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爱的谎言

茶水间里,白艺凌拿起一个纸杯,强行使自己镇定。

身后,几个员工想进来打水,见到白艺凌在里面,大家掩嘴忍着笑走了出去。

白艺凌把纸杯往桌上“啪”地一放,有点儿崩溃。

此时郑理拿起了纸杯,为白艺凌接了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奇怪气氛,两人互相避开眼神。

“抱歉。我不知道送一双鞋会给你惹这么大的麻烦,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替凌熙跟你道歉,我自己也得跟你道歉……”

听着郑理的道歉,白艺凌苦笑着看着自己的鞋。

“小郑总,你还是不要太把我放在心上了。”

茶水间里两个人十分尴尬。

“我是说……不要太把这件事归结到自己身上,觉得你影响了我。我并没有很在意,至少我心里清楚,我对你,我对她,都没有做错的地方。”白艺凌说着,坐在椅子上把鞋子脱了下来。

郑理看着有点难受。

“好了,马上要开会了,你别因为这个影响心情了。”

白艺凌拿起了水杯,提着鞋子,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走到角落,她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她贴在墙边,一口气喝干了水杯里的水,心中有无奈、委屈,却又不得不把心里的难受就着水一起喝下。

凌正浩不知道凌熙又在搞哪一出,不过这个女儿常年情绪化,也许只是和郑理闹小脾气吧!都怪自己管教不严,居然现在都让她跑到公司撒泼了!

凌正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尽量不让自己被私事干扰。

面前,座位上坐着各个部门的经理和公司股东,大家正在进行每周的高层例会。

凌宇看到凌熙在郑理面前大闹的一幕,知道父亲现在一定对她很不满意,心里有种莫名的开心。因此今天的例会上,他不由自主地侃侃而谈。

“目前公司的业务一直是与各大型公司合作,我们能不能大胆地想一想,同其中的一家合作,涉足他们的领域?这样不需要投入过多资金,也有强大的技术支持。”凌宇说着拿出了一些自己准备的资料,走到会议室前端,一个个开始分发,“高氏开发商之前是高婕介绍过来的,与我们合作得一直不错。现在分发到各位手上的资料,是他们前几年投资的一个商圈,规划得非常好,布局也很合理,所以很受消费者青睐。”

众人看着手上的资料,交头接耳。

只有凌正浩表情有了微微的变化,凌宇沉迷于演说,并没有发现。

“这是高婕家里的项目吗?”凌正浩打断了凌宇的介绍。

“是的。我已经首先做好了调查和统计,资料现在也已经在各位手上,预计第三年可以开始营收,失败的概率只有不可控的政策风险,至于经营风险可以说是应该,不,就是无限接近于零。这样低风险、高收益的事,各位不会反对吧?”

各位股东有的纷纷点头。凌宇暗自得意。

“我不赞成。”

整个会议室像是被当头浇下一盆冷水,瞬间收住了热烈的讨论气氛,所有人都看向CEO凌正浩。

“你调查的数据很多,也预估了初步的风险,这很好。但这个项目已经脱离了广告行业,甚至和新媒体行业也搭不上边,你觉得风险我们短时间内怎么涉足?作为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你和完全陌生的人合作,你了解你的合伙人多少?其中的风险把控你能掌握多少?又凭什么觉得趋近于零呢?照我来看,不熟悉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凌正浩的威严压得众人喘不过气。刚刚有些趾高气扬的凌宇瞬间瘪了下去,他没想到父亲会当众让自己那么难堪,不知是激动还是尴尬,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郑伟珏看凌宇当众被斥责,立刻打圆场,“那这件事先暂时搁一搁吧,我们也并不这么着急。我觉得小宇有这样的想法很好,也不必急于否定嘛。郑理,你有什么看法吗?”

