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与神争吵

乌萨卡是人类先驱者到达和谐星球的着陆点,也是他们首次踏足这个星球的地方。宇宙飞船降落之后,第一批殖民者离开飞船,在着陆点以南一片肥沃的土地里种下第一批庄稼。最终所有的人类都离开飞船,向四面八方扩散,将宇宙飞船永远留在了身后。

如果任由这些飞船自生自灭,它们会在风吹日晒中氧化分解,最终变成一堆废铁。可是人类先驱者拥有远见卓识,他们说,我们的后代总有一天需要用到这些飞船。所以他们用一个静态场将着陆点罩住,抵挡风雨尘土,隔绝了冷凝效应,使阳光和紫外线都不能直接作用在飞船表面。他们还把氧气这种最强大的腐蚀剂从保护罩内彻底根除。和谐星球主机——先驱者的子孙后代称之为“上灵”——还逼迫人类远离着陆点所在的岛屿。就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保护罩内,宇宙飞船一直等待了四千万年。

不过现在保护罩已经打开,空气也可以呼吸了,沉寂许久的基地重新飘荡着人类的声音。这群人当然是首次踏上这片土地,除了很多脸色沉重的成年人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小孩子在各艘飞船与建筑物之间穿梭往来。他们都在努力工作,从每艘飞船上面收集可用的部件,集中起来装嵌成一艘可以正常运行的飞船。他们把这艘飞船称作“女皇城号”。等女皇城号装嵌完成之后,当所有部件都成功通过检测,他们就会在飞船上储存足够的补给物资、备件和工具,然后最后一次登上飞船,永远离开这个星球。他们祖祖辈辈在这个星球繁衍了超过一百万代人,如今他们要告别和谐星球,回到人类文明的发源地——地球。虽然人类在地球上存在不超过一万年,可是那里到底是人类的故乡。

人人都在努力工作,不分老幼。如诗看着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暗自感叹:对于我们来说,地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历尽困苦波折也要回去呢?其实和谐星球才是我们的家,我们和地球之间无论本来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在时间长河的冲洗之下,这些联系肯定已经消磨殆尽了。

不过这批人还是会踏上征途,因为他们都是上灵选出来的。为了让他们就范,上灵机关算尽、软硬兼施,还强行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终于在最合适的时机将他们带到最合适的地点。得到上灵的关注,如诗常常觉得受宠若惊;可是每每念及他们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生道路,如诗心中总会升起一股怨念。

如诗想:其实,我们与和谐星球的联系和我们与地球的联系相比较,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对于如诗来说,“联系”并不仅仅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描述。上灵选中这批人是因为他们的思维对上灵传输的信息特别敏感,其中又以如诗最为特别:她能够感受到人际关系的强弱变化。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在她眼中就像一束束发光的丝线,将某个人与身边所有人连接起来。如诗不用睡着也能看到这种影像,所有人里唯独她拥有这个能力。

就拿绿儿举例,绿儿是如诗的亲妹妹,也是她在成长过程中所知道的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此刻如诗在阴影中乘凉,绿儿带着大女儿索菲娅从她面前经过,她们正前往飞船给负责操作计算机的那几个人送午餐。如诗一生与绿儿相依为命,她和妹妹之间的联系是最牢固的。她们在女皇城中久负盛名的华纱学校长大,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华纱对她们有养育之恩,可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施舍的善举。如诗从小就深知人情冷暖、世事无定。不过就算这个世界再可怕,如诗也能够忍受,因为她身边总有妹妹陪伴扶持。虽然别人肉眼看不见她和小绿儿之间的联系,可是她们姊妹之间的深情并不曾因此而减弱半分。

当然,生活中还有其他的联系。如诗至今还清楚记得,在绿儿与纳飞新婚燕尔之时,她眼睁睁看着妹妹与这个激情有余理性不足的毛头小伙之间的联系与日俱增,心中不禁痛苦万分。可是事态发展却出乎如诗意料,姐妹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为绿儿与丈夫之间的联系而减弱。到后来如诗与纳飞的亲哥哥羿羲结婚,她和绿儿之间的联系竟然比儿时更上一层楼,这是如诗始料未及的。

