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冷汗直流

小脚倒腾的飞快,提着自己的裙摆蹦蹦跶跶嘴里哼着歌。

《烟花欸,二月,去踏青欸欸哟,》

《风光欸,无限,少年心欸欸哟欸哟。》

这首《踏青采茶》曲调轻快,在配上她蹦蹦跶跶像个小精灵一般,真是让人移不开眼。

陆司砚坐在车子里沉默的眸子有些挣扎,叶世卿找自己还能做什么他心知肚明,他承认,叶世卿那个女人对他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要远离她。

脑子里能将所有的利害关系都捋明白,可心,却是无比的难受与不舍。

叶世卿在后门等了许久,大约过了四十几分钟,他才看到一个男人缓缓朝后门这走来。雪白漂亮的小脸上顿时露出喜悦,刚想抬起小手冲那个男人招手的时候,她发现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好像不是陆司砚。

男人穿了一身长衫,头发不长但是利利索索,脚底踩一双布鞋,这样的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还是比较厉害的那种。

叶世卿警惕的盯着那个慢慢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心里想着这是白家的订婚宴,应该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人来惹事吧?

沉思默想间,那个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对她微微弯腰说:“叶小姐,我们少爷在车上等你。”

叶世卿蹙眉,狐疑的打量这个男人,她确定自己不曾见过,不过她还是问,“你们少爷是?”

那男人微微一笑,“陆少爷。”话音落下他对叶世卿做出一个绅士的请。

“原来是我家司砚大宝宝啊。”她蹦蹦跶跶的开心朝白府门口跑。看到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没做多想直接拉开后面的车门。

“司砚大宝宝,我来啦。”小脚刚抬进去一只,瞧见对面坐的人她根本不认识,一时间她有些尴尬了,“对不起,对不起上错车了。”

里面的男人微微一笑,大手抓住她要缩回去的小手,手上一个用劲,叶世卿整个人跌坐进去。

“先生你做什么,我都说了我看错车了!”

车里面的男人不顾叶世卿的挣扎,大手没有松开,车子外面刚才跟她说话的那个黑衣男人好似没有看到她的挣扎,将车门轻轻关好。

叶世卿顿时慌了,她拍打车门,试图求救,可结果是毫无用处,车子快速驶离白府,叶世卿的脑海里出现一些列不好的后果,越想越怕。

她警惕的看着身旁的男人,男人的面相不过,眉宇间和陆司砚相似,但不同的是,陆司砚永远都是一副安静的美男子模样,而这个男人则是让她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有些恐怖,尽管他的嘴角一直噙着微微的笑意。

“叶小姐不必惊慌,我只不过是想请你喝杯咖啡而已。”

那个男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尖锐刺耳,让叶世卿更加不舒服。叶世卿挣扎着自己的小手,试图从他的大手里解放出来。

那男人看了一眼叶世卿,只这一眼,叶世卿的后背陡然升起了一股寒意和一层薄汗。太可怕了,那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他的眼眸里透着疯狂和得意,还有无尽的计谋。叶世卿的心里翻腾着,心跳如鼓,整个人有些微微颤抖。

她强迫自己冷静,稳住心神,随后轻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可知道今天晚上,和白家订婚的正是我姐姐,如果家里人发现我不在,一定会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怕是你也不好收场。”

那男人嗤笑一声,“我知道叶小姐的身份,你不必惊慌,我只不过是想替我二哥把把关,毕竟大哥死了,他就是家里的长子,长子看中的女人岂能不经过一番考验?”

叶世卿的眼眸快速紧缩旋即恢复,“你是陆司昌?”

她之所以会知道陆司昌的名字,是源于叶世尧的关怀,很早之前叶世尧便已经把陆家的结构,还有她知道的所有陆家事都告诉叶世卿。

陆司昌为人心狠手辣,商场上绝不给敌人留后路,同样也不给自己留后路。这样的人是极端的,也是疯狂的。

陆司昌终于放开叶世卿的小手,微微一笑好似很温柔很绅士,“原来叶小姐知道我?难道是我二哥告诉你的?”

