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放弃抵抗

观景窗内映出电子枪巨大的残骸,好似久经风沙的城郭遗迹。高云半躺在金属座椅中,凝视着天花板发呆。按照方慧的计划,潜渊号将在6小时的调整后再次前往Paradox。

“机器可以连续运转,人却需要休息。”拒绝伊迪萨快马加鞭的提议时,方慧如是说道。伊迪萨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抗议,只是耸耸肩,接受了舰长的命令。

高云的手中,握着一张指甲盖大小的存储卡。返航后,心镜一脸轻松的表情,丝毫不见激烈战斗后的疲惫。他很快卸下了蓝色的驾驶服,拍拍高云后背,摆摆手离开了。

高云换上便装时,口袋中多了这张存储卡。

然而需要高云去处理的事情堆得像山一样。伊迪萨命令他暗杀方慧,袭击者的命令却是保护方慧。如果违抗伊迪萨的命令,高云恐怕只能逃出部队,面对地球防卫军的通缉。袭击者在高云体内留下了量子纠缠态设备,无论逃到天涯海角,要他性命都是一瞬间的事情。高云需要在击退晶体文明的同时,巧妙地周旋在二者之间。高云决定暂且不去理会这张存储卡。大脑依然处于兴奋状态,他想趁着思路清晰,将事情的脉络再次梳理一番:

伊迪萨同方慧没有私人恩怨,暗杀方慧的命令,一定是来自地球防卫军上层。说不定,这道命令就是出自黑川司令之口。随着人类版图的不断扩张,这支由各国政府出资兴建的精英部队逐渐强大起来,已慢慢脱离了各国的控制,成为宇宙世纪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处于地球防卫军权力中心的,便是黑川司令。据说在地球防卫军成立之初,是黑川游走于各国政府之间,最终拿到了足够的资助,使得这支部队脱离了为联合国装点门面的命运。到现在为止,这位神秘的司令掌权已经超过了一个世纪。

地球防卫军虽然强大,但在未知星域数不胜数的宇宙世纪,想要偷偷摸摸地活下去也并不困难。目前的关键,还是查明袭击者的真实身份,摆脱他的控制。

从两年前开始,袭击者就在为保护方慧布局,高云则是他手中的棋子。他威胁高云加入了地球防卫军,又指挥他加入Dust小队,最终登上了潜渊号,每一次时机的把握都恰到好处。据此判断,此人在地球防卫军内部拥有强大的信息网。

潜渊号上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心镜是信息战的高手,甚至会利于闲暇时间帮精力过剩的战友们窃取女孩子的资料;伊迪萨表面上站在方慧的对立面,但说不定这才是她最强的伪装;可能性最小的反而是方慧本人,如果她有能力跑到边远星区找上高云,早就趁机逃跑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性,那位神秘的少年压根就不在潜渊号上,此刻他仍在虫洞的另一侧,暗中观察着一切。

想要继续推理下去,高云还缺少关键的线索。

高云再次回想起那段噩梦般的经历,同样的推理他已经进行了无数次。那次袭击共有四个疑点:

其一,高云行事一向谨慎,他尽量不结下仇家,经常将事务所在不同的星域之间移动,只通过特殊的网络接活。对方是怎样找上他的?

其二,高云为事务所设下了层层防御,从回忆的细节来看,神秘少年并非战斗专家。他是如何突破防线的?

其三,在战斗过程中,高云曾一度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神秘少年用了怎样的手段?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在遭受袭击前,高云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三天的记忆。在这三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云曾经推理出一个答案。只需简单的一个假设,所有疑点都可以得到解释。然而那个解答太荒唐了,又缺少充足的证据,高云不愿意相信那就是真相。

高云摇摇头,向着床铺走去。肾上腺素消耗殆尽,一阵阵疲惫感袭击着意识。然而在高云的手触碰床铺的瞬间,战士的直觉立即令他警觉起来,他退后一步,拔出核铳对准床铺……

这里被人动过。

床下没有藏匿空间。塞在床垫下方的纸片没有移动,排除安装炸药的可能。高云集中精神,慢慢地,他捕捉到了微弱的化学药水的味道。高云迅速退到出口旁,关闭了房间的照明。如同魔术一般,床单上显现出跳舞小人的暗号,这是神秘少年发给他的第9条指令:

