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毫无安全感的打算

他既始终保持着微笑,也就让真正的笑容满面看起来很合理。

看了看对方推来的清单,点点头,打开了小木匣,从上面一层的真黄金中取出足够的分量,故意露出了下面涂抹过颜色的铅块,显得自己携带的都是金子。

推过金子,这里的人自是见过金子,一看这成色便知上品。略店了一下重量,顿时笑容满面。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日后若是得了那些材料,又如何知会先生?”

独眼人决定之后的东西不再去寻找,怕牵扯进水深之处,淹死自己。但既是做戏,便要全套,若是不问如何联系,反倒是显得自己敷衍。

“叫我薛廿七即可。若是得此材料,可前往学宫之……”

他还没说完具体地点,独眼人急忙陪笑道:“先生说笑了。学宫哪里是我们能去的地方?”

嘴上赔笑,心中却如翻江倒海。

薛廿七,这明显是个大家族的家奴或者家臣的名字。只有家族姓氏,却无自己名字……

薛是齐国大姓,自孟尝君受封薛地以来,一直是齐国诸多贵族的姓氏,流传数百年。薛氏家族多矣,很难断定这是哪个薛家。

大到冢宰、中至封君,薛氏多矣。

想到这人可以提着上白斤的重物毫不疲惫、能够一挥手抓住技艺已成的窃贼,竟然还只是个家奴,足见这薛家底蕴极深。

独眼人已经不敢再往下想,悄悄盯着陈旭。

陈旭听到对方说起不能进学宫的时候,脸上虽然还挂着笑,但却明显露出了一丝嘲弄又像是鄙弃的神情,一闪而过,却又足以被看清楚。

“那这样,你若得了货,或有消息也可。只要消息属实,十万刀。”

有意无意地用手扫过桌上装着金子的木匣和清单,似乎在提醒独眼男自己说话算话,就算是垃圾,只要我愿意买,便会给出高价。

“学宫你都难去……那,那这样吧,到时候你去《淄水士报》的副刊,登个消息,就说‘天王盖地虎’。在副刊登个消息,也就八千刀,倒也方便。”

“也就?”

独眼人揣摩着陈旭的用词,暗暗咂舌,在这人眼中,八千刀不过也就二字。这也难怪,怕是《淄水士报》就是对方所能想到的最低调的联络方式了。

剩余的,总不好告诉自己太过明确,不然顺势一查岂不是便知道这薛家是哪一家?

陈旭装模作样地冲着他们一拱手,起身便要走,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要的材料。

独眼人看着桌上刚刚扔过来的价值十七八万刀的金子,赶忙提醒道:“先生,您的货。”

“呵……是了。差点忘了。谢了。”

已经走到门口的陈旭笑着转身,独眼人心中的骇然无以复加,对于自己的推断更是确信无疑。

十七八万的材料,根本不在乎,显然对方也根本不在意这点材料。真正在意的,定是清单上那些闻所未闻的东西,今天来也根本就是为了那些材料的,所以才提着这个沉重古怪的木箱。

若不然,寻常人莫说十七八万,便是一万七八的东西,又岂能那么轻易忘记?这又不是个馒头……转念又想,若这馒头扔到贫民窟,贫民窟的人定是不能忘,自己也就有资格忘了个馒头,在这年轻人眼中,这十七八万的货,可不就是个破馒头吗?

阶层啊,差距啊!

独眼男暗自感慨,更是定下了今后不蹚这浑水的想法。

几个壮汉提着已经包好在箱子里的货物,送陈旭出了门,就在门口找了一辆马车,目送陈旭离开。

回到屋内,几人都是失魂落魄。看着地上的沉重古怪的木箱,独眼人却正色道:“这件事,谁也不准掺和,不准打听。只当没发生过。否则,将来会有麻烦。”

光头男讷讷地看着桌上的金子,吸了口凉气道:“乖乖,十七八万的货,居然都能忘了……”

独眼男哼声不屑。

“你懂什么,千金市骨,难道真的会在意马骨?只怕不只是我们,蓬莱、即墨等地的码头,也有人在寻找这些东西。我猜这些东西应该是扶桑洲那边的,不知什么原因流失出来。算了,都不要打听这件事。上层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光头壮汉点头称是,心中却另有主意。

“想要找到那些东西,只怕需去扶桑洲殖民地。多少人在那发财?我若在这里混下去,一辈子不过如此。”

“人生在世,几回搏?罢罢罢!明日变卖财产买张船票,去扶桑洲寻那什么大伊万、高达手办,若能成,富有千金啊!大哥老了,再无闯劲,我却还年轻。”

“我且把那钱袋也偷走,日后也好做个信物,以便交易。”

