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青色地毯

为了出版《言叶》这本翻译杂志以及《青马》这本同人杂志[1],于是我们用芥川龙之介的书房充当编辑部。这是因为其中一位同好——葛卷义敏[2]是芥川的外甥,当年他才二十一二岁,已经负责处理芥川的身后事,为他出版全集,关于出版同人杂志这件事,也是靠他暗中打点,负责大部分的工作。那是芥川辞世的三年后。

在我认识的文人当中,芥川家应该是最气派的了,不过还称不上中流。那是一栋小巧别致的日式建筑,没有什么砸了大钱的部分,也没有什么精雕细琢的地方。我只去过二楼的两间房间以及别院的两间书房和两间房间,还有院子,我没去过家人的起居室。虽然那是一栋采光良好的房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很阴森,有股死亡的气息,即使我当时年轻气盛,但一想到那股阴森,也会驻足不前。

我新潟的老家以前是一所和尚学校,有点类似寺庙风格的建筑。再加上位于天然松树林中,随便都能找到两人环抱或是三人环抱的松树,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平常只看得到乌鸦和猫头鹰的巢。曾经有个和尚在阁楼悬梁自尽,后来大家把那里单独隔成一个小房间。阁楼是侍女的房间。小时候,我很怕撞见和尚的幽灵,却还是在梁上走来走去,我完全不觉得那栋房子阴森。

牧野信一在小田原的家中自杀后,我也曾经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那栋房子就在寺庙旁边,进出的时候,前后左右都要经过一片墓园,他上吊的儿童房约莫1.5坪宽,铺着木质地板,采光很差,房间总是很阴暗,不过我从来不觉得那是“死亡之家”。

相较之下,芥川家位于高台,采光良好又别致,没有阁楼、病态、陋巷等,没有会跟“死亡之家”画上等号的条件,对我来说,却是一栋阴森至极的房子。我最痛恨的就是葛卷在二楼生活起居的房间,四坪大小的房间里,铺着青色地毯,一想到那个地毯阴森的颜色,我就忍不住想要掉头离开。如果我没记错,这地毯是出版芥川全集初版的时候,制作封面时剩下来的青布,铺满整间房间后,成了肮脏的青色。真是阴森的地毯。别这样嘛。当时我总是不断痛骂那条地毯,可是葛卷少年——其实,我觉得他像个贵族少年——每到这时候他总是突然露出老人般的窃笑,随便敷衍我两句。他肯定很喜欢这条地毯。他应该觉得这条地毯与芥川生前完全无关。

葛卷曾说,这房间的某个书柜底下埋着瓦斯管,舅舅(芥川)曾企图含着那条瓦斯自杀,差点死去,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死去的主人怀着相当大的敌意,我根本不想了解自杀者的心声。此外,我曾在这间房间里阅读芥川的遗稿。几年后,当我重新阅读这份遗稿时,这份未完成的小品让我惊叹不已,关于这部作品,我已经两度发表感想,但是当时的我完全看不懂。不对,因为那股旺盛的敌意,我还记得自己没看几眼就放回去,一口咬定内容无聊。

我经常在这间房间里熬夜。为了无趣的原因熬夜。葛卷曾说不想把这些无聊的原稿登在杂志上,我回答,没什么不好啊,就算他们的原稿很烂,只要我们好好做事就行了,反正同人杂志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从年头吵到年尾,葛卷出身于文学名门,却不能自豪地说自己是绝对不登烂稿子的编辑。即使原稿已经送到印刷厂,校对工作进行到一半,他也会闹起脾气——你在明天之前写点什么吧,或是,你翻译这篇文章吧,或是,那你自己写嘛,嗯,我也会写哦。因为他露出软弱的微笑,所以我们两人只好熬夜写稿。在这种时候,葛卷一天晚上就能写一百多张稿纸的小说,写完再撕掉,结果连一篇都没发表过。其实他一晚真的能写一两百张,简直是令人不敢置信的写法。跟每天细心写短篇的舅舅完全不一样。我不得不陪他翻译,一晚能翻完一本厚厚的原文书。像是安德烈·纪德[3]的《关于王尔德的回忆》,我才花三天就翻完了,玛莉亚·显克微支这位有闲贵妇的《普鲁斯特回忆录》也是一晚就翻完了。虽然这是一本有闲贵妇的精装书,不过我只用三十张稿纸就翻完了。因为我的法语不够灵光,而且只有一个晚上,所以我完全没查字典,遇到不懂的词,我嫌麻烦就直接跳过,中间经常一下子跳过五行,在《普鲁斯特回忆录》中写到一些普鲁斯特喜欢的菜,大半的料理和原料都是我不认识的词,我怕麻烦就直接省略了。我这么不负责任,读过我译本的人,也许会猜想普鲁斯特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办晚宴的菜色居然少得可怜。保尔·瓦雷里[4]的《杂集》(variete)等作品也是用这种方式翻译的,遇到不懂的就跳过去,结果晦涩的原文在我的手中变得极为明快,不懂原文的人还大为赞叹,因为我删掉了不懂的地方,所以才会这么清楚、流畅,当时真的很乱来。每次有人夸我翻译得很好,我总是不知所措。

