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六年前,苏菲

晚上

因为肖墨留了下来,所以饭桌上就多了一个人。

也许是大家都不太熟悉的原因,整顿饭下来,气氛都很安静,就连一向热情的朱蒂也安静了许多。

朱蒂朱西姐妹俩,是认识肖墨的,而且也很熟的样子。

饭后,风华依旧是要陪方老爷子下棋,巧的是,这天晚上谁都没有事先离去。众人都围在了一旁观棋,临了,宫缇雅还问了方老爷子:“方爷爷,缇雅看得也是手痒痒的,可不可以让缇雅也来下一局呢?”

方老爷子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风华,见她点了点头,老爷子才说:“也好,那就让我也看看宫家丫头的棋艺如何吧!”

“是,谢谢方爷爷赐教。”宫缇雅礼貌地感谢了方老爷子。

风华起身让了地方,站到方老爷子的身后去观看这接下来的一局棋,看到了一半,发现那宫缇雅……

看了一眼她,很快的收回了目光,转身举步往外面走去。

其他的人还在那看着,风华却没有了心思。

瞧见她消失在了大门口,坐在一旁的方谨年想要起身时,却看见肖墨已经起身往外走去。

收回目光,敛下眸中异彩,继续观看着老爷子和宫缇雅之间的对弈。

与其说是对弈,还不如说是老爷子在教她入局。

虽然宫缇雅是有些功底的,但是在老爷子的面前,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方老爷子没有去戳穿她,但是经过对弈,在老爷子的心中,却已经了然了她的想法。

要知道,对于下棋对弈,比的,不仅是对方的棋艺高下,还有她的心思战略。

这就是与人对弈的危险系数。

和高手对招,虽然可以让自己很快得到提高的机会,却也要面临着被棋艺了得的人看穿你的心思。

宫缇雅明显就是后面那种。

思及此,方老爷子不由把目光投向了大门口,看着风华走远的方向,眸光意味深长。

**

后院

风华就要走到那栋楼的门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喊她的声音:“苏菲。”

风华:“……”

转身看去,却见肖墨向她走来。

站在原地看着向她走来越来越近的男人,那张脸,真的是和前世的那人一模一样。

风华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呢?

直到肖墨站到了她的面前,对她放缓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不过没关系,一切都还来得及……”

“你想和我说什么?”打断了他未完的话,风华问他。

肖墨有一丝的窘迫。

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那个聪明可爱的苏菲真的……变了!

敛下心思,肖墨问她:“老爷子和你说了吗?……明天的事。”

“嗯”一声,风华却不想在此多与他一块待着,继而说:“明日起来就走,我现在要先回去休息了。”

“好,那你去吧!”肖墨的话,似乎有一丝宠溺的语气。风华不习惯,不过却没说什么,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风华进门去了。

肖墨却迟迟未走。

站在原地,收回了看向风华早就不见身影了的门口的目光,转向九天外的月明。

许久才转身又回去了。

回到客厅时,坐在那看老爷子他们下棋的方谨年,余光见他进来时,不由自主的瞟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碗表,15分钟……

不再观看老爷子和宫缇雅的对弈了,方谨年直接起身往楼上走去。

事实上,他早就不想看下去了。

这会儿又看到肖墨从外面回来,方谨年直接上楼进了书房去。

**

天蒙蒙亮,早晨的时候,下起小雨淅淅沥沥的,风华从睡梦中醒来,从床上坐起,梳洗了一番,拿着自己的包包就出门去。

时间还早,大家都还没起来。

因为是昨天已经交代好,方老爷子也没有再出来嘱咐风华一遍。所以她来到了前院时,只有一身穿戴整齐的肖墨在那里等着她。

看见她走来,肖墨上前了两步喊:“你来了。”

“嗯,等很久了吗?”看着他就不太像是刚到的样子。

肖墨微微扯开嘴角,和她一起往车边走去时说:“习惯了。”

风华:“……”

倒是没有想到,原来肖墨竟是这样一个自律的人。

从他打开的车门进去,看着他把车缓缓的开出庄园而去,渐渐的把庄园甩在了身后边。

庄园里,大家醒来吃早餐的时候,就都没有看见风华和肖墨两个人。

后面进餐厅来的方谨年,没有看见风华和肖墨时,他问了一下旁边的朱蒂:“朱蒂,苏菲呢?怎么还没来?”

