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神仙眷侣

一个月后之后,乌团团突然不吃不喝,神情焦躁,焱乐虚弱没法看护她,怀疑她要生了,安排魔姬们整日伺候,李嘉看护。

入夜,寝殿里忽然传来几声刺耳的鸣叫声,那声音尖细直穿云际,王宫的琉璃瓶,水晶杯尽碎,伺候的魔姬们受不了这个声音纷纷逃串躲避。

“焱乐……救我……”乌团团控制不住自己,忽然变化出真身冲出王宫,李嘉扶着焱乐追出,却看到一只头身如鹰又有华丽羽毛的白色鸟儿浑身发着耀眼的白光在天空翻滚挣扎,叫声尖厉痛苦,它朝焱乐俯冲来又直插云霄飞去,魔界的魔人都看呆了……

“这,这就是幻音鸟的真身吗?这孩子生的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了……”李嘉看的心慌极了。

焱乐体弱,无法御飞,昱恒不在,宫里的魔将军都是杀伐果绝的粗人,焱乐不放心他们去追乌团团。

突然,那鸟儿如消耗完了力量一般从云层中掉落下来。

“快去查看!”李嘉喊道。一众魔人蜂拥而去。

焱乐拼尽力气飞向那坠落之地,乱石之中,乌团团怀里抱着孩子靠在一块黑石后面,身上的白光渐渐减弱。

焱乐高兴的跑过去揭开她怀里的衣服,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眼见有人过来,他忙把孩子盖上,抱着乌团团回了寝殿。

“蛋!”李嘉见了乌团团身边的那个西瓜大小的白色巨蛋愣了一下又叫道:“好大一个——蛋!”

焱乐脸都绿了,乌团团还没醒。“封锁消息,别让人知道这件事。”

“可是……这个孩子生的这么壮观,魔界的人都看到了,怕是其他城主马上要来贺喜了!”李嘉提醒道。

焱乐一拍面门,看着乌团团不知怎么办才好,两个人拼命生下的孩子居然是个大蛋!这让他情何以堪?

“其实,蛋儿挺可爱的。”李嘉把它包进襁褓里,递给焱乐。

焱乐扭过头去不看它:“你让我静静……”

“怎么都是自己的孩子,多亲近一些总是好的。”李嘉安慰着又把襁褓递给他。

“你告诉我它长的哪点像个孩子……”焱乐身心俱疲,瘫坐在宝座上。

“也许还需要再孵化一下?”李嘉猜测道。

焱乐挪了挪身子不去看那个蛋。

李嘉叹息着把蛋儿搂在怀里。

“李嘉,你样子好傻……”焱乐看着他抱着蛋儿踱步走来走去哄着,看不下去了都。

“蛋儿是温的,也就是说里面一定有个生命。”李嘉倒是很欢喜,又把蛋儿把到焱乐面前:“你摸摸,温的。”

“李嘉,我……我……”焱乐忽然哭了:“我接受不了啊……”

“焱乐……”乌团团被哭声惊醒,寻找着焱乐。

焱乐一脸幽怨的看着她,并未上前。

“孩子呢?”乌团团问道。

李嘉忙把襁褓递给她,乌团团也奇怪:“这是什么?”

“你生的!”焱乐脱口道,带着几分恼火。

“我生的?”乌团团想了想道:“我明明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是啊,多白,多胖,你把鼻子眼给我指出来!”焱乐焦虑起来,走来走去,无法直视那个蛋,也没法去哄乌团团,他心里乱急了。

乌团团抱着蛋儿哭了起来,怯怯的喊着焱乐的名字,焱乐不看她,只想扇自己几把掌好证明这是个梦。

魔姬上前秉告:“白衣城主,恶魔城主,不夜城城主等前来贺喜……”

“不见不见不见!”焱乐恼了,摆着手道。

虽然焱乐不见众魔王,可他生了个蛋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魔界上下人人视为笑谈。

焱乐心力憔悴终于撑不住睡了,醒来时怀里搂着蛋儿。“谁干的?”他有些气了,气他们趁他熟睡之时强行塞蛋儿给他孵化。

“是我昱恒”昱恒一回魔界就听人纷纷笑谈此事,一见那光洁的巨蛋,也咽了口口水,吃惊不已。

“你回来了……”一见是他焱乐消了一半的火,早先昱恒就不同意他保下乌团团和孩子。“你一定在笑我生了这么个东西吧?”

“属下不敢”昱恒道:“你是卵生,乌团团是蛋生,这没有什么不对啊!”

“这正常?”焱乐忙问。

昱恒点头又道:“只是乌团团体寒怕无法暖蛋儿出生,此重任需魔尊完成!”