熬夜这回事,在壮年体健的时候,特别容易疲劳。最近即使熬夜也不觉得累了,熬夜似乎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当时真的很累。也许是因为翻完一本书要耗去全部的精神,加上紧张的关系,我一脸憔悴,黑眼圈加上满脸油光,整张脸又皱又黄。吃着兔屋的最中[5]配浓咖啡。我绝对忘不了熬夜后的早晨,我们通常都会吃咖喱饭。我只记得我几乎没有食欲。

我憎恨熬夜赶稿。一旦葛卷开始闹脾气,我就会满腔怒火,用顶撞的口气跟他吵架,尽管葛卷跟女性一样温柔、病弱,却是一个非常执着己见的人,他的口气温和,笑容软弱,讲话不会带刺,却会坚持到底,不肯善罢甘休。最后都是我认输。再怎么说,葛卷的意见通常比较有道理。因为他说我们的原稿太烂,他说得没错,而且在他的野心之中,贪念也比较少。这是因为他从来不想成为有名的文人,只是专心致志地想要出版好杂志。他热爱某位千金小姐,这件事占去他大部分的生活,除此之外,如果还有其他的愿望,大概是想要获得三四位名媛贵妇的宠爱,的确是名门少年该有的愿望。一本好杂志等同他的仪表,所以非得要是好杂志才行。烂原稿令人伤脑筋。他的心思传统,我则是粗枝大叶,像个到处掠夺的野武士。一心只想着扬名立万,根本没想到自己才疏学浅。明明对在这个房子自杀的屋主感到敌意,却接受把屋主的书房当成据点比较容易赢得世人的好评的提议,只想踩着别人往上爬,充满轻率的干劲。

对于爱情,葛卷也非常直率,虽然他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对于朋友,葛卷则从不欺瞒。不过他有点可怜,怎么也不敢对那位千金小姐坦白。因此,他想要一本好杂志来充实自己,顺利的话,也许能帮他追到千金小姐,由于他纯洁无瑕的心愿,他对于原稿的优劣也没有邪念。不过其他人全都是野武士,只想要捡个现成的首级出人头地,即使是过不了评论家那关的不良品,只要作品可以当成商品获利,我就觉得可以登上杂志,心思不够纯正。不过我总不能大肆宣扬这件事,所以会找很多借口,老实说,我认为作家的本性下流,就算找了那么多借口,作家本人也觉得这样的作品不会红吧。

当时的编辑有葛卷、我,偶尔还有诗人本多信,大致上,所有的同志都抱着野武士的心态。虽然我在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有利,倒也不是如此,毕竟葛卷的立场比较纯粹,他讲话比较有分量。我这个少年野武士,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纪,纯真的心灵还没被黑暗吞噬。从来都辩不过葛卷的道理,我经常为此感到遗憾难平。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二十岁、二十五岁、三十岁的时候,我住在京都伏见的外送便当店二楼,那是我最惬意的时光,待在利根川河岸的取手市时,有时候日子苦到只能喝水度日,不过那时的回忆很快乐。我面临一个严肃的难题。身上只剩八钱,这个星期不会再有收入,这时,该用八钱吃荞麦面呢?还是该拿去买烟?虽然遇过好几次难关,不过我每次都拿去买烟,从来不曾拿仅剩的钱去吃乌冬面。后来我问过同好,结果发现大家都一样,所有人都拿仅有的钱去买烟。

