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毫无安全感的打算

他既始终保持着微笑,也就让真正的笑容满面看起来很合理。

看了看对方推来的清单,点点头,打开了小木匣,从上面一层的真黄金中取出足够的分量,故意露出了下面涂抹过颜色的铅块,显得自己携带的都是金子。

推过金子,这里的人自是见过金子,一看这成色便知上品。略店了一下重量,顿时笑容满面。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日后若是得了那些材料,又如何知会先生?”

独眼人决定之后的东西不再去寻找,怕牵扯进水深之处,淹死自己。但既是做戏,便要全套,若是不问如何联系,反倒是显得自己敷衍。

“叫我薛廿七即可。若是得此材料,可前往学宫之……”

他还没说完具体地点,独眼人急忙陪笑道:“先生说笑了。学宫哪里是我们能去的地方?”

嘴上赔笑,心中却如翻江倒海。

薛廿七,这明显是个大家族的家奴或者家臣的名字。只有家族姓氏,却无自己名字……

薛是齐国大姓,自孟尝君受封薛地以来,一直是齐国诸多贵族的姓氏,流传数百年。薛氏家族多矣,很难断定这是哪个薛家。

大到冢宰、中至封君,薛氏多矣。

想到这人可以提着上白斤的重物毫不疲惫、能够一挥手抓住技艺已成的窃贼,竟然还只是个家奴,足见这薛家底蕴极深。

独眼人已经不敢再往下想,悄悄盯着陈旭。

陈旭听到对方说起不能进学宫的时候,脸上虽然还挂着笑,但却明显露出了一丝嘲弄又像是鄙弃的神情,一闪而过,却又足以被看清楚。

“那这样,你若得了货,或有消息也可。只要消息属实,十万刀。”

有意无意地用手扫过桌上装着金子的木匣和清单,似乎在提醒独眼男自己说话算话,就算是垃圾,只要我愿意买,便会给出高价。

“学宫你都难去……那,那这样吧,到时候你去《淄水士报》的副刊,登个消息,就说‘天王盖地虎’。在副刊登个消息,也就八千刀,倒也方便。”

“也就?”

独眼人揣摩着陈旭的用词,暗暗咂舌,在这人眼中,八千刀不过也就二字。这也难怪,怕是《淄水士报》就是对方所能想到的最低调的联络方式了。

剩余的,总不好告诉自己太过明确,不然顺势一查岂不是便知道这薛家是哪一家?

陈旭装模作样地冲着他们一拱手,起身便要走,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要的材料。

独眼人看着桌上刚刚扔过来的价值十七八万刀的金子,赶忙提醒道:“先生,您的货。”

“呵……是了。差点忘了。谢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陈旭笑着转身,独眼人心中的骇然无以复加,对于自己的推断更是确信无疑。

十七八万的材料,根本不在乎,显然对方也根本不在意这点材料。真正在意的,定是清单上那些闻所未闻的东西,今天来也根本就是为了那些材料的,所以才提着这个沉重古怪的木箱。

若不然,寻常人莫说十七八万,便是一万七八的东西,又岂能那么轻易忘记?这又不是个馒头……转念又想,若这馒头扔到贫民窟,贫民窟的人定是不能忘,自己也就有资格忘了个馒头,在这年轻人眼中,这十七八万的货,可不就是个破馒头吗?

阶层啊,差距啊!

独眼男暗自感慨,更是定下了今后不蹚这浑水的想法。

几个壮汉提着已经包好在箱子里的货物,送陈旭出了门,就在门口找了一辆马车,目送陈旭离开。

回到屋内,几人都是失魂落魄。看着地上的沉重古怪的木箱,独眼人却正色道:“这件事,谁也不准掺和,不准打听。只当没发生过。否则,将来会有麻烦。”

光头男讷讷地看着桌上的金子,吸了口凉气道:“乖乖,十七八万的货,居然都能忘了……”

独眼男哼声不屑。

“你懂什么,千金市骨,难道真的会在意马骨?只怕不只是我们,蓬莱、即墨等地的码头,也有人在寻找这些东西。我猜这些东西应该是扶桑洲那边的,不知什么原因流失出来。算了,都不要打听这件事。上层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光头壮汉点头称是,心中却另有主意。

“想要找到那些东西,只怕需去扶桑洲殖民地。多少人在那发财?我若在这里混下去,一辈子不过如此。”

“人生在世,几回搏?罢罢罢!明日变卖财产买张船票,去扶桑洲寻那什么大伊万、高达手办,若能成,富有千金啊!大哥老了,再无闯劲,我却还年轻。”

“我且把那钱袋也偷走,日后也好做个信物,以便交易。”