“什么?让我一个大男人去孵蛋?”焱乐惊了。

“哈哈……”刚好进来的李嘉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办不到,我是公的!”焱乐十分抗拒。

“可我和李嘉的热量都不如你啊!”昱恒道。

“是啊!”李嘉又道:“孩子是谁抱和谁亲的……”

“他就是个蛋!”焱乐忍不住道。

两人一听又忍不住笑了,焱乐的脸色可难看了。

“自己的儿子得自己疼”李嘉说完拿出一个布袋:“这是我让人赶制的‘孩儿袋’人间用这个兜住孩子,就可以腾出手去做别的事了。”说罢把蛋儿装进去给焱乐系在脖子上和腰间。

焱乐十分不情愿,李嘉又道:“就当是上苍给你的考验吧!你该去看看乌团团了,她从昨天到现在没吃没喝呢!”

焱乐认命了,就算是个蛋,那也是自己的后代啊!

昱恒和李嘉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不过半天焱乐和乌团团又吵起来了。

“你还敢哭?生了个蛋让我天天抱在怀里,还想做魔后?没门儿。”焱乐发着火。乌团团抱着他的腿纠缠着。

昱恒看着他们无奈的对身边的李嘉道:“我有种给他俩当爹做妈的感觉……”

李嘉点头:“我也是。”

“你说过的,我给你生孩子,你让我做魔后的。”乌团团哭着道。

“你也说是孩子了,可这是什么?一个蛋啊!你告诉我它是男孩还是女孩?”焱乐得理不饶人,其实还是因为心里落差大,这又不得不孵化蛋儿,面子上过不去……

“既然魔尊这么厌恶乌团团,那属下把她关进恶水潭,用噬骨黑水把她化了!”昱恒一脸怒色的道。

“瞎说什么,……也,也没那么讨厌她!”焱乐软了。

李嘉扶起乌团团问道:“你干嘛非要做魔后呢?”

乌团团泪眼汪汪的道:“天后是天帝的妻子,王后是王上的妻子,魔后是魔尊的妻子,我要做焱乐的妻子,魔姬那么多,妻子只有一个……”

李嘉终于明白了,看了看焱乐。

焱乐不好意思了,嘴硬道:“等蛋儿出来再说!你最好保佑它不是个葡萄或是棵菜!”说罢抱着蛋儿快步走了。

“你不要怪他”李嘉安慰乌团团道:“现在魔界都在笑话他,有几个魔王明明知道你们生了蛋儿,还非要看看蛋儿有多大,他对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期盼有多大,你是知道的,他需要时间想明白。”

乌团团点头,也不哭闹了。

另一边昱恒思索再三,提议让焱乐去找璟琰,或许他有办法,也能避避这些看热闹的城主们。

“你们好好照顾她。”焱乐抱着蛋儿,心里有些不舍乌团团,回头看了几眼道。

“明明舍不得,还总爱整事,小孩子气……”昱恒低声抱怨道。

“昱恒你说什么?”焱乐回身问道。

“属下恭送魔尊,一定照顾好乌团团。”昱恒恭敬一拜。

李嘉佩服不已。

轩辕山的白云深涧里,焱乐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处山涧处的开阔地,三间茅舍,一个小院,几簇野菊灿漫的开在房前屋后,简单恬静。

“呦……我来的不是时候,洗澡呢?”焱乐抱着蛋儿在中堂坐下。

“你先坐会儿,我才刚刚沐浴。”璟琰道。

焱乐笑道:“你洗个澡还把琉璃盆放边上,是打算色诱云绮仙子啊?”

“焱兄莫胡说”璟琰说着看着浴盆边上的一棵桃树盆栽,心里有些心虚。

“依我看,云绮仙子胆小,你就是身体再俊美,她也不敢看。不过,要是宝儿的话,可能立马就显身了!”焱乐打趣他道。

“是啊!她为仙和为人的品性怎么差这么多?”璟琰一直也没想明白。

“当然是我指点的好!”焱乐脱口道。

“你说什么?”璟琰心里一惊。

焱乐忙改口道:“那个,我是说你们只有一世情缘,当然要轰轰烈烈的相爱了……”

“是啊……”璟琰黯然的道:“拼尽了全力。”继而问道:“焱兄今日何事到访?”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焱乐道。

“好消息吧!”璟琰道。

“好消息是:我做爹了!”焱乐懒懒的道。

“你和乌团团有孩子了?”璟琰十分惊喜。

“是啊……”焱乐依旧懒懒的道。

“那坏消息呢?”璟琰说着已到焱乐身边。

“哇!你穿衣服这么快,吓着我了。”焱乐拍了拍怀里的蛋儿,哄它道:“蛋儿你别怕,这是你璟琰伯伯……”

璟琰愣住了,指着蛋儿:“你的?”

“完了,完了,看你这表情怕是你也没办法了……”焱乐没精神了。

“这蛋儿……”璟琰摸了摸:“温的?”

