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锦乐的意中人

倾城和齐敏之返回花厅,之后没多久,宴会便散了。

与齐敏之以及相熟的小姐们道别,倾城随着外祖母一行人乘马车,回到了相府。

外出参加了一天的宴会,说不累是假的,何况天气这般的炎热,不论是夫人还是小姐们都十分的疲劳。老夫人吩咐大家散了回各自的院子去歇息,倾城也在前来迎接的绿萝和红梅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最终倾城还是没有找回自己的手帕,她已经回想起,应该是在湖畔和那两位交谈的时候落下的,可无奈待她返回去找时已经不见了。这对于倾城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自己本生机国的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天伦皇朝的皇子,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边倾城回到院子,锦乐和锦舞在和嫡母告退之后也回到了姨娘的院子。

三老爷品阶不高,连三夫人都没有诰命,李姨娘的身份更上不得台面,自然是不可能去参加这类的宴请。此时的她正眼巴巴的在院子里等,早就已经望眼欲穿了。看到女儿们回来,她赶忙起身,笑盈盈地拉她们坐下。“快和姨娘说说今天的宴会如何?”

锦舞兴奋得很,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的把今天的种种情况说了个遍。尤其说到倾城大放光彩的那一段,言语中充满了羡慕。“姨娘,我竟不知道六妹妹的琴艺是这样的好,明明大家都是在一起学的,可她弹得是真好,这下子,她算是要出名了。”

李姨娘撇了撇嘴。“她就算弹得不好,也会出名吧。这有什么稀奇,傻丫头,我问的是你们姐俩今天的表现。”

姐妹两个对视一眼,有些无语,锦乐缓缓地开口:“姨娘,我们是什么身份,能参加宴会已是难得,怎会有我姐妹二人抛头露面的机会?”一屋子的名门嫡女还轮不上逐个登场呢,何况是自己这般的庶女。嫡女们可以结伴三三两两地游园子,她们这等庶女,也只能跟着嫡母身边,只求不行差踏错便是最好了。

锦乐的话让李姨娘一哽,有些讪讪地笑道:“也是啊,是姨娘欢喜糊涂了。”

“姨娘莫急,锦乐知道姨娘是为了女儿的前程着想,不过女儿想着,既然这次荷花宴破例,让女儿和妹妹都去了,想必女儿的亲事,府里是会放在心上的。”锦乐坐在那儿轻言细语地说道,倒是一点儿没有小女儿家的娇羞。李姨娘一贯心气高,自己和妹妹模样生的又不差,自然是不甘心,将来比府里其他姐妹低的。只是……锦乐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果然世间一切的烦恼都来自于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是这个姨娘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盼着你们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莫要再像姨娘这样。”李姨娘说罢作势拭了拭眼角。

锦舞年纪小,和母亲是有几分亲近的,见状走上前,拉着李姨娘的手轻声道:“姨娘别着急,咱们相府出去的女儿何时前程会差了?我瞧着今日便有几个夫人对姐姐极是关注呢。”锦舞一直默默的跟在三夫人身边,因为年纪还小,自然不会有夫人把目光过多的放在她身上,她说的也是实话,确实有几位夫人过来打听了,示好的意思很明显。

相府里大小姐嫁了,二小姐三小姐订了人家,目前最适龄的便是锦乐了,有心结交相府势力的夫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虽是相府的女儿,但又是庶女还是三房的,求娶起来难度应该不会有那么大,又能借此和相府攀上亲,其实也是一件合适的买卖。

“锦舞,不许胡说!”锦乐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呵斥了妹妹。

锦舞闻言住了口,吐了吐舌头。李姨娘可不会就此罢休,揪住锦舞的话头接着问:“真有此事,都是谁家的夫人?”

锦乐正色道:“姨娘,不管是谁家的夫人,都不是我们一个闺阁小姐该在背后说的,女儿的亲事必然凭母亲和祖母做主,相信她们会为女儿做最好的打算,我们在这想再多也是没有用的,还是不要再提了。”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姨娘就是告诉你,要对自己有个打算,别把自己将来的希望都傻傻的放在别人身上,谁想都不如自己想,你要是有什么打算,也不妨提前和姨娘交个底,万一要是能帮你想想办法呢?”