郑理完全神游天外,还在想白艺凌的事情,忽然听到郑伟珏叫他的名字,这才反应过来,“啊?哦,我也会去多了解一下的。”

凌正浩斩钉截铁地继续拒绝道:“我的意见还是那样,不要轻易涉足不了解的行业。别人能赚钱的事情,未必你就能赚钱,再说了……”

凌正浩的话还没说完,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撞开,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下,莫格利径直走向郑理,将扛在肩头的保险箱哐当一声放在他面前。

“你能不能喜欢凌熙,别让她失恋?她的心意都在这儿了,你接受吧。”

郑理一愣并试图辨认莫格利的身份,其他各位高层则不明所以,茫然相视。

“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先散了吧。”凌正浩打破了沉默,严肃地宣布道。

众人立刻领会,纷纷撤出会议室。

房间里只剩下莫格利、郑理、凌正浩和郑伟珏四个人。

“你是来找我的?”郑理看一眼保险箱,“这里面是什么?”

“凌熙的真心。”

郑理不自觉地望向凌正浩,“凌伯伯,凌熙的事我会找机会向您解释,我的本意不是伤害她……”

“但她确实受伤了,她之前还在楼下哭呢。”莫格利打断郑理和凌正浩的解释。

凌正浩眉头一皱,似乎听出了点儿眉目。

莫格利继续对郑理说道:“凌熙一直在掩饰自己的感情,因为胆怯,所以这么多年一件礼物也没送出去。每一次她故意整你,闹你,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如果并排坐着好好说话,她可能会结巴。其实你从来没有认真注意过她,但凡看一眼,你就能看到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样子。”

会议室里格外安静,郑伟珏看了一眼凌正浩,他眉头紧锁,眼神里充满心疼。同样是父亲,他能理解凌正浩此刻的心情,要不是看在郑理是他的亲儿子,凌正浩可能恨不得找人扒了臭小子的皮。

郑理看了一眼凌正浩,毕恭毕敬走向他,深深鞠了一躬,“凌伯伯,真的很抱歉……”

凌正浩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郑理是多年好友兼生意伙伴郑伟珏的儿子,他一直以为郑理和凌熙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没想到郑理有一天会让凌熙那么伤心。而他作为凌熙的父亲,在自己女儿最伤心的时候还训斥了她,不禁心痛又自责。

莫格利见郑理只顾着和凌熙的爸爸道歉,却没有正视自己带来的“凌熙的心意”,非常愤怒。他一把将郑理拽到箱子前,“密码是你的生日。她默默准备过这么多礼物,哪怕你看到任何一个,你都会喜欢她的!”

郑理注视着箱子,鼓起勇气,输入自己的生日,没想到箱子真的打开了。

打开的瞬间,许多小物件噼里啪啦地掉了出来。

有个五十厘米左右的小木拐杖,拐杖把手上包着可爱的小花布。他想起以前和同学比赛跳沙坑崴过脚。当时七岁的凌熙来找过他,没想到还做了这个拐杖。

拐杖旁边,有一条奇奇怪怪的围巾,上面贴了张便利贴:虽然离郑理哥生日还有小半年,但今年打算送有温度、有心意、有特色的礼物!那年凌熙十二岁。

收纳盒底端,有一个灯牌,虽然已年久失修,但依稀写着“郑理哥必胜!”几个字。这是那场篮球比赛时,凌熙为自己准备的吧,可惜当天有台风,比赛取消了。那年凌熙十四岁。

郑理看着盒子内各式各样的小东西,百感交集。

怪不得这个丫头这些年总是故意整他,一丝愧疚爬上他的心头。

“你现在,能喜欢凌熙了吗?”

许久,郑理悠悠地说:“我不会喜欢她……我从来只把她当妹妹……”

大家像被时间凝固的人偶,呆立在原地。

莫格利不明白为什么凌熙那么用心,郑理还是不领情。

见郑理那么坚决,莫格利负气地想要拿回凌熙的箱子离开,背后却传来一个不容拒绝的声音:“你跟我来一下。”莫格利回头,是凌正浩叫住了他。

莫格利跟随凌正浩来到他的办公室,凌正浩上下打量莫格利,莫格利被盯得浑身僵硬。

“你刚说凌熙在楼下哭?”