“李嘉非说这里面有生命,让我每天抱着好把它孵出来……”焱乐欲哭无泪:“我是个男人啊!”

璟琰摇头笑着,拿他没办法。

“其实,我也不是嫌弃他是个蛋,只是我是卵生,乌团团是蛋生,我真怕这孩子随了她娘生成了幻音鸟,将来和他娘一起把我吃了……”

璟琰听罢想了想道:“未必,我们仙也好,魔也好,不是以形来定属性的,而是看修为,我刚才摸蛋儿蛋壳温暖,里面却似乎很有能量,乌团团虽未修习法术,但五行属土,蛋儿不似于她。”

“那就好!你不知道我为了生它费了多大的劲儿……”焱乐说起了用血喂养乌团团的事。

哪知,璟琰也挽起了袖子,手腕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疤痕。

“你……”焱乐看了一眼琉璃盆,那桃花盆景的叶儿长的十分幽翠。“哎……同命相连啊!”

“她会回来的”璟琰手捧琉璃盆,温柔又坚定的道。

“会的!”焱乐心情大好:“我的蛋儿也一定会破壳而出的!”

一千年后……

璟琰望着眼前院子里十余丈高的桃树,欣慰的笑了:桃花开了,灿如锦,粉如霞,花儿迎风招展,娇嫩的惹人怜惜……他坐下抚琴,日日相伴,从云千忆那讨来的郑宝儿雕像已经与桃树对视千年了,他所有的希望都将在这几日有个结果:凡超过百年的大树都要经过天雷地火劈过,历劫重生才算过关,虽然这株桃树经过了九次雷击,而最关键的就是最后一次,它将决定它是枯木,还是能修成人形得到正果。

璟琰弹奏完琴,来到桃树下抚摸着树干,桃妖几次想显出人形都被璟琰制止了,未得天雷地火的考验,它就是妖,不得正果,后患无穷。

“乖,就这几日,是修成正果,还是粉身碎骨我都陪着你。”璟琰抚摸着树干,极力安抚着它。

朗月疏星的天空忽然云层翻滚,里面闪烁着雷电之光。

“就是现在了,夭夭,别怕!”璟琰吻了一下树干,退回到了茅屋下。

一阵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顷刻而下,闪电由天际穿透云层直劈桃树,一下,两下,三下……直劈了一千余下,雨水也浇不灭树枝上的火苗,而桃树倔强的挺立着,璟琰紧张又心疼,握紧了拳,咬紧牙关,看向天际忍着。别的树妖成正果不过几百下,他不知道为何夭夭被劈了这么多下。

“啊……”桃树崩裂,一个赤身裸体的女身被抛了出来。

“夭夭!”璟琰忙脱了自己的衣服给她裹上。那女子看了他一眼就晕了过去。“感谢上苍……”璟琰抱住那女人在风雨中喜极而泣。

第二日,桃枝上的雨水还在滴答,那女子就穿着璟琰的衣服,赤脚在院子里溜达起来了。空气十分清新,那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看自己的手脚十分新奇。她摸了摸郑宝儿的雕像,又好奇的去摸了摸树,感觉十分亲切。

“夭夭”璟琰叫她。

那女子回过头来,一脸懵懂无知。“你是谁?”那女子问道。

“我是……”璟琰使了个坏:“我是夫君啊!”

“夫君?”那女子重复着又问道:“那我是谁?”

“夭夭”璟琰心满意足的道:“天下最美的名字……”

“哦……”夭夭又转过身来看着郑宝儿的雕像,忽然她转了一个圈,就变化出了和木雕一样的发饰和衣服,简直就是复活了雕像,璟琰激动不已,哭了出来。夭夭走近他,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泪往嘴里放。

璟琰手慢了没抓住她,只见夭夭尝过了他的泪忽然道:“我见过你……”

“你记起了什么吗?”璟琰不相信她有前世的记忆。

“你天天给我浇水,除草,还抱着我,好痒啊!”夭夭说着突然抱住了他,缓缓道:“我终于不是一棵树了,谢谢你……”

“夭夭,你回来了!”璟琰也拥紧了她,忍不住又要流泪。

吃饭,认字,学礼仪,识物,分男女,璟琰重新教了她一边。

每日夭夭乖巧的跟在璟琰身边,他实在忍不住吻了她的唇。夭夭惊恐的看着他,问道:“夫君,你是要吃了我吗?”

璟琰一见吓到她了忙解释:“不,不,这是吻,喜欢一个人就会忍不住想亲吻她。”

“哦……”夭夭活学活用,踮起脚来亲了璟琰。“是这样吗?”

“是,是……”璟琰太高兴了,又忙叮嘱:“只能吻我,不能吻别人。”

夭夭又迷茫了:“这世间不就我们两个人吗?”