锦乐低头应了声是,“姨娘要是没什么事儿,女儿就先回去休息了。”

“去吧去吧。”李姨娘也知道锦乐锦舞是夫人带大的,和自己本来就没有多亲近。这些年年纪大了,有些话更是不可和自己多说了。锦舞年纪小还好,这锦乐是个极有主意的个性,平日里对自己要求极严,性格看上去虽然是温和大方,但是决不会行差踏错一步。姨娘也只有锦乐锦舞这两个女儿,和三老爷虽然也有些感情,但毕竟终有一天会因色衰而爱弛,什么都比不得女儿嫁个豪爵人家来的直接。那样的话,将来自己更是有了几分底气,即便女儿出嫁了,她仍然可以在这院子里不用惧怕任何人。好在锦舞年纪小些,对她总有几分母女情,要是也和锦乐一般,她便真的要气死了。“快回去休息吧,这么热的天你们都累了,小五要不要在姨娘这儿歇歇?”李姨娘试图把锦舞留在身边继续洗脑。

锦乐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小舞还是和我一起回去休息吧,莫要打扰姨娘,一会儿爹爹可能就回来了。”

三老爷因着与夫人感情极淡,一般回府之后都会在姨娘这边休息,这也是李姨娘一直引以为自豪的事儿。可一般这样的情况,她们作为女儿是不适合留在姨娘的屋子里的。

姨娘不禁有些尴尬,只得挥了挥帕子,淡淡的说,“去吧去吧。”不禁有些扫兴。

姐妹二人给姨娘行了礼,便双双从屋中退出来,回到自己的屋中。

锦舞直到进了屋,方才开口道:“姐姐,你何必对姨娘有那么重的戒心?她总归是生了我们,断不会有坏我们的心思,她也有幸与我们亲近,我也愿意与她亲近,她比母亲要亲切的多,你何苦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小五,姨娘自然不会有害我们的心,但姨娘只是姨娘,夫人才是我们的母亲,母亲教养我们长大,虽然生性冷淡些,但从未亏待过我们,而且,说句实话,你我二人将来的命运前程全都捏在夫人手上呢,你要真有心孝敬姨娘,就好好听夫人的话,莫要因为亲近姨娘给夫人心中添堵,你我姐妹将来的出路好了,姨娘才会好,不是说你和她亲近了,她便会好,你懂吗?”

锦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姐姐,三姐姐出嫁后,下一个就该到你了,可是现在家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咱们比不得大房那边,爹爹既不是长子,又没有伯父的官位高,你我两个又是庶女,虽说是相府的庶女,但终究是庶女,你总说出路出路,我真不知道我们的出路在哪里?”锦舞并不蠢笨,平日里是有些贪小便宜,但那也是因为她的生活和倾城落差实在太大,而没有正确认识到她跟倾城是有本质区别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府里的姐妹。没有认清这点,才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但并不代表她是个笨人。

锦乐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坐下。“小舞乖,我知道你是聪明人,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一旦我们摆正了自己的定位,才能对自己的出路有切合实际的期待,我想,母亲那样的性格,终归不会为难我们,定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你我二人嫁了的,再说,祖母虽然不太重视庶女,但我们毕竟是她的孙女儿,我们若是出路不好,于相府也是脸上无光的事儿。所以说听府里的话,这是双赢,姨娘的心是好的,但有的时候未免目光有些短浅,你凡事要慎言,多和我商量。”

“嗯。”锦舞点点头。

安顿好锦舞,锦乐回到自己的屋中,由贴身丫鬟侍候着洗漱更衣躺下,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帐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那样的气度、风姿,人中龙凤指的就是宸王爷这样的人吧?