“嗯,你没听到吗?楼里所有人的头都探出来了……”

“又哭又闹的,像什么样子,丢我的脸。”

莫格利认真观察凌正浩,突然摇摇头,“眨眼的时间延长了,说明你心事重重,明明嘴上在抱怨,脸上却没有气愤的表情……其实你没生凌熙的气吧?真搞不懂你们,话为什么总喜欢反着说,果然是一对儿父女。”

凌正浩一愣,不知道眼前这小子从哪儿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居然在猜测他的心思。

“我问你,你这么为她出头,是她什么人?”

“算是朋友吧,像唐澄那样的朋友。”

凌正浩从不知道凌熙什么时候交了一个男性朋友,但依然高兴有人能这么帮助他女儿。

“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凌正浩鼓起勇气,清了清嗓子,“我这个做爸爸的,从小没和她好好相处过,如果说她像我,那大概是倔脾气像。小时候她不开心就去跑楼梯,每次都跑到昏厥。如果她又这么发泄了,帮我看着她点儿,别让她有危险,好吗?”

莫格利对凌正浩的要求略感意外,这个老头看上去很严肃,没想到其实内心非常关心凌熙。

在沃夫大楼大闹一场的凌熙,感觉整个人被掏空。

她被唐澄拉着去附近的美发店洗头。

洗发水泡沫不小心碰到了凌熙的眼角,凌熙却像置身天外,毫无反应。唐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对发型师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唐澄一把拽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盒粉饼打开,把镜子放到凌熙面前:“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鬼样子!”

凌熙疲惫地抬起眼皮,看了看镜子里一脸倦容的自己,“随便,反正重要的人都不要我了……”

“凌熙,你没有自尊心吗?你是大排档里的羊腰子还是宠物店里的小仓鼠,非得别人要?自己活不好?你就不觉得丢人吗?”

“啊——”

“你终于有反应了啊,好吧,其实郑理根本不喜欢你,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不是他不喜欢我,我只是错过了时机而已,他明明有可能会喜欢上我的!”

“你要装傻到什么时候?现在这算什么?顾影自怜吗?付出了得到回应的那才叫爱情,像你这样十几年如一日靠着恶作剧才能获得一点儿快乐,那是摇尾乞怜!狗都比你有出息!”

“对!我没出息!我不像你,从来不动真心!你不就是享受男人们崇拜你,追在你屁股后面跑的优越感吗?换男友就像换季买衣服,我没你那么滥情!”

唐澄一时语塞。几个发型师猎奇的目光扫向唐澄。

“干吗歪曲我的意思?!我看你真的是失心疯了,到处乱咬人!”

“没错,我就是像狗一样,你继续看笑话吧!”

“好,反正我这么多年背着你这个拖油瓶也背累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用嘱咐我,我会自生自灭的!”

凌熙推开远远围观的发型师们夺门而出。

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凌熙一路低头沿着街边的落叶快步走着,发泄着和唐澄吵架后的郁闷。

她越走越慢,最后停住了,长叹一口气,灰心地坐在路牙石上。

脚边是聚集在一起的枯败落叶,凌熙百无聊赖地拿起一片中间破了洞的叶子放在眼前,缓缓抬头想要看看天。却在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在破洞里看到了郑理的脸。

逆光之下,凌熙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路奔跑着从对街而来,抱着礼物盒子,气喘吁吁地站在了她面前。

“凌熙,终于找到你了……”

凌熙不知所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向礼物盒子的一瞬间,胸口强烈的起伏难以抑制,眼圈唰地红了起来。

郑理郑重地向凌熙道歉,“这些礼物我都看过了,我很自责,也很心疼……我应该早点儿明白你对我的心意,那样你这么多年的青春就不会被浪费了……我来得太晚了,这句对不起,欠你太多年……”

凌熙用力抿住嘴,不想让自己哭出来,她多年的希望就像一个完美的气球,如今被狠狠戳破,再也没有去幻想的余地。她感到自己的血液仿佛凝固,周围的色彩全都变为了黑白。

原来直接面对,是那么心痛。

她知道的,她只是不敢。

郑理看着愣在原地的凌熙心有不忍,但他不能让凌熙再陷下去,顿了顿,继续说道:“以后不要再喜欢上我这样的人了……不要让自己后悔……”

凌熙沉默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郑理转身要走的时刻,凌熙终于缓过神儿来。

“郑理哥!”