叶世卿没有跟他多余的废话,冷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司昌依旧笑着,眸光闪烁看着前方不在出声。

陆司砚回到186号宅子之后,心绪有些不宁,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手里的书在十多分钟里不曾翻过一页。

“叩叩叩”的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打断,他放下手里的书对门外出声,“什么事?”

“二爷,我们盯着三少爷的人来报,说三少爷抓走了叶小姐。”

门外的声音落下,屋内的空气霎时间变得寒冷无比,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季里,门外的人却感到了丝丝寒意。

陆司砚快速拨打电话,电话里只响一声那便就接起,陆司砚没有犹豫,“帮我盯着陆司昌的车,看他去哪。”话音落下,没待那边有任何回复便将电话挂断,随即他自己换了一身很久不曾穿过的黑色衣服,拿出一把藏在枕头下的勃朗宁,一切准备就绪,他端坐在沙发里等着电话响起。

陆司砚的眼线,可以说遍布全北平,只要有一人发现陆司昌的车子踪迹,他便能快速的追上他。只是这次,他等了许久电话都不曾响起,一分钟,十分钟了,电话依旧没有响起,陆司砚也端坐在沙发里不曾挪动一下,只是这屋子里的气温却是一再降低。

二十分钟了,屋外几个人的额头上已经出了豆大的汗珠,这并不是天气炎热造成的,他们所有人都是如此,浑身冒着冷汗,谁也不敢出声询问,二爷有多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绪了?很久很久了,久到他们都快要忘记二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就在大家连呼吸都要停止的时候,终于在三十分钟后,电话响起,陆司砚快速拿起电话,“哪里!”