璟琰笑了,他的夭夭是张白纸,对世间的万事万物都不知晓,眼前的山川湖泊,日月星辰,草木花鸟是她最熟悉的。

璟琰满脑子都是私心,哄夭夭和他睡一张床,又哄她说是他的妻子,夭夭是张白纸,任他描画。

魔界

焱乐抱着蛋儿已抱了一千年,好似长到他身上一样遥遥无期。

乌团团醒来,习惯性的拍拍焱乐的肚子,摸摸蛋儿,可是,她的手落空了,黏黏的粘液沾住了她的手,她猛的惊醒了,看着破裂的蛋壳呆住了:“焱乐,醒醒,蛋儿呢?”

焱乐睡眼朦胧摸了一下肚子,立马吓的坐起,出了一身冷汗,两人看着破裂蛋壳不知如何是好。

“快找啊!”焱乐一声大喊惊醒乌团团,两人忙在寝殿里翻找了起来,而没有孩子的一点影子。

“李嘉,昱恒!”焱乐跑了出去大喊着:“快去找蛋儿!”

昱恒跑出几步忽然又转回来问道:“小魔王长什么样?”

焱乐,乌团团语塞:是啊!蛋儿长什么样啊?

“没,没见到……”焱乐说着又看这着急的乌团团,她也摇了摇头。

“蛋儿也就那么大,应该是个婴儿吧?”李嘉猜测道。

“不在王宫里,怕是能走会跑,没准还会飞呢!”昱恒担心道。

“那怎么办?蛋儿会去哪里啊?”乌团团急的哭了。

“应该走不远,找,找,全去找!”焱乐又急又恼:这个小混蛋,老子抱了你一千年,你居然招呼不打一声就跑了!

“焱乐,你带他去过哪些地方啊?他会不会是自己跑出去玩了?”乌团团问道。

焱乐一听就更没主意了:人间?炎河?阴司?轩辕山?抱着蛋儿无聊的他除了天界都玩了一通,这会儿他可傻眼了……

“我要蛋儿,我要我的蛋儿……”乌团团哭了起来。

焱乐没法,只得亲自去找,魔界上下乱成了一团。

白衣城魔王与赤壁城魔王正在一起喝酒,听到这个消息忽的笑了:“这个焱乐还真行,那个蛋捂了一千年,还真让他孵出来了啊!哈哈……”

“这孵出来的是什么啊?”赤壁城魔王问着来禀告的属下。

“不知道是什么?听说一孵出来就跑了,这不满天下的找呢吗?”侍卫道。

“哈哈,有趣,这要是跑丢了,焱乐不是白孵了吗?”赤壁城城主道。

“去,咱也派人去找找,看看是个什么东西。”白衣城主放下酒杯道。

“夫君!夫君快来啊!”夭夭正躺在桃枝上晒太阳,忽然见一道红光闪过,一人降临在小院里。

那人抬头一看,惊奇道:“云绮仙子,你又重获仙身了?”

“谁呀!”璟琰正在屋里烧水,听到夭夭的喊声忙跑出来:“焱乐,你来了?”

“原来这个世间除了我和夫君还有第三个人啊!”夭夭跃下桃树,惊奇的看着焱乐,围着他转圈的看着。

“啧啧……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啊!”焱乐惊奇道。

“感谢上苍!”璟琰笑道。

焱乐回过神来忙问:“璟琰兄有没有看到我家蛋儿啊?”

“蛋儿?他出壳了吗?”璟琰忙问。

“完了,完了,我把魔界都翻遍了也没见到他!”焱乐急道。

“蛋儿什么样?我帮焱乐兄找找。”璟琰道。

“呃……不知道……”焱乐又气又恼:“我醒来发现壳破了,他不见了,还不知道男女,长什么样子呢!”

“这就难办了!”璟琰答道:“别是随你的性子喜欢乱跑吧?人间找了吗?”

“我要是找到他,非打断他的腿!”焱乐气急道。

“我随你去魔界吧,或许能帮你找找。”璟琰拉过夭夭,与焱乐一起返回魔界。

来到魔界,璟琰要了焱乐的一片鳞和乌团团的智翎,用亲子咒把鳞片和羽毛抛了出去,只见那鳞片和羽毛尽然沾在了李嘉脸上,众人不解,只听璟琰笑道:“蛋儿,你爹娘生你不易,你若淘气,他们可是要生气了……”

只见那个李嘉突然一闪不见了,门外传来李嘉的声音:“魔尊,魔界各处都找过了……”

“去!”璟琰又指使鳞片与智翎飞出定在了角落一魔姬脸上,为怕她又跑了,璟琰掷出手环套住了她的手,魔姬忽的变出了一个少年的样子,少年剑眉绿目,鼻梁高挺,薄唇微翘,带着几分不屑,红发尖耳,皮肤微红,有些神似焱乐,却一点也不像乌团团。

