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章 092-千里

凉殿峡,群山环绕,草木丰盛,夜风习习,吹拂幡棋飘扬,繁星点点,映照敖包行宫,大帐西侧,山脚之下,单立着两座勒格日,尤显孤零。

这是关舟所能看到的一切。

今夜他从驻地潜出来,钻山沟,走小路,饶过一座军营,足足跑了三十里路才来到这里,奈何凉殿峡外围有一个百人队,他根本无法靠近。

伏在草丛中等了小半个时辰,巡逻的士兵开始换班,关舟估计该是子正时分了,又观察一阵,发现那些新来的士兵只是简单巡视一圈,而后便围坐在火堆旁打盹,关舟暗自庆幸,这些人没去检查勒格日里的人是否还在,看来他们的职责只是护卫,而不是看守。

想想也不奇怪,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就算长了翅膀,想要突破重重大军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关舟借着风吹草木的沙沙声,慢慢绕到了勒格日的后面,蹲在隐蔽处想了想,从袍子上撕下一块布条,将一枚银戒指绑在一截树枝上,大概估计了一下里面毡塌的位置,便沿着勒格日与地面的缝隙顺了进去。

事到如今只能赌一赌了,如果阿速真的确住在这里,那么她看到忽必烈的指环一定会有所回应,至少不会向外面的人示警;如果里面不是阿速真,那关舟就得准备开溜了,这次任务也就到此为止,明日就请辞返回大宋,跟羊群亲密接触一个多月,也算对得起忽必烈了。

关舟又将木棍挑了挑、晃了晃,以便里面的人能注意到,勒格日里依然没有动静,关舟放下木棍,一矮身钻进身后的草丛,伏低身子藏了起来,一刻钟,就一刻钟,如果还是没有回应,关舟就必须折返,赶在天亮之前回道营地。

有女子从勒格日走了出来,对火堆旁的护卫说了些什么,那些士兵很不情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土铲灭了火堆,然后朝稍远一点的几棵矮树走去;关舟躲在后面听不清楚,也看不真切,不由得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身子伏得更低了。

片刻之后,勒格日后面缓缓卷了起来,露出两尺高的一道缝……

使臣大人准备返回平凉了,泾源的军民纷纷相送,马奶酒一碗又一碗,悠扬的牧歌在上空盘旋,关舟留下的曲子终将被带回草原,从此在蓝天碧草间代代传唱。

关舟回到平凉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阿里不哥请辞,并向浑都海敬献了一箱金锭,以感谢大将军这些日来的盛情款待,浑都海冷峻的老脸上绽出花一般的笑容,特意安排自己的亲卫护送宋国使者前往陇州,关舟的队伍会取道千阳、凤翔到达鄂州,而后顺江直下,返回临安。

真谛带着五名侍卫,拿了浑都海给的令牌先行一步,前去江南联络,通知宋军迎接关少傅回朝,关舟却且玩且行,继续品味人间好时节,致使队伍走的很慢,至泾源,难免又与牧民联欢一番,依依话别之时,又拿出大笔银钱散发诸人,收获满满祝福,离开泾源前往华亭时已经临近申时,大队只得在老龙潭附近扎营。

老龙潭环山水抱、波光粼粼,三眼古潭似通灵宝玉,映射星光,然而关舟在乎的并非这些,而是老龙潭往西的山间小径直通凉殿峡,上山下坡满打满算也只有十里……

营盘还未放开,宋使关大人又改了主意,说是看着清潭绿水忽然想起临安西湖,甚是想念那方亲人,所以命令即刻开拔,趁夜南返。

浑都海的亲军也得了关舟不少好处,自然不好说什么,再说只要你关大人受得了,咱蒙古人在马上睡觉和在榻上没啥区别。此地距离华亭不过六七十里,一夜赶过去正好起灶做饭,而后再一天时间便可到达陇州,如此也就可以早早交差了。

火把熊熊,马蹄铮铮,大队浩浩荡荡离开老龙潭,谁也没有发现队伍中多了一名身着宋军军服的女子,而那女子的披风下,还裹着一个小娃娃……

守卫凉殿峡的军士并不会刻意看守阿速真母女,只会早午晚三次过来看上一眼,同时送些肉食奶食,那夜阿速真见了忽必烈的指环,便以火光惊扰女儿为由,将守卫支走,而后引关舟进帐,定下了出逃的具体计划。

阿速真虽然混进了关舟的队伍,但距离真正逃出去还差很远。天亮时守卫就会发现她们母女不见了,而后会四处寻找,大概半个时辰后,他们搜寻无果,便会向上汇报,再半个时辰,泾源驻军就会出动,并向平凉的阿里不哥禀报,而阿里不哥和浑都海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关舟这个唯一的外来者,而后就是全军下令阻截,大军会在一个半时辰之内走完关舟四个时辰所走的路程,然后将他们截下来。