不过,在伏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重病。时至今日,我都还记得当时是葛卷救了我,那是我搬到外送便当店二楼之前的事,我当时住在一个会计师家的二楼,他家对面就是一个军火库。我之所以住在京都,就是想要离开所有的朋友,让自己处于真正孤独的状态,因此,一时兴起就搬过去了,不过我在会计师家的二楼生了一场病。我的背上长了一个脓包,长在手勉强可以碰到,但是绝对看不到的地方。我没理会它,过了一个月左右,我突然发起高烧,两眼昏花,严重耳鸣,难受到我必须蜷着身子,但冷汗还是冒个不停,我只好到处打滚,无意识地发出呻吟。

当时正好是月底,我身无分文,会计师房东每到月底就会下落不明。他早就习惯在月底躲起来,于是我不得不应付那些上门讨债的人。与其说是债主,其实都是一些房东、蔬菜店老板和收水电费的人。会计师已经年近五十岁,想法却跟少年诗人一样天真,遇上好天气就不想工作,所以天气好的日子多半外出不在,虽然不喝酒也不玩女人,但他无法如期完成工作,所以顾客跑光了,好像很穷的样子。他跟老婆分居,独自住在事务所楼下(我住楼上),虽然他说一个人比较清净,不过老师(指我)您别客气。他是好人,不管别人说什么,他还是不会失去雅量,是个通晓人情世故的人。因此,他每到月底就不见人影。躲上一个星期,我也拿他没办法,反正帮别人欠的债找借口,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所以我从来没怪过他躲起来的事。此外,这男人已经五十岁上下,鼻子底下也长了不少胡子,只要一点小事就脸红,是个奇妙的好好先生。

然而,在我病到动弹不得的时候下落不明,真是把我害惨了。不过,对我来说,打发那些债主并不是一件苦差事。毕竟病痛难耐的时候,再也没有比孤独更可恨的事物了。就连路过的行人的脚步声,都让我觉得安心。最难熬的就是夜里,我要面对黑暗与寂静。夜里的电灯就是我的生命,如果光线消失,我的生命也会跟着消逝。我的窗户正对着军火库,可以看到佩枪的巡守兵在悬崖上来回走动。病中的我,幻想自己潜进军火库,立刻被人持枪追赶,军火库突然爆发,爆炸让我醒来,全身疼痛不堪,在地上到处打滚,把身体蜷得跟虾子一样,连喘气都会痛苦呻吟。天啊,快亮吧。窗外来个人吧。谁都没关系,快来人啊。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来讨债也没关系。门打开了。我听见债主的声音。啊啊,得救了,我没说谎,我抱着要去见意中人的心情急忙下楼,不过连走下一层楼梯都像攀爬阿尔卑斯山一样费力,我咬紧牙根,趴在地上,每次只能移动一只脚,慢慢往下爬。我只感到怀念,面对债主生气的脸,我也能自然浮现亲密的微笑,用宛如歌唱的口气陈述欠钱的借口。这是我生病时唯一的慰藉。尽管如此,收电费的人仍大发雷霆,扬言要断电,把我吓了一大跳。夜里的灯火是我的性命。如果连灯都熄了,我该怎么活下去呢?我拼了命。我来付。不管要卖掉多少东西,我一定会付钱。请你等我一个星期,不过我一点也不恨那些债主,他们全是让我安心的访客,我拼命的叫声,听起来依旧宛如歌声。债主走了,门关上了,脚步声走远了。我的力气用尽,瘫软在地板上,暂时失去意识。收电费的人总算是同意了,他离开之后,我倒在地板上,昏了过去,自然而然地哭了起来。等我醒过来,地板上还留着一摊眼泪,以前有个爱画画的小和尚,用眼泪画了老鼠,而我连写一笔的力气都没了。

总之,我决定去看医生,这时,我给葛卷发了电报。我是怎么筹到钱,又是怎么走出门发电报的,这些重要的过程我全都忘光了。然而,他回电报的速度非常快。虽然等待很难熬,不过我比预期更快地收到电报寄来的钱,我永远忘不了当时的喜悦。刚开始,我非常不安,担心自己能不能走到邮局收葛卷寄来的钱。不过钱已经寄来了。因为这份喜悦,我突然勇气百倍,起死回生,不仅能走到邮局,还能小跑。