…………

取到了材料的陈旭的心跳,从上了马车开始就一直极快。

等车夫告诉他目的地已经到了后,他在车上坐了很久才制止住加速的心跳。

下了马车,绕过一个小巷,又租了一辆马车去了距离学宫附近略远的一处街区。

在那里花了五千刀,租了一处房子一年的时间,将那些材料都存放在了这座房子里。

这座街区距离学宫不算远,相隔着一座剧院,还有一条正街,人流密集,正适合做藏身或者反跟踪之用。

旁边是临淄下水道的一处管道,直通淄水,若有意外,也可以从下水道逃走。

不远处还有一座高楼,也可以防止被人围堵,利用木甲术的滑翔翼溜走。

一切以安全为主,自从卓荦的事被披露之后,陈旭一直都没有安全感。

一个九州十二国都能排的上号的要犯,说自己是试验品,怎么看都要小心一些,心里没底,谁知道自己的那位先生到底要做什么。

关键是先生还教过自己木甲术,总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万一将来被牵扯进去,说不得要先溜为敬。除非先生真正出面,自己看在对方教自己识字、让自己有能力当个“人”的情分上,该做点什么还是要做点的。

除此这些出于安全感和跑路的原因外,这附近还有一座学堂,过一阵可以将囡囡接过来,送她去上学。

陈旭挑选了五楼,这是顶楼,视野很好。交钱给房东的时候也极为爽快,并不还价,只说自己是从即墨那边过来的学生,想要考稷下学宫,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

馆藏室的图书管理员中有个即墨人,他也学了几句即墨的方言,装的惟妙惟肖。

一切安排停当后,陈旭将所有的材料都取出来,分类整理了一下。

这些材料都是141型木甲机关的战斗核心部分,剩余完善功能的其余材料他没有立刻购买,而是留下了一笔足够跑路到殖民地的钱。

这一次在码头黑市托人买的东西里也没有枪,若是买枪,那将对自己这个“大家族家臣”的人设是个毁灭性的颠覆。

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时间,陈旭决定用一宿也就是十三天的时间将第一套木甲的战斗核心部分制作出来。

自己不能经常到这里来,但也不能把所有的材料都堆放在自己在学宫的宿舍里。

打包了大约三天工作量的材料,锁好门,溜回了学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史诗级领主史诗级领主刘笔笔笔|奇幻奇幻世界永远不缺少廉价的劳动力,十米高的巨人堆砌城墙,半米高的矮人打造武器,贪财的地精挖掘密道藏好粮食,精灵在箭塔里瞄准敌人……哦,对了,还有巨龙在空中喷吐龙语魔法……这块领地,属于巴里·阿拉特,谁入谁死!领主发展文,势要做史上第一史诗级领主!
  • 龙门上的恶之花龙门上的恶之花白雪青灯|奇幻一座城,一队人,一朵“恶之花”; 六言誓,六张椅,六位“意中人”。 …… 看看咱这寝:半狼人、半血族、半猎魔人、半不死者、真欧皇、再加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寝室长。就算是丧尸围城了,也能轻轻松松活下来的……对吧?
  • 回归的混沌兽回归的混沌兽我是岁月神偷|奇幻宇宙之大,不知几何。遥远的宇宙之中掩藏着多少的奥秘?主人公李凯本是芸芸众生之一,意外重生,获得神奇的混沌血脉。从此踏上了揭秘宇宙的道路。这一切是意外的结局,还是命运的安排?敬请观看。
  • 神坦心绮神坦心绮梅露露|奇幻至高的天元宇宙,众神国强强争霸,漫无边际的神之战火毁天灭地。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名为神坦的种族历代守护着流往黄泉的零之河。直到某一天,赤红的血光染红了这片安详的天空,永劫黑暗的魔神降临,无情之刃将生灵屠杀殆尽。当零之水渗入世间,一段崭新的神话也就此开始了……“生命的法则是等价的,无论弱小还是强大,她永恒不可逆。”
  • 魔法与冒险团魔法与冒险团不过白否|奇幻阿诺德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认识的女人拜托他做事情,见不到面的男人也拜托做事情,他难道脸上写着工具人几个字吗? “反正你也没什么自己坚持的东西吧?为什么不替我奔波劳碌呢?” 真的是这样吗?这难道就是他的命吗?
  • 悟空秘史悟空秘史爱老虎you|奇幻……所以在危难时刻求什么神仙罗汉都没用,重要的是有没那么一只英勇的蚊子。后来我跟师父提这件事时,他却一本正经给我来一句:“万事皆因果,你怎么就知道当时那只蚊子不是为师?或许正因为如此,注定这辈子你得好好保护为师不受伤害。”以至于那段时间我一直思索他的上辈子到底是不是那只蚊子。后来想到他念经的时候嗡嗡作响与蚊子确实有几分相似,才确认他说的话不无道理。……
  • 龙曾在此龙曾在此阿勒刻图|奇幻女孩和少年一起历险周游八界,结交朋友,寻找前世的故事
  • 在人与妖共存的世界中生活下去在人与妖共存的世界中生活下去潇潇侠|奇幻魔王降临,西方世界完全沦陷,毁灭的魔爪又伸向东方。经过无数的死亡和毁灭后,魔王被消灭,其破碎的身体化为七样宝物散落世间。 事情发生在十多年后……
  • 九国风华九国风华八智|奇幻有虞建立大虞皇朝定都洛邑分封九国,后传至第三十五代虞皇虞仁,虞仁生性放荡孱弱,九国势强各国争乱不断,北方异族蠢蠢欲动,国局动荡不安,兴盛的大虞皇朝岌岌可危。
  • 玉泽传说玉泽传说西伯利安舰长|奇幻一场众神的战争,一个只有神才知道的秘密,为了能保护在意的人,苏然毅然踏上成神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