郑理惊讶地回头,凌熙正用那双被眼泪浸润得闪闪发亮的眼睛鼓起勇气看着他。

“我不后悔,至少这么多年,我们恶作剧玩得很开心……你一定要和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在一起,否则我会很不甘心的……祝你幸福……”

郑理看着凌熙苍白的脸上,竟硬挤出一个微笑。

是她那个熟悉的爱搞恶作剧的妹妹,却又已经不是。

他朝着凌熙点点头,想再和凌熙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说出口。

凌熙满意地转身离去,转身的刹那,眼泪像雪山崩塌,倏然滑落。

和凌熙吵架之后的唐澄,郁闷地在路边走着。

她把手机通信录翻了一轮又一轮。通信录内设了群组,分别是“当事人”“同事”“家人”“闺密”和“再也不想见到你”。而闺密组,里面只有凌熙一个人。

唐澄犹豫着想打电话过去,却又挂掉。

最后,她点开“再也不想见到你”分组,里面唯一一个电话是陆子曰的。

“喂,我要见你!”

唐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么多人里面,此刻竟本能地想呼叫这个讨厌的“古董”。

大排档边常驻卖唱摊位,微醺的唐澄喧宾夺主地一个人唱起《那个男孩》,整个大排档环绕着震耳欲聋的歌声,不断有人向这位美丽的女子投来关注的目光。

陆子曰赶来的瞬间被这幕景象惊呆了:桌上已密密麻麻倒着好几个空酒瓶。他按住即将震碎的耳膜,往唐澄身边靠了靠,大吼道:“唐澄小姐!”

唐澄回头对着陆子曰一笑,微醺让她双颊泛红:“你来啦?一起啊!你笑起来……”

唐澄说着晕晕乎乎倒了下去,陆子曰眼睛越睁越大,迈开长腿宛若劈叉伸手去接唐澄。唐澄被陆子曰接住的同时,陆子曰因为重心不稳向后一仰,两人双双摔在地上。

这一摔,唐澄酒醒了一半,不过还有点儿晕。

她一把抓过陆子曰,“借我个肩膀!”说罢便靠在陆子曰肩上。

陆子曰瞬间僵直,“你你你今天是唱苦肉计还还还是欲擒故纵?你不要让我动摇,案子我是不会还给你的。我是对老师承诺过的,要负责!”

“哼,你可真够负责的。我呢,能负责的只有我自己,有时候连最好朋友的事都帮不上忙。”唐澄说完长叹一口气,拿起酒瓶喝酒,顺便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

“你今天叫我出来不是聊案子的?你和凌熙吵架了?”

“我其实只有凌熙这么一个好朋友,吵架也不是第一次了,让我先求和,没问题啊,我不要面子的。但这次不一样,居然那样说我……”

陆子曰从未见到唐澄这么消极的一面,不由得升起怜悯之心。

“经济学里有一个商业周期四段模型,套在亲密关系里也是一样。第一步,两人相遇,小心翼翼彼此试探。第二步,感情升温。第三步,产生矛盾相互攻击。有些人永远停在了这一步,分道扬镳了。”

“第四步呢?”

“能走到第四步的人们,在争吵里越来越了解对方的底线,然后像藤蔓一样一起生长,缠绕,最后分不清彼此,也没办法再计较得失。这个阶段在经济学里叫复苏。”

“那你说,我和凌熙会复苏吗?”

