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叶琳说的在公寓天天开派对被我一票否决,于是我的生活变成了在公寓天天睡觉,而叶琳的生活变成了在公寓天天做饭。我真心觉得,等到夏令营结束回国的那天,以她的厨艺绝对能够在厨师界杀出一条血路来了。当然,也可能不用等到夏令营结束。

我决定提前回国是在搬进公寓一个星期以后,整日的无所事事让我差不多要觉得人生就此失去了色彩。我没有坚持写作,也没有找本书来看,我基本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这样了,我没有了当初要为欧阳瑾写专栏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了当初一心想考蒙卡尔的拼劲,我就像做了一个很美的梦然后又一下子被打回现实。或许,回到国内我还能勉强找回一点初心。

“回就回吧,反正我也觉得挺无聊的。”叶琳刚做好与我一同回国的准备,叶氏夫妇的指令就下来了,他二位刚处理完波尔多酒庄的事情,准备就近来英国看看她,然后直接飞惠灵顿。“百善孝为先,我跟他二老一整年加起来相处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你就让我留下来尽尽孝道吧!”搞得像是我非要让她陪我回国的一样。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啊,得赶紧把自己的心上人带给他们看!”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我真心对这位神秘人物感到好奇。

“说什么呢!”说什么你叶大小姐难道不清楚吗,“哦对了,我有个东西,你帮我带给王若汐!”呦,出个国还给带礼物啊!

尽管已经做好了一切回国的准备,但我的心里仍然牵挂着张辰浩。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冷静下来了?万一我回国了他又想起我来该怎么办?他的精神状况怎么样了?我不准备去医院看他,我怕又一次被他赶走。要知道所有的答案,我只能去找凯莉或是欧阳瑾,就算是回国前的辞行吧。

我正想给欧阳瑾打电话,他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敏锐的嗅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偶然。

“筱柔,听说你准备提前回国了?”果然,他是有备而来的。

“嗯。”我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回国后有什么打算吗?”为人师表的人好像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离暑假结束还有一段时间。”

我没有什么打算,我好想这样对他说。“就......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最后我这样说,暑假结不结束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了,蒙卡尔我已经回不去了,写作的梦想大概也已经被我丢了。

“如果有时间,你帮我写一篇专栏吧!”欧阳瑾突然说,“《恋·殇》的后期制作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该准备正式宣传了。”

“什么专栏?”我脱口而出,所有的拒绝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是心底还藏着希望的种子吗?我竟然不怕它结出失望的果实!

“你眼中的张辰浩。”欧阳瑾稍稍停顿了一下,又作出补充,“用你的语言,写最真实的他。”

“张辰浩他现在怎么样了?”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不让我写“我眼中的邢超”,毕竟那样的宣传才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他......会好起来的。”太含糊的回答,却让我不敢再追问,我怕得到更准确的不好的回答。

“他还是不想见我吗?”我问道。如果张辰浩改变主意了,我一定马上拿起手机把机票退了。

“恐怕是的,”欧阳瑾的话让我想去拿手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需要一点时间。”时间或许是世上最万能的药。

******

与欧阳瑾吃过晚饭的隔天我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叶琳去机场送我,顺便迎接她爸妈。

“筱柔,你一个人上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飞机一落地你就得马上给我打电话报平安,还有,你动过手术,要是觉得不舒服就立刻叫空乘,知道吗?”

“知道了......”我软绵绵地答一句,“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

“就算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也不能放松警惕!”她好像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啰嗦了,“好了好了,反正你就是注意点,我也会尽快回国的!”等她说完,差不多就到了登机的时间了。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除了中途有个老太太因为太过劳累导致心脏病复发之外,飞机上所有的人都像是被画在了梦境里一样,安静而祥和。至于那个老太太,虽然暂时用药物控制住了病情,但我想飞机一落地她大概就会被推着送去医院了吧。

事实上,飞机落地后我并没有看到来接老太太的救护车,而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来接我的王若汐。

“姐,你累了吧?”这么乖,难道是被谁调教过了?

“还好。你怎么会来?”我没有告诉过他要坐这班飞机回来。

“行李我来拿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是叶琳通知你的吧?”我说着掏出手机,直接给叶琳发了条语音过去,“报告叶大小姐,我已经平安落地了,你派来接机的人也已经见到了,你放心吧!”