伊迪萨不能死。

高云收起武器,嘴角微微上扬。

对方终于露出了破绽。

在机甲仓库的角落,厚重的钢板隔离出一个立方体的房间。这里是镧的整备室——与其这么讲,倒不如说“房间”更为恰当。镧为自己准备了床铺、书桌等家具用品,唯一的不同,是衣柜中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部件。

镧攀着绳索缓缓降到地面。战斗结束后,她并没有离开Ace,而是留在驾驶舱中短暂地享受了音乐。简单的调整后,她需要尽快返回舰桥,潜渊号再次启动前还有大量的系统设置工作需要完成。

来到整备室门前,镧远远地看到有人背靠墙壁等在那里。

“这里是你的房间?”伊迪萨见镧走来,上前问道。

“是的。”

在镧打开房门的同时,伊迪萨嗅到一股放置金属物品仓库里特有的味道。

“介意我参观一下吗?”

“您拥有仅次于舰长的权限。”

“如果问你个人的想法呢?”

“请便。”

镧打开房门右手边的开关,白光照明自天花板流泻而下。伊迪萨环视着整备室内单调的布局,很快便失去了兴趣。

“这场战斗,舰长的智慧相当出色。”伊迪萨推开衣柜,看着里面各式各样的机械臂,饶有深意地笑笑。

“这是我第一次目睹慧慧指挥战斗,并没有可以参照的标准。”

“不需要。”伊迪萨立即回应道,“能够网罗到这样的人才,是地球防卫军的幸运。”

说罢,她关上衣柜,向着房门外走去。离开整备室前,她回过头来,对镧说道:“你其实并不希望我进入房间吧,只是阿西莫夫定律不允许你做出另外的选择。这种心情我能理解。”

镧没有回应,目送着伊迪萨消失在视野中。

不久后,第二位访客不期而至。

“嗨,镧小姐!”心镜没有敲门便推开了房门,但他立即发觉自己的行为欠妥,匆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可以进来吗?”

“您并没有访问此处的权限。”镧机械地回答。

心镜挠挠头:“那我就站在这里吧。其实,我只是想找镧小姐请教个问题。”

“没有问题。请注意不要问涉及军事情报或技术机密的事情。”

“放心,我对军方那些条条框框清楚得很。”心镜没有理会镧的冷淡,自顾自地说道:“我想问的是……在负二层的实验室里,都有哪些设备?”他立即补充道,“啊,这总不至于涉密吧!”

“除Ash系统外,实验室配置有42台常规分析实验室的设备。按照设备布置的空间位置,它们依次是角分辨X射线光电子能谱仪、X射线衍射仪、8通道离子束扫描电子显微镜、气象色谱—质谱连用仪、8G赫兹液体核磁共振仪、拉曼光谱仪……”

“等等!”心镜匆忙打断了镧冗长的陈述,“我不可能记得住这么多。我感兴趣的是……这里有没有医疗设备?”

“有了Ash系统,不存在紧急抢救的必要。”镧答道,“实验室只配备了13台简单的医疗设备。心镜先生有哪里不舒服吗?”

“小腿总在痛,我担心伤到骨头。如果有X光机,就可以简单检查一下。”

“有很多。简单的X光检查只需借助信用卡大小的相机,考虑到紧急处理骨折的需要,太空船上配置了20台。心镜先生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检查。”

“不必了,我自己弄一下就好。这是训练时留下的老毛病了,基地医疗条件很差。”

“我尊重心镜先生的意见。我会指派一台工程机器人,带您去取机器。”

“太感谢了!”心镜兴奋地握握镧的手。镧依然如同雕塑一般,不动如山地站在那里。

高云来到舰桥时,方慧和心镜正在谈笑。巨大的全息屏中投影出晶体文明的残骸,它的圆柱形躯体已被摧毁了大半,锐利的尖端却保留了下来。见高云走来,方慧指着全息屏的影像问道: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屋大维’很气派吧!”

