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冷汗直流

小脚倒腾的飞快,提着自己的裙摆蹦蹦跶跶嘴里哼着歌。

《烟花欸,二月,去踏青欸欸哟,》

《风光欸,无限,少年心欸欸哟欸哟。》

这首《踏青采茶》曲调轻快,在配上她蹦蹦跶跶像个小精灵一般,真是让人移不开眼。

陆司砚坐在车子里沉默的眸子有些挣扎,叶世卿找自己还能做什么他心知肚明,他承认,叶世卿那个女人对他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要远离她。

脑子里能将所有的利害关系都捋明白,可心,却是无比的难受与不舍。

叶世卿在后门等了许久,大约过了四十几分钟,他才看到一个男人缓缓朝后门这走来。雪白漂亮的小脸上顿时露出喜悦,刚想抬起小手冲那个男人招手的时候,她发现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好像不是陆司砚。

男人穿了一身长衫,头发不长但是利利索索,脚底踩一双布鞋,这样的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还是比较厉害的那种。

叶世卿警惕的盯着那个慢慢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心里想着这是白家的订婚宴,应该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人来惹事吧?

沉思默想间,那个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对她微微弯腰说:“叶小姐,我们少爷在车上等你。”

叶世卿蹙眉,狐疑的打量这个男人,她确定自己不曾见过,不过她还是问,“你们少爷是?”

那男人微微一笑,“陆少爷。”话音落下他对叶世卿做出一个绅士的请。

“原来是我家司砚大宝宝啊。”她蹦蹦跶跶的开心朝白府门口跑。看到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没做多想直接拉开后面的车门。

“司砚大宝宝,我来啦。”小脚刚抬进去一只,瞧见对面坐的人她根本不认识,一时间她有些尴尬了,“对不起,对不起上错车了。”

里面的男人微微一笑,大手抓住她要缩回去的小手,手上一个用劲,叶世卿整个人跌坐进去。

“先生你做什么,我都说了我看错车了!”

车里面的男人不顾叶世卿的挣扎,大手没有松开,车子外面刚才跟她说话的那个黑衣男人好似没有看到她的挣扎,将车门轻轻关好。

叶世卿顿时慌了,她拍打车门,试图求救,可结果是毫无用处,车子快速驶离白府,叶世卿的脑海里出现一些列不好的后果,越想越怕。

她警惕的看着身旁的男人,男人的面相不过,眉宇间和陆司砚相似,但不同的是,陆司砚永远都是一副安静的美男子模样,而这个男人则是让她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有些恐怖,尽管他的嘴角一直噙着微微的笑意。

“叶小姐不必惊慌,我只不过是想请你喝杯咖啡而已。”

那个男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些尖锐刺耳,让叶世卿更加不舒服。叶世卿挣扎着自己的小手,试图从他的大手里解放出来。

那男人看了一眼叶世卿,只这一眼,叶世卿的后背陡然升起了一股寒意和一层薄汗。太可怕了,那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他的眼眸里透着疯狂和得意,还有无尽的计谋。叶世卿的心里翻腾着,心跳如鼓,整个人有些微微颤抖。

她强迫自己冷静,稳住心神,随后轻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可知道今天晚上,和白家订婚的正是我姐姐,如果家里人发现我不在,一定会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怕是你也不好收场。”

那男人嗤笑一声,“我知道叶小姐的身份,你不必惊慌,我只不过是想替我二哥把把关,毕竟大哥死了,他就是家里的长子,长子看中的女人岂能不经过一番考验?”

叶世卿的眼眸快速紧缩旋即恢复,“你是陆司昌?”

她之所以会知道陆司昌的名字,是源于叶世尧的关怀,很早之前叶世尧便已经把陆家的结构,还有她知道的所有陆家事都告诉叶世卿。

陆司昌为人心狠手辣,商场上绝不给敌人留后路,同样也不给自己留后路。这样的人是极端的,也是疯狂的。

陆司昌终于放开叶世卿的小手,微微一笑好似很温柔很绅士,“原来叶小姐知道我?难道是我二哥告诉你的?”

叶世卿没有跟他多余的废话,冷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司昌依旧笑着,眸光闪烁看着前方不在出声。

陆司砚回到186号宅子之后,心绪有些不宁,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手里的书在十多分钟里不曾翻过一页。

“叩叩叩”的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打断,他放下手里的书对门外出声,“什么事?”