“郜筱柔,你怎么就这么笃定是叶琳通知我的呢?”人心虚的时候就容易暴露原形,“你这一句话发过去,万一不是她怎么办?”

“放心吧,以你姐这敏锐的嗅觉,错不了!”要不然叶琳早一通电话打过来了,现在她估计还在寻思着该怎么回我吧。

“郜筱柔,你欺负人!”你是见着我聪明过人,心虚到口不择言了吧。

“我欺负谁呀?”我欲擒故纵,“我去了英国这些天,你倒是给我打过几个电话呀?讲电话的机会都留给叶琳了吧!”

“干嘛,你吃醋啊?我那是怕打扰你!”还强词夺理了。

“我是你姐,叶琳是你姐的朋友,你说我该不该吃醋?”看你怎么回答。

“她还是我女朋友呢......”对于这个回答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觉得刚刚没来得及录下来真是太可惜了。

我故意清了清嗓子,假装没有听见。“我妈最近怎么样?我不在国内的时候你有没有去尽尽孝道啊?”

“这你就放心吧,你妈她好着呢,我三天两头往你家跑!”他是三天两头去我家蹭饭吧,“哦对了,为了分散姑姑的注意力,我可是天天陪着她刷剧打游戏,”王若汐挠挠头,“我保证微博上那些破事儿姑姑一点都不知道!”

“你以为你姑姑跟你一样天真呐!”我都不好意思说他,“行了,该知道的她早晚都得知道,先回家吧!”

这次神奇的接机经历让我发现了两个天大的秘密:一是王若汐和叶琳的地下恋情,二是深埋在妈妈心底的童心。

我回到家才发现,王若汐所说的“游戏”既不是王者荣耀也不是开心消消乐,而是超级玛丽。这年代会选择玩这游戏的人已经很少了,王若汐是有什么童年阴影吧,才非要卯足了劲把那个管道修理工送上天。妈妈应该是玩得挺开心,自打我回到家开始,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传授各种游戏技巧。

“姐,你看你不在,姑姑照样玩得很开心吧!”就你最皮,“你就应该在英国多待一段日子,免得回来招人烦!”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叶琳甩了你!

“筱柔,这些天过得还好吧?”事实证明妈妈是不会嫌我烦的,“很多事情看过就好了,不必放在心上。”可是她太聪明了,反而让我觉得很烦。

“妈,我挺好的。”我努力忍住鼻腔里的委屈,“这不欧阳老师让我回来写专栏嘛,所以我就先回国啦!”多好的理由呀,可惜妈妈不傻。

“那这些个热搜是什么意思?”她把手机掏出来,与我有关的话题仍然稳居榜首。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荣登微博热搜。

“大夏天的......大家都闲得慌吧。”我假装一点都不在意,抓过妈妈的手机瞄了一眼,却被稍后弹出的一条消息抓住了眼球:年度巨制《恋·殇》终于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

炎炎夏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反复思考着欧阳瑾给我出的命题。我眼中的张辰浩,到底该如何下笔?有好多话想说,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妈妈说过,很多事情看过就好了,不必放在心上。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不曾与他相识,不曾闯进这个真实的梦境,这样的话,至少我还可以不断地为自己编织美好的梦想。有时候,离梦想越近,就越让人觉得不真实。

但生活就是这样,无论你多么不愿意面对事实,无论你给自己编织了多么美妙的谎言,明天的太阳依然会从东方升起,甚至比想象中升得更早。

我明明给自己设定了闹钟,却还是没能在闹钟响第一遍的时候完全醒过来。它到底响过了几遍,我已经说不清楚了,我已经习惯了把白天当成黑夜来睡,如果不是叶琳临时通知让我去接机,我一定不愿意这么早醒来的。

“郜筱柔,你还不快点!再不走就要来不及啦!”王若汐在门口喊我。

“来了来了,急什么急......”我匆匆忙忙跑出门,“舅舅,您......也去啊?”我打赌舅舅一定还不知道他这是要带着我们去接自己的儿媳妇。

“不是吧,你就穿这样出门啊?”上了车,王若汐开始数落起我来,“我拜托你多少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吧,瞧你这脸色黯淡的......”