高云皱皱眉:“屋大维?”

“敌人总要有个名字吧,数字编号太无趣了,干脆用古罗马皇帝称呼。”方慧笑道,“它们会按照皇帝的历史顺序依次命名,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见到暴君尼禄。”

高云盯着屏幕中完美的锥形尖端,问:“它不会再生了吗?”

“身体毁了大半,尽管电子枪和磁透镜的功能性依然完好,它的自我意识已经消失了,不再构成威胁。”方慧一面解释,一面盯着画面中的大家伙,“行星尺度的微观加工,太美了,我实在不忍心毁掉。”

方慧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有着帝王称号的巨型电子枪,潜渊号再次启动,向着黑洞另一侧的Paradox驶去。这段旅程十分短暂,没过多久,葡萄粒大小的Paradox便出现在视野中。行星通体闪烁着死寂的银灰,好似一张没有色彩的灰度图。

方慧转过身来面向着众人,沉稳地布置道:“潜渊号已抵达目标。诸位战士,接下来是你们的舞台。你们需要驾驶机动兵器降落到Paradox地表,确认安全后再进行下一步行动。镧,这次你也需要出动,作战期间你编入Dust小队,要听从伊迪萨长官的命令。”

“是。”镧一个标准的立正。

“Dust小队立即就位,进入战备状态!”

随着伊迪萨的一声令下,高云、心镜和镧立即向着机甲仓库小跑而去。离开前高云偷偷瞥了方慧一眼,她凝望着目标的眼神,依然是如此的坚毅而睿智。

机甲仓库的舱门缓缓开启,船内的气体急速涌向真空。驾驶舱内部投影出伊迪萨的影像,指挥官铿锵有力地下令道:

“Jack、Queen、Ace,出动!”

“是!”

三部机体画着不同的轨迹飞向深空。伊迪萨下令:“Queen使用激光武器原地射击,待接收到光信号反馈后,Jack和Ace立即推进!”

“Queen收到!”

Queen划着圆润的曲线向前方进发。一支狙击枪在磁场的控制下飞离裙摆,落在Queen手中。这是一台功率高达1015瓦的脉冲激光器,能够发射波长为1056纳米、脉宽只有几个纳秒的脉冲激光,其威力足以夷平一座小山。Queen的裙摆下方喷射出五道淡紫色的等离子体,宛若盛开的紫荆花。A.I.精准地调控了喷射的方向,为即将进行狙击作业的机体提供了稳定的支撑。

“我来了,怪物们!”

随着心镜的一声高呼,难以计数的激光脉冲打向了远方的行星。这些激光脉冲的脉宽只有几个纳米,能够将难以置信的功率集中在几个微米的空间区域内。几秒钟后,光栅光谱仪探测器有了响应,被行星表面反射的部分光子已返回了初始位置。众人屏住呼吸注视着Paradox,几分钟过去了,星域内依然毫无动静。

心镜叹气道:“晶体文明不会放弃了这里吧?这下我们可赚大了!”

“Queen原地待命,Jack和Ace低速接近目标!”伊迪萨下达了命令,“一定要注意敌人的偷袭!”

高云推动了Jack的操作杆。随着主引擎的启动,一曲悠扬的舞曲奏了起来。这一次高云精心挑选了蒙蒂的《恰尔达什舞曲》为战场伴奏,这种源自匈牙利的舞曲由两部分组成,前半部分慢节奏的“拉邵”如同寂静的星空一般舒缓,后半部分的舞曲“弗里斯”热烈而狂野,好似真空下沸腾的狄拉克海。在此曲的诸多演奏者中,高云选择了吉卜赛小提琴家拉卡托斯的版本,比起热烈的交响乐来,他认为独奏的小提琴更适合孤寂的宇宙。

高云曾询问过战友们喜欢的音乐,心镜喜欢爵士,却认为战斗时听音乐会分心;伊迪萨则表示自己对旋律一窍不通;到头来,高云只在身为A.I.的镧那里找到了共鸣。望着Ace优雅的背影,高云回想起镧独自享受音乐时的样子。此刻Ace的驾驶舱内,回响着拉斯特的哪一支轻音乐呢?

