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9章 他们的目的(2)

雨依旧在下,雨幕中,牦牛山原的另一处石寨上,楼薄族的老王躺在石椅上,眼睛半闭着,他干柴的手中,又握着一把崭新的竹竿,轻轻敲击着石桌,发出有节调的节拍。

他的逼格还是有的。

老王的身前,那个吃人的唐取王栗准正在那左右踱步,反复横跳,神情有些不稳定的在那絮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怎敢如此!”

蓦地,他一个回身拍在一张长方形石桌上,那石桌立马断成两半。

“要不,阿耶,我们跟她拼了吧!”

“冷静点,栗子,你都多大了,城府还没学到你爹的一半,遇到无法掌控的事情,永远都是这么色厉内荏。”

“可是阿耶,你不知道,她当天就在那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对着我宣战啊!

这何止是对我的侮辱,这是对整个唐取部的侮辱,若不给她点颜色瞧瞧......”

栗准睚眦欲裂,“我当时真想一巴掌霍霍死她,然后放在嘴里嚼!”

老楼薄王的语气冷了半截:“这些嘴上沾便宜的屁话,说了有何用?栗准,你是唐取的王,不是孤身搏命的刺客和战将,你要清楚自己的责任!否则......你爹,还有我,都会对你很失望的。”

老楼薄王实际而言,对栗准的心性和心智是有些失望的,在五十四年前,汉廷尚是汉灵帝统治的时期,这位好大喜功的末代皇帝将原为‘蜀郡属国’的牦牛、汉嘉二地正式合并为如今的汉嘉郡,要求当地土著民族的税收与汉人靠齐,这意味着在属国管辖内的其他民族今后不仅要缴布税(人头税),还要缴田赋,而汉末的苛捐杂税,比之初期早不知重了多少倍。

这对于当时已经定居在牦牛有一百年莋都诸部而言,犹如晴天霹雳,汉灵帝敛财都敛到边境外民这儿来了。

于是叛乱理所当然的爆发开来,面对蜀郡郡兵、募兵的重重围剿,面对朝廷即将发大兵征讨的消息,当时尚英姿勃发的楼薄老王与栗准的爹携手并进,在这段民族史上称得上最为黑暗的岁月中,硬生生的筚路蓝缕,开辟出一条生路来。

他们带领族人顽强击退了蜀郡汉人的进攻,又因为当年(建宁元年)汉廷中央内讧,发生了震动天下的“九月辛亥政变”事件,宦官再次上位,第二次更为惨烈的党锢之祸开始,蜀郡士人于是人人自危,无暇再顾及边境平叛,对莋都族的围剿转为安抚。

于是所谓的边税向汉人靠齐的笑话也就不了了之,甚至因为局部抗战的胜利,莋都诸部自此开始拒绝对汉廷的上贡布匹,直到刘焉到任后才有所改观。

在这一系列变故中,一直冲在最前锋的老楼薄王和栗准的爹自然获益最大,声威如皓月当空,楼薄族和唐取族迅速崛起,成为当时莋都族唯二的大部。

时隔这么多年,栗子的爹已化为一抔黄土,临死前将他这个硕果仅存的儿子托付给老友,可他这副永远缺根筋的性情却让老者忧心不已。

此时又被老者批评,熊似的栗准竟似受批评的小孩一般,全身缩起来,规规矩矩坐到一边的石墩上,大饼脸上露出小孩才会露出的委屈神情。

“那、那阿耶你说该咋办嘛!当时你昏过去了,就留我一个人在那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那么多部族酋长在那里,怎么就变成你一个人了!”老楼薄王敲了一下竹竿,节拍停顿下来,旋即叹口气,道,“那日我们带过去的心腹本就不多,纯粹是要看看唐简儿的态度,谁料这女娃娃出手竟如此狠辣果决!即便是我年轻时,怕也不敢杀那么多族人啊!”

老人半垂的眼睑微张开,露出里面有光的浑浊眼珠,似是在回想当日触目惊心的场景,“她那么动手,我就料到她是打算撕开脸皮的,她在此之前,就该已经准备好了。”

“她做好了与我们开战的准备,可我们却没有,唐取部和楼薄部也并没有。”

“况且,莋都族本就弱小,乱世中只有团结才能更加强大,内乱......只能是取死之道!”

老人从黑暗的年代走来,带领族人与汉廷抗争至今,他一直很明白在外界压力面前团结的重要性。他此时不想与白狼部直接开战,兴许有怯战或保存实力的想法在里面,但也无法排除他是真的在为整个部族着想。毕竟,经验丰富的智者有时想法更具格局和前瞻性。

他继续说道:“所以当日,我装昏实属无奈之举,因为你我代表了莋都族的另一大势力,若我当日与那唐家女娃产生正面冲突,我不应战,旁人就会以为我老了,懦弱了,竟而会有更多的人倒向白狼、槃木部,到那时,才是真正的万事方休啊!”