果然,男人只要一谈恋爱就会注重起仪表穿着来。我再看他时,都觉得他全身都在发光,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我这不是挺好的嘛!我只是去接个朋友,用不着这么正式。”我怼回去。

“那......也不是一般的朋友啊!”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等我回去后自我检讨一下啊!”我恨不得现在就告诉舅舅永远长不大的王若汐正在谈恋爱。

与我想象中的接机场面不同,今天机场的人似乎格外多。是有什么人要来吗?不感兴趣。一群无聊的疯狂的粉丝!如果我早一些知道张辰浩和叶琳坐同一班飞机回国,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和王若汐在接机口静静地等待,我能看出来那小子的急切,时间离得越近他就显得越着急。

“若汐,你喜欢叶琳什么呢?”我问他。

“很多啊,她乐观开朗又很直爽,一点都不假......”幸好他不是只喜欢她的财富。

“你们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

“我也不清楚......就很随意地......”

周围突然爆发出一阵激动的呐喊声,一下子将王若汐的声音盖过去。

“哎,叶琳!”我随着他的声音望过去,叶琳果然从VIP通道走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张辰浩。

我和王若汐几乎是被人群挤到叶琳面前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呐喊声在我耳边徘徊,让我觉得有些晕。

“叶琳,欢迎回国!”我向她送上最温暖的拥抱,抬起头,看着张辰浩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走过。

“哎,辰浩学长......”叶琳想把他叫住。

“郜筱柔!”“那是郜筱柔啊?”“郜筱柔,你在这里干什么?”“郜筱柔,请你远离我们家浩浩!”不知道为什么,现场就突然间成了我的声讨会。人要倒霉起来,到哪都能惹是非,我就该在家里窝着,清净。

张辰浩,我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并不希望他能化身黑骑士把周遭的人击退,而是希望他不要回头看我,因为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糟糕。但是,他回头了,就像是听到了我的呼唤一样,他回头了。

“叶琳,我爸的车在外面,我们快点走!”我不确定王若汐到底是在保护叶琳还是在保护我,但至少他赶在我晕过去之前把我带离了那片是非之地。

我在停车场不停地做深呼吸,却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张辰浩回国了,我的生活里不能再假装没有他了。可是就像他刚刚看我的那个眼神,充满了不确定。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他相处,或许只是远远地望一眼吧。远远地望一眼,有时候会比闯进他的生活更让人惊喜,就像我写的那样。

******

喜欢写字的人都知道,有时候故意把文字写得太美,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有一天一睁眼才发现其实自己就像一个预言家。就像我和张辰浩,让我远远地望他一眼的日子很快就来了。

《恋·殇》的第一次媒体见面会在他回国后的第一个周末就召开了,我自然也收到了邀请函,但我并没有与各位主创一起在媒体面前露面。找一个人群背后的小角落,偷偷地看上一眼,然后悄悄地离开,这是我从一开始就做好的选择。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辰浩还是用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让我在各大媒体和所有粉丝面前亮了相。

“感谢大家来到《恋·殇》的媒体见面会,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这部剧,多多支持我饰演的邢超。”张辰浩看起来好得很,“我将正式退出娱乐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喜爱。”其实他是疯了吧。

我们花了那么多的精力想要让他留在娱乐圈,现在他却要主动退出,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台下立刻传出一片议论声,针对张辰浩的问题开始像枪林弹雨一样射出来。“张辰浩,请问你为什么突然决定要退出娱乐圈?”“坊间传闻你前段时间一直在英国疗养,请问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更有疯狂的粉丝在现场嚎啕大哭。

见面会现场的情况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导演和其他演员立刻走到台前控场,就连赵淑颖也不安地站了起来,只有欧阳瑾还坐在张辰浩身边。

短暂的骚动出动了现场的安保人员,但在片刻的混乱之后,现场又迅速恢复了平静。下面进入粉丝提问阶段。

“辰浩哥哥,前段时间我奶奶去英国旅游,她说遇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坐摩天轮,请问你是在谈恋爱吗?”首先提问的是一个小女孩。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女孩子?是郜筱柔吗?”“郜筱柔她人呢?媒体见面会她怎么不来?”“坚决抵制郜筱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起哄。