“……表哥,我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苏小姐的房门还是关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是吧……西。”朱蒂最后还不忘记问了朱西一声,表示她是真的不知道。

方谨年把目光投向了几人,大家也都是一样的表情。

最后方谨年把目光投向从外面进来的方管家,问他:“方叔,你有看见苏小姐了吗?”

“看到了啊少爷,菲菲小姐和墨少爷出庄园去了。”方管家如实地告诉了他,只是其他的原因还是有所隐瞒的,毕竟那是老爷子吩咐办的事。

只是,在听到了方管家的话,在场的几个人都有了各自的心思起来。

特别是方谨年,他万万没想到,昨天肖墨前来庄园竟是要来把人带走的吗?

在他愣神之际,他对面的朱蒂也不知道为什么,神情竟然也是有些愣愣的。

朱西倒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宫缇雅低下头去,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方谨年似有不甘心地又问方管家:“那他俩多久能回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呢少爷,大概也不会太久吧!不过你放心,海城这边是墨少爷的地盘,不会有事儿的。”方管家也是好心提醒他道。

方谨年却在心里嘀咕着:有他在才危险呢!

可是他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

一顿饭下来,方谨年都没有些什么心思去吃,总是觉得风华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也总是不由自主的往这方面去想,根本就静不下心来。

饭后,他兴致不高地回他的书房去,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

这边,风华跟着肖墨的车,一路绕着海边走,到了一处看起来风景不错的丛林,肖墨把车停下,打开车门下车。

风华打量着眼前的一幕,微微有些皱眉。真不是她多想,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眼前的一幕,她似乎是极少见到了。

她不明白肖墨为何要带她来此处。

因为不习惯身边的人,所以一路上都没有开口与对方说话的风华,在肖墨为她打开车门之时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肖墨的语气说得很淡。

可是风华却知道他应该不会骗自己。

那……苏菲从前为何要来这种地方?

她家不是在京城吗?

京城四大家族的小姐,不说娇生惯养。但要说来过眼前的这树林,这似乎太过诡异了些。

她没有问肖墨,不过肖墨却问她:“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熟悉?”

风华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会有呢?

非要说有的话,那她倒是觉得亲近大自然的感觉,挺好的。

自从来了这世界,她几乎每天看见的,不是高楼大厦,就是车水马龙。何曾见过眼前的一幕了。

肖墨倒是耐心,他对风华讲的同时,还伸手指着那些地方:“大概是六年前吧!那时你浑身是血的倒在路边,差不多就是那个位置。我恰巧路过,顺手把你带回了城中,大概治疗了半个月的时间,你才恢复过来……”

肖墨一边讲,一边看着此时已经停了不在下的小雨。

他记得那个时候,苏菲奄奄一息的倒在了路边。但是尽管如此,她的防御心依旧强劲,在肖墨发现有人倒在路边,走下车去查看时,她竟然使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去攻击他。

眼神凌厉腥红,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气势。尽管全身的力量耗尽,出手的招式依旧狠辣。

这是苏菲留给肖墨的第一印象。

即便她当时最终还是倒进他的怀中,满身是血染红了他的衣裳。

他却在从心底敬佩着她。

那种情况下,莫说是一个女孩子了,就是个大老爷们也会觉得受不了。

可她……竟是一声不吭,咬牙挺了过去。

要不是之后的时间里有和她一起共事,肖墨还会以为,那个才是真正的苏菲。

只是因为后来的一起去处理一些事情,发现了苏菲其实是个聪明又可爱的女孩,肖墨也渐渐的习惯了那个青春充满活力的她。

直到一年前的那件事……

思及此,肖墨叹了一口气,他丝毫不会怀疑,为什么今天的风华会有这样淡漠疏离的情绪。

因为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她……对待生活的方式总是让你无法估摸透的。

只是她身上多出的那份慵懒,他不是很能理解,其他的,别人诧异,惊奇。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得太过平静。

听着肖墨讲的这些,风华突然觉得,其实苏菲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呢!

六年前?

