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5章 剩眼

朱算命的不仅嘴上说话,还让自己的下人动手去取时启客人桌上的菜,轿夫们刚想发作,时启过来说:“朱员外,你是这里的主人,客人来了总要客气一些,你是欧阳大人府上的亲戚,要是传了出去,他们脸上光彩,你可就没有了面子。你想想,他们吃不好,出去说是自己是请了欧阳大人亲戚吃的自己的剩菜,你的名声会好听吗?”朱算命的一听,觉得有道理,喝退了下人,可欧阳相府的轿夫却不高兴了,他们在相府没有地位,可出来,有了相府人的招牌,一贯也是横着行的,也想找出口。

时启才将那面的火消退,这边却听到了刺耳的盘子摔地上的声音,其中一个轿夫说道:“村野之地,也有官家亲戚?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冒牌,在这个地方充大爷。”说着居然直视着朱算命的,一点不把他有下人侍候的场面放在眼里。朱财主站了起来,看着那个轿夫紧握的拳头,有点不自在的说:“这位客官,我听了小二的话,没让下人欺负你们,你们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真的以为此地是野地?无主?让你耍横?哪个是冒牌?你要是说不明白,今天可不要想离开这里。”

那群轿夫全笑了,其中一个说:“我们也不想走,累了好多天才到这里,有人做东休息几天当然好。你姓朱?刚才时启叫你朱员外,那就请你将我们的吃住安排好,我们可没有带银子,你可不能粗茶淡饭,我们兄弟可天天要酒肉穿肠的。”朱算命的在这个地段可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可看着五个大汉,如果他们胆怯就算了,可他们不怕,朱员外不能吃眼前亏,他问道:“你们既不行商,又没带钱,是干啥的?我要带你们去见官。”

眼看着一场纷争将持续,时启当然知道闹下去对朱员外不是好事,他再大也只是欧阳大人家丫头的一个男人,对方却是五名欧阳相府的家丁,不用欧阳相爷出面,就是他府上的管家也可以将县长拿下。时启对着五个轿夫说:“我这里是小地方,以后我还要在这个地方生活,还要靠朱员外关照,大伙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他计较。”他们当然清楚,时启虽然小,但也是相爷家安排要他们听候使唤的人,再大、人再多,他们也是奴,到了主子面前也要听话,不管多小都行。

晚上,时启将他们送到了驿站,自己回到了姜东峰的家,他这才叫出姜清艳,让她认了两舅父。时启告诉姜南山他们,他在相府,偶然遇到了姜清艳,他们的结识是府上安排的,姜清艳的孩子也是他的。姜南山问道:“你是如何到的相府?”时启将自己的经历草草说了一下,但没有说出他和姜清艳的细节,姜南山说:“那下午的人既然是相府来的,让他们教训一下朱算命的不是很好吗?你为何拦着?”

时启说:“教训后,他们回去了,朱员外当然以后不敢明着和我们作对,但他要是暗里使坏,就象对待姜清艳父亲一样,以后酒馆怎么样都不知道。再说,我出来时,相府有交待,我们从里面出来的事情不能说,你们出去也不能传,找个时间早一些将姜文芝接来是正事,家里住的地方不够,要再建几间房子。”

当晚,姜清艳拖着笨重的身体和时启住在一起,这是他和姜香莲的喜房,时启心中有些伤感。他看了一会备考的书后,发现姜清艳还不睡,就问道:“天不早了,为何还不睡?”姜清艳说:“你是当家的,我要侍候你睡下后才能睡,你不睡,我陪你。”时启心中不忍,向她的微鼓的身材看看,熄了灯,没有想到,她平躺着居然想得到时启的侍候。

身上同样散发着女人的体香,还有就是那个晚上的接触,加上又是姜香莲的旧床,时启正当年少,免不了春风再渡,只是不敢大意,不能惊吓了胎房。安分以后,时启想睡觉时,姜清艳说:“时相公,感谢你的收留和成全,我没有别的,只有贱身一躯,你在相府发现的那个男人是我们一起的下人,我和杨大人说了,那时为了我娘和我弟,我真的不知道肚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但不管怎样,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们家以后能团聚的恩人。我不能恩将仇报,不会拖累你,以后给你做牛当马可以,不会当你的夫人,不管你以后有没有功名,我只求在你身边做个下人。”