也就是说,关舟最多只有五个半时辰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他通过华亭,但以使团的行进速度,绝对走不出最后的防线陇州……阿速真提出这个疑虑时,关舟嘿嘿一笑,言说可敦大可放心,在下既然已经找到了你,自然就能带你回去,且静下心欣赏下六盘山的风景,下次再想来,可就不容易了。

大队来到华亭,却不见当地驻军前来迎接,浑都海的亲军头子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几日久与关舟相处,好处拿了不少,好酒喝了不少,自然大话也说了不少,身为大将军的心腹,帐中副将也得给三分面子,你一个华亭都尉竟然敢托大,谁给你的胆子!

将军莫要在意,当今正值战时,说不定华亭都尉恰有军务,所以没来的及迎接……关舟在一旁敲着边鼓。

哼!屁的军务?就算忽必烈从南路打过来了,还有陇州在前面顶着,他一个小小的华亭能有什么军务!看老子不收拾他!正说着,一队军马远远迎了上来,正是姗姗来迟的华亭都尉。

那都尉到得近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道,末将整顿军务,迎接来迟,还请将军赎罪!什么军务?亲军头子脸色铁青,这都尉若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一顿马鞭该是逃不掉的。

禀将军,士卒在药王洞发现散落的金银珠宝,军中一时谣言四起,说是药王有宝藏藏于此地,还说孙真人的龙宫仙方也可能就在其中,一时沸沸扬扬,末将只得施以军法,以正军心……

孙思邈?宝藏?仙方……亲军头子挠挠下巴,算了,即是军务,便免了你怠慢之罪,快去起灶做饭,我等还要赶路!

千雪将一碗面端给关舟,迟疑道,老爷,您确定哪些亲军会留在华亭?他们若是一意要送咱们到陇州,那该如何是好?关舟嚼着面条,瞥一眼身后正端着碗喂孩子的那名侍卫,含含糊糊的说道,八九成的把握吧,财帛或许不足以动人心,但是仙方的魅力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乞丐想吃饱,光棍想媳妇,大人物想多活几年,都是一般道理。太平广记上说,孙真人救了昆仑池龙,得了龙宫仙方三十首,所以活了两甲子,咱们既然到了药王隐居地,不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

亲军头子也在吃饭,陪坐的不仅有华亭都尉,还有这几天捡到宝的十几名士卒。你们怎么知道那是药王的宝藏?你们怎么知道药王的仙方就在此地?亲军头子瞪着眼珠子问道。

几名士卒相互看一眼,其中一位年长的说道,回禀将军,我们在药王洞附近除了捡到些珠宝,还捡到了几片皮卷残页,军中医官说,这皮卷该是前朝的老物件,上面记载的内容该是药方,还有一些内容似乎是道家修炼的法门……我们都不识字,也就是跟着别人胡了了,还请将军赎罪。

关大人,末将有一不情之请……亲军头子搓着手走进关舟的帐房,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关舟笑出一朵花,邀这位粗大的军汉坐了,将军外道了,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浑都海的亲军带着华亭三百多人去了药王洞,一副不得仙方誓不罢休的架势;大宋使团一出华亭,关舟便下达将令,不惜马力全速行军!一个时辰之内过陇州,两个时辰之内出千阳!

华亭往南已经临近山口,地势较之前平缓了许多,一百多骑在大路上飞驰,腾起滚滚烟尘,至陇州,向守军交上通关文书,关舟等人也不修整,自南城外与真谛会和,而后继续打马狂奔。

别他娘的苦着脸,看得人心烦!关舟指着真谛骂道,本来想夸你几句的,现在没心情了!真谛伏在马上道,我阿姐十年也赚不到那么多钱,就这么扔在劳什子药王洞了,心疼!

那些钱本来是给忽必烈的,人家给退了回来,就是要用这些钱换自己的媳妇,这个叫情义!我们只是做了一次散财童子而已,心疼个屁啊!再说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钱衡量的,慢慢你就懂了!关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千雪打马跟上来,笑着说道,云笈七签也算派上用场了,那些人还真以为是龙宫仙方呢,不过撕毁了好几页,书都不全了,等回了临安,老爷可要补偿婢子!

回了临安,全部重赏!

