的她,因为她,他会吵架,会生气。她,励志要偷了他的心。他,励志不让她偷心。最后,究竟是谁偷了谁的心...?
  • 时光的爱情时光的爱情陌华公子|古言你说:“时光也不能将我们分散,毕竟我们爱的深沉”可是为什么你离开了,没有丝毫犹豫,可该死的,我还是忘不了你。
  • 沧笙踏歌语沧笙踏歌语木子翕|古言来自21世纪的傲娇女军医林纾尤穿越到不受宠的安府五小姐安歌,天不怕地不怕的安歌偏偏怕自己的小师叔,看看高冷师叔怎么征服傲娇小妞
  • 伊人回首泪倾城伊人回首泪倾城单陌晞|古言他从小就被占卜师测出,此生必有一位红颜劫。他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她,却又三番两次错过她。终于……“朕遇到你,便是最大的缘分。”可现实总是与他们开玩笑,经历了太多辛酸与背叛,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误会与不信任……“毅……我只愿来生与你在一起,永不离弃……”泪水滑过脸颊,在大火之中她缓缓的闭上了眼……露出孩子般的笑……
  • 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不能陪你走到最后莫伤离花|古言爱被时间悄悄偷走,像手心的流沙,拥有不过只是刹那,瞬息间便随风飘散。是不是爱情到了最后会变成枷锁?是不是相爱的人分开后便无话可说?是不是时间能改变你我的所有?那么很多年后,你还会不会爱我?如果时间真的能将所有伤痛抹去,为何我用尽一生还是无法将你忘记?慕容翎:即使能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逼你放手,如果我们的爱注定没有结果,不如坏人就由我来做。所有的伤痛难过,由我一个人承受。江楠: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能陪你到最后,算是我任性的要求。
  • 倦羽如雪倦羽如雪小池酱|古言她是他的囚徒,要她生要她死,囚住身也囚住心。
  • 后命难违后命难违青汐|古言枉费一世,她竟身陷绝境却浑然不知糊里糊涂就成了害死爹爹的罪魁祸首……今生归来,背负家仇国恨,开启无限潜能各种奸恶小人,踩在脚底!各种阴谋诡计,见招拆招!谁说嫡女就该温顺贤淑被人欺?谁说妃嫔只能低眉顺眼求生机?萌女重生,一样可以只手遮天,母仪天下!……是不是爽文,敬请自行鉴定……
  • 凭栏处,潇潇雨歇凭栏处,潇潇雨歇弦笙歌|古言现代白领意外穿越到古代架空时代。 温柔阳光帅气的小侍卫,一心一意为了他的小姐赴汤蹈火,几经生死一线。
  • 槐南若梦槐南若梦倾殇梨落|古言小巷里一位老者像往常一样自言自语地说着他的故事,突然他停了下来目光盯着一处角落:“小屁孩还不出来?早发现你了”一位衣衫褴褛老者身靠墙壁坐在一块破毯子上,喝了一口上等女儿红对一处角落呵斥道。慢慢的,角落里走出了一位约八九岁的男孩面带尴尬:“原来你早发现了,那个……你说的故事很有趣,可是每次讲到关键时刻你都睡着了,我可以把接下来故事听完吗?后来他们怎么样了?”老者嗤笑一声:“死了”。
  • 小妖嫁到:魔王碗里来小妖嫁到:魔王碗里来玖刹|古言她是六界之中最卑微的小妖,他是六界之中最张狂的魔王。逗比特工一朝穿越,魔王也很无奈。情节一人潮拥挤的街上。“喂,三条腿你都站不稳?非得往本小姐身上撞?”某妖气愤的盯着某男。“你长了两张嘴我说不过你可以了吧?”某男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懵逼的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