此刻如诗注视着绿儿和索菲娅走过。在如诗眼中,她们不仅仅是两母女,而且还是两个发光的人形,彼此被闪着亮光的丝绳连在一起——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强大的联系了。虽然索菲娅也深爱着父亲,可是儿女与母亲之间的联系始终更加牢固,也更加确定。这是人类家庭的特性所决定的:小孩渴望从母亲那里获得关爱和安慰,母亲为小孩的成长提供一个安全牢固的根基;而父亲则主要充当裁判的角色,小孩希望得到父亲的赞许,害怕受到他的责罚。这就意味着,虽然父亲在小孩生命中的影响力并不逊色于母亲,可是无论他对小孩如何慈爱和体贴,在父子和父女关系中几乎总是存在着畏惧的因素——因为小孩对失败的恐惧总会投射到父亲身上,表现为对父亲的敬畏之情。当然,如诗知道事无绝对,她只是觉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儿女和母亲的联系是最明亮、最强大的。

如诗只惦记着思考母女之间的联系,几乎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当绿儿和索菲娅走进飞船之后,如诗才突然意识到,她几乎没有看见她和小绿儿之间的联系。

不可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姊妹感情会在此时此刻变弱呢?她们并没有吵架,而且据如诗所知,姊妹两人还是如以前一般亲密。绿儿的丈夫和他两个蛇蝎心肠的哥哥斗了那么多年,如诗一直坚定不移地站在绿儿的一方。现在到底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呢?

如诗尾随绿儿登上飞船,跟着她去了驾驶舱。如诗的丈夫羿羲和绿儿的丈夫纳飞正在商量有关维生系统的事宜。如诗对计算机从来都不感兴趣,她关心的是现实中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由1和0构成的人造电脑系统。有时候如诗觉得男人之所以沉迷在电脑之中,恰恰是因为电脑为他们提供的一个海市蜃楼——他们没办法控制女人和小孩,却能够将电脑完全控制在手中。有时候阿羲和阿飞被一个出错的程序折磨得焦头烂额,千辛万苦才找出编程错误,如诗看了不禁幸灾乐祸。她也会想到,每当儿女不听话的时候,阿羲心里大概觉得,只要改正小孩脑中的程序错误,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如诗知道这不是什么“编程错误”,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正在创造自我。可是当她试图向阿羲解释的时候,他很快就会心不在焉,目光呆滞,终于忍不住逃回计算机那里。

今天似乎一切都很顺利。绿儿和索菲娅为他们摆开午餐,如诗没有别的任务,就留下来帮忙。可是当绿儿提到要叫船上其他人来吃饭的时候,如诗故意装作没留意,结果绿儿母女不得不亲自跑一趟了。

羿羲虽然是个男人,而且有时候喜欢电脑多过小孩,可他还是懂得察言观色的。绿儿和索菲娅离开驾驶舱之后,羿羲就问:“小诗,有事吗?你找我还是阿飞?”

如诗亲了丈夫的脸颊一下,说道:“我当然是找阿飞了。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又何须多说呢?”

羿羲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说:“是啊,我心里想什么,你比我还先知道。随便吧,不过如果你们想谈悄悄话就请出去,我太忙了,别指望我端着午饭去外面吃。”

如果羿羲站起来离开房间的话确实会比较麻烦,不过他没有提起这一点。他的浮衣能够在基地内正常运作,所以羿羲不必困在浮椅里面,可是动来动去还是很吃力的。阿飞敲入一串指令,然后从座椅上站起来,带如诗走进一条长廊。

他问:“什么事情?”

如诗单刀直入:“你知道我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

“你是说你能看到人际关系?对,我知道。”

“我今天发现一件事情,很困扰。”

纳飞不说话,等如诗继续。

“绿儿她……怎么说呢,除了你和索菲娅之外,她和其他所有人的联系都被切断了。”

“这意味着什么?”