第二天一早,时启意犹未尽,又小心地让姜清艳成全他几回,因为姜清艳比姜香莲还动人,要不是有了身孕,时启可能还会再次出现功课的荒废。第二天一早,他有点担心,想再次回到林潜寺去,可姜清艳的身体让他放心不下,家里又没有多余的房间,一时竟没了主意。早上,姜南山说:“清艳,我一个人去将你娘和你弟接来,你也到酒馆帮几天忙,我看你的身子还没笨,凡事小心些,有你小舅和时启在,留下眼神就行。”

姜清艳本来是在相府做事的,后来又被当成是杨素天的女人供了起来,出来时,杨素天是和欧阳细木说的送她回到自己的老家。当然,她带回了大量的衣物、用具,在这样的偏壤小地方,姜清艳一出场,立即被传了出去,她站在柜台后面,肚子看不出来,她的衣饰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在小镇炸了起来。

当大家依次找借口来看她时,也在第一时间知道她还是现在县太爷的小夫人姜香莲的表妹,是普通百姓可望不可及的女人,大家这才醒悟,为何她能穿出这种效果。朱财主昨天在小酒馆受了点气,他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现在听说时启昨天回来,同时带回来一个比姜香莲还美的女人,平生只有这一个大爱好的人怎么可能再等到有机会后再说,他立马就赶了过来。

在相府的芸芸众生中,姜清艳算不了什么,可在这个地方,她的出现如同真的仙女来到了凡间,不是不食烟火,是小酒馆的环境和她的直立,如同碧玉立在牛粪上,上面发光,下面肮脏。朱财主进过欧阳延昭的府,也看过不止一个美女,他自己的女人也是欧阳延昭府上的,可在那样的环境和在现在的环境看到的效果不一样。何况姜清艳还是欧阳延昭府上选送进相府的,去之前又经过仪态、举止上的培训,现在的一站一坐自有那万种风情,不要说一方财主,就是一任大员,双眼也会发直,她接受培训的目的就是这个,课程也是围绕让男人双眼不动展开的。

朱财主双目故意转向门外,让下人叫来姜东峰问道:“听说柜台里面是你姐的女儿?她可不是普通人家的,从哪里来的?”因为时启交代过,姜东峰说:“是时启路过我姐家时偶然遇到的,他们两个让一个大官刚好碰上,被带到京城想做个家人,因为时启年纪小,官员喜欢,就成全他们结为夫妻回来生活了。”朱财主冷笑道:“自从你家兄弟来后,我发现你们事就是多,哪有那么多的巧事,你找了多少年没有找到,他一个孩子就碰上了?官员看到一眼就带在身边,不仅啥事没让他们干,还送了钱和衣物?她长得那样好看,官员是傻子?”

他将脸再次转向姜清艳看,姜清艳不知道危险,当然是向他灿烂一笑,何止值千金,简直能要了人的老命。姜东峰向时启看看,他也搞不明白,为何一个官员一眼可以相中一个男孩,现在又将一个如花的姑娘送给他,真的不可能有让人信服的理由。时启也发现了他们的疑惑,他来到朱财主跟前说:“朱员外,我们才来时你就对当初的姜香莲心怀不敬,她可曾经是我的媳妇,让你折腾进了县衙,我没有能力阻止,只有出去流浪,现在好容易遇上一个,巧了,还是姜家的人,你又想怎样?墙头的墨盒干了,还是书房的锁的换上更好的了?“

朱财主一直想知道上次到他家的那个人是谁,现在明白了,真人真的不露相?难怪在他们家会发生这样多的怪事。但是,他要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为何姜香莲离开他?几次别人为难他时他也不发作?他还是个孩子,哪有这样小就知道藏匿本事的?想到这些,朱财主想再探一下,他故作不懂地问道:“你说的我不明白,我只想搞清楚眼前的事,她身上的服饰显然不是普通家庭可以拥有的,你们要是说不明白,我可要请县太爷来将这事调查清楚。”他终于再次抬出了毕学文,让时启再一次想到了自己的女人。