又跑了半时辰,千阳已然不远,奈何人困马乏,关舟只得下令修整,哪知屁股还没坐稳,气还没有喘匀,后方探马来报,说有大队人马疾驰而来,看旗号似乎是陇州守军。

关舟哀叹一声,自己还是低估了蒙古人的反应速度,他们比预想的至少提前了半个时辰。

化整为零!钻山沟,猫山洞,目标京兆府,或是襄阳,或是鄂州,亦或是临安,只要能逃回去就好!这是关舟最后的方案了。百名亲卫单膝跪地,齐呼誓死护卫少傅,绝不苟且偷生,气的关舟甩了一通马鞭子,抽的好几个人满脸花,这时候表个屁的忠心,赶紧滚蛋!违抗军令者,立斩不赦!关舟没时间解释,只能铁腕执行。

关舟带了真谛、千雪和阿速真母女钻进密林,亲卫纷纷下马,将事先准备好的鞭炮拴在马尾上,点燃之后,迅速逃向四方,鞭炮噼啪作响,受惊的马群沿着大路狂奔而去。

奇源包尔炽君忽都鲁揭里迷失,这是忽必烈小女儿的名字,关舟反反复复背了半天才算记住,为了称呼方便,干脆给她取了个小名,叫做包子。

小包子如今趴在关舟肩头睡得正香,蒙古小孩较汉人家的娃娃要皮实许多,一路折腾也没见她哭闹,据阿速真说,她本来就是趴在马背上睡觉的,早已习惯了马的味道,也习惯了马背的颠簸。

原本以为野外生存全都要靠真谛,毕竟这个家伙是在十万大山里长大的,什么恶劣环境都见识过,让关舟没想到的是,千雪和阿速真,甚至狐狸墨儿也都是此中高手。

墨儿寻找食物的能力很强,总能发现一些可以充饥的蘑菇或是果实;千雪是隐踪匿行的高手,她能用唾手可得的某种树叶制作药粉,据她说,猎狗若是嗅到这种药粉会暂时失去嗅觉;阿速真就更厉害了,拉弓射箭百发百中,她猎杀的獐子、野兔,没有一只皮毛受损,因为都是射的眼睛,而且说射左眼绝不会射中右眼。

几天走下来,关舟发现就数自己最没用,连狐狸都不如,所以只能抱孩子了……

阿里不哥一改沉稳的性子,在汗帐中暴跳如雷,许兀慎氏的族长脱欢是阿速真的亲哥哥,其部落最前沿就在乌兰察布,距离大同不足千里,且一马平川,几日便可抵达城下。

脱欢并没有参与忽必烈与阿里不哥的纷争,保存实力、寻求最大利益自然是主要原因,但妹妹和外甥女的安危多多少少也影响着他的决策。阿里不哥的确不太在意阿速真这枚棋子,但是无用的棋子也是一棋子,没有平白送人的道理,更别说还是被一个南人小子给耍了。

追了半天就追回来一个马队?人一个也没种抓到?那就焚山!烧林!掘地三尺!阿里不哥在六盘山的军队动了起来,不是攻打京兆府,而是自陇州出发,向东南两向搜索前进,阿速真不重要,但一定要抓住那个姓关的无耻之徒!

山林之中多有人家,且都是穷苦之人,搭个窝棚、挖个地窖就能存身,靠打猎捕鱼过活;关舟的亲卫又一直窝在营中,基本没有露过面,一个个脸生的很,如今三三两两的隐在山里,很容易便能扮成乡民骗过搜索的军队。

事实上蒙军也无暇顾及那些宋国军卒,他们只想抓住关舟,尤其是浑都海的亲军首领,在挨了四十军棍之后,连伤都顾不得处理,咬着牙趴在马背上,率领部下一路向南搜寻。

关舟也不是一帆风顺,他遇到了大麻烦。

在山林中迂回南返的第十二日,关舟发现自己被蚊子叮了一个包,很痒。这很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自从带上金刚琢之后,那些蚊虫都会本能的避开他,他已经很久没有被蚊子咬过了,慌忙撩起袖子查看,金刚琢果然不翼而飞,只留下空空的手腕。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的,不小心丢了也很正常,回去再买一个就是了,阿速真出言安慰道。关舟茫然的摇摇头,这件事无法跟他们解释,金刚琢是不会无缘无故脱落的,一定有什么原因,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一切等回了临安再说吧。

虽然已经离开六盘山地界,但大江以北仍属战区,难免会被敌人赶上,关舟不敢按原定路线去往鄂州,而是准备一直南插,前往汉中,王坚率领的原合川守军现在就驻扎在那里,那也是贾似道巡查军镇的最后一站,第一批随真谛出来的信使,已经将他南返的消息送往沿江诸镇,大宋的军队一定会在边境接应。

陇州至汉中足有七百里,山路崎岖难走,又要兜兜转转以避敌军,七百里就会变成一千五百里,每日行进四十里已是极限,如此算下来,至少需要一个半月才能抵达,而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多,被敌人抓到的可能性也越大。