Paradox在视野中渐渐变大。即便已接近同步轨道,星体银灰色的表面依然光洁如镜,完全看不到土黄色的地表和翻滚的云层。

“老高,那边什么情况?”远处的心镜问道。

“完全不见敌人的踪影。”高云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目标,“说不定我们真的交了好运,‘屋大维’是晶体帝国唯一的皇帝。”

“可惜,这一次Queen没了施展的舞台。”

如果当时能够看到心镜的影像,高云一定会对着他的脸来上一记老拳——这个乌鸦嘴话音未落,高云便发现指示计上的速度数值飞速下降,巨大加速度仿佛重锤一般击打着每一块肌肉上。几秒钟的时间内,Jack与行星之间的相对速度就降为了零。如果不是惯性抵消装置的辅助,高云的身体早已被巨大的加速度撕扯得四分五裂。

“镧,你还好吗?”高云开启了同Ace的通信。

“空间中突然产生了排斥力。”镧答道,“大约在8秒前。”

高云迅速检查了Jack的机体状态。没有来自舰桥的通信,伊迪萨他们尚未发现15光秒外的异状。

“我来尝试突进。”

高云决定冒险一试。他将Jack的发动机开到最大功率,机体关节处喷射而出的等离子体在真空中弥散开来,仿佛恶魔张开的羽翼。速度指示计有了示数,Jack以每秒数百米的速度缓慢推进着。然而下一秒钟,高云视野中的景象翻滚起来,Jack被更加巨大的斥力向着远离行星的方向推去。终于维持住机体平衡后,高云看到Ace也同样被推了出来,镧维持住了机体的姿势,迅速装备上机枪和长剑,警惕着四周的敌人。

“这究竟是什么鬼?”高云一面令Jack与Ace维持着背靠背的阵型,一面扫描着四周的空域。这时,来自舰桥的通信终于响了起来:

“紧急情况!”方慧的声音有些慌张,“我刚刚进行了计算,Paradox的体积同探险队的报告有出入,直径增大到了1.6倍!”高云还未思索出这意味着什么,方慧便给出了答案:“你们看到的行星地表,就是晶体文明的第二位使者,‘提比略’!”

高云不会忘记愤怒的大海。那是一颗几乎被液态水覆盖了地表的行星,地壳活动能够掀到近千米的巨浪,远远望去就好像地平线压了过来。海洋中居住着一种外表酷似鲨鱼的碳基生物,它们的体重堪比巨型航母,借着巨浪能够一跃到达平流层。可即便见识过如此场面,眼前的景象依然令高云目瞪口呆。

完美无瑕的银灰色地表上泛起了涟漪。那是无数个完美的同心圆,从地表的几十个点扩散开来,迅速覆盖了行星的整个表面。涟漪相会之处荡起银灰色的巨浪,仿佛整个地表沸腾了一般,又好似黏稠的巨型台风。巨浪在十几秒的时间内越过了同步轨道,将难以计数的金属液滴抛洒向太空。转眼间,在行星地表直至三倍地月距离的星域内,遍布了大小不一的银灰色液滴,将高云和镧牢牢禁锢其中。

高云将两把等离子切割器握在Jack手中,剑状的兵器闪烁着明亮的辉光。等离子体上千度的高温足以切断一切常规材料,是近战武器的不二之选。高云和镧同液滴大军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他们清楚,每一颗液滴都是‘提比略’的一部分,它们都拥有自我意识,他们只需露出一丝破绽,顷刻间便会被撕裂。

打破平衡的契机立刻出现了。

高云瞥见深空中闪过一道光,顷刻间最外层的数百颗液滴化作碎屑。远处的攻击仍在继续,每一发都分毫不差地击在包围网的同一位置,转眼便为高云与镧开辟了一条通路。

“Jack与Ace,立即撤退!”伊迪萨下令道,“退回母舰,重新制定战术!”

