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怪兽电竞赏金赛

第5155章 为情闯地府(六)

听完了穆国兴的通报,滕锦泽也显得很高兴:“哈哈,国兴同志,可真有你的,省高院执行庭那么多的法官,空手跑了一趟,你这一出马,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现在你们安江又凭空多出来这么一大笔钱,你们的建设项目恐怕就更不用愁资金的问题吧?”
  穆国兴笑了笑:“这点钱看着不少,可是安江目前用钱的地方是太多了。我准备把这部分钱拿出来,在安江市实行一下医疗保障。对于这件事情,我考虑了很久,就是因为钱的问题给卡住了。现在好了,有了这笔钱,我也可以为老百姓做点事情了。”
  官场上的人就是这样,凑在一起,说是不谈工那是不可能的,这就叫三句话不离本行。滕锦泽点了点头:“穆书记,自从你到安江之后,大动作可是一直不断啊,一个五年发展规划轰动了京城,机构改革和干部定编工作取得的经验传遍全国官场,前一段时间你们搞的那个城市转型规划又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现在搞这个医疗保障,又走在了别人的前面,对于你,我只能说是佩服之至啊!”
  滕锦泽嘴上说的是佩服之至,可是穆国兴听来怎么也感觉不到他有佩服的意思,话里的意思怎么听,都像是在说他的胆子太大。实际情况也就是如此,敢为人先是一件好事,可以促进社会的发展,可是往往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一个搞不好就有可能使这个敢为人先者身败名裂,这对于施政者来讲可是一大忌讳啊。
  穆国兴缓缓的说道:“我们现在处在这个地位上,就要想办法为这个国家为老百姓做点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那不是我做人的准则啊。”
  坐在旁边的吕连正自然是很懂得官场规矩的,上级领导讲话的时候,是没有他这个下级插嘴的地方,但是却不妨碍他的耳朵听。他此时在心里想到,就凭刚才听到滕锦泽和穆国兴的谈话,也让他感到自己是跟对了人。
  他感到像穆国兴这种有着强大背景,又有着极强工作能力的领导,日后的进步将是不可限量的,此时自己要是能够好好干,入了他的法眼,还怕自己没有进步的机会吗?
  看了看坐在一角的吕连正,穆国兴笑着说道:“连正同志,你们市的水利工程现在搞完了吧?这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与我们安江建的那个煤气管道工程相比,更是一项民心工程。”
  虽然穆国兴是站在安江市的角度来与吕连正探讨工作,可是吕连正却不敢这么想。这不仅是两个城市之间的级别有差距,更为重要的是,穆国兴还是一个省委常委。从这一方面来讲,穆国兴也是吕连正的领导,虽然不是直接的,但是领导总归就是领导,这是谁也不可否认的。
  “穆书记,金州市可是不敢和安江市相比啊。我们金州市水利工程的建设成功也是在省委的领导和支持下做出来的一点成绩,要说有那么一点功劳,也应该归功于省委。”
  吕连正的话说很得体也很谦虚,虽然里面有些拍马屁的成分,但总的意思是不差的,穆国兴此时觉得有必要在滕锦泽面前表示一下对吕连正的支持了。
  “连正同志,听说你们在建设水利工程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英雄人物,究竟是怎么回事,锦泽书记可能对这件事情很清楚,但我来的晚,你能不能讲给我听一听啊?”
  吕连正字斟句酌的把华文卓的情况向穆国兴做了汇报之后,然后静等着穆国兴的讲话。不仅是吕连正,就是滕锦泽也想听听,穆国兴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
  穆国兴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沉吟了一下说道:“华文卓同志的事迹很正面,牺牲的也很壮烈,对于这样的同志,就应该大力表彰,有一点小问题也是瑕不掩瑜的。现在有些人就是喜欢用这些小事来做文章,大的方向反而却都看不到了,这怎么行呢?”
  滕锦泽一直在注视着穆国兴,听完了他的讲话,就意识到这个太子是要出手了。本来这件事情现在就闹的沸沸扬扬的了,省委一直也没有个明确的表态,他这样一说,那就说明在下一次的常委会上,穆国兴有可能会提前起这件事情来,这就意味着对魏双强和栾夏书的反击要开始了。
  “我也赞成穆书记的意见,看一个人要看他的大节,不能纠缠在一些小事上。有些人小事上做的很好,可是真要到了做大事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番摸样了。”
  吕连正心中有些激动了,能一下子得到两位省委常委的支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这一段时间,吕连正的日子也确实是很不好过,前市委书记谢林彦因为他主持市委常委,通过了把华文卓评为烈士的决议,现在正在四处告状,最近这一段时间又听说省里有人要对他不利。
  不仅如此,现在市里也有不少的干部对他指指点点,认为他得罪了省里的领导,刚坐上的市委书记的位置,还不一定能够坐得稳呢。致使吕连正在市里的工作困难重重,施政方针也得不到有效的贯彻和执行。
  他这次来找滕锦泽汇报工作,主要就是想听一听省委对华文卓评为烈士的态度。如果省委有了一个明确支持的态度,所有的谣言也就会不攻自破了。如果省委不支持他这样做,那么吕连正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滕锦泽是分管党群工作的省委副书记,这些事情当然要由他来管了,吕连正向滕锦泽汇报了工作之后,滕锦泽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吕连正就感觉到这里面的问题有些复杂了,说不定还牵扯到上次省委对他工作的调整问题。
  吕连正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这也说明这个人看问题还是很准确的。刚才他听到穆国兴的表态之后,就感到穆国兴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却没想到滕锦泽随之也表态支持了。有了省委这两位大佬的支持,吕连正感觉到胆气又壮了几分,此时也在心里暗暗琢磨着回到金州市后,如何对谢林彦一班人进行反击。
  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可是,两个省委常委的表态那可就非同一般了。这也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明问题,上级领导的态度,在官场中是非常重要的,常常一句简单的表态,就可以决定下面一个人的荣辱。
  所以任何一个领导,一般是不会对一件具体的事情明确表态的,大多都是采取暗示的办法。至于下面人怎么去领会,那就是他们的事情,即便是日后出现了问题,这位领导也会说是下面的人领会错了他的意思。反正是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有理。
  疗养区的夜晚非常宁静,回到十二号楼,穆国兴打开了电脑,上线后蜜蜂与花儿群的图像在闪动。手指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出:我已经回到顺海了。
  很快,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行字:事情办得还顺利吗?说话的是黄色的玫瑰。穆国兴知道这是钟灵的名字。
  笑了笑又键入了一行字:旗开得胜。
  刚点了发送,屏幕上几乎同时出现了几行字,都带着一个小小的笑脸:老公,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穆国兴笑了,发明这个聊天工具的人确实是很有本事,几个人在一起聊天一点都不吵。如果现在要是与几个女人在一起,恐怕又要出现几千只鸭子的叫声了,就凭这一点,也应该给他一个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