时启说:“朱员外,现在我们和县老爷是亲戚,你让他来为难我们,可能做不到吧?”朱财主说:“这个我知道,你家香莲是自愿到毕老爷家的,说不定现在柜台里面的女子也自愿到我家呢?哪个好女子愿意在这种地方陪你们做生意?人往高处去,你时启也可以到我们家读书,你家大人一直说你想参加来年的考试,在这里做小二,可会把你的学业耽误的。”

朱财主是奔着姜清艳来的,姜香莲让毕县官收了,他一直耿耿于怀,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替代,比上一个还好,他当然不想放过。姜东峰发现己经躲不过了,他说:“朱员外,要不,让我侄女在我这里适应两天,等她娘亲来了后再作商讨,我们做不了主,二哥己经去接我姐了。你是本地的员外,肯定不会硬抢人的吧?”朱财主说:“我只是怀疑,过来了解真相的,你们反正也跑不了,我不在乎多等几天。”说着,起身离开,走前没有忘记提醒时启,他晚上还会磨墨,书房还有铺好的纸张,分明是挑衅,姜东峰们当然不懂。

朱员外离开后,姜东峰说:“我本想告诉他,清艳己经怀上了你的孩子,可你年纪小,怕传出去笑话,朱财主更有借口,他人是离开了,我想肯定会到毕县官那。”果然,朱财主真的是到了县衙,他找机会向毕学文描述了一下姜清艳的美貌,重点是她的穿着明显不是普通人家,和她现在站柜台后面一点不符,个中一定有猫腻。

毕学文告诉朱财主,他己经接到了告知,皇上可能近期会到现在的地面上,上面要求他们做好接待工作的同时,检查自己的尾巴是否干净,如果有问题,及时处理,可不要到了皇上的手里。毕学文说:“你最近可能没有去欧阳延昭的府里,没有听说这事,皇上出来可不是小事,真的发现了问题,可是没有人能周旋的,说杀就杀了,对你说的这些尤其会招他的怒,良家女子,应当接受明媒正娶,不能硬来。姜香莲不就是自愿的吗?她娘亲到了后,你可以花一些银子,哪有水不想向高处流的?”

朱员外出了酒馆后,也有点担心时启说的,他虽然嘴上强调了那种对应,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他说:“老爷,我可不是为自己,那个女子我看了,到了我家里,也装不下她那种穿饰,只有老爷的府门才能和她相配,你要不要去看看?”听着就让人谗言欲滴,毕学文要不是欧阳大人和他讲,宰相己经划定皇上的出行范围,青石镇是他此次出行的必经之地,到时要是姜家拦道叫冤,节外真的生出枝来,他不是提拔不成,可能还有灭顶之灾。