茫茫秦岭,山高水深,磕磕绊绊一路前行,关舟终于挺不住了,他之前所有的计划都很完美,唯独没有想到金刚琢会消失不见,他来自后世的身体与真谛等人体质相差甚远,且相隔近千年,相去几千里,水土不服几乎是必然,如果没有金刚琢加持,根本不具备荒野求生的能力,真的连小包子都不如。

硬挺十几天后,关舟还是病倒了,高烧不退,几乎晕厥,这可把真谛和千雪吓坏了。真谛找了一处隐蔽的峡谷,在背风处搭起窝棚;千雪带着墨儿四处寻找可用的草药,还要寻找吃食;阿速真则要照顾关舟还有小包子。四十几天的路程在第三十天中止,再次启程已经遥遥无期。

此时的临安也是一片慌乱。

大内,赵昀、谢道清、董宋臣、吴潜、程元凤齐聚垂拱殿,连久未现世的赵葵都来了,一道道圣旨传出宫门,一个个红翎信使单人三马奔赴北地。

尚宁殿,阎妃理着赵姝的鬓角,劝她放宽心,赵姝却只是看着怀中的宝宝出神,宝宝稚嫩的手腕上,一只青白旋绕的琢子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同类热门
  • 丹凤古城楚墓丹凤古城楚墓陕西省考古研究所 商洛市博物馆|历史本报告主要介绍了丹凤古城村东周楚墓1996 年度的考古勘探与发掘情况,但是由于当时勘探调查的范围较小,因而整个墓地的分布发掘情况,但是由于当时勘探调查的范围较小,因而整个墓地的分布。
  • 贪官克星贪官克星文鸟|历史不是我跟贪官过不去,实在是生活艰难没别的办法谋生……作为新一代莫名其妙的穿越者,来到变异的富庶大宋时代,山贼出身的小夜只是为了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百般努力下终于决定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那些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
  • 异世之为人师表异世之为人师表小小的鸡蛋黄|历史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大楚三世皇帝项政曰:“陈父(对陈匀的尊称)虽为吾师,但寡人亦曰:朕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
  • 中华近世通鉴(上下册)中华近世通鉴(上下册)王俯民|历史本卷通鉴内容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思想、文化诸方面;这些内容,按时序予以记载,述而不评,并根据需要,以一事为由头,详书一段史事。
  • 明月万里照汉关明月万里照汉关神龙摆尾巴|历史回到明朝,小警察变成了富家纨绔。一场冲突,与未来天子结下不解之缘。改变历史,从改变皇帝开始。征战沙场,一统辽东大漠。宣扬海权,明月所照之处,尽是汉土。……大明天启三年,我来了!新建读者群名称:明月万里照汉关;群号:725700630
  • 洛都洛都碧海长风|历史向风一样飘过……当隆隆的战鼓之声传来,万人铁甲骑,也缓缓走下山来,向左前方移动……天空中乌云收拢了阳光,云鹰翱翔高空,没入了烟尘,自由女神已经在九万米的高空中应诸神的沉默,吟唱起了阔耳嘹亮的战歌。为下界的上百万人的战场厮杀作最后的祝福。“咚……咚……咚……”两军开始逐渐靠拢,弓箭手开始优雅的齐射,“嗖……嗖嗖……”的箭只如雨般横空而来……双方开始相互冲锋……
  • 张飞故事张飞故事半夜饥叫|历史好吧,这是恶搞三国,各种乱入……本故事基本不合逻辑,人物性格基本不鲜明,文笔基本幼稚,角色写着写着……基本就写丢了,哦,今天突然想起要更新了,欢迎各位闲汉指正吐槽。
  • 九龙玉璧之缘聚汉末九龙玉璧之缘聚汉末集龙黑|历史几个苦逼的灵魂被迫成为别人穿越的燃料,却因机缘,转生汉末。转生最初的他,没有显赫的家世,父母早亡,还被赶出村寨,一个人生活。再世为人的他,没有完整的前世记忆,零散的记忆碎片,却冲击着他的认知,影响着他的言行。一位悍妻,一帮彼此不睦的兄弟,在这个烽火不休的年代,他们历经磨难,终于还是聚在一起,试图找寻回家的路。欢迎加入本书交流群:569698317
  • 重生姜伯约重生姜伯约蜀国姜伯约|历史三国,一个群英璀璨的年代。曹操、袁绍、公孙瓒、刘备、孙策等都是一时之雄三国末期,群雄纷纷陨落。是不是这个时代就没有豪杰,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了?答案是否定的,姜维、郭淮、陆抗、羊祜、邓艾、钟会,或许名声没前期那些豪杰响亮,但是这些故事,一样很精彩建了一个书友群:161322676
  • 兵谋兵谋晚轩山|历史官不作为,结党营私,相互争斗,穷奢极恶;皇室混乱,皇帝平庸。百姓困苦,天之将变。看如何乱天下,如何重振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