“儿子,是你吗儿子?”乌团团忙上前拉住他的手问道。

“娘,是我,蛋儿。”那少年笑着道。

“你这个混小子!”焱乐气的要去揍他,被众人拦了。

“蛋儿,你干嘛这么吓爹娘啊?”失而复得,乌团团高兴的抹着泪。

“孩儿在蛋里待的太久了,实在太闷了,就想逗逗你们,哪知道你们翻了天的找我。”蛋儿道。

“你还有理了,气死我了!”焱乐凑上前去又要打。

“好了,孩子淘气,以后好好教就是。”璟琰对焱乐道:“这个锁龙环就当见面礼送侄儿了,一会我把密咒告诉你,以后不管他跑到天涯海角,锁龙环都能带他回来。”

“那这礼物我不要了!”蛋儿一听,慌忙扯着手环道。

“再淘气我要揍你了!还不谢谢你上神叔叔!”焱乐气道。

“蛋儿谢过上神叔叔……”蛋儿无奈的拜过。

“夫君”夭夭拉了拉璟琰的衣袖,有些害怕的道:“这人长的好奇怪,我们走吧!”

“宝儿……”李嘉静静看了她半天,终于难以置信的唤道。

“你是谁?”夭夭转过脸看着他道。

“我是你的李嘉哥哥啊!”李嘉忙道。

“我是夭夭,这是夫君,我不认识你啊!”夭夭满眼清澈不带一丝尘世杂念。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李嘉喜及而泣。

夭夭忙对璟琰道:“夫君,他眼里也流出水来了……”

“夭夭,就是夭夭,没有前尘旧事……”璟琰道。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李嘉不信。

“这是真的。”焱乐走过来道:“除了样貌,她真的不是宝儿。”

焱乐心情大好,对众人道:“今日喜事多多,我要设宴庆贺,各位一定要尽兴啊!”

璟琰不好拒绝,只好带着夭夭留宿一晚。

席间,蛋儿对夭夭十分着迷,跑过来对夭夭道:“姑娘,我瞧着你心里喜欢,你给我做媳妇可好?”

璟琰一听大吃一惊,夭夭吓的抓紧了璟琰的袖子,往他怀里躲着,李嘉也吃惊的不知说什么好。

“混蛋玩意,刚出蛋壳就给我惹事啊!”焱乐训斥着,过来揪着他的耳朵,指着夭夭道:“这是你婶婶!”

“我已经成人了!能娶媳妇了!”蛋儿护着耳朵争辩着:“我在蛋里就知道外面的事情,你和娘做羞羞的事情我都知道……”焱乐赶忙捂住他的嘴巴,乌团团羞的满脸通红。“昱恒,把蛋儿给我带房里去!”

“爹,我还没吃饱呢!”蛋儿说着被昱恒和侍卫给拖走了。

“你这是给我生了个什么东西?”焱乐把气撒到乌团团身上。

“蛋儿一直是你抱着的,随你!”乌团团生了儿子,底气一下足了。

“敢顶嘴了你?”焱乐又要欺负乌团团。

“你说过,我生了儿子就是魔后!我做到了,我是魔后,你不能凶我!”乌团团满脸委屈一掐腰道:“你看人家上神和夭夭,三生三世都那么恩爱,你就会欺负我!”

璟琰忙劝道:“今天是高兴的日子,魔尊也该宽心才是,蛋儿五行属火,随你,真身应该是翼虎”说着笑了笑道:“不用担心他吃鱼了。”

难得儿子出壳了,焱乐心里还是高兴的,只好哄着乌团团:“魔后为我生了儿子,大功一件,你说,想要什么赏赐?本尊都满足你!”

“我要去人间!”乌团团任性的道。

“怎么又提这事啊?”焱乐不耐烦的道。

“魔后想去,你陪她去了就是”璟琰握着夭夭的手道:“我们也打算去人间游历呢!”

“你不知道,你和宝儿在人间历劫时,她是全看在眼里了,非要也跟我整上一出,这么多年了还忘不了。”焱乐道。

“宝儿是谁?”夭夭黑着脸问道。

璟琰不知道该怎么说,乃哄道:“这个故事太长了,为夫以后告诉你。”

谁知夭夭心里已有打算,酒宴散后找到了李嘉,听完了郑宝儿的故事。

“夭夭!夭夭……”璟琰寻了她半夜,没办法只能求助焱乐帮着找。

李嘉和夭夭在冥河边对视着,夭夭从心里可怜眼前这个男人,她想了想忽然道:“我送你一个郑宝儿吧!”

“啊?怎么个送法?”李嘉不解。

只见夭夭对着自己的脑门击出一掌,身体里跌倒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来,李嘉看呆了。

“拿去吧,就当我送你的礼物。”夭夭大方的道,然后又对站起来的那女子道:“你以后就叫郑宝儿了,这是你的主子李嘉哥哥。”

李嘉不敢收忙问这是什么?