“从刚才开始你隔几分钟就看一次手机,说明你根本放心不下她,你们已经绕在一起了。”

陆子曰完全没有察觉到唐澄已经被他说动,继续一本正经地向唐澄分析道,“我觉得你有可能是回避型人格。这种人说到底敏感又细腻,渴望亲密关系,又害怕亲密关系,不过这类人对别人的痛苦可以感同身受,很适合做……”

“吵死了。”

唐澄以吻封唇,聒噪声刹那间戛然而止。

陆子曰下意识向后一避,却被唐澄环住了脖子,他挣扎了两下便情不自禁地投入回吻。

大排档周围人声喧闹,周遭的一切却仿佛是与世隔绝,陆子曰和唐澄陷在自己热烈的小世界里了。

等凌熙未归的莫格利,走出家门口便敏锐地捕获到了楼道里的跑步声在不断靠近——45公斤……37码鞋……大概还有15米、10米、5米……

莫格利打开安全通道门,就见凌熙大汗淋漓,戴着耳机“唰”地从他身边经过,跑下楼了。

“凌”字还没叫出口,莫格利就把声音吞了回去。

凌熙果然开始疯狂地跑步,被凌正浩说中了,不愧是亲生的……她形单影只地跑着,一直没有停下来,跑到底楼又返回。

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当她再一次经过莫格利身边时,莫格利瞥见她汗如雨下,双唇泛白。

“凌熙,你还要跑多久啊?”

“别管我,我还能跑。”

凌熙还想继续跑,莫格利忍不住一把拉过来抱住。

“你不要逞强,突然剧烈运动心脏会受不了。”

凌熙不想理他,掰开莫格利的手就想继续跑楼道。

莫格利赶忙追上,挡在凌熙面前,同时打开凌熙平常使用的水杯递过去。

“这么跑会脱水,实在要发泄我陪你,先把水喝了!”

“你今天特别啰唆知道吗?离我远点儿!”凌熙说罢想绕开莫格利。

莫格利依旧很担心,步伐不自觉地想跟上。

凌熙回头大声吓唬他,“说了让你别跟着!你再跟着我死给你看!”

莫格利停在原地不敢再动。

凌熙一口气跑上露台,门嘭的一声响,跑动的脚步声果然停止了。

莫格利预感不对,等他追上露台的时候,凌熙已经背对着他坐在露台边缘了。

难道凌熙想不开要跳楼!

莫格利神色紧张,急忙劝阻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的优点,你牛排煎得比我好吃,笑起来也特别可爱,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爱憎分明,有义气,很独立。也许郑理不懂欣赏你,但那不代表你不好。就算他永远不会喜欢你,你还有我,所以,为了我,你可以回来吗?”

凌熙听着莫格利的话,摇了摇头。

“很多人都关心你的,唐澄,还有你爸!”

凌熙还是继续摇头。

“你就那么不想活了吗?为了谁都不想吗?”

凌熙终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莫格利的心提到天灵盖,一个箭步冲上去。

凌熙恰好回身,见莫格利直冲向自己,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一步。

鞋后跟撞在天台突出的金属栏杆上,她整个人失去控制,迅速向身后倒下去,凌熙向莫格利伸出求生的手。莫格利拼命向前探身,手指尖与凌熙的指尖轻触,在握住的刹那却脱手了。

凌熙坠落,莫格利因为奔跑的惯性也一脚踏空。

他们在空中下坠,风在头发边吹起落叶,凌熙想起了郑理,想起了自己暗恋郑理的这些年。难道这一切,就这样彻底结束了吗?

“嘭嘭”两声巨响,凌熙和莫格利掉落在楼下临时搭建的儿童充气“城堡”上。温柔的空气将他们包裹住,海浪般上下起伏。

傍晚的斜阳明媚,五光十色地洒在“城堡”里。凌熙伸出手挡住,光线仍然从指缝中倾泻下来。

在倾泻的光亮里,凌熙缓缓将头侧向一边,躺在她身边的是明眸皓齿的莫格利,他正对着自己傻傻地笑。

两个人对视着,在暖阳的照耀下萌生出一丝美好的情愫。

莫格利的脸倏忽红了起来,心跳突然变得极快,“咚咚!咚咚!”响个不停。

凌熙坐起来,扯下耳机,心有余悸地看一眼顶层的平台,对着莫格利一脚踹过去,“你个凶残的东西,我听个音乐而已,你干吗谋杀我!幸好这里多出个保命的充气‘城堡’,不然你想让我的粉丝在微博下面点蜡烛吗?”