“你们可以先安静一下吗?”我看到张辰浩站起来,“首先让我回答一下这位小女孩的问题,我没有在谈恋爱......其实我很想谈恋爱,可是你们不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决定退出娱乐圈,请你们不要再抨击她,也不要再给我施加压力。”这是让我很不能理解的逻辑。

“张辰浩!”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做出错误的决定,就算是为了已故的张敏,我也要阻止他,“谁允许你退出娱乐圈的!”我的出现再一次引起了现场的骚动。

“筱柔......”我听到张辰浩在背后叫我,但我不能回头,看着他的时候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各位媒体朋友,我是被大家坚决抵制的郜筱柔,也就是《恋·殇》的编剧助理。”这个开场绝对霸气十足,“很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到《恋·殇》的媒体见面会,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这部剧,而不是把关注点都放在我身上。”我回过头望了一眼欧阳瑾,“早在《恋·殇》的前期筹备阶段,我和张辰浩就不断被传出绯闻。我承认,我对张辰浩的确是很有好感,我喜欢他的敬业,我认可他的专注,我欣赏他作为一个艺人的素养。可是,这么优秀的他不该被舆论压力所困扰。”现场逐渐平静下来,“所以,我请求大家给他留一点私人空间,让他能够在这个圈子里自由生长,让他有时间喘一口气。不要再猜测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是他的一个粉丝,我会远远地看着他,也会一直默默地支持他。”我说完快步向会场外走去。

“郜筱柔!”张辰浩一路追出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早就知道他喜欢我。

我摇了摇头,没有停下脚步。我现在是众矢之的,只有让我远离他,才能让他免受那些负面新闻的影响。可是,我还没有跨出第一步,就被他从身后抱紧了。“对不起,我不想把你推开,可是我没有办法......”其实他根本就不用解释,因为我们都被外界所困扰,难免会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

“张辰浩......”我刚转过身,就又一次被他抱紧了,“你还好吧?”

“我很好,有你在我就会很好......”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一起好好地走下去吧。

******

我不知道张辰浩要退出娱乐圈的消息最后有没有发酵,因为我和他故意屏蔽了手机信号去孤儿院住了几天。孩子们都很开心,张辰浩也很开心。院长告诉我,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张辰浩脸上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了。

“你回国的时候托尼医生有没有留医嘱?”我和他并肩坐在夜空下,我望着满天繁星问他。

“有,”我转头望着他,“他让我把你追回来。”

“那现在已经追回来了,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其实我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只要保持规律的作息和避免高强度的工作,就没有任何问题。他回国那天,凯莉就找过我,她说“你就是张辰浩的药”。

“接下来我要陪你去追梦,”我又抬头望着他,“听说你帮欧阳老师写了专栏,是关于我的?”我才恍然大悟这些从一开始就是被安排好的,“如果有时间,你也可以写写我们的故事......”

******

不管宣传做得怎么样,《恋·殇》还是如期和观众见面了。我想象过观众的一致好评,却没有想到好评如潮,一个又一个的热门话题不断掀起追剧热潮。有夸演员演技好的,有夸人设真实的,有夸制作精良的,当然还有夸宣传到位的。

我写的那篇专栏最后还是被发布了出来,作为纸媒宣传的一部分,和其他作者的文章一起被刊登在《Culture》杂志上。这是我的文学首秀,没想到真的和张辰浩有关。

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青春年少,芳华正好,当赴一场浪漫邂逅。时间再快,它也会让你在青春的某个间隙赶上某个人的步伐。尽管前路曲折,你也会坚定脚步和他一起逐梦天涯。如果一定要给这样的青春下一个定义,我想是——恋·殇。