“鸳鸯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主又开始作妖了女主又开始作妖了草色薄荷|古言【全文1v1,欢迎大家入坑】 虞锦儿一觉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变了,于是找一个大佬。 “阿卿,我喜欢你怎么办呢?” 大佬冷漠而视:“憋着。” “憋不住怎么办呢?” “小问题,话说……” “话说那日孙猴子向牛魔王老婆……” “你让我头顶一片绿,你好意思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没绿!!! 别人家的女主要么穿越成某府不受待见的大小姐,要么成了废材女,然后逆袭,虐渣渣,手撕白莲。 而我更厉害,变得娇小玲珑,脚下扎一方土地,四周都是我兄弟!有事没事往大佬头上趴一趴。头冒绿油油,可惜像根草…… —作者:她真是根草 —虞锦儿:你怎么那么欠收藏呢
  • 我家娘娘貌美如花我家娘娘貌美如花柳江枫|古言前世,她爱他,她信他,她全心付出,却换来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无情的背叛。最后她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涅槃重生,她浴火而来,不再心慈,不再纯善,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前世背叛过她的那些人斩尽杀绝。最后却不想独独栽在了某位王爷的手中。 某王爷:“王妃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帮你虐渣。” 她,“……”
  • 一品莫凉:王妃千千岁一品莫凉:王妃千千岁柒落鸢|古言她是21世纪金牌杀手,一朝穿越成左相府庶出二小姐,无才无德无貌,女主表示毫无压力。姐姐妹妹来找茬?一招战胜白莲花,两招打败绿茶裱,三招虐尽天下渣,顺便捞几两“宅斗费”。金子庸俗?没钱你能有饭吃么?没钱你能有衣穿么?在我看来,没钱啥事也做不成,所以我就是喜欢钱,有意见?“王爷,王妃把贵妃娘娘打了。”“嗯,替王妃善后。”“王妃把皇上赐的鱼全烤了。”“嗯,不够再找皇上要。”“王妃去打劫了太子府。”“嗯,派几个人过去……”某侍卫感激涕零地看着王爷,主子终于肯管一管王妃了。“派几个人过去替王妃搬,别累着了。”“王爷,王妃说要和三皇子私……”奔。话还没说完,我们英明神武的修王爷如同一阵风冲了出去。
  • 清宫温僖贵妃传清宫温僖贵妃传辛夷阑|古言高智商宫斗。 康熙帝温僖贵妃女强上位史。 本书不架空历史,欢迎历史学家前来考究。 一睁眼就被嫡母欺凌?没事,入宫选秀前先给你发份盒饭去角落品尝。 一入宫就被人暗害?没事,冷宫一日游赐死三件套任君挑选。 刚得宠就被亲信背叛?没事,纣王发明的滴水刑套餐你值得拥有。 立为妃就遭姐妹反目?没事,亲自宣旨立你为后,亲手给你穿上凤袍凤冠,然后送你西天一日游。 独宠数载皇帝见异思迁?没事,新宠有孕当着你的面帮你打胎,然后再吊到城墙上晒上三天。 历史说我该死了? 那不行,我得活着,换个人死。 我总得把渣男熬死了,当上几天太后吧? ps:新书《雍正熹妃传》已发,宅斗宫斗撒糖甜文,欢迎各位小可爱入坑
  • 君情冢君情冢溪谷月夜千影|古言——你可知这个世上最贵的棋是什么?——冷暖玉子棋,价值千金。——不是。——玲珑雪印棋,世间难寻。——也不是。——那是什么?——是你。——我?——因为你是我的一枚棋子,却也是我的命。
  • 红尘琉璃梦红尘琉璃梦亦图图|古言一夜之间,曾经权倾朝野,高高在上的云家惨遭血洗。相权隐隐危及统治,老皇本唯有用太子与云家长女联姻才能控制,谁知竟有人助其一臂之力,兵不血刃地解决了心患。她本是天之骄女,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一国之母的人,只就一夜,一切都成为痛彻心扉又美妙绝伦的回忆。本该死于非命的她,却也因为一把剑而活在仇家。竟是命运的捉弄还是缘分使然?三百年开启一次琉璃塔又将带来什么?
  • 异世穿梭:霸气女王配傲娇王爷异世穿梭:霸气女王配傲娇王爷月墨怡人|古言“小韵儿,今天我们玩亲亲好不好?好不好嘛?”某傲娇,“滚!”某韵吐出一个字。“不嘛,玩亲亲嘛~”某傲娇直接撒娇。“吧唧~”“你干了什么?!”某韵炸了,她从22世纪穿来,没造孽也没作死,就这么把前世保留至今的初吻给丢了?!“哼!”某傲娇一个哼,“谁让你不让我亲的,我就直接亲咯。”“你。。。”某韵真的要气炸了,她这个新新人类就这么被反驳的无话可说了。某韵好不甘心。。。本文绝对又宠,又喜。
  • 腹黑和多变女生的旅途腹黑和多变女生的旅途倾茜|古言当腹黑遇上腹黑,当花心遇上多变,当王者相遇,是两败俱伤,还是……
  • 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不能陪你走到最后莫伤离花|古言爱被时间悄悄偷走,像手心的流沙,拥有不过只是刹那,瞬息间便随风飘散。是不是爱情到了最后会变成枷锁?是不是相爱的人分开后便无话可说?是不是时间能改变你我的所有?那么很多年后,你还会不会爱我?如果时间真的能将所有伤痛抹去,为何我用尽一生还是无法将你忘记?慕容翎:即使能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逼你放手,如果我们的爱注定没有结果,不如坏人就由我来做。所有的伤痛难过,由我一个人承受。江楠: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能陪你到最后,算是我任性的要求。
  • 古钗失钿古钗失钿邺屠|古言北江之史上著。文康帝四子岐,虽不及兄弟,然皇帝依旧说之。其母为名族李氏,在朝廷之势。至于十有五,帝封为静侯,与戚姓女婚,而为人妒。或荐大学士傅行谦为师,幼即能书,犹能作诗。再年,帝封为静王,赐之万亩,仍居炤安城,又纳大将军女秦氏为妾。其势将过太子。同年,太子暴病卒。复月,王妃戚氏产亡。歧为储君,方迎南国公主温氏,又纳官之女为妾多矣,其状不得言语。东宫之怨益明,何时可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