如诗说:“不知道,我又不懂读心术,可是我真的很担心。虽然绿儿很孤立,可是你却依然和每个人都紧密相连,你对每个人都心怀爱和忠诚,就算对你那两个讨人厌的哥哥、你的两个姐姐和她们的悲情小丈夫也不例外,真是天知道为什么了。”

阿飞淡淡地说:“你自己对他们也敬爱有加嘛。”

“我想说的是,以前绿儿和你一样,对这个集体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你不同的是,她的感情全部倾注在每一个女人身上,而且这种联系可能比你身上的联系更加强……不,绝对比你和其他人的联系更强。还在女皇城的时候,自从大家发现她是圣湖先知以来,绿儿就成了女人的监护人。可是现在这种联系突然没了。”

“难道她又怀孕了?没理由啊,我们起飞的时候是不能有人怀孕的。”

“不,绿儿目前的状况和孕妇的情绪收敛完全不同。”如诗想不到纳飞竟然还记得她多年前说过的一段话。当时她说,孕妇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体内的小孩身上,她们与外界的联系自然就减弱了。这番话如诗只提起过一次,却被纳飞牢牢记到现在。这就是纳飞,长期以来他总是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老说些不合时宜的话,似乎从来都不懂照顾别人的感受;可是过后你总会发现他原来眼明如镜,心清似水,事无大小尽收脑中。你于是会忍不住想,他有时候表现得那么粗鲁,是不是故意的。如诗到现在还不敢确定答案。

纳飞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如诗说:“我还指望你告诉我呢。你回想一下,绿儿有没有说过什么话让你觉得她想切断和其他人的联系呢?当然,除了你和索菲娅。”

纳飞耸肩道:“可能她说过什么也不一定,反正我是没留意到……我总不能时时刻刻都明察秋毫吧。”

如诗看得出纳飞这句话是欲盖弥彰。他肯定已经注意到了一些端倪,只是不想告诉自己罢了。

如诗说:“我不知道她说过什么,可是我知道你和她对这件事情持不同的意见。”

纳飞瞪了如诗一眼,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还问我干吗?”

“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决定信任我,让我加入你的秘密决策小圈子。”

纳飞说:“嘿嘿,今天您火气挺大的嘛,来大姨妈了?”

又来了,如诗最恨的就是纳飞这副无赖小弟的样子。她说:“哼,当年你擅闯禁湖,该当死罪,多亏绿儿救了你的小命。我找天得告诉绿儿,这其实是她年轻时铸下的一个大错。”

纳飞说:“完全同意。她不救我的话,我就不用看着你因为我这个妹夫而饱受煎熬,那么我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如诗道:“嘿,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我宁愿每天生一个小孩也总好过这样被你气。”

纳飞咧嘴一笑:“说真的,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绿儿要和其他人断绝感情上的联系,不过我会去问问她。这种苗头是不太对劲儿,我会去解决的,你放心吧。”

纳飞早就知道问题症结所在,虽然他始终不打算告诉如诗,不过他至少愿意认真考虑她的话。事已至此,如诗也不能指望更多了。纳飞虽然已经成为这个集体的领袖,可这并不是因为他多有才干,须知纳飞的大哥耶律迈才是天生当领袖的料。纳飞之所以掌权,完全是因为上灵的帮助——或者说因为他愿意帮助上灵。纳飞手中握着来之不易的权力,却并不总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难免会犯错误。如诗希望这次他没有犯错。