谁都会经历青春,谁都会慢慢长大。许多年后,当我们再回头细数那些日子,我们一定会发现,原来那时候的自己那么美好。好了,就讲到这里,青春的故事未完待续......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蜜汁炖鱿鱼(《亲爱的,热爱的》原著)蜜汁炖鱿鱼(《亲爱的,热爱的》原著)墨宝非宝|青春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原著,由杨紫、李现主演。身为翻唱界的软萌小天后,佟年从来没想到她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她以为她追的是个三次元帅哥,不想,此人却是电竞圈的远古传说。“韩商言”,她微微仰着头,“我喜欢你。”喜欢到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个小时能和你在一起,就黏着你,看你生气,看你笑,看你发脾气,看你认真工作……他用几乎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她:“听到了。”佟年,你有多想得到我,我就有多想要你。除了你,谁都不行。
  • 守护甜心之樱花雪落守护甜心之樱花雪落雅梦氏冰音|青春我是冰音桑,第一次写小说,请大家多多关照哟,蟹蟹!
  • 恰似你眼中星辰恰似你眼中星辰酸葡萄叶|青春内心鸵鸟外表俏丽的氧气美少女 遇见帅气多金的大boss 始于一见钟情的情动 终于一生相依的濡沫 “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温暖的事!”
  • 霸道三少的腹黑三公主霸道三少的腹黑三公主我纵容你骂我|青春她们初次归来,她冷若冰山,她优雅如云,她甜美可人。她们是天之娇女,各个美若天仙。他们是学院中人尽皆知的三校草,他冷若冰块,他忧郁,他花花公子。六人校园相遇,interesting故事即将开始
  • 余生安好你仍在余生安好你仍在江落言|青春"忆夏。"贺晨暮微笑着叫着忆夏。"嗯?""我喜欢你,哪怕我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我也会跨越山河,只为你。"忆夏看着贺晨暮,嘴角上扬,"贺晨暮,我喜欢你,满眼星河,尽是你"─────── "贺晨暮,你知道现在最美好的事是什么吗?""什么?""余生安好你仍在。"
  • 吴亦凡你别想离开我吴亦凡你别想离开我小喵儿|青春吴亦凡,我这一世只爱你,你却负我我这一直如此疼你,你却来伤我的心夏墨馨,这一世,我爱你,我也没有负你我不想让你因为我而违背了自己的心
  • 爱在琉璃花开爱在琉璃花开花神妖娆|青春夏琉璃是天生的公主,上天似乎特别眷顾她,她的生命中同时出现了那么几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男孩。青梅竹马的上官璟,默默守候的景御,忧郁的凌羽希,阳光的凌羽翼......上官璟家世优厚天生的王者,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失败,但在面对那个深爱的女孩却无能为力,很怕失去再也挽不回?景御一个孤独守候的天使,他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夏琉璃是他心中唯一的天使,他能不能等到他的天使?凌羽希是夏琉璃从小爱慕的大哥哥,是众人眼中公认的王子,忧郁的气息是他的保护色,但他为何不敢爱?凌羽翼爱恨分明阳光开朗,对夏琉璃一见钟情,对于夏琉璃来说他很像地狱的恶魔,他的路途似乎很遥远?
  • 爱上了你我不后悔爱上了你我不后悔凯之夏琳|青春顶顶大名的笑话真实身份竟然是破产户的女儿,老爸跑路别墅被收走,还意外的被一个相貌“可怕”的神秘少年纠缠,不管了,哪怕沦落到住阁楼,她也只想一个人安静打工找老爸,可谁想到她被迫收留的神秘少年竟一夜变成绝世美少男
  • 谁说蓝色不忧伤谁说蓝色不忧伤柠檬未央|青春谁说男主都是专情女主的?谁说帅哥只能配一个美女?张烈自从初中起,就因为出色的外表,桀骜的性格,俘获一片少女的芳心。打怪升级,一大波撩妹攻势,他在这条路上越战越勇,直到遇见季澜澜?wc,这妹子的脑回路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啊?
  • 高冷校草的蛮横丫头高冷校草的蛮横丫头晶莹的秋天|青春她进入了甜甜的梦乡……梦里,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充满了花香鸟语,她就坐在草原的中央,欣赏着日落,忽然间,不知从哪里蹦出来一只大灰狼,晓静定睛一看,竟然还是……陈洋的样子?!纳尼?大灰狼陈洋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新猎物,伸出自己的爪,向晓静扑过去。梦里的晓静大叫了一声,漫无目的地胡乱跑着,突然,“彭”,梦里的晓静撞到了一棵树上。然后便昏过去了,只隐隐约约听到大灰狼陈洋的呢喃声:“死丫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