凌熙说着跳下城堡,走远,莫格利还在愣神儿。

所以,这是感谢还是抱怨?为什么她的表情让他就完全分析不出来了……莫格利捂住心口,看向天台,刚才心跳得也太快了……

这一摔,彻底摔醒了凌熙,原来一切结束的时候是这么容易,而活在这世上,依旧有那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哪怕,是让人隐隐作痛的回忆。

一觉醒来,恍如隔世的还有唐澄。

她抱着一大堆失恋疗伤书籍在家中徘徊,最上面一本是《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她不确定这本书给凌熙看完后能不能治愈凌熙的失恋,万一失恋没治好,出家了怎么办?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唐澄提起一口气,准备把这本书拿给凌熙看。拉开门的一刹那,只见陆子曰正拿着一沓资料站在门口。

两人惊慌失措地对视,目光自动聚焦到嘴唇,昨天的热吻情景瞬间浮现在眼前,他们不由自主地同时吞了下口水。

“嘭”,唐澄一把把门关上了。

唐澄紧张地靠在门里,长舒一口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天哪,我是疯了吗?怎么又招惹他了呢!

门外,陆子曰幽幽地询问道:“那个……”两个人隔着一扇门板对话,心怦怦直跳。陆子曰紧张得拼命攥紧手心,“从你这儿拿走的那个案子,我已经和侯老师申请过了,想请你一起做。资料我放在门口了,你等下记得出来拿。”

“嗯,我会拿的!”唐澄淡淡回应道。

过了一会儿外面没声音了,唐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忽然陆子曰又补了一句:“资料没看完之前就别见面了吧,再见!”说完便落荒而逃。

唐澄缓缓开门探头,门外已经没有人了,门口放着一个文件袋,还有一个外卖袋。

外卖袋上面贴着便利贴,上面用漂亮的正楷写着:宿醉之后喝点儿汤对肠胃好。

唐澄“哧”地笑出来。

没想到这个陆子曰还挺体贴的,有点儿可爱。

就在唐澄家楼下,凌熙和莫格利站着好一会儿了。凌熙恋恋不舍地抱着礼物盒,一辆空空的垃圾车从转角一路开过来,停在二人跟前。

凌熙却迟迟没法把箱子放进去,她把箱子塞给莫格利,莫格利点了点头,庄重地走向垃圾车,把箱子端端正正地摆在里面。

车子缓缓开动,渐行渐远。

凌熙下意识地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车里装的不仅仅是一个箱子,也是她四分之三的人生……一个从五岁就开始喜欢的人……一整段青春的信仰。

凌熙眼眶泛红,双手紧紧攥着衣角,下意识地用力揉搓,脸上是不舍和悲伤混合在一起的痛苦表情。

莫格利看了她一眼,心疼不已,“你后悔了吗?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我陪你去追!我跑得快!”

凌熙看着远去的垃圾车,就像看着自己远去的青春。莫格利突然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垃圾车方向狂奔。两个人跑了好远,追了很多步,最后凌熙缓缓停下。

“别追了,已经来不及了……”凌熙目视着那辆车开过转角,消失不见了。

“其实能一直逃避的话我也很乐意,只不过有些梦一个人做是不行的,总会有人叫醒你。我已经醒了……”

两个人在阳光下漫步,漫无目的地听着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又到了落叶时节。

凌熙捡起一片落叶,伤感地问莫格利:“你说,我准备了那么多礼物,有过那么多次机会,如果其中的任何一个真的送了出去,他先喜欢上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我?”

莫格利想起那天在会议室,郑理坚决地说:“我只是把凌熙当妹妹。”

可是,阳光下,莫格利看着凌熙悲伤的侧脸,眼神清澈仿若波光,不觉揪心。

“我问过他了!”