“老高,快!我掩护你们!”心镜近乎沙哑地呼喊着。

四周的液滴军团迅速向着被粉碎的同伴们的位置移动着,试图堵死高云和镧的退路。就在这时,一道直径数米的等离子体光柱呼啸而来,将沿途的液滴蒸发为弥散的原子。在脉冲激光狙击后,心镜立即换上等离子枪对相同位置进行了射击,亚光速的等离子体与激光脉冲巧妙地构成了时间差攻击。

高云行动了。速度开启到极限的Jack画出一道暗红色的轨迹,宛若飘荡的红色披风。他挥起兵刃,向着拦在路上的一颗液滴砍了下去……

手臂处传来强烈的痛感,兵刃的尖端在距离液滴几个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高云定睛一看,液滴已化作棱角分明的正八面体,产生的斥力阻止了Jack的攻击。

下一瞬间,数百枚锥形体自敌人体内喷射而出,化作超音速的子弹袭向Jack。高云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锁定了攻击的轨迹,Jack手中的剑刃舞作辉光的防护网,将椎体悉数击落。

就在这时,正八面体的表面冒出火光。Ace端起手中的机枪,将一梭弹药悉数灌入敌人体内,正八面体内部冒出阵阵火光。这种子弹的表面涂覆有金刚石颗粒,几乎能够穿透一切常规材料。弹壳内灌注了烈性炸药和液态氧气,即便在真空环境中也能引爆。

“高云先生,快!”

高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Jack向着千疮百孔的正八面体俯冲而去,阻力消失了,Jack手中的兵刃在几个毫秒的时间内将敌人拦腰斩断。

“镧,跟上来!”

没有选择了,高云再次开启了Jack的撒手锏。刹那间,世界变成了黑白色,视野中液滴大军的动作慢了下来,它们的行动轨迹在高云眼中画出一张曲线图。Jack化作一道赤红色的烈焰,它巧妙地在液滴大军的间隙中穿梭,向着安全星域疾驰而去。在Jack的近旁,无数的液滴彼此相撞,化作粉末。高云一面躲避着敌人的攻击,一面关注着远处的Ace。突然间,一颗液滴自视线的死角向Ace袭来,Jack迅速丢出一枚飞刀,等离子利刃穿过液滴兵团的间隙,分毫不差地命中了两千米外的目标。镧麻利地转身一刀,将偷袭的敌人砍做两段。

光明已近在眼前。可就在距离安全空域不足几百千米的地方,巨大的斥力再次浪潮一般地袭来,转眼间便将Jack和Ace的速度降为零。难以计数的液滴簇拥在一起,融合成一道遮天蔽日的墙壁。墙壁表面由无数的正八面体拼接而成,厚度一直延伸出几十千米。

“高云先生,当心!”

听到镧的嘶喊,高云猛地回过身来。手臂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一颗液滴化作椎体,贯穿了Jack左臂的装甲。高云用力拉下操作杆,在Jack摆脱敌人的同时,一只手臂化作了太空的尘屑。就在这时,巨大的斥力自背后传来,巨墙开始向着Paradox的方向移动,将Jack和Ace推向液滴的大军!