“二爷,我们盯着三少爷的人来报,说三少爷抓走了叶小姐。”

门外的声音落下,屋内的空气霎时间变得寒冷无比,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季里,门外的人却感到了丝丝寒意。

陆司砚快速拨打电话,电话里只响一声那便就接起,陆司砚没有犹豫,“帮我盯着陆司昌的车,看他去哪。”话音落下,没待那边有任何回复便将电话挂断,随即他自己换了一身很久不曾穿过的黑色衣服,拿出一把藏在枕头下的勃朗宁,一切准备就绪,他端坐在沙发里等着电话响起。

陆司砚的眼线,可以说遍布全北平,只要有一人发现陆司昌的车子踪迹,他便能快速的追上他。只是这次,他等了许久电话都不曾响起,一分钟,十分钟了,电话依旧没有响起,陆司砚也端坐在沙发里不曾挪动一下,只是这屋子里的气温却是一再降低。

二十分钟了,屋外几个人的额头上已经出了豆大的汗珠,这并不是天气炎热造成的,他们所有人都是如此,浑身冒着冷汗,谁也不敢出声询问,二爷有多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绪了?很久很久了,久到他们都快要忘记二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就在大家连呼吸都要停止的时候,终于在三十分钟后,电话响起,陆司砚快速拿起电话,“哪里!”

“鸳鸯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间错过时间错过恨年|古言本来就是注定,为何你要伤我的心!!说好的一辈子,原来一切如同泡影……你到最后后悔了吗?
  • 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医见钟情,腹黑帝王小医妃爱吃肉的二哈|古言顾汐儿可是当朝丞相捧在手心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了,美貌与智慧并存、是天地间所有好男儿心目中最想娶的女人;谁知,一张圣旨竟将她许配给久病缠身,痴傻无盐的九王爷!“姐姐...我要亲亲”“滚”.........一袭红衣,风华绝代“帝云轩,你那么有权有势应该不缺女人”“可是朕缺个你”
  • 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快穿之你是我的荣幸木与青|古言快穿文,1v1,平常温馨类,女主时昀,男主秦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长生锁,锁长生,长生忆,忆长生,可我既不愿长生也不愿长生忆。进坑须谨慎。ps:女主独立,不是依附于男主,爱男主但非无脑爱。
  • 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重生之摄政王妃万万岁九九归凌|古言天凌女帝,东方珂玥,三岁选夫,五岁登基,皇夫扶持(摄政),威临天下!然,十五岁亡,举国悲痛。国家战败,公主和亲,没错,和亲的对象就是王的男人!王的男人也就算了,竟然还在侍寝之夜和她玩躲猫猫!——矫情!佳丽三千,白莲花、绿茶婊花样百出,屡虐不少!简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恶!是可忍孰不可忍!爹能忍娘不能忍!即使会背负千载骂名,她也要毁他六宫,灭他桃花,把这天下翻个底朝天!(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辞永安辞永安耶律的齐齐|古言虽说中国的男权社会已经传了几千年,但是这家却有祖上传女不传男的独门绝技——不管你家里是不是只能生男丁,只要娶了范氏血脉下的姑娘,保准儿能让你家有大孙女。说来也奇怪,这刘氏满门从几十多年前搬到这里来,就从未听过刘府里有养过小姐,生下来的都是些大胖孙子,这刘府老太太可就不依了。
  • 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溺宠萌妃,冒牌王妃很嚣张颜夕枣|古言乔惠茜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这么背,穿越到妓院,被迫嫁给一个又丑又老的男人就算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竟然被当成了冲喜的新娘嫁进了齐王府?老天是不是在玩她啊?秦墨枫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总是喜欢惹麻烦的女子,而在与她达成协议那一天起,自己的心好像就已经变得不像他了。当情愫在两人之间慢慢滋生,一年之后该何去何从?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留在他的身边,还是去往自己的江湖之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风映雪清风映雪老妪添香|古言民国时期的江南某小县城,一个嫁入豪门做妾的女子半生的爱恨情仇。
  • 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卑微豆崽|古言一朝穿越,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为什么,别的穿越者穿越都是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狗子见了能上树。 导演,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爱妃,快到我的怀里来。” “王爷,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我可以蘸酱吃。”』 『“王爷,不好了。王妃打了世子爷。” “打的好。该打。” “王爷,王妃要养男宠。” “没事,那就养。” “什么?你说什么?把她给本王绑回来。”』
  • 霸道女帝的小专宠霸道女帝的小专宠不会飞|古言一朝穿越,女尊男卑,看着地上一排排美男凤清婉表示很是为难。 “我只想要一个行不行?” “不行!” 众美男抬头,严词拒绝异口同声。 “可我真的只想要一个!剩下的送回去!” “是…” 众美男不甘心的起身乖乖的回去。 凤清婉暗暗抚额,做女帝好难啊…
  • 独宠琴枭独宠琴枭琴靛|古言她是琴王府最卑微的废材,人人可欺,他却是天朝尊贵的摄政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天才琴女一朝穿越,往日里呆傻的自闭儿,忽变聪慧无双,腹黑一笑,将挑衅的人统统踩在脚下!一朝重生,破茧化蝶,惹来天下美男追逐。他无奈,只好一朵朵的掐掉她的桃花!琴筱皱眉:“我跟你好像不太熟?”答曰:“我跟你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