凌熙期待地看着莫格利的眼睛。

莫格利不舍得打破她的梦,撒谎道:“会的。他说会的……”

凌熙嘴角微微地抖动了一下,笑了。

那个瞬间,循着那个上扬的嘴角,莫格利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怦怦,怦怦”。

曾经最讨厌谎言的莫格利,在来到城市里的第一个秋天,说谎了。他不知道是现代社会的复杂同化了他,还是自己本能地选择了善意。但那个善意的谎言如午后和煦的风,将凌熙和莫格利,都改变了……

回到家中的凌熙坐在客厅沙发上叹气。

门铃响起,莫格利条件反射地去开门。门外没有人,却有一个纸质文件袋被绑在门外的把手上。莫格利莫名地看着这个纸袋,纸袋上清清楚楚印着“大仁律师事务所”的标志,里面放着一本《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看来是隔壁那个要面子的女人在给她示好。

凌熙内心有一丝窃喜,却让莫格利帮她去和唐澄传话。

莫格利被逼无奈站在楼道中间,敲了敲唐澄的门,“书我收到了,老规矩,求和的那个自己上门来。”

唐澄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凌熙却得寸进尺,怒火噌地冒了上来,朝着莫格利吼道:“求和?开什么玩笑。你,给我简洁明了地告诉她!我也不是那么想求和,只不过觉得她难相处,如果没有我,大概会孤独终老,我不想那么残忍。”

唐澄的话清清楚楚被凌熙听到。凌熙靠在门口,朝着唐澄所在方向不甘示弱地说道:“孤独终老?中学六年,她和别人说过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谁孤独终老还不一定呢!告诉她本着‘扶贫’原则,只要她真心服软,我还是可以重新接管她的。”

“她还想怎样?给台阶了就下来吧,难不成还让人三拜九叩?”

“谁敢要你三拜九叩?下巴扬到天花板了,一点儿诚意都看不出来。”

“这样吵下去浪费生命,不如干点儿正经事呢。”

“没错,识大局的一直是你,我做什么都是小儿科!”