“已不存在理论上的脱离路线,请放弃抵抗。”通信器中响起了方慧的声音。

“你说什么?”高云的眼中布满血丝,愤怒地吼道。

“请相信我。”

简短的四个字,却如同魔法的咒语一般。高云脑中一瞬间闪过了与“屋大维”做战时的画面,他松开了操作杆。下一瞬间,一枚椎体贯穿了Jack的驾驶舱,径直插入了他的腹部。高云映在眼中最后的影像,是难以计数的椎体如同绞肉机一般,将Ace撕成了碎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以色列的诞生:荣耀(全集)以色列的诞生:荣耀(全集)(美)赫尔曼·沃克|小说本套装全两册,分别为:《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和《以色列的诞生.荣耀.2》20世纪60年代,阿以边境冲突不断。叙利亚训练巴勒斯坦游击队对以色列实行恐怖袭击,埃及领导人纳赛尔与约旦和叙利亚结成联盟,放言以色列必须从地图上消失。1967年6月5日“六日战争”爆发,史称“第三次中东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以压倒性优势赢得战争,并占领了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共计6.5万平方公里的阿拉伯土地,从而确定了以色列在战略上的优势。但是战争过后,却并未给以色列带来期盼已久的和平与稳定,战争中有数十万阿拉伯平民逃离家园沦为难民,并成为之后中东战争不断升级的根源,严重影响巴以局势,巴以人民也因此长期饱受冲突之痛。究竟在“六日战争”之后,“赎罪日战争”之前,以色列国内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人民生存现状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巴拉克、尼灿、帕斯特纳克及其子女们的职业生涯与家庭生活经历了何种变迁?这些故事与细节,都将在普利策文学奖得主——赫尔曼·沃克所著的《以色列的诞生.荣耀.1》中一一道来。《以色列的诞生.荣耀.2》如果把以色列的生存奋争当作一场戏剧,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即第四次中东战争,可以算是这场戏剧的浓缩版:在神圣的日子里,以色列在南北两条战线上遭到突袭。当时的超级大国苏联对阿拉伯国家的进攻给予了令人生畏的支持,以色列在兵力、武器与对方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后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胜利,成功突破了阿拉伯国家的包围圈,由此走上了与埃及签署和平协议的道路。普利策文学奖得主——赫尔曼·沃克以多年艰巨调查得来的史料为依据,在《以色列的诞生.荣耀.2》中,对“赎罪日战争”前后阿以不断升级的矛盾进行了详尽的描述,重点表现了战略战术的抗衡与较量,以及各权力中心的激烈角逐与外交纠葛,真实再现了以色列当时旦夕倾覆的危险局面,同时为认识和解决当今中东地区的问题提供了思路。《以色列的诞生.荣耀2》不仅是一部浓缩的以色列生存奋争史,也是一部令人感佩的卫国战士奋争史:老一辈英雄兹夫·巴拉克、约西·尼灿、萨姆·帕斯特纳克还在不同的战场上殚精竭虑,新生代英雄诺亚·巴拉克、阿里耶·尼灿、阿莫斯·帕斯特纳克已经开始在不同的部队里奉献、战斗,他们的职业选择和感情取舍都深深地镶嵌在以色列国的命运变动的版图之中……
  • 黑与昼三部曲黑与昼三部曲刘浩锋|小说小说通过主人公李成哲等个体的坎坷爱情悲剧与理想追求,从正、反、侧面凝画了人文、经济、政治、宗教四大领域的时代变迁,缩写了幅幅遍及农村与现代城市社会的综合性改革的历史画卷,既刻画了个体理想主义者的心声,也展现了恢弘的时代运动的整体风貌。
  • 把坏事进行到底把坏事进行到底杨遥|小说一帮靠捡拾垃圾过活的流浪汉,被一个漂亮姑娘吸引,争先恐后地从门缝里看人家挂在铁丝上的女式内衣,再怂恿田七卖掉狼狗黑豹以换取嫖资,这些荒诞行为的背后表现了寻求作为男人的最卑微的最起码的性需求,但即便如此,愿望能否实现也隐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因为他们“一辈子受过的侮辱太多了”。