这时候如诗得赶快回家,因为小菩提肯定已经饿了。在这次准备工作中,她不用负担很重的任务,因为她要照顾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本来孕妇是不能进行宇宙航行的,因为冬眠所需的化学物质和低温会对胎儿造成严重伤害。可是当大家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如诗和华纱已经怀孕了。为了迁就她们,纳飞特意调整了起飞时间。华纱给小女儿取了一个过于可爱的名字:倩旖旎,是“珍贵”的意思。“珍贵”出生一个月之后,如诗的第六个小孩,也就是第三个儿子也呱呱坠地。如诗为幼子取名施奥普,意思是“轻声软语”,昵称“小菩提”。小菩提在如诗临出发前一刻降临世上,仿佛是上灵在她心中说出的最后一句道别;借着这声低语,如诗将永别这个熟悉的世界,踏上不归路。羿羲觉得小儿子的名字太古怪,可是再古怪也好过“珍贵”。华纱竟然给小女儿取名“珍贵”,羿羲和如诗都觉得这证明她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了。此刻如诗已经觉得胀奶,小菩提饿了,小菩提在等着妈妈呢。

如诗离开飞船的时候,又遇见了绿儿。绿儿开开心心地和她打招呼,看起来还是充满温情和亲切,似乎和往常无异。如诗气得真想一巴掌抽她脸上。妹妹你休想瞒我!你心里明明已经和我疏远了,表面上还装得若无其事。你我姊妹间的亲密感情向来是我快乐的源泉,如今竟然像假面具一样被你戴在脸上,你让我以后情何以堪?

绿儿问:“有什么不妥吗?”

如诗反问:“能有什么不妥?”

绿儿说:“你在我面前向来都不掩饰心中的想法,七情六欲全部写在脸上。我看得出你正在生我的气,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

如诗说:“我们现在先别讨论这个,行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说呢?我到底做什么了?”

“我也正想问你这个问题。你到底干什么了?或者说,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这句话戳到绿儿痛处了。有一个瞬间,绿儿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一点。她在犹豫,不知应该做出何种反应,似乎心中正在进行着思想斗争。如诗知道了,绿儿正在密谋一件事情。不管这是什么事情,为了成功,她必须在感情上与每一个人都保持疏离。

绿儿说:“没有啊,如诗。我和其他人一样,只不过是在照顾小孩的同时,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为起飞做准备。”

如诗说:“小绿儿,我不知道你到底在策划什么。我只想劝你一句,收手吧,你这样做不值得。”

“收手?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没错,我的确不知道。可是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还是那一句,收手吧。你把自己孤立起来,值得吗?你这样疏远我,值得吗?”

绿儿看起来很震惊,至少这个反应不是装出来的——除非她一直以来都是在装,可是如诗不忍心这样揣测妹妹。

绿儿说:“姐姐,你真的看到我孤立自己吗?这是真的吗?我不知道……可能你是对的,可能我已经断绝了……天哪,小诗。”绿儿说着,张开双臂抱住如诗。

如诗有点不情愿地回抱绿儿。她想,为什么我会不情愿呢?

绿儿继续道:“不会的,无论我做什么也绝对不会疏远你的。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你能够帮帮我吗?”

如诗问:“怎么帮?”

“以前有一次拉士葛带人来华纱阿姨的学校抢她的女儿,你三言两语就策反了他的手下,最终导致他垮台,记得吗?”

如诗当然记得。可是那一次其实没什么难度,因为当时她看到老葛和手下的关系本来就弱不禁风;她只需要声情并茂地说几句恰如其分的煽动性话语,那几个雇佣兵即刻就对老葛心存不屑,以致当场变节,弃他而去。如诗说:“你得明白,我所做的,并不是让别人听我摆布。为什么我能让老葛的手下变节呢?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想听他指挥。你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我没办法硬是把你和其他人重新联系在一起,这还是要靠你自己。”

绿儿道:“可我真的很想重建那些联系。”

如诗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就简单解释一下好吗?”

绿儿说:“我没法解释。”

“为什么?”

“因为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有些事情即将要发生了,对吧?”

“不对!”绿儿的语气没有一点松动,甚至还带着一丝怒意,“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所以没什么好解释的。”说完她就爬上梯子消失了。这梯子一直通向飞船的中心,也就是大伙儿聚在一起进餐的地方。

如诗这才明白,原来是上灵。上灵逼绿儿做一件事情,绿儿不肯。如果她真的答应去做,就会众叛亲离,最后身边只剩下她的丈夫和小孩。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上灵在密谋什么呢?