凌熙和唐澄不再需要莫格利的传话,自顾自地对骂起来。

莫格利长叹一口气,露出对复杂女人的鄙视表情。明明都想求和,两个人却都不肯先认错,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不!动物才不会口是心非!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菲茨杰拉德作品全集(套装共9册)菲茨杰拉德作品全集(套装共9册)(美)菲茨杰拉德|小说F.S.菲茨杰拉德,美国小说家,20年代“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对村上春树影响至深。他的小说生动地反映了20年代“美国梦”的破灭,展示了大萧条时朗美国上层社会“荒原时代”的精神面貌。本套装收录菲茨杰拉德作品全集,包括:《了不起的盖茨比》《人间天堂》《美与孽》《夜色温柔》《末代大亨的情缘》《飞女郎与哲学家》《爵士时代的故事》《那些忧伤的年轻人》《崩溃》。
  • 你往何处去(英文版)你往何处去(英文版)(波兰)亨利克·显克威支|小说长篇历史小说《你往何处去》是波兰作家显克威支的代表作,出版发行于1896年,写的是公元一世纪中叶古罗马在尼禄皇帝的统治之下走向衰落和早期基督教徒罹难的故事。作者因这部作品获得1905年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名字来源于1893年显克微支第二次重游罗马时,看到古卡丕城门附近一座小教堂门楣上用拉丁文写的“你往何处去”的题词。这句题词是早期基督教徒遭受迫害的史迹。传说被追捕的基督使徒彼得匆匆逃离罗马城,在路上问耶稣:“主啊,你往何处去?”耶稣回答说:“你既然遗弃了我的人民,我便要回罗马去,让他们再次把我钉在十字架上。”彼得于是返回罗马城,不久便真的被钉上了十字架。早期基督教徒为信仰献身的精神,深深触动了作者的灵感,震撼了作者的心灵。他决定用这句题词作为书名,再现尼禄统治下那个充满血和泪的时代。作品被两次改编成电影。1951年上映的《暴君屠城录》,在1952年第24届奥斯卡颁奖会中,获得包括最佳电影等7项提名,值得一看。2001年《你往何处去》再次登上银幕。
  • 我的丁一之旅(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我的丁一之旅(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史铁生|小说这是一部独特的、耐人寻味的现代爱情小说。小说家和思想者的史铁生用洁净优美,富于诗意和理性的文字描写爱情,性和性爱,追溯爱情的本原,探寻爱情的真谛和意义。那些灵与肉的纠缠,性与爱的排演,那些孤独的感动和温情的抚慰,那些柔软的故事和坚硬的哲理,无不给人以情理之中的体验和意料之外的启示。
  • 欲望之路欲望之路王大进|小说《欲望之路》讲述,一个农村出身的大学生如何在社会上挣扎并且最终“成功”的故事。青年学生邓一群大学毕业时,不甘屈服于命运,千方百计留在省城机关,开始了欲望之路的奔走——为了改变自己卑微的身份,他一心向上爬,一心想讨漂亮的城市女人做老婆,为此,他经历着痛苦和煎熬,扭曲了灵魂,出卖了人格。该得到的他似乎都得到了,他无法控制自己膨胀的欲望,人格也再度沦丧。
  • 青铜时代·万寿寺青铜时代·万寿寺王小波|小说王小波的作品一直盛行不衰,王小波的小说在世界文学之林中创造出属于他的美,这美就像一束强光,刺穿了时间的阻隔,启迪了一代又一代刚刚开始识字读书的青年的心灵。其次,这个现象也表明,王小波批评的对象有些还活得好好的。而到今天,这些话语、这些思想仍是我们的社会所需要的。
  • 大卫·科波菲尔大卫·科波菲尔(英)查尔斯·狄更斯|小说大卫·科波菲尔是一个遗腹子,贪婪凶狠的后父把大卫送去给他舅舅抚养,大卫的童年和佩格蒂和其收养的一对孤儿艾米莉和汉姆一块度过。不足十岁时,大卫又被后父送去当童工,心地善良的姨婆贝特西小姐收留了大卫,让他上学深造。大卫中学毕业后外出旅行,访问佩格蒂一家,已经和汉姆订婚的艾米莉受到阔少爷斯蒂福斯的引诱,竟在结婚前夕与斯蒂福斯私奔国外,这门亲事被斯蒂福斯的母亲拒绝,因此艾米莉流落伦敦街头。汉姆在海上救起一个濒临死亡的游客,那就是斯蒂福斯,但是两人都没能活下来。艾米莉怀念汉姆,去澳大利亚后在劳动中寻找安宁,终身不嫁,成为了受人尊敬的人。大卫和美貌的朵拉结婚,但婚后才发现她头脑简单。
  • 贾平凹作品精选贾平凹作品精选贾平凹|小说《贾平凹作品(珍藏版)》的作者是贾平凹。《贾平凹作品(珍藏版)》共有12篇小说,分别是听来的故事、阿士口、猎人、小楚、制造声音、太白山记、玻璃、黑氏、天狗、任氏、烟、美穴地。
  • 地下的辉煌地下的辉煌丘脊梁|小说《地下的辉煌》是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系列中的一本,本书精选了作者的60篇小小说精品,同时收录了4篇作品评论和作者的1篇创作心得,并附上了作者的创作年表。本书广泛取材于社会现实生活,寓意深刻,给人回味无穷的阅读乐趣。
  • 美女指南美女指南叶兆言|小说名家叶兆言最新作品《美女指南》隆重出版,十万字新作完整收录,市场上唯一一本叶兆言亲自勘选的作品,超越《马文的战争》!《美女指南》收录了夜来香;去影;余步伟遇到马兰;不坏那么多,只坏一点点;玫瑰的岁月;凶杀之都;哭泣的小猫;纪念葛瑞;我已开始练习;茉莉花香等内容。书中叶兆言用其独特的视角和叙述方式,解读了当代女性以及当代婚姻,能让读者更清晰地认清现代爱情的真实本质。
  • 末路相逢末路相逢晴空蓝兮|小说她在大学时代曾拥有令人艳羡的爱情。他是学校里风光无限的才子。然而社会的现实却将二人分开。直到她遇上另一光彩夺目的青年才俊,才再度义无反顾地陷入爱里,谁知最后仍旧黯然收场。可是纠缠并没有结束,两年之后,三人再次相逢,继续未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