  • 鼓手鼓手陈勇|小说《鼓手》是为第三届全国微型小说获奖作品写的评论。陈勇,笔名,秋水,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1963年2月出生,1985年8月毕业于湖北电大中文系。1998年以来,连续出版《在水一方》等微型小说集九部,《声音》等文学评论四部,《老人与狗》、《鱼鹰》、《神秘的派克钢笔》等二十几篇作品获全国大奖。
  • 九国夜雪·花与月九国夜雪·花与月水阡墨|小说白寒露是封魂师、雪狼妖,也是白清明的师兄,在瑶仙岛开了个叫做醉梦轩的店,做的是妖怪的生意。传统是往家里捡人,醉梦轩长住的各位都是他捡的。白寒露身边都是些好玩的人物:长溪擅长毒舌,幽昙擅长卖萌,竹仙擅吐槽的,就连跟班小游儿也是只傲娇狐狸。前日落大雨忘记关窗湿了一卷竹简。他每接一个生意都会事无巨细地记录,因为新墨还未干透,字迹淋得模糊,是风麒麟杜蘅和帝女星将离的事,故事由此开篇……
  • 布谷鸟原创小说系列:辽南往事布谷鸟原创小说系列:辽南往事梁书香|小说《辽南往事》内容介绍: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在这里讲述的,就是和我有关的几个家庭的“家丑”,和我有关的几个人的爱恨情仇,这些人里有我的三大娘三大爷,有我的堂哥吉发和他的两个老婆,有我的姥爷和我的父亲母亲。其实,和我有关的这几个家庭、这几个人物,都是当时农村最普通不过的家庭,是农村底层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决无值得炫耀的资本。然而,就是这么几个普通的家庭、普通的人物,在我所经历和未曾经历的年代里,却上演了一幕幕跌宕曲折的悲剧:真情相爱的人生离死别,至亲的姥爷掐死外孙,一心要独吞家产的大娘扼死侄子,霸道成性的媳妇毒害婆婆。
  • 流水三十章流水三十章王安忆|小说《流水三十章》用剖析人心理活动的方式,反映了一个女人从襁褓之中到而立之年好似流水的生命的历程,不仅能够看到一个女人心灵的轨迹,还能够看到那一段特定的历史岁月。作者试图改变用故事情节和生活细节结构长篇小说的模式,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中融合了些许浪漫主义色彩。
  • 抓痒抓痒陈希我|小说嵇康,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商,有个做教师的漂亮妻子乐果。他们结婚八年,却过着毫无知觉的婚姻生活。其他朋友都会通过包二奶、嫖妓或者找情人来寻求刺激,但嵇康从不沾染这些。他的一个好朋友因为婚外情被老婆发现刚刚自杀。共实麻木的婚姻就是这个世界的麻木所致。嵇康发现到处都是苟且活着的人。
  • 谋杀安徒生谋杀安徒生异青人|小说一名学生死了,死时身上被插满了白色的鹅毛;一位幼师死了,死时穿着一套华丽的人鱼装;一个当红明星死了,被冻死在冰箱里;谷溪市开始接连有人离奇死亡,警方调查发现一切竟与数十年前轰动一时的连环谋杀案不谋而合,面对如影随形的变态凶徒,城市陷入了恐慌当中,最终警方是否能够查出谋杀背后的真相?翻开本书,惊悚旅途马上开启……
  • 百鬼夜行长篇系列:邪魅之雫(全集)百鬼夜行长篇系列:邪魅之雫(全集)(日)京极夏彦|小说《邪魅之雫》讲述的是曾与“京极堂”同为历次事件侦破主角的玫瑰十字侦探社侦探榎木津礼二郎也成了事件的引发中心——向他提起婚约的三户人家,相继毫无理由地离奇退婚,其中来宫家婚约对象的妹妹来宫小百合更是诡异地陈尸神奈川大矶海岸。尸体无损无伤,经法医鉴定是死于剧毒。毒杀案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东京江户川区的河边发现了死因相同的男性,而正当警方认为这名男性之死与小百合之死之间存在着某种似乎必然又隐秘的联系着手调查时,平冢也发生了毒杀命案,死者是宇都木家的千金小姐,也曾是榎木津的婚约对象,不知何故从东京避走平冢,并被毒杀。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无论警方还是侦探根据有限的线索而锁定的嫌疑人也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因连环毒杀案而丧命的人数,不知不觉达到了六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