为什么上灵要将如诗排除在外呢?

生平第一次,如诗将上灵看成了自己的敌人。她突然发现她对上灵的忠诚竟然是如此地不堪一击,仅仅一丝怀疑就足以让她和上灵之间的联系烟消云散。圣母,你对我和我妹妹都干了些什么?不管你做了什么,请你马上停止吧。

上灵没有回答她,如诗只感到一片死寂。

上灵选了绿儿去完成一个任务,却没有选中我。这是一个什么任务呢?我要想办法找出真相,如果这件事情真的那么不堪,我一定要出手阻止。

绿儿不喜欢他们住的地方,因为这里四处都是硬邦邦的光滑表面,死气沉沉的。在她的丈夫找到乌萨卡航天基地之前,他们在多斯达提奥克的木屋里住了八年之久;而更早的记忆则定格在女皇城的华纱府中。女皇城,雍容华贵的女人之城……绿儿怀念隐现在云霞雾气之中的圣湖,她渴望再听一听繁嚣闹市中的嘈杂人声,还想再看一眼城里街道两旁连绵不尽的拥挤楼房。现在她住的这个地方,像活死人墓一般,当初设计的人莫非根本就不考虑审美因素吗?难道他们真的喜欢生活在这种房子里面?

可是,就算这地方再不堪,到底也是绿儿的家。每天她的小孩都聚在这里吃饭、睡觉;每天深夜纳飞都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这里,蜷缩着躺在她身旁。等他们正式登上女皇城号宇宙飞船启程的时候,绿儿无疑又会开始怀念这个地方,怀念这段时间的紧张工作,怀念小孩子们是如何地兴奋忘形,甚至会怀念她心里杯弓蛇影式的恐惧。希望这些恐惧真的是杯弓蛇影吧。

回到地球,回到那个几千万年来都没有人迹的地方,这意味着什么呢?还有那些梦,梦里有一些貌似拥有高等智慧的邪恶大老鼠,还有一些看起来似友非敌的丑陋大蝙蝠。连上灵也参不透这些梦的含义,甚至不知道地球守护者发送这些梦的意图是什么。不过,综合了每一个人关于地球的梦看来,绿儿得到的总体印象是,那个地方不是天堂。

然而真正让绿儿感到恐惧的——她怀疑别人都和她一样——是这一段漫长的旅程。沉睡一百年,醒来之后还没有变老?这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一个贫穷的女孩被一颗老鼠牙刺破了手指,陷入昏睡。醒来之后,她发现所有美丽的有钱女孩都已经变成又老又胖的妇人,唯独她依旧青春靓丽,顿时显得鹤立鸡群。不过这个故事有一个很古怪的结尾:这个女孩苏醒后,虽然美貌绝伦,却仍然是一贫如洗。绿儿很感慨,她觉得这个童话应该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国王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拒绝为了万顷良田而和一个富家女结婚。不过这童话故事和绿儿现在的担忧没有一点儿关系,为什么她的思绪会飘到那么远的地方呢?哦,对了,因为她正在想着这个旅程,想着躺下来冬眠,浑身还插满了连接维生系统的管子。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不会一睡不醒呢?

不过老实说,自从女皇城局势动荡以来,他们无数次身处险境。全仗着上灵的指引和带领,他们才在风雨飘摇中走到今天,总算是雨过天晴。他们生儿育女,过着丰衣足食的美满生活,也没有伤病死亡的困扰。在纳飞从上灵那里得到星舰宝衣之后,就连耶律迈和梅博酷这两个心中积怨已久的哥哥也表现得比较合作——须知这两人向来都是反对飞回地球的。

为何上灵那么残酷,非要把这一切顺境都毁掉不可呢?

我残酷?我是要救你和你丈夫一命啊!