那个时候,她才有多大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世界这么大认识你真好世界这么大认识你真好凯瑟琳约瑟芬|现言六十年前的一段要被尘封住的暗恋却在六十年后的不期而遇中展开。“我这是在哪里?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在二十一世纪中的穿越,当众花痴眼中的男神在私底下实则是个高冷毒舌别扭男时你要怎么做才肯让他收留穿越而来的你?且看大气话多无厘头的御姐欧文岚用她的装疯卖傻丰富演技戳进你的心。本文是从现今穿越到未来的欢脱文,不负责狗血只负责欢脱,不讲虐爱只讲深爱。
  • 妻本豪门:神秘席少宠妻不归路妻本豪门:神秘席少宠妻不归路孤魂何依|现言她是独闯娱乐圈的新人,追追偶像,演演戏,小日子挺好的。谁知突然窜出个神秘席少,保驾护航,穷追不舍。席少是谁?众人摇头不语,江湖没他传闻,可江湖处处有他。某导演:“夕烟,船戏可以加吗?”“加。”某黑脸总裁,“导演,投资还要不要?”没骨气导演迅速变脸:“哎呀,和谐社会,不加了。”沈兮烟斜睨一眼,掏出支票簿,“加!说吧,要几亿!”某总裁默默的看着小女人,在他的支票上小手一挥,一个亿就没了。“导演,男主船戏是不是还缺替身啊!”某总裁阴测测的笑着。
  • 倾尽一世爱:毒宠小娇妻倾尽一世爱:毒宠小娇妻QAQ小柠子|现言七年后同样在圣清这个学校。不同的是,七年前那个成天追着他跑,以补习功课的名义努力靠近他的平凡小女生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圣清大学部表演系系花,同样也是圣清的校花----尹夏。七年前,当他带着一路保镖,走进高三紧张生活中,一个叫尹夏的初一女生进入了他的视线,看着他她天天排队买一天的第一杯奶茶给他喝,她被保镖赶走,却锲而不舍的迎上他……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他感动。曾经冷漠如他,却在高三晚自习的时候去旧教室给她补习功课。……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明白了对她的慢慢散开来的情愫。可是美国那边传来消息,说美国公司总部突然被不明势力打压,迫不得已,他只好前往美国开拓势力,扔下尹夏一个人留在圣清……
  • 腹黑少女复仇记之无尽深渊腹黑少女复仇记之无尽深渊栀琉璃|现言她--苏苒,他枫亦辰。自从她(他)们相遇就是个错误,仇恨与情感纠结在一块,而她(他)们又何去何从。
  • 余生请各自安好0a余生请各自安好0a陆小六六|现言再相见时,已是八年之后! 后来,夏如初才知道,这世上哪有什么注定,只不过为了再次相遇,有人在倾尽所有力气而已。 这世上有一种想念,叫做,她将他写进回忆,他将她画进故事。
  • 惹鬼上身:宠妻百分百惹鬼上身:宠妻百分百豆角味|现言沐夏带着师傅给的木牌穿越了,误打误撞弄碎了木牌,放出了一只色鬼。从此色鬼就缠上她了!某天。沐夏在浴室洗澡,突然感觉背后凉凉的。沐夏(愤怒):(╯‵□′)╯︵┴─┴你这个色鬼!给我滚出去!某鬼(捂住流血的鼻子):嘿嘿(?﹃??),媳妇真可爱。
  • 屋顶的那朵花屋顶的那朵花叶小修|现言安安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女孩哭的仿佛世界毁灭了一般。“要吃很甜很甜的糖吗”“你是谁”女孩的样子,让安安想起了妈妈买给自己的洋娃娃,安安想,这个精致的如同洋娃娃般的女孩,以后就是自己的了。
  • 独家溺爱:粉嫩娇妻惹人爱独家溺爱:粉嫩娇妻惹人爱沈若寒|现言简介:一次宴会,她喝醉时被他趁虚而入。“顾常清你这个禽兽!”正在穿衣服的某男慢条斯理的看了一眼她,薄凉的唇瓣微微上扬,显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你不是都体会到了么?”……后来的后来,她揉着自己的酸痛的小蛮腰,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闪过一丝懊恼,冲他吼了一句:“你这个斯文败类。”某男回头对她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其实我更喜欢禽兽一点!”【欢迎各位加上沈大的书友群:468896359】
  • 爱你,一万年爱你,一万年糖巧|现言我若成佛,世上无魔。我若成魔,佛耐我和。如来,你若执意逼我,哪怕在闹一次天宫又如何。哪怕同归于尽又怎样。因为她以不在。紫霞,我以是盖世英雄,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彩祥云。而你,却以离我而去。
  • 冷傲总裁的复仇娇妻冷傲总裁的复仇娇妻未葭|现言经过蜕变她,在国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了复仇回到国内的她,因为七年前的那场阴谋,寻找着让她失去一切的人。他是冷酷酷的帝国太子爷,小时候救过她两次,再次遇见他,她请求他帮她,他答应了,她的复仇之路伴随着痛苦,爱情,背叛,失去,和让她无法接受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