“现在这样保持着静默状态,我们不表态,反而是最好的。”

那边栗准牛眼渐渐睁大:“阿耶你是装昏啊!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害的我白担心一场。”

老人颇为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在他看来,这种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戏码,身为四大部王之一的栗准竟然要经他提醒才能察觉,实在是有些无药可救了。

这些年来对他的培养教育,难道全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到头来,他除了继承了老友凶狠的长相和吃人的技能外,内里的东西却是一穷二白。

可他终究还是老友唯一的儿子啊。

老楼薄王这般想着,旋即又想到,他们兄弟俩当年为了族人存亡殚精竭虑,每每秉烛长谈,通宵达旦,外出征战,往往为了一个伏击蹲在坑里一趴就是几天几夜,蚊虫围扰,毒瘴缠身也纹丝不动,到的最后,栗准他爹熊一样的身体硬生生给折腾成病骨头,老楼薄王最后去看他的时候,对方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身,只是牵着栗准的手对着他‘啊啊啊’的,唯有眼里发着光。

直到老楼薄王过来牵过栗准的手,他才闭上了眼睛。

回想老友这一辈子,用三过家门而不入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到的最后,为族人贡献一生的英雄倒下时,他的身后事却如此凄零,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有些人,他们倾其一生去做些什么,并不是因为他们想得到什么,而是他们就想这么去做,他们因此而成为伟大的人,那些战死在沙场的,消融成枯骨的无名之人,同样如此。

平凡中有伟大,伟大之中也有平凡。

老楼薄王看着巨汉,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栗子啊......你今后还是要少吃一点生人,那些熟肉,用火烤过的,吃起来味道不更好么?而且也更健康啊,你爹以前吃生人,那是因为实在穷的没办法了,也有为了吓人的成分在里面。现在不一样了,大家条件都好了,可以住好屋子吃好羊肉了,所以那些陋习,能改就改改吧。”

巨汉栗准继续瞪大眼睛:“阿耶也觉得汉化是好事了?”

“汉人...不可信,但他们一些先进的东西还是可以学习学习的。”

“可是大家都吃生人,咱们寨还有易子相食的...”

老人皱了皱眉头,竹竿一敲地:“那就让他们改!你是唐取部的王上,还不是你说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

“可他们不听我的,我就只能杀啊”巨汉委屈道,“要是阿耶连杀也不让我做的话,那他们就更不听我的了。”

“哎!”老人叹了一口气,胸脯收起,又垂下,苍老的神情似悲似叹。

这种事情也要他管的话......

“你若管不来,让你堂叔管,他年轻时跟着你爹很长一段时间,见识和能力还是有的,栗子!你跟着旁边多学学,你是十万族人的王,这种事情可不是儿戏,听懂没有?”

“哦,知道了。”巨汉乖巧的点点了他的熊头。

老人闭了闭眼睛:“你回去吧,最近把精力都放在训练战士上,虽说我们不表态,但相关战事上的准备还是要加紧,有备无患......唐简儿那边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你也管不过来,让你的从属配合我就好,我会安排好一切。”

“好。”巨汉点点头,他起身,转过去朝石楼门口走了几步,又忽然顿住,身形霍然扭过来,在对准老楼薄王时,身上的杀人戾气突然一闪而逝。

“阿耶。”

“什么事,说。”老人闭着眼。

“我有事想说。”

老者睁开眼,看着他。

他知道,以栗准的直爽性子,以往都是有事说事的,他们之间,绝不至于如此惺惺作态。

“你说,我听着呢。”

“就是...”巨汉神情扭捏着,两只熊掌绞在肚前,紧张的捏着,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有一个属下,他跟我说,说阿耶一直不让我管事,是想架空我,好夺唐取部的权,他还说,堂叔是你的人,这次试探唐简儿,用我的人不用阿耶的人也是,他说您这是故意在削弱我的实力......当然,我是不信的,我还把他抽了一顿,嘿嘿~”

老人的眼睛睁开,睁大,他不再看巨汉,转而看向地面,看向与竹竿与地面相触的交界面,单调的节拍响起。

“是谁跟你说的。”

“就我一个属下。嘿嘿~”

“此人当杀。”

“那我回去就把他杀了,嘿嘿~”巨汉憨厚的笑着。

老人抬起头,深深的看着他,巨汉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两人对视着,外面的雨声从蓬勃如鸣逐渐变得淅淅沥沥,青色的雨幕透过木门折射进来,与昏黄的火光交汇出两人诡异的烛影。

过得好一会,老人才收回目光,他转过身去,发出比先前更加沙哑的声音。

“你走吧。”

“好。”

巨汉再无犹疑,身影隐入雨幕中。

许久之后,雨声复又大了,白光兀地一闪,将昏暗的石屋照的澄亮,布满嶙峋的粗糙石壁显露出来,上面刻着一个又一个莋都人的名字!