此外,蠢事不只这一桩,还有更蠢的事。我握着收到的钱走出门,才走不到二十米,坂口先生,我就被一个男人叫住。是三宅勇藏。今年春天刚从大学毕业,在京都JO摄影棚当剧本员工,他过来拜访我。当时,连窗外的脚步声都让我安心。朋友来访。有朋自远方来。宛如梦一场。我们去喝酒吧。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喝了酒。我醉到不省人事。我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尊泥巴塑成的人偶,全身都觉得非常奇怪。我酩酊大醉,才一个晚上就把医药费全数喝光,兴奋地回家,再也不怕那股恐惧,倒头就睡,管它电灯还是什么,全都关掉。好好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真是不可思议,我竟然一夜退烧,病突然好了。我说得一点也不假。也就是说,那天晚上,脓包破了,脓流了出来。后来,大概连续冒了五个月的脓,不过自从那天之后,我再也不痛了。

万事都靠运气,不过,我却是用极为理想的方式,把病治好了。因为我后来在三好达治背上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伤疤,他也长了一样的脓包,动了手术。听说他还在手术过程中昏倒,手术后痛了半年之久。他的伤疤不像是脓包的痕迹,比较像是被大炮的碎片打到,挖出来之后留下的痕迹,非常惨烈。我的处置方式反而平安无事。

然而,如今回想起来,这些全都成了值得怀念的往事。贫穷的苦,恋爱的苦,过去种种,如今宛如一首远古的和歌。

然而,其中唯有一段没有光明,也不曾怀念的日子,那就是我在芥川书房度过的那段青春、那段多愁善感的日子。当时的我并不贫穷。也不曾为情消瘦。充满希望与青春活力,也没什么恐惧与必须妥协之事,可以昂首阔步。不过我就是拿葛卷的大道理没辙。虽然我表面上从不示弱,不过内心总是被他折服,我只是被他的道理折服,并不是为了葛卷的艺术折服,我并未对艺术失去信心,也不曾绝望。这个时期正是我年轻的时期,充满希望的时期,亟欲发展的时期。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期的我、那间房间、那条路和那些话,全都有一道摆脱不了的莫名阴影。宛如青春本来就是晦暗的。也许青春本来就很晦暗。连病态的青春都很健康,即使晦暗依然健全。然而,在那段充满希望的时期,每当我仰头眺望阳光下的蓝天,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总是走在阴暗的路上。那是通往芥川书房的路。我在昏暗的房间里,与葛卷面对面坐着动笔翻译。那个房间的采光很好。可以看见澄澈的蓝天,冬阳轻轻洒落在地毯上,即使是熬夜的早晨,天空依然澄净。

那栋房子已经死透了,我对芥川家深恶痛绝。真拿你没办法,长岛萃回答。他冷冰冰地挖苦我,之后就不说话了,这家伙在想什么呢?杂志的同好经常来芥川家,不过这家伙很少出现,不久,他死得比芥川更轰轰烈烈。

也许你不知道,那间房子啊,如果你走到楼下的客房,就有一个没有脚步声的老婆婆站在那里,或是走来走去哦。老婆婆长得很高,肩膀又宽,长得像瘦瘦的相扑力士。本来以为只有一个老婆婆,我记得有两个呢。我没骗你,真的有两个。我从来没听过脚步声。我跟长岛说了这样的话。哇哈哈。他无声地笑了。我从厕所出来后,有一个没有脚步声的老婆婆走进门了哦,葛卷也笑了,没说话。干脆放一把火,把地毯烧掉吧?你不是很讨厌这条地毯吗?

葛卷罹患严重的结核性脊椎炎,当我躺在地上看X光片的时候,他一手拄着下巴,笑嘻嘻地说,你觉得怎样?有点恶心对吧?每天都服用接近致死剂量的镇静剂,年轻贵族的脸色蜡黄,充满皱纹。别吃镇静剂了。可是我睡不着啊。睡得着的人好幸福。少说傻话了。你舅舅只是亡灵罢了。快跟你舅舅断干净吧。这样的话,请你帮我入睡吧。年轻贵族露出爽朗的微笑。

虽然芥川自杀,但是自杀并不是这个家的错。只是有人在这个房子里死去。有人把短刀或手枪丢在家里,所以我说啊,根本不需要犯人哦。这房子就是这样。无论何时都躲在青空里。我也对长岛说了同样的话。他也捧腹大笑。