“傀儡啊,没有灵魂的,你说什么她做什么。”夭夭道。

“这怎么行?”李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正在这时焱乐带着璟琰来到冥河边,看到两个夭夭和李嘉在一起,惊呆了。

夭夭说了一下缘由,璟琰不好怪罪,只觉得尴尬,焱乐忽然一拍脑门:“灵魂我有啊!给你一个便是!”

当下几人回了魔王宫,不料第二天一早李嘉就等在焱乐寝殿门外,见到焱乐忙问给的那灵魂是怎么回事?

焱乐打量着他,笑道:“昨夜补了这么多年的相思之情了吧?”

“太吓人了!”李嘉解释不清,一再追问那是什么灵魂。

“你忘了,你的至纯灵魂给了我,我的就闲置了,给你的宝儿用了可能会沾染上我的一些脾性吧,再说了这个灵魂最贴近宝儿……”焱乐说着打着哈哈:“我要去看我的蛋儿了,也不知这小子醒了没?也不给老子问安……”说着便朝另一个大殿去了。

魔尊的脾性?李嘉在脑中想着:贪玩,好色,不讲理,任性,霸道,爱挑衅……忽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李嘉哥哥……”郑宝儿找到了他,一脸不满的把他堵到了墙边:“你怎么起这么早啊?”

“我……饿了……”李嘉撒谎道。

“我也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宝儿拉着他一脸天真的道。

“好……”李嘉说着心里慢慢释怀,就算她不是宝儿,也始终是自己不愿忘记的记忆,有她在身边闹腾,也挺好……

璟琰怕夭夭又惹事,一早就要带她走,蛋儿在后面追着道:“姑姑,送我一个傀儡吧!就当庆贺蛋儿新生。”

“混账东西,丢老子的脸!”焱乐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把他制住,与璟琰挥手告别。

“蛋儿听话,娘回来给你娶十个八个媳妇……”乌团团安慰道。

不料,焱乐听了不干了:“你可真大方,我就娶了你一个,你却给儿子娶十个,不公平!”两人说着又吵了起来。

“蛋儿既然开口了,不能让孩子失望”璟琰看了一眼躲他身后的夭夭,对焱乐和蛋儿道:“蛋儿只能算是乳名,得有个配得上身份的名字才是……”

“上神博学多识,给蛋儿赐个名字吧!”乌团团忙道。

“寅君如何?”璟琰道。

“甚好,不是君子也叫成君子了。”焱乐高兴的道,与璟琰拱手告别。

璟琰带着夭夭离开,走到不毛之地时夭夭忽觉心口疼的厉害,璟琰心思:这里还是她的伤心地啊……

昱恒叫来李嘉:“魔尊和魔后去人间历劫了,你带宝儿也去人间走走吧!寅君的脾性我还摸不透,不知这孩子会不会闹宝儿,你们出去避避,我看着他。”

李嘉忙道谢,也带着宝儿离开了。

魔尊大殿里,寅君躺在他爹的宝座上,看着摆放纸笔要教他写字的昱恒,一脸不满的道:“叔,我就和婶子闹着玩玩,至于这么防我吗?”

“蛋儿,乖,我们开始吧!就从三界史略开始学……”昱恒道。

“你不是在逗我吧?我爹都不知道的事你让我学?”寅君很是不满。

“魔尊也恨自己所知有限才倚仗我和李嘉所以才希望你能比他强啊!”昱恒哄他道:“你若超过魔尊,那魔后不是倍感欣慰吗?”

“不是吧?我爹那么霸道,把我娘欺负成那样了,她还不是喜欢爹喜欢的不得了吗?”寅君不信。

“这样,你每天学多少,我就说多少他们的故事给你听,如何?”昱恒道。

“故事我喜欢,好,说定了!”寅君马上坐好:“开始吧!”

昱恒会心一笑,教授起来:“三界,乃天,地,魔三界,各界皆有主事之人,政事分开……”

焱乐投胎到人间,已年满十八岁是个英俊强壮的镖师,自幼便有李嘉变化的道人告知他今日七夕节在本镇花神庙前的良辰桥边等他的天命之人。

“桥这头还是那头啊?”焱乐左右走来走去,生怕错过他的天命之人,已过了半天到是有不少漂亮女子对他看上几眼,可等他上前说出“暗号”却被人骂是登徒子,扇耳光,踩脚……“这个暗号不被人打死才怪呢!”焱乐又急又气的道。

“相信我,她比你还急呢!”李嘉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后。

“你是不是耍我啊!”焱乐转过脸来,脸上满是手指印。

李嘉忍住笑,故做惊讶道:“呀,这些女子看着弱弱的,怎么下手这么重?”