…………

取到了材料的陈旭的心跳,从上了马车开始就一直极快。

等车夫告诉他目的地已经到了后,他在车上坐了很久才制止住加速的心跳。

下了马车,绕过一个小巷,又租了一辆马车去了距离学宫附近略远的一处街区。

在那里花了五千刀,租了一处房子一年的时间,将那些材料都存放在了这座房子里。

这座街区距离学宫不算远,相隔着一座剧院,还有一条正街,人流密集,正适合做藏身或者反跟踪之用。

旁边是临淄下水道的一处管道,直通淄水,若有意外,也可以从下水道逃走。

不远处还有一座高楼,也可以防止被人围堵,利用木甲术的滑翔翼溜走。

一切以安全为主,自从卓荦的事被披露之后,陈旭一直都没有安全感。

一个九州十二国都能排的上号的要犯,说自己是试验品,怎么看都要小心一些,心里没底,谁知道自己的那位先生到底要做什么。

关键是先生还教过自己木甲术,总不可能是无的放矢。万一将来被牵扯进去,说不得要先溜为敬。除非先生真正出面,自己看在对方教自己识字、让自己有能力当个“人”的情分上,该做点什么还是要做点的。

除此这些出于安全感和跑路的原因外,这附近还有一座学堂,过一阵可以将囡囡接过来,送她去上学。

陈旭挑选了五楼,这是顶楼,视野很好。交钱给房东的时候也极为爽快,并不还价,只说自己是从即墨那边过来的学生,想要考稷下学宫,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

馆藏室的图书管理员中有个即墨人,他也学了几句即墨的方言,装的惟妙惟肖。

一切安排停当后,陈旭将所有的材料都取出来,分类整理了一下。

这些材料都是141型木甲机关的战斗核心部分,剩余完善功能的其余材料他没有立刻购买,而是留下了一笔足够跑路到殖民地的钱。

这一次在码头黑市托人买的东西里也没有枪,若是买枪,那将对自己这个“大家族家臣”的人设是个毁灭性的颠覆。

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时间,陈旭决定用一宿也就是十三天的时间将第一套木甲的战斗核心部分制作出来。

自己不能经常到这里来,但也不能把所有的材料都堆放在自己在学宫的宿舍里。

打包了大约三天工作量的材料,锁好门,溜回了学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逐日者之心逐日者之心一朝身死入轮回|奇幻一个为人民奉献,因人民堕落,最后被人民毁灭的英雄。他的一生虽然污点重重,然而对于辛多雷的贡献却无可否认,看获得未来记忆的凯尔萨斯,如何在艾泽拉斯掀起一股狂潮。“selamaashal‘anore,我们是辛多雷,阻挡我们前进的,都将在烈焰中得到审判!”凯尔萨斯逐日者小说书友群:35583717新人新作,呕心沥血,收藏推荐,能不能给?
  • 重生之魔法卡徒重生之魔法卡徒秘银法王|奇幻前世倒霉到了极点的王天,死亡之后却转世了。转世的王天却发现自己的记忆并没有消失。拥有两世记忆的他发誓要在这个新世界成为真正的王。且看我们的主角如何在这险恶的卡片世界生存下去。
  • 王飞的原始世界王飞的原始世界快乐的懒汉|奇幻现实生活中的打工仔穿越回五千年前,来到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他将带领蒙昧无知的原始人创建属于自己的独特文明。
  • 永世的幻想永世的幻想翎音sama|奇幻一场事故,一个传闻,多年之后神罚是否会如期降临,而孤身立于终焉之地的楚明辰究竟会看到什么,末世之中人们到底会选择怎样的未来。
  • 少女与武器少女与武器喵生无憾|奇幻这里是那里?这里是战场!战场是什么?兵器的最终归宿!归宿吗?纵使如此,也总归是太无聊了!
  • 权力之冠权力之冠草泽医人|奇幻权家守护千年的家族古书遗失,掩埋千年的秘密公诸于世…… ?????"权力之冠,是我的。"她戴上了这个可以征服世界的王冠,亲手将她生活的世界变成了地狱。随着龙族挣破枷锁,拥有至高地位的元生殿成为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看着这个世界变得惨不忍睹,一直能力成迷的小巫师安以沁拉住权锡的手,坚定的对这个天选少年说:"走,跟我回地球!" ???????地球终是一个插曲,天选少年再次归来,注视着眼前那熟悉的身影,握紧手中的权杖,"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 沉沦荒陆沉沦荒陆大漠沙子|奇幻凤凰、巨龙爆发的战争使大陆各个种族苟延残喘,人类从此时崛起统治大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统治者的野心下,国度之间战争开始爆发,大陆生灵涂炭,男主踏上寻双亲之路,卷入战争......
  • 西纪元西纪元余生如何过|奇幻大道万千,世态常情。 逆天之道,乃不利之徒,众生为蝼蚁,以蝼蚁之身铸造吾身。 世态茶凉,何须态。 试问天下谁不知,何人敢问心无愧。 肮脏龌龊去西纪元!!!
  • 上古世纪之幻海源上古世纪之幻海源十三十三十三|奇幻老子是这片海上最自由的人,什么神的使者,未来的英雄,帝国的将军,老子什么人没劫过,信仰吗?只有一个,我的爱人只有这片大海!
  • 空冥魔珠空冥魔珠蓝晓风|奇幻天风大陆隐藏的黑暗势力忽然爆发三大家族遭到惨烈打击命运...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