上灵就坐落在这个基地里,绿儿很容易就能听见她的声音,比在女皇城的时候容易多了。

她低声说:“星舰宝衣能够保护纳飞,纳飞能够保护我。”

将来纳飞变老之后怎么办?耶律迈会给他的小孩洗脑,让他们恨上你们全家大小。绿儿,这是很简单的数学,你不用掰手指头也能算出来。你们这个团体总有一天会分裂成两派,一方是耶律迈和他的四个儿子,梅博酷父子二人,欧必忍和他的两个儿子,还有费雅思两父子。也就是说,四个成年男人和八个男孩子。而你们这一方呢?除了你的丈夫,还有谁?他的父亲佛意漫?

绿儿喃喃道:“他太老了。”

没错,佛意漫太老了,羿羲天生残疾,剩下司徒博,你怎么确定他站在哪一方?

“就算他站在纳飞一方,也没什么大用。”

所以你也看到问题所在了。就算加上你的四个儿子、羿羲的三个儿子和佛意漫的两个儿子,也不足以和对方抗衡。其实你不用考虑小孩的因素,因为耶律迈会在小孩长成大人之前就动手的,那时候将会是四个心狠手辣的壮汉对付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可是如果纳飞能够维持目前这个局面的话,耶律迈就不会闹事了。”

我很清楚耶律迈在打什么主意,他只是在卧薪尝胆。你必须说服纳飞同意我告诉你的那个安排……

“你自己去说服他吧。”

他不肯听!

“因为他知道你的计划只会带来一场灾难,一旦实施之后,你宣称要阻止和预防的那些恶果全部都会立即出现。”

这件事情总难免会有人埋怨……

“埋怨?哼,对啊,就是一点点埋怨罢了。我们到达地球之后,所有成年人都从冬眠中醒过来,突然发现——噢——原来纳飞和绿儿忘记冬眠了。噢,还有,他们还让好些年长的小孩和他们一起度过这十年的航行!所以啊,小诗,我亲爱的姐姐,你开始冬眠的时候,你的女儿德莎才八岁;可是现在她已经十八岁,马上要和十七岁的帕达洛共结连理了。噢,谢德美、司徒博,顺便说一句,真对不起,我们把你们的儿子养大成人了,你们不会介意吧?另外,在这十年里,我们悉心教育这些小孩,他们如今学有所成,马上就可以参加建设我们的殖民地了。他们已经成长得高大健壮,完全可以胜任成年人的工作。噢,不过还有一个惊喜,艾雅、柔珂、莎芙和狄傲丽,你们的儿女还是小孩子,他们一直冬眠,没有接受教育,所以帮不上忙。”

看来你已经仔细考虑过这个计划的每一个细节,为什么你不认同我们必须实行这个完美无瑕的计划呢?

绿儿说:“因为他们都会很生气,每一个人都会恨上我们。佛意漫、华纱、羿羲、小诗、谢德美和司徒博生气是因为我们偷走了他们年长的小孩;其他人则是因为我们没有平等对待他们的小孩。”

没错,这些人都会生气,不过当中几个是值得我信任的盟友,他们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必须让他们的小孩长大成人和变得强壮。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消除双方的实力差异,达到平衡;只有这样我才能保住你们的性命。

“可是他们总会想,这个集体之所以分裂,完全是因为纳飞和我干了这么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们一辈子都会恨我们、怨我们,而且永远也不会再信任我们。”

我会告诉他们,这是我的主意。

“他们会说你只是一台计算机,当然不明白人类的感情。他们会觉得我们应该拒绝的。”

可能你们应该拒绝,可是你们最后还是答应了。

“我一直没答应,现在也不例外。”

你只是硬着头皮不肯改口,可是如诗看出来,你心里其实已经准备接受我的安排了。

绿儿大声说:“没有!”

“妈妈?”门外传来索菲娅的声音。

“菲娅,怎么了?”

“你和谁说话呢?”

“哦,我只是说梦话自言自语,没什么要紧的,你快睡觉吧。”“爸爸回家了吗?”