总之,对于我这么粗心的男人,长岛也拿我没辙,我利用这死亡之家的阴影,捏造出奇怪的故事,并且乐此不疲,这就是我的态度。用弗洛伊德来分析的话,也许保持距离的人才握有解开谜底的钥匙,不过也许他认为态度更重要。

我的态度确实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不过我一直抱着虔敬的心,我可以断定那是一栋黑暗的房子。不要笑我。至今,我的心里仍然还有宛如少女祈祷般童稚的部分,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那栋房子是阴森的房子。葛卷并不阴森。芥川家也不阴森。住在那里的人们也不阴森。编造出没有脚步声的老婆婆的故事是很失礼的表现,全是出于我无礼的态度。总之,那段时间我过得很阴森。

充满希望的少年哪里懂得什么是阴森呢?没经历过贫穷的苦、失恋的苦以及种种污秽的事物,只知道探索人生的重量。燃烧希望,憧憬虚名,追求成功,唯有青春岁月,才知道死亡真正的意义。我认为这也能说是一段毫无希望的时期。

处于这样的时期,有天傍晚,我独自走在骏河台下的路上,被一名穿着雨衣的青年叫住。他问我是否认识他,我回答不认识,于是他说这样啊,你怎么可能会记得像我这么平凡的男人。我对自己的人生早已了如指掌。我只会当个领低薪的上班族,肯定没错的。没丢掉工作,这件事就已经够神奇了。那个时候,大约有半数青年没有工作。

他说可以耽误您十到十五分钟,陪我喝杯茶吗?于是我们到附近的餐厅小坐片刻,他突然说您认识的美丽千金小姐一定多到数不清吧?我知道那些千金小姐都很喜欢您,他讲了一些很离谱的话。这个男人似乎对此深信不疑,我根本无力反驳。像您这么聪明、豁达,具有王者风范的青年绅士,肯定结识许多美好的朋友,我只不过是Athénée Fran?ais法语学校的最后一名,所以我把您当成我的目标。正巧看到您独自一人,才会忍不住把您叫住,能跟您喝杯茶,一起聊个十到十五分钟,是我莫大的荣幸,我从来不敢妄想请您介绍一位千金小姐给我认识。那些姑娘对我根本不屑一顾……他一个人说个不停,然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这个男人傲慢地躺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胸前交握,瞪着天花板,傲慢地抽烟,同时自卑地讲个不停。

真是不可思议。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美丽的千金小姐。竟然有人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光想到这件事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想世界上真有这种事吧?没有人过着如愿以偿的顺遂人生,所以大家都觉得别人比自己幸福。

