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纯爱 盛兴集团官网首页导航

第2175章 女人应该争取自己想要的6

周道儿看了三人一眼,那抱朴修长的手指洁白如玉,一张俊脸保养极好,三人之中他长相最为后生,虽然穿着一身最普通的麻布长袍,但却掩不住那松形鹤骨的风姿,但他脸色寒俊异常,显然并不是好相处之人。
  怒火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那天生的横眉竖目,让他看起来仍是一副怒目金刚的样子,自有一番威势,巨手虽然指着的是自己的鼻子,但却好像周道儿如若一个答的不对就要一拳砸过来的样子,瞧他方才对自己门下的那些手段,只怕还真大有可能……
  三人之中只有那不知名的白衣道人神情宽厚看上去最为和善无害些,但只怕也不是善于之辈。
  周道儿想了想,却搞不清这三人究竟搞的是什么把戏,瞧方才抱朴和怒火的法术,那白衣道人只怕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三人自己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只能抱拳作了个圆揖,说道:“小子拜见各位前辈……方才见三位前辈仙风道骨,实在景仰,故此冒昧前来参拜,还望勿怪才是……小子知晓三位前辈均是世间高人,又岂敢厚此薄彼,这一拜却是不分先后的……”
  三人似乎都没料到周道儿会这般回答,怔了一怔,忽然那怒火大叫一声,拉着另外二人就到了旁边,看那样子似乎在激烈的争执着什么,可偏又没发出一点声音,周道儿也是识货的人,知道必然是有人下了音障,如此神秘古怪,更是满心糊涂。
  过了一会,三人身子一晃便都没了影踪,远处却奇怪的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奇怪声响,过了一会,如同离去时一样,三人又神奇的凭空出现在了原地,互相瞪了几眼,朝周道儿走来。
  白衣道人倒还好些,只是眼眶上多了二个乌黑的印记,那怒火身上好好的衣裳都成了布片,瞧那模样比乞丐也好不了多少,而抱朴那高高的发髻似乎少了半截,脸黑的好似锅盖一般。
  周道儿愈发惊讶,张大了嘴却不知道该问什么好,等到三人走到面前,怒火走在最前,狠狠的瞪了周道儿一眼道:“我乃玄心怒火,你小子也算是玄心宗门下,自然听过我的名字了?听说你是西峰门下,旁边这位乃是西峰前前任门主抱朴师祖,你且也一起见过了罢。”
  那抱朴静悄悄的在一旁含笑点头站立不语,他们既然知道周道儿乃是玄心宗门下,此时亮出名号,自然就等着他来参见了。
  一旁陆修静笑道:“怒火道兄莫急啊,既然方才已经约定,我又不会抢你那一份,哈哈,嗯……贫道庐山陆静修是也。”
  周道儿满脸惊讶,大喊道:“原来是陆前辈,前辈大名如雷贯耳,小子在此见过了。”说着俯身拜了一拜,竟然理都不理另外二位。
  怒火和抱朴顿时气急,但这陆修静乃是大有名气之人,说起来辈分比他们二只高不低,玄心宗礼数中也有一条,众人之中只拜最高位者,原本此条乃是为了减少那些繁礼骤节所用,但此时却令二人无法指责。
  他们却不知,除了玄心宗外,周道儿对其他门派之人并不熟悉,但那白衣老道看上去要比另二位和善许多,心里倒别有一分好感,加之虽然认识了沈丹之后感觉玄心宗并非全是坏人,但心中那份抵触依旧未泯,对怒火和抱朴却没那么客气,哪里又是讲什么礼数了。
  这陆修静乃是汉土南国之人,自幼在庐山学道,曾著有《真文赤书》、《人鸟五符》等。
  称‘无数诸天各有人鸟之山,有人之象,有鸟之形,峰岩峻极,不可胜言。’
  又称其山多有灵迹,皆妙气化成,有元始天王、大帝君等神真居住山中。故自创‘人鸟山形图’,将所有灵迹仙居,皆刻画于\\\"人鸟山形图\\\"中。称学道者若能闭目存思山中灵迹神真,念诵密咒,醮祭并佩带、吞服人鸟山形图,可招真神来迎,超登三清。
  这人鸟山形图其实也就是一般的符咒,但自有仙道以来,所有符咒无不是号称由仙界流传而来,自创符咒的,陆修静乃是头一个,故此仙道称其为‘古今第一符咒师’。
  陆静修得意的往二边看了看,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嗯……徒有虚名而已,徒有虚名而已……”他也不知道周道儿是在瞎掰。
  怒火在一旁冷哼了一声:“别婆婆妈妈了,方才我们三个商议了一下,看你根骨还算不错,小小年纪修为倒也不低,嗯……怎么说来着……”
  抱朴在一旁接了句:“堪可造就……”
  “对……堪可造就……奶奶的,这文绉绉的掉书袋我却不会……嗯,你这小子好福分……今天我们三个心情大好,决定一同收你做徒弟了……喂,乐傻了吗?愣在那里作甚?你小子还不快快过来拜师……”
  旁边太乙等人顿时哗然,在一旁大赞周道儿好运气,聪明的已经在盘算如何去拍这小师弟马屁了。
  他们都是知道这三人身份的,此时三人联手收徒,教出来的必然是日后名震一方的人物。
  周道儿还真是傻了,他平素虽然拽些,但对自己是什么料子还是清楚的紧,如若没有苏尹仙法调教,只怕连十三他们都不如,资质是谈不上优良地,这三人脑子都扭了筋不成,怎会忽然就看上自己了?
  见他还在那迟疑不语,怒火却着了急,双手微微一动,周道儿顿时赶到一阵大力传来,将他生生往地上压去。
  原本知道这三人均是不世出的高人,拜师倒也并非不可,但怒火这一用强,却激起了周道儿的倔脾气,心中暗骂了几句,暗念印诀,手中的‘夭夭’忽然光芒大作,怒火等人眼前一花,嗤嗤轻响过后,周道儿已无影无踪。
  这‘夭夭’乃是半瞬之速的宝贝,光说速度,天上地下能超过它的已然不多,此时周道儿全力运起,怒火等人又无防备,只是瞬间便让他遁到了数里开外,连他往哪方而去都未必能看清,哪里又追得上了。
  怒火大惊:“……跑了……这可怎生是好……”
  连旁边原先不动声色的抱朴此时都变了颜色。
  只有那陆静修仍旧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在那摇着脑袋赞道:“果然是上仙看中的人物,小小年纪,手中竟然有如此法宝……”
  抱朴眉头一皱,朝太乙等人挥了挥手,那水波一般的门户再现,等几人离去,这才低声问道:“陆兄怎会还这般好心情?这小子一走,我们这仙引还怎到手啊……”
  陆静修眯着眼睛笑道:“要说起来……这仙界也未必是我想去之地,我是确实见这小子顺眼,这才动了收徒之意,但这小子脾气外软内钢,你俩要是真心想收他为徒,还是不要用强的好。”
  怒火在一旁狠狠的拍了拍大腿道:“跑都跑了……还说这些何用,道中那些老怪物们只怕都已收到了仙谕,他这一走,哪里还能轮得到我们啊!”
  陆静修古怪的一笑,双手微微往外一分,一道白茫茫的雾气腾起,双手之中出现了一张银光闪闪的符纸,和一般的不同,那符纸似乎是活的一样,上面隐隐约约闪现着无数崇山峻岭、湖泊河流,随着银光闪动不住变幻,就好似有人在空中急行往下观去的景色一般。
  “归去来兮……”
  旁边怒火和抱朴互看了一眼,一同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