“没有,他还和羿羲在飞船里。”

“妈妈?”

“快去睡觉吧,索菲娅,我是说真的。”

绿儿听着索菲娅的凉鞋踏着地板远去的声音。女儿听到什么了?她在门外听了多久呢?

她什么都听见了。

“你为什么不警告我?”

你为什么要开口说话呢?我明明可以读出你的想法。

“为什么?因为我大声说出来的时候,可以整理一下我的思路。你想怎样?难道你要利用索菲娅实施你的这个图谋?”

既然你不肯和纳飞讨论,我就只能唤醒索菲娅,让她听听你的话,然后她自然会去告诉纳飞。

“你为什么不亲自对他说呢?”

因为纳飞不想听。

“因为他是个聪明人,我爱的就是他这一点。”

他需要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本来由你去劝他是最好了,可是既然你不肯,索菲娅应该也可以胜任吧。

“你不要利用我的小孩。”

你的小孩也有自主权。你在索菲娅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是女皇城大名鼎鼎的圣湖先知了,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抱怨半句呢?当初索菲娅开始收到地球守护者的报梦,我记得你好像还挺开心呢。

“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一个神。”

那么你现在觉得我是什么呢?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一个计算机程序,我就会以为你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

你就尽管生我的气吧,不用担心伤害我的感情。不过你一定要像我这样,目光长远、顾全大局。

“没错,你目光太长远了,所以无暇顾及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小生命是如何被你毁掉的。”

活到现在,你的人生有那么可悲吗?

“怎么说呢?我的人生不是我预期的那样吧。”

可是你的人生有那么可悲吗?

“别说了,让我自个儿待着。”