一定有很多人觉得葛卷是个幸福的人。不过葛卷并不幸福,他为情消瘦,暗恋一位千金小姐,必须服用接近致死剂量的镇静剂才能入睡。世事无法尽如人意。前几年,葛卷结婚的时候,我曾经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写着“为了纪念你结婚,把那条地毯烧了吧”,但是我终究没寄出这封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百鬼夜行长篇系列:狂骨之梦百鬼夜行长篇系列:狂骨之梦(日)京极夏彦|小说《狂骨之梦》讲述的是纵横千年的白骨之谜,在冬天的海边迤逦而来。历史与回忆的狂想曲,与潮骚共入梦。这是黑暗宿命与人间烟火的对决,至死无休。解开重重谜团,却有一个干净明快的答案。连续杀死丈夫四次的女人朱美,一个有强迫症的精神科医生,一个不信神的牧师。梦境与现实纠缠在三个人之间,奇怪的事情一再发生。在海上漂流的黄金骷髅头,深山中发生的集体杀自事件。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人各自被怪异的梦境所苦……接二连三发生的诡异事件却将他们一一串连起来……到底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真实?错综复杂的谜团,却在书末有干净明快的答案。
  • 市场·情场·官场市场·情场·官场蒋子龙|小说社会舞台无休止的旋转,映现出数不尽的人们心理神态的转换。诸如脑体倒挂下老粗腾达、教授卖饼;大款大腕之既作威作福又空虚无聊;个体经营者不止有狡黠手段,还包藏着小蛇吞大象之志;饥来驱我去者仍终日价奔波于生活线上,日逐生长着永不满足的一点微小的欲望。在思潮纷纭中,两代人的代沟继续加深,见仁见智,少长反目;家庭婚变,笑声与哭声齐奏;有识者弃职从商,忐在他国;而笃学者仍浸润于书卷,不羡高楼不羡金。总之世情幻奇,莫能揣测,善恶同在,天使与魔鬼齐飞,由此生发的人间之喜怒哀乐,悲欢与俱,难以穷尽。
  • 雷米悬疑神作:心理罪·画像雷米悬疑神作:心理罪·画像雷米|小说一再模仿世界著名的连环杀手,在C市连续作出令人战栗的杀凶案,是心理扭曲还是痛恨社会?沉默寡言的推理天才方木不愿帮助警方破案,却发现自己还是被卷进其中。最后伏法的凶手枪决之后连环血案仍然出现,而且更加残忍!是错杀好人,还是另有模仿?当无形的凶手将方木身边的人逐个暗害,他是否能挺过这崩溃的边缘,在恶魔终于露出马脚时,方木是否能在紧要关头准确地“画”出魔鬼真容?
  • 大法王寺之聪明小空空——枭魔大法王寺之聪明小空空——枭魔崔静|小说空空给就大娘治脚上的疮,可是总是治不好,便来到就大娘家一探究竟,谁知就大娘居然住在猪圈边,里面又潮又湿。全家笼罩在凶悍的儿媳妇淫威下,不孝的儿子“就够够”也毫不怜惜母亲。原来一切均由就大娘被仇家追杀造成的误会引起的。空空最终帮助就大娘智退仇家,化解了误会。《枭魔》枭魔出没,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面对枭魔无法确定的身份,行踪诡异的棺材,空空等人也陷入了困境。为揭开谜团,空空设计抓住枭魔,经过剥丝抽茧,引出了一段爱恨交织的往事。
  • 山水走笔山水走笔赵瑜|小说《山水走笔》:这是一部游记作品集,分为山水情怀、漫步贵州、畅游余庆、异域风情共四部分,作者在领略大美河山的同时,还不忘与历史、自然、朋友进行对话。
  • 神秘岛神秘岛巨英,贠扬|小说讲述了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有五个被围困在南军城中的北方人乘坐热气球逃脱了。他们中途被风暴吹落到太平洋的一个荒岛上,依靠自己的科学知识和集体劳动,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克服了重重困难,从赤手空拳一直到制造出陶器、玻璃、风磨、电报机,把小岛建设成了一个繁荣富庶的乐园。每当危难时刻,总有一个神秘人物援助受难者,这个人就是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已住在岛上的尼摩船长。受难者们还挽救了一个在附近孤岛上独居了十二年而失去理智的罪犯,使他恢复了人性,成为了他们忠实的伙伴。他们一起打退了海盗的侵袭。好景不长,岛上的火山复活了,火山爆发导致了孤岛沉没,在最后的危急时刻,还会有神秘人物伸出援手吗?
  • 星期八星期八吴可彦|小说第一次和李小飞单独见面,是在一家叫做“星期八”的酒吧,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独自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我想女生约会迟到大概是正常的,毕竟她们需要做的准备比较多,至少那么长的头发就够她们收拾了。
  • 两晋演义(下)两晋演义(下)蔡东藩|小说《两晋演义》为民国蔡东藩创作的系列长篇历史小说之一,全书共有一百回,起自司马炎代魏,至刘宋代晋,历经156年,讲述西晋结束百年分裂局面,历经八王之乱,再到覆亡,东晋江东重建,继而北伐,最后刘裕建宋,东晋灭亡。本书以章回体结构,通俗的文章,机智的点评,加以旁釆博收,真实再现了中华文明历史演进波澜壮阔的进程,叙述了晋代的兴亡。全书文笔亲切自然,通俗易懂。
  • 往城里去往城里去杨勇|小说本文的主角是一对城乡二元结构下的中国式父子:父亲在农村,儿子往城里去。他们为了共同目标努力奋斗,他们彼此鼓励,他们肩并肩、背靠着背,他们共同担起现实给予的压力;他们以男人的责任,与他们的爱人、亲人共同营建着家庭的温暖,永不懈怠地追求着百姓人家的幸福……
  • 地火地火胡祖富|小说本书故事情结波澜跌宕,险象环生,壮怀激烈,字里行间催人泪下,歌颂了在以江泽民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公安干警、人民群众反腐败斗争的精神风貌,是时代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