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3章

第二十一章

不过,我一个小辈,自然不能和长辈计较,更何况,刚得知自己不小心打劫来的,居然是一座金矿,我自然心情好得对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韭黄此时好像是将自己被打击得七零八落的世界观拯救过来了,对八叔道:

“算了!想想百万年间那些被伤透了心的女子。我们不要同情那位!天道好轮回,又曾放过谁?”

八叔:

“想想我们还有仇!同情就算了!我不落井下石就算很厚道了!”

六姨:

“貌似会比我看过的其他戏本子都精彩!男的够闷***的够单蠢,唉呀!我们千万不要说透!”

我终于从得到宝山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听到六姨的话,问道:

“谁单纯?说透什么?”

三人对视一眼,六姨道:

“我们在想,太一上神的生辰万年才办一次,该送些什么?要是说得太透了,怕是就没什么惊喜了!”

我一听,更来劲了!

太一的宝贝,最后大都落进了我的腰包啊!

我拍了拍胸脯,清了清嗓子道:

“凡人都知道!送礼要送对礼!要送到别人的心坎上…”

“没错!”

我话还没讲完,韭黄一拍桌子站起,围着我转了几圈!

我皱了皱小鼻子,将韭黄推开道:

“我是太一跟前的红人,是知道他喜欢什么!也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别用看礼物的眼神看着我!”

韭黄却像是没听见道:

“你就没准备什么礼物送给太一吗?”

我:

……

好像从知道太一生辰开始,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太一的礼物都变成我的来着!

所以,帮他收礼,付出的劳动力算不算我给太一的生辰贺礼?

好像太敷衍了!

我挠了挠头,开始认真思考送个什么礼,才能让太一满意,而我也不至于因为损了钱财而心痛!

“要不把你自己送给他吧?”

六姨的声音听起来有股贼兮兮的味道!

八叔淡淡扫了一眼六姨道:

“二哥若是知道你出的主意,我保证不让他打死你!”

我条件反射的附和:

“对!七叔也说过,打死人不算什么!让他半身不遂才是最好的惩罚!”

六姨打了个寒战,赶紧捂了嘴!

韭黄道:

“按照我对太一的了解,他难道就没给你指派点啥!这家伙,可从来就不是个多矜持的神仙!”

我立刻深有同感的点头:

“对,太不矜持了!他居然要我给他做条腰带!”

我拿出被戳满了针眼的手指,控诉太一!

八叔道:

“我觉得,我比较同情那条腰带还有佩戴腰带的人!”

我:

……

真是个不合格的长辈!

我可怜兮兮的转头看向六姨!他一直很疼我!

六姨松开了嘴道:

“你就没拒绝?”

韭黄感触颇深的道:

“太一最擅抓人软肋!做事,从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我:

“对!他简直太没良心了!”

明知道我贪财,还将重金摆在我面前,无耻,太无耻了!

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然后,六姨拍拍我的头,温和道:

“土儿,你记得,咱自己没有的东西,不好说别人!”

韭黄干笑两声道:

“虽然太一,那个,没…咳咳…没良心了一点!但你有啊!”

韭黄拍拍我的肩道:

“所以,你看,你好歹也吃了近两万年太一种的大白菜!这个时候,再怎么样也得报答他一二不是?”

我:

“难道不是因为只有我懂得欣赏他种的白菜吗?我觉得,他该报答我!”

三人再次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八叔道:

“如果你不表示一下,太一上神以后不种白菜了怎么办?”

我:

“难道要改种菠菜?”

换换口味好像也不错!

六姨:

“听说上神日前收集了不少苦瓜种子!”

“啥?”

我激动了,若说这世上还有我不喜欢吃的东西,那绝对非苦瓜莫属!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韭黄道:

“所以!这礼物,你一定要花心思啊!你可不想,以后太一的菜园子里,只有苦瓜吧?”

我:

“可是,针线活我真做不好!”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口粮,还和女红有关!

六姨拍拍我的头道:

“那就做你擅长的!”

我:

“我最擅长吃!难道要给太一在腰带上绑几颗大白菜,方便他随时喂养我?”

咦,为啥我要用喂养这个词?

八叔:

“听你二…咳…你义父说,你除了吃,奇门遁甲也学的不错,不如用材料在腰带上加点什么!相思阵法就不错!”

“咦…对啊,这样就可以…”

我去凡间之前,不就是在给太一凑对吗?

相思阵法可以加强一个人的桃花运来着,若是太一有心上人,将那人的头发和自己的头发绑成同心结,放在阵法中,还可以情路平坦,成就良缘!

礼有了,还可以达成报仇第一步!

八叔果然是最腹黑的神仙!

可是看了看伸长脖子等着的韭黄,我清了清嗓子道:

“就可以拿得出手了嘛!”

说完,我可怜兮兮的看着八叔:

“可是,相思阵法的材料我没有!”

相思阵法不难,可是材料也很珍贵!

凤凰尾羽,龙之逆鳞,比翼鸟泪,连理枝结!

八叔:

“听说北海神君送的礼就是龙之逆鳞!”

说完,走了!

韭黄:

“比翼鸟泪,连理枝结,太一的库房里都有!”

说完也走了!