绿儿一头栽倒在床上,本想睡觉,却总是想起如诗。如诗看到我和其他人都断绝了联系,这证明在潜意识里我已经决定接受上灵的安排了。那我还不如别再执拗了,就放手去做吧。

姐姐和华纱阿姨还有亲爱的谢德美会恨我一辈子,而我也是罪有应得。我明明知道这些后果,难道还要去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福尔摩斯探案集·第三卷福尔摩斯探案集·第三卷柯南道尔|小说阿瑟·柯南道尔的代表作《福尔摩斯探案》从问世到如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但仍然受到一代又一代侦探小说迷的热烈追捧。这本由吕静莲、于兵、巫慧编译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分4册,精选了其中27个具有代表性的故事。让我们翻开本书,跟随着福尔摩斯的脚步,一同进入惊险的凶案现场;透过他智慧的眼睛,仔细观察凶手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运用他缜密的思维,对案情进行细致严谨地剖析,一步步地抽丝剥茧,巧妙地揭开那些凶案背后的真相。
  • 文人文人八月天|小说八月天,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小说《遥远的麦子》《黑神的别样人生》《低腰裤》《父亲的王国》等。现任某报社记者。
  • 红楼补梦红楼补梦喻彬 马雪芬 许映明|小说章回小说《红楼补梦》,是一部融文学性、故事性、学术性为一体的文学实验文本作品,共三十三回。主要根据《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在书中,由于当时种种复杂的原因,或出于谨慎,或有所讳忌,或对家族各成员以及本人不愿意讲的刻意隐去的一些敏感情节、谜一般让人难以揣摩的故事空档或悬念现象,我们根据书中的事件发展逻辑,各人物的性格、命运与结局,进行补苴罅漏、重新梳理、推敲还原成相对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一个个清晰可信的艺术形象。
  • 福尔摩斯探案集福尔摩斯探案集流年主编|小说由流年主编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是英国作家柯南·道尔创作的系列侦探小说。正是凭借“福尔摩斯”这一经典形象,柯南·道尔开创了侦探小说的黄金时代,并赢得了“英国侦探小说之父”的美誉。福尔摩斯是烟雾弥漫的伦敦贝克街上令人敬佩和仰慕的英雄。他智勇双全,具有非凡的智慧和才干;他和他忠实的朋友华生一起,与狡猾的罪犯、凶残的敌人做斗争,侦破了无数千奇百怪的案件。这些案件情节各异,疑点重重,揭开真相的过程悬念迭起、精彩纷呈。还等什么,赶紧翻开本书,和福尔摩斯一起去挖掘隐藏在黑暗中的真相吧。
  • 少年丞相世外客(合集)少年丞相世外客(合集)小佚|小说梦里是爱,梦外是情。一个人的爱情,究竟有没有可能产生平行线,来维持两个世界,两段感情,永远交替地……存在下去?林伽蓝是一个天真、懦弱,渴望被爱又带着点小小自私的现代女孩。一场车祸,让她每晚睡梦中都会穿越到古代异时空伊修大陆,成为女扮男装的少年丞相秦洛。从平静宁和到波涛汹涌,从甜蜜幸福到绝望崩溃,心碎了,可会再牵手?从重重迷雾到阴谋陷阱,从血海深仇到情真意切,天真的人可会将权术置于股掌之外?(本书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二十世纪中国小说经典选读二十世纪中国小说经典选读王宁宁|小说本书主要从二十世纪中国小说发展的历史链条出发,更多关注作品的文学独创性和内在发展联系性,选取了十八位优秀小说家的代表共三十一篇进行了研读。以解析作品的方式描述二十世纪中国不同历史背景下经典小说的基本内涵、审美特征及其典范意义。
  • 三言二拍选粹三言二拍选粹冯梦龙、凌濛初|小说“三言”是《喻世明言》(旧题《古今小说》)《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总称,是我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白话短篇小说集。这些作品,题材广泛,内容复杂,广泛描写了宋、元、明时代的社会生活。其中的优秀作品。
  • 爱情与婚姻卷(全球华语小说大系)爱情与婚姻卷(全球华语小说大系)张颐武;赖洪波|小说本卷选录了新世纪十年来的部分爱情婚姻小说。这些文字,忠实地记录了中国人在新世纪十年中的情感历程,记录了这个时代关于爱情的点点滴滴。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感受到在社会转型时期的人们的希冀、期盼和焦虑的情绪。新世纪以来,爱情与婚姻中包含的物质内核逐渐露出水面。当爱情和婚姻走下精神的祭坛,不得不滑向物质的漩涡。爱情和婚姻中的物质主义,是整个时代缺乏精神性追求的缩影。当我们从精神的教条中迫不及待地逃脱后,又被物质的车轮赶得喘不过气来。豪华的房子、昂贵的车子和各种各样高档的会所,是否就可以安放我们的爱情?在这转型的时代中,不愿放弃爱情的人们,注定要在这纷乱的缠绕中做出艰难的选择。
  • 冰城,燃起不灭的激情冰城,燃起不灭的激情苗若木|小说冰城男女口头上对爱的忠贞纯洁而坚定他们之间相互吸引的情欲魅惑缥缈而肆意当激情点燃注定难以熄灭是坚守对爱忠贞的天长地久还是选择情欲吸引的激情迷人的女记者任菲菲:“爱就是和想爱的人在一起。”玩世不恭的诚然:“爱就是情与欲的结合,与婚姻无关,婚姻不过是一张废纸。”美丽的电台女主播:“爱情不过是骗人的小玩意。”为情所因的研究生宸爔:“对爱坚持,终究会得到爱情。”相信真爱的武瑞:“爱他妈的什么都不是……爱只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 玻璃钥匙(哈米特长篇小说系列)玻璃钥匙(哈米特长篇小说系列)(美)达希尔·哈米特|小说美国某市的大选期间,参议员之子惨遭杀害,箭头指向挟怨仇杀及选举阴谋,各方人马皆欲借机谋利。警方及嫌犯的亲友分别收到奇怪的匿名信,里面的内容都是对嫌犯不利的影射。眼看着嫌犯已经众叛亲离,甚至自己承认了犯罪,但对他使始终有信心的的好友兼手下仍然以身试险,企图力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