朱财主说:“你不会不知道,他们姜家的上人可是知府,是因为对抗上面的变革离了职的,现在人还没有找到,他敢拦道?不怕皇上震怒,将他们给杀了?听说当时姜知府离开时,欧阳相爷就极其生气,海捕文书都下过,现在时间长了,但皇上、宰相都没有换,谅姜家不敢。”毕县官叹口气说:“我们这里也没有按照相爷变革,我到任后也是担心,可好,上面是欧阳延昭,相爷自己的儿子。不然,我早就上报了,这次,皇上到了,不知道是吉还是凶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梦回三国做皇帝梦回三国做皇帝冰火神皇|历史一代特种兵曹子桓穿越回到三国; 文不如四弟,武不如大哥,智不如五弟,谋不如其父。 乱世已起,帝王无情,曹子桓该何去何从? 历史还会一如既往的发展吗? 一卷诗书满腹才华,试问天下谁为王者? 万丈豪情千秋伟业,敢对苍穹我是英雄! 领会穿越奥义之后,曹子桓只想说:三国——我的战争,我自天生不凡,必成千古一帝,且看我平天下,收蛮夷,征四海,战八荒!
  • 唐代碑石与文化研究唐代碑石与文化研究牛致功|历史本书收有35篇研究唐代碑石与文化的文章,有“《张士贵墓志铭》所反映的问题”、“唐代的学士”、“关于西安建都的朝代问题”、“魏征的史论观”等。
  • 史记菁华史记菁华司马迁|历史《史记》不但是我国历代正史的鼻祖,也是一部文学巨著。常读《史记》,可以训练欣赏文学的能力和写作文章的技巧。但《史记》的卷帙庞大,内容广泛,遍及天文、地理、术算各方面,一般人若要全读,分量实在太多,时间和精神往往不能应付。所以,删除赘文,撷取菁华,是个必要的工作,可以便利人们阅读和欣赏,《史记菁华》正是这部文史巨著的节本。
  • 儒家十三经儒家十三经耕耘子峰|历史儒家十三经,是指封建统治者先后将13部儒家书籍“法定”为“经”,形成了封建社会具有特殊地位的“十三经”。分别是《诗经》、《尚书》、《周礼》、《仪礼》、《礼记》、《周易》、《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尔雅》、《孝经》、《孟子》。中文名儒家十三经意义封建统治者先后将13部儒家书籍“法定”为“经”形成时间南宋教派儒家
  • 风景绚丽的彩云之国风景绚丽的彩云之国郭建红编著|历史本书介绍了从中国到世界的众多风景优美之地,如呼伦贝尔草原、黄山、丽江、承德避暑山庄、香格里拉、九寨沟、凤凰古城、威尼斯水城、婺源、索科特拉岛、悉尼歌剧院、美国大峡谷、埃菲尔铁塔等。
  • 官匪录官匪录帆凡|历史兴元元年七月,泾源兵变结束,唐德宗返回长安。此时中央威望下降,权力不稳,民心动荡。为巩固中央集权,德宗以雷霆手段打击江湖势力:下旨招安江湖侠士,委以公务官职,拒不受者,或囚或杀;平民不得学习武艺,凡开宗立派者,须得朝廷许可。抗旨不从者,统称为匪,格杀勿论。QQ交流群:50941756
  • 三国龙傲传三国龙傲传傲龙少|历史东汉末年,风雨飘摇的大汉就要迎来“新的篇章”幽州辽东郡的一个海滨小村里,有一个年青人,慢慢的走上了历史舞台,从公孙瓒帐下的一个部将到与袁绍抗衡,在到与曹操的对决,他带着他忠心耿耿的部下们还能走多远,就让我们一起见证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 天启镇北王天启镇北王路磊|历史天启朝成立初年,大封功臣,封王十余个,封公数十个,伯爵更是数不胜数。 镇北王府地处东北边陲,刚到东北之初,楚雄就被此地的衰败而震惊到了,地广人稀,郡城人口还不足万人,每郡幅员有其他大郡三倍之多,人口却不如其十分之一,被封到东北三郡,楚雄初期极为不满,但看着中原诸王遭到疯狂打压,他也便释然了,虽说人少,可经不住地方大呀! 楚雄能以平民之身在乱世崛起,能力不可谓不强,对外建立堡垒,对内积极引进人才。中央对其又是甚有亏欠,觉得应该封到更繁华郡城,给予了楚雄大量金银供其建造郡城。 楚雄也对得起中央,数次打的北狄人狼狈而逃。楚雄在世时,被北狄人称为杀神。 有楚雄在,天启东北边境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向如此。 天启朝到了最近几代,也开始走了下坡路。皇室无能,奸臣辈出,外戚专权,导致天启朝国力大减,南蛮西戎,北狄东胡皆蠢蠢欲动,导致中央对诸王越发看重,不断放松对诸王管控。 经过数百年经营,东北已是少见的和平之地,三郡已回复生机,人口也到了平常郡的规模。尤其是最近几代,中原内政越发苛刻,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原来到了东北,东北三郡郡城已媲美中原大郡郡城的繁华。
  • 朝阳年代朝阳年代喻兮|历史每一场伟大的变革,都埋藏着一场伟大的妥协。站在时代的拐点,要么迎着逆风昂扬向前,要么逆向潮流终被淘汰。这是一个关于变革,关于理想,关于奋斗的故事。我们之所以要改变,是因为旧有的东西,拖住了我们前行的步伐。时代从来只会摒弃那些因循守旧的守灵人,而历史从来只铭记那些前行变革的探路者。
  • 皇子皇子清风闲人|历史猪脚也跟其他人一样,是穿越过去的,不过他这个穿越有点特殊啊。身份的释然,让他不得不依靠自身去发展。且看一个小小的庶出子弟如何夺取驰聘天下,如何娶得如花美眷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