“十几个女子打的啊!还不算踩脚的,疼死我了!你是不是耍我?哪有暗号是说想和人家姑姑睡觉的?”焱乐急了。

李嘉终于笑了出来,焱乐要走,李嘉警告他:“你今日走了,明日就死了,她也一样。”

“你别吓我啊!我还没碰过女人呢!死了很亏的!”焱乐心有不甘,慌忙道。

“还不是你前世总欺负她,她今日要寻你的不是!”李嘉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相信我,等了十八年,挨了几巴掌,也值!”

焱乐静下心来,问李嘉:“我以前怎么欺负她了?”不料李嘉已经遁了。

“哇……”一阵哭声,焱乐一回头看见一个两岁大的女娃娃看着他在哭,那小脸粉嫩嫩的,眼睛黑亮黑亮的溢着泪。

焱乐咽了口口水,心虚的问道:“不会是,是……你吧?”

那娃娃看着他抽泣着,抹着眼睛。

焱乐拿不准主意了,只好说了暗号:“姑娘,我想和你睡觉……”

哪知那娃娃居然伸出手要他抱。“啊!”焱乐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抱起那娃娃,一脸的生无可恋:“你这么小让我如何是好?还得养你几年,那我不成你爹了?”

“放开我的孩子!”身后传来一妇人的声音,只见一胖妇人奔他而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妇人,对着焱乐一顿痛打:“大白天的抢孩子!打死你,打死你……”一顿拳打脚踢,焱乐精心装扮的衣衫也撕破了,头发也乱了,扶着腰靠着河边一歪脖子树下坐定,突然他又笑了:活该,谁让你抱人家孩子,都说和你在此相认了,怎么可能是个才会走的娃娃啊!正在自认倒霉的份上,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红色金鱼绣鞋,白色的衣裙,红色的披肩……焱乐慢慢抬眼看上去,只见一双眸剪水,嘴角含笑的女子正看着他,身上仿佛带着光,美的让人想极力看清……

焱乐顾不得疼,缓缓走进她,结结巴巴的道:“姑,姑娘,我,我……想……想……睡你觉……”

那女子听罢脸一红,没有生气,还忍不住笑了,掏出手绢给他擦着流出来的鼻血……

“真的是你!”焱乐心里开心不已,抱起她转起圈来,口中大叫:“我等到了!等到了……”

桥下划来一只小船,船上李嘉拥着宝儿看着焱乐他们,心满意足的对宝儿低声道:“我也等到了……”

“叔,我爹和我娘真好,我也想娶媳妇了……”因寅君学习好,昱恒破例今天带他到人间看他爹娘相会,好让他知道情与礼,可一听这话头疼不已,忙把一旁看热闹的蛋儿给拉走了。

“夫君,我是什么样的人啊?”太湖的一叶小舟上,夭夭和璟琰一同躺在船板上,望着蓝天流云问道。

“夭夭为何这样问?”璟琰转过脸来看着她。

“魔尊叫我云绮,李嘉叫我宝儿,夫君叫我夭夭,那我到底是谁?”夭夭转过脸问他。

璟琰拉起她的手,心头万千感慨:此时的平静来的太不容易了,如果在天界他能坚守住自己的感情放弃太子之位,专心和云绮在一起,就不会有后面宝儿的自绝,云绮的自灭,以及夭夭得来不易的新生。

“不管是谁,都是我心头不可割舍之人,是我的命……”璟琰说着悲从心来,眼泪盈眶。

“我不问了,再也不问了……”夭夭俯在他身上,心虚的道:“你眼睛一出水,我心里就好难受……”

正在此时,湖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璟琰忽然起身,四下查看。

“怎么了夫君?”夭夭也起身问道。

“有仙家……”璟琰回道。

不远处岸边一白发紫衣的男子正吹奏着一支长笛……

“云千忆……”璟琰心头一惊,忽然想起焱乐说的,他已放下执念成了仙:居然在这里都能遇到你,看来是与夭夭还有相见之缘啊……

“夫君,这笛声真好听……”夭夭说着也望向了云千忆。

云千忆望着他们,小船在眼前渐行渐远:这支《桃夭曲》送给你们……愿你们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夫君,你怎么还看他?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夭夭揪着他的衣衫撒娇道。

“夭夭,你看那人面善吗?”璟琰问道。

夭夭摇着头:“没见过,他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和蛋儿一样天生的吗?”