我只能求助于最疼我的六姨,六姨摸摸我的头道:

“乖!白鹤神君送的凤凰尾羽你若真舍不得,就自己去挑战凤凰!你现在的修为,运气逆天的好,还是能赢的!”

说完,也走了!

走的时候,我头皮一痛,感觉头发被六姨手上戴的骚包十足的戒指拔掉不少!

汗,我就去了趟凡间,怎么感觉亲人们的良心都被狗啃了?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品败家子绝品败家子粉色夕阳|仙侠很难想象,一个高中生却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该是怎样一种堕落的生活?所以说,败家也是一门学问,要败到把父母气死再救活说你孝顺,要败到女人见你就躲最后却忍不住投怀送抱,要败到世界都抛弃了你最后却要你来拯救。败家不是错,错的是败了后再找不到心中的家。
  • 缚蝶缚蝶蔡采|仙侠她,是被迫封印百年之久的血皇少主; 他,是被三族所不耻的半妖弃子; 五百年后,她自洛水河畔破封印而出后,步步为营,行事冷血无情,却总因当年之失而无奈受挫。 不知在何时,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侧,富以深情为饵,诱之...... * 在那棵萦绕着千般梦幻的祈愿树下,她弃了身旁陪伴千年之久的蓝颜知己。 笑意朦胧:“你走,我也不留下。” “不悔吗?” “只要你不骗我,无怨无悔。” —— “我于你而言,是什么?” 答复他的仅仅是那满山开遍了的丹桂,再无她的踪影。 半生回眸,那是她对自己说过最诛心的话……
  • 心剑仙心剑仙千里沽酒|仙侠能掌控心剑之人,必定至情至性。酒色不沾,谈何心剑。
  • 蝶舞明岸蝶舞明岸橘子杏|仙侠断情之剑,落泥之花;归世之尘,离世之人。她从斓石观而来,前往月山拜师学艺,只为完成女侠之梦!他少年高位,掌控世间百毒,被世人憎恶!正邪相爱注定毫无结果,在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如果不能爱怎么办?那便弃了情,绝了念;断了欲,忘了你!
  • 云门志云门志蓝梅生|仙侠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山野郎中的女儿裴沂风前往齐云山寻找父亲,突逢云门遭袭,从此这一生都是变数! 变!变!变!这苍茫三界、宇宙洪荒还能怎么变? 你们说这是我的宿命,我说,我反抗这宿命亦是一种宿命! 前半世的裴沂风没有死去,未完的因果由我来续!
  • 仙旅棋缘仙旅棋缘溪鱼胥|仙侠一个真实的人,平凡的人,挣扎在俗世之中; 他懦弱、腹黑,心比天高,却坎坎坷坷; 但至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至少,还有着梦想; 有约不来,闲敲棋子; 灯影重重,人影渺渺······
  • 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许君生生世星恋奇缘星萝梦|仙侠她,是热情率真的白羊;他,是追求公正的天秤;她,是冷静优雅的金牛;他,是冷酷神秘的天蝎;她,是性格百变的大双;他,是不受拘束的射手;她,是活泼可爱的小双;他,是沉着稳重的殿下;她,是善解人意的巨蟹;他,是谨慎谦逊的摩羯;她,是骄傲自信的狮子;他,是博学多识的水瓶;她,是近乎完美的室女;他,是冷漠霸道的双鱼。他们,是星座之国的十三位守护者和王位继承人,星国传统的选举,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天,一个不速之客来到星之殿,将他们打入轮回,轮回后的他们,依然重聚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意料之外,还是命运精灵默默做出的安排?且看星守们经历几世轮回,历经重重磨难,依然维持着他们之间的星恋奇缘。
  • 恍惚如梦独欢笑恍惚如梦独欢笑沐洛沫沫|仙侠人生总是在错过当中发生过错“颜照,你知道吗?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不属于我的这一个说法。”“兮儿,你过于在意名利了。”“那你把南曜还我啊?”“这不是我给不给,而是他喜不喜欢。”“哈,你不过总是被偏爱的那个。”“南曜,这辈子不要跑太远,我害怕再也追不到你了。”“颜照,所有人都不明白我的心,包括我自己,但我这么多年唯一能确定的爱,是你。”
  • 有风喃有风喃海棠含雨|仙侠我本就是九州一个最没用的、不会开花的树妖,只因生在苍山顶,有个能干的师傅,竟被迎上了天界,还遇到了…我的命定之人。 本着一个生生要在一起的糊涂话,跳了应劫台,做了北境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在我的左额胎记处描了一朵血梨花,用一支枯木簪挽起了我的长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自此这天下对我无甚重要,既然他愿意宠我,爱我,那我便做个世俗妇人吧。 后来,我倆还是没能在一起。我就因他一句“站在风里,我能找到你”替他守着这一个人的天下几千年······
  • 帅盗修仙传帅盗修仙传巨蟹爱鱼鱼|仙侠天下第一帅盗唐无恋为盗仙元玉石,不幸与爱人落难死去醒来竟发现变回十五岁呆蠢模样,一个美女哭着求着拜他为师要学习盗术三个耿直兄弟哭着求着要做他小弟在这个人吃人进化的死人世界,他发现自己妙手空空竟能轻松盗出别人体内仙元武印从此开启一段死人修仙,盗行天下的死人故事【打破穿越文创新】【修改多年的处女作】【著有两百万作品,入坑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