雷鸣如钟,老人就像先前那样,正对着石壁,正对着上面密密麻麻到瘆人的字符,眼睛瞪得老大,里面留的血,在一滴一滴往下掉。

他咬着没有牙齿的嘴唇,在无声的哭泣。

后继无人。

一股英雄迟暮的孤寂感,扑面而来。

雨依旧在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四方相王四方相王乖鱼吃猫|历史四方大陆,太皇之后,分裂数百年。 中原被南蛮、北夷、东越、西域四国包围,羸弱不堪。 小王爷林文焕生在中原,却成了人质送到北夷。 林文焕本该成年之后就回中原,却没想到仅仅两年时间,北夷覆灭,四方暗流涌动,隐藏着统一称皇的野心。 四方大陆风云四起,林文焕又将何去何从? 感兴趣的书友可以收藏本书,支持乖鱼。
  • 二十四史-南齐书二十四史-南齐书(梁)萧子显等撰|历史《南齐书》记述南朝萧齐王朝自齐高帝建元元年至齐和帝中兴二年,共二十三年史事,是现存关于南齐最早的纪传体断代史。原名《齐书》,至宋代为区别于李百药所著《北齐书》,改称为《南齐书》,撰著者为萧子显。
  • 人间鲁迅人间鲁迅林贤治|历史林贤治,诗人,学者。广东阳江人。著有诗集《骆驼和星》、《梦想或忧伤》;散文随笔集《平民的信使》、《旷代的忧伤》;评论集《胡风集团案:20世纪中国的政治事件和精神事件》、《守夜者札记》、《时代与文学的肖像》、《自制的海图》、《午夜的幽光》、《五四之魂》、《纸上的声音》;自选集《娜拉:出走或归来势》、《沉思与反抗》;传记《人间鲁迅》、《鲁迅的最后十年》、《漂泊者萧红》等。主编丛书丛刊多种。
  • 国公家的日子不好过国公家的日子不好过迷茫老虾|历史穿越了穿越了,哈哈哈,还是国公家的儿子,这可比某个出门一把刀一匹马的姓云的家伙强太多了,可谁想到,唉国公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 拯救大宋拯救大宋我当节度使|历史韩子轩携带二战军火库来到北宋,他武装起一支禁军,营救被金军蹂躏的宫女,瓦解对都城的围困。 来自撒马尔罕的胡商协会会长请求韩子轩营救被金军掳往北国的女儿和一千胡姬,韩子轩率火枪营出征。 完颜宗翰带着三岁小儿和两个贴身侍卫,穿宋人装束,潜入南宋都城临安。 韩子轩一路尾随,真相令他目瞪口呆……
  • 中国哈尼族中国哈尼族李泽然,朱志民,刘镜净|历史《中国哈尼族》是《中华民族全书》丛书中的一册,介绍的是少数民族哈尼族,书中主题鲜明,图文并茂,创意新颖。如有关家庭礼仪、取名习俗、婚姻习俗、节庆习俗等社会文化的介绍,让读者在趣读中增长知识,引发想象。
  • 原始社会新纪元原始社会新纪元微落细雨|历史title:原始社会新纪元----【2018最不一样的原始题材】穿越到了原始社会能干嘛?混吃混喝直到老死?还是稳步建设,发展科技,建立军队,从而壮大部落,成为一方霸主,从而成为一个庞大帝国的君主?叶风选择了后者,但是,如果要是有三个穿越者,那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一切尽在本书中揭晓。欢迎加入原始社会新纪元书友群,群号码:628601843
  • 风暴来临(1920-1929)风暴来临(1920-1929)邓书杰,李梅,吴晓莉,苏继红|历史中国历史渊源流长,博大精深,是国人精神底蕴之所在,是民族长盛不衰之根本。认识历史,了解历史,是每一位中国人所必须面对的人生课题。
  • 神犬旺财神犬旺财那年秋天我们曾经相遇|历史宁做安世犬,莫做乱世人。主角却无比悲摧的成为一只类似于五代十国人吃人的乱世狗。且看这只流浪狗如何成长为一代神犬的故事。白胡子颤巍巍的少林方丈苦口婆心的劝道:“师叔呀,你就不能好好的在寺里诵经念佛?就算不做功课,你就不能不偷女香客的肚兜吗?少林的百年声誉就毁于一旦呀!”得知旺财离世,太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哀哉,旺财!痛哉,旺财!惜哉,旺财!吾失旺财,犹失一臂也!”在一间印着FBI办公室里,旺财一脸沉思状:“平定天下不是我的目标,作为狗头军师,我更热衷于教唆皇帝,去打劫打劫棒子们,调戏下RB妹子们。总之,看谁不顺眼,就揍他丫的!”已建立读者群:244491325,喜欢的朋友欢迎加入讨论!
  • 回到古代搞推销回到古代搞推销潇洒二代|历史品牌衣,专卖店,形象代言人,加盟店,公司……我要将我的品牌推到全国!什么?皇上亲征缺钱?赞助!what?皇上的龙袍要加我家品牌logo?批!等等?公主要在店里试衣服?本董事长必须亲自陪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