璟琰没有回答,回身又看了一眼云千忆,他已不在,笛声也渐止,乃叹口气紧紧抱住了夭夭,实实在在抱着所爱之人的感觉真好啊……

此时别离天地间,经年往复……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月下忆瑾年月下忆瑾年十月忆|仙侠天帝三女儿凉月的桃花不开则已,一开惊人,不对,是惊神,但是,真正不败的那朵桃花,早就已经刻在了姻缘石上……(总之是HE)
  • 朕的皇后是妖怪朕的皇后是妖怪姑娘天生傲骨|仙侠哎哟喂,老娘的腰啊,好痛,呜呜呜。呀!我怎么变成蛇了?本姑娘不就是贪玩,然后一不小心掉坑里了吗,怎么会变成蛇?呜呜呜,,妈妈呀,你在哪儿?快来给宝宝抱走吧!呜呜呜,,,,铨晟冥看着眼前挂在树上的这条小蛇接二连三的露出人类的表情,觉得特别好玩,说不定,有了它,皇宫就不会那么死气沉沉了,然后铨晟冥决定将它带回宫,“嗨,小宝贝,跟我回家吧,”铨晟冥说了句话将小蛇吓得差点七魂丢了六魂,不过眼前的帅哥真的好帅哦!比我家鹿晗还帅,小蛇花痴又犯了!!!!
  • 祭神渊祭神渊冰凌城夏|仙侠为救苍生,她剖心葬魔,堕入无尽轮回,经历永世不能超生之苦;为救爱人,他祭出元神,交换她的重生,只为千年后的再次相聚;轮回千载,转世重生,千万鸟雀倾巢而出,她踏雪而来,从锦衣玉食,跌下为奴,受尽俗世之苦;美人相救,迷路慢慢,她终归原途,投入神派门下,重新走上修仙炼神之道;受人所骗,她无形中沦为魔徒帮凶,受到天地谴责,她用一生,去挽回弥天大错;当黑暗再度来袭,盘古帝神创造的无尽神域危机四伏;面临艰难抉择,她最终放下复仇的执念,救万民于魔爪之中,最终完成了劫难的磨炼,破茧成蝶,回归神坛。
  • 寒鸦记寒鸦记胡不左|仙侠一个穿越故事。一个杀手穿到架空世界的故事。在这个世界,杀手学会了如何成为一个人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有欢笑、有悲伤、有愤怒、有伙伴、有爱情......
  • 清虚传清虚传AB教主|仙侠修真年代,门派群立,兵伐向戈,却不伤及百姓。素有天下第一大派之称的清虚门,统一众多分派。成为正道之首。率领门派抵御魔道。今天我们暂且讲述一下清虚门的历史!
  • 寄月传寄月传狠唯美|仙侠唯美体内仙气涌动,觉醒成功,然而五小却散尽了功力,气息越来越弱,唯美在体内禁制打开的瞬间也记起了前尘往事,当年为了救那只反了天宫的猴子,她不惜堕仙成魔,召集各路妖王冲上天庭,只可惜中了天庭的计谋,害得众魔、妖、精、怪,惨死,造成了天地大劫,尸骨堆积如山,她也被洗去记忆,转生下界:“五小!不!不要!”……
  • 乱世夺天乱世夺天甲面|仙侠得到上古遗宝的钱无缺,不幸死于贪婪者的追杀,遗憾的是直到最后那一刻,他也没能解开上古遗宝的秘密。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异界,却突然获得了神秘传承。两个世界间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一线天机万人争,这一世的钱无缺,又能否脱颖而出,踏上最终的强者之路?一切尽在乱世夺天。
  • 神仙经神仙经太玄萌主|仙侠仙魔时代,仙族、魔族为争夺九天圣域背水为阵。三千年后,魔族溃败,群魔分散落于人间,伺机卷土重来。落魄书生张文轩,不爱之乎者也,一心求神问道,誓要在这太平盛世找寻属于自己的神仙道……
  • 烈狱焚天烈狱焚天风中一人|仙侠一场巨大的阴谋从黑暗中涌出,袭卷了我整个人生。地狱中阴暗的谋杀,天界里背义地勾当,无可未知的身份,一切到底从何而来?
  • 起点直播之修仙世界起点直播之修仙世界帅到骨子里|仙侠敢于冲撞命运的不一定是天才,也许是条不惜一切代价想往上爬的疯狗。当陈小凡还没成为一条疯狗时,只是一抽着劣质香烟蜗居在潮湿地下室的扑街作者,湮没尘埃的历史再往前一步,也只是个无知无畏笑的没心没肺的......小人物,人生最大的羞辱无非俩件事:被人戳脊梁骨痞子无赖的称呼传到娘耳朵里,被钢管狠狠敲在膝盖后面无奈下跪。当直播系统赋予陈小凡无限可能穿越到仙侠世界时,带着装逼泡妞成大神疯狂圈钱的简单梦想,这个劣性不改的痞子却一步步蜕变成烧杀掠夺偷抢诈骗无所不作的......疯狗。于是,无比灿烂的星空下,陈小凡披着莫名的光辉,眯眼笑着,开启镜像时间直播他那荒诞矛盾、卑鄙残酷、无趣却又有趣的三千年修仙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