没错,荷花宴一行,锦乐果然有了意中人,那便是今天短暂出现在花厅中的墨令宸,那一身玄色的衣袍,高挑挺拔的身姿,如玉般的面庞,都深深的刻入了锦乐的心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相景衣传女相景衣传笙九寒|古言我走过山重水复,尝尽酸甜苦辣,听遍南腔北调,阅经沧海桑田。 这一生,入敌阵,破危局,转劣势,定乾坤! 我低则微如沧海一粟,受人践踏;高则居庙堂之高,一人之下。朝为田社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女儿当自强! 只愿喝最烈的酒,走最险的路,恋最狂的少年!只是一路走来,那与我并肩的少年,他们是否早已被我遗失在了时光的洪流深处? (女相景衣传:一代女相的纵横传奇,王权纷争下的爱恨情仇)
  • 半度微凉穿越萌女最疯狂半度微凉穿越萌女最疯狂小凉卖萌养家|古言嘿咻…嘿咻……正在辛苦拖地的夏微凉,忽然不知踩到了什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向门外的滑出去了……夏微凉醒来后惊奇的发现她是穿越了,“小姐小姐,你不傻了?”哦买雷滴嘎嘎!什么情况嘛!难道她还穿越到一个傻子身上了?想我夏微凉那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厉害角色呢!(PS:没文化真可怕……)(夏微凉暴怒:我那是呆到深处自然萌好不好!!)“微凉,你来解释一下‘未雨绸缪’的意思。”喂鱼抽猫?为什么要抽猫啊?她眼珠子一转,道:“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喂鱼之前先把猫抽一顿,因为怕猫会偷吃。”
  • 再世改命再世改命孤寒G|古言上一世,错认救命恩人,错付一身,甚至连累真心对自己的所有人,重回当年,是否能逆天改命,还是一切终究悲惨收尾?
  • 光之女神之月雪心光之女神之月雪心若水清兰|古言光之女神为前暗之君者而千年异世,她再次归来,忘却了昔日。她成了一国之郡主,她成了第一楼的医者,她成了一谷之少谷主……师命,君命,父命……她遇到了他,他只想小桥,流水的她会如何?光之女神为前暗之君者而千年异世,她再次归来,忘却了昔日。他本是前暗之君者的后人,为了她,可是他身上有着不可背负的使命找到光之女神,他不想放开……他本是一国之君,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当一切已经成为过去的时候……
  • 盛世绝宠:妖妃倾天下盛世绝宠:妖妃倾天下冷阿九|古言白韶颜一梦惊醒,看着眼前惊为天人的男子,脑子里就冒出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几个字。她笑嘻嘻的开口:“不知夜王殿下深夜到小女子的闺房有何贵干”男子晲着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当然是提前施行我作为你未婚夫的权利。”白韶颜:“……”
  • 涅槃为凰0a涅槃为凰0a印象秋心|古言一朝重生,一代毒医变平民百姓。 无依无靠,凭一手医术白手起家。 一见钟情,久别重逢却刀兵相见。 因爱生恨,素手一翻欲颠覆天下。
  • 只要你是我的女人只要你是我的女人欣羽相容|古言不论哪一世,你都只能是我的女人,我只要你是我的女人……
  • 凤染帝华凤染帝华陆初五|古言一朝穿越,苏陌染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妃。 传闻,摄政王帝辞卿爱了一个人数年,以至于现在孑然一身,皇上看不过去,便强行给他安排了一个婚事。 刚开始苏陌染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她发现她错了。 “染染,过来。” “……不要了吧。” “听说天味轩出了新口味,本来还想带你去的……” “好嘞哥,我这就过来。” 过去的下场就是,被吃抹干净。 苏陌染:“呜呜呜,是谁说的摄政王有喜欢的人,快出来,把她给我找出来!” 帝辞卿:“所以说,传闻不可信嘛。” 嘤嘤嘤,她要回娘家!
  • 贵门娇女贵门娇女鸦青色|古言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名门贵女的豪奢生活背后,是步步算计如履薄冰。陆明懿以为自己穿越成了郡主,就该是潇洒肆意的过日子,却没想到平凡人有平凡人的苦恼,名门贵女也有名门贵女的忧愁。忧愁祖母狠毒利用,忧愁继母虚伪算计,忧愁父亲只知清高,最最忧愁的是身为贵女的婚姻大事。若不能得你真心相爱,便各自安好,我自可以钟鼓馔玉长醉不醒。
  • 闻花落而知秋闻花落而知秋瓶子上的霜|古言闻花落而知秋,见小事而观大局。 东启国安平公主十二岁身患重病后就深居不出,十二年后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蒙着一身兔子皮,藏着一颗狐狸心。绝代风华,心思缜密……为了给长公主报仇,层层布局,细细规划。 只是这中间总会有点意外出现。比如:东启国的丞相沐逸辰。 第一次见面,她被他的追求者相对…… 第二次,手被烫伤…… 第三次,中箭…… …… 安平只道:“沐相,你克我啊!” 扮猪吃老虎的娇美公主vs老谋深算的狐狸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