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裴以徜二傻子

一刻钟后,裴以徜一脸痛苦的摸着自己那英俊的不可一世的脸蛋,他嘶了一声满脸控诉的看着江芜苑。

“江芜苑你打我就算了,但你就不能往我脸上打啊!嘶――我这英俊的脸啊,你这可让我怎么出去见人?”裴以徜有些委屈的说。

江芜苑坐在他对面一脸冷酷,“不能。”

“不就拔了你一些棂荃翼吗,至于吗你,难道我们的友情都比不上那几棵棂荃翼?”

江芜苑轻嗤一声,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友情?更何况,他那是几棵吗?!

“至于,你那可是一棵棂荃翼都没有给我留下啊。”

裴以徜闻言心虚的转了转眼珠子,“我、我那是为了给你酿酒喝!这忘忧酒一听就非常不错!”

江芜苑瞟了他一眼,“倘若这酒不好喝你便等死罢。”

罢了,这棂荃翼拔了便要立刻制药,这样药效方才好,如今也是来不及了,只好再寻个时间再去找找种子了。

他倒要看看,这要用棂荃翼才能酿出来的酒有多忘忧!

裴以徜哀怨的看了江芜苑一眼,继续拿起自己那本破书,照着书操作还不停的使唤江芜苑。

“芜苑兄,书里说还要一根紫蔓藤,我记得我在你院子后面看到了。”裴以徜说着一脸暗示的朝江芜苑笑。

江芜苑:……

行,他去。

“芜苑兄……”

“芜苑兄……”

“芜苑兄……”

江芜苑按住突突跳的太阳穴,他现在真的很想把裴以徜的嘴给缝上。

等到了终于将酒调制好的时候,裴以徜还在那嚷嚷:“芜苑兄,你这院子里哪里灵气最浓郁啊?”

江芜苑的眼皮子一跳,他警惕的看向裴以徜,“你想做什么?”

裴以徜一脸无辜,“我能做什么啊?这书里可是说了,要将这酒坛子埋在灵气十分浓郁的地方,这样味道才更好。”说着他眼珠子一转,笑得十分谄媚:“我觉得……你那院子后面那片灵草地就挺好的。”

江芜苑听的手背上青筋差点条条突起,他忍不住放大了音量:“你想都不要想,你要是再敢动那块地我就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裴以徜佯装作害怕的样子:“芜苑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为何变得如此暴力?”

江芜苑冷笑了一声,暴力?他要是真动了那片地,那就等于毁了那片地的根基,他当初对那片地可是费了不少心血,岂能让他说翻就翻?

看着江芜苑一脸冷漠,裴以徜只好另寻他处,于是他便看到了江芜苑后面两丈远的那棵蓣松,他双眼一亮,蓣松的根部灵气浓郁,倒是个滋润酒的好地方。

裴以徜抱着酒坛子跑到蓣松下,朝江芜苑喊:“芜苑兄,过来搭把手!”

江芜苑一脸不情愿的走过去,等终于把酒坛埋好在蓣松下面时,江芜苑冷眼的看着裴以徜在埋酒坛子的地方跳了跳。

就像个二傻子一样,不知世人为何如此夸赞他,实力是不错,但是奈不住脑子是傻的啊。

偏裴以徜跳完了后还拍了拍手掐腰一脸成就的笑道:“好了,等个一年半载再挖出来就可以享受美酒了!”

偏生他脸上有几处青紫,如今又是做此动作,江芜苑真心觉得他是个傻子,他一脸嫌弃走进屋子里,不想搭理傻子。

裴以徜看着江芜苑嫌弃的走开了忙跟了上去,还一边不可置信的质问:“江芜苑你那什么表情?你嫌弃我?!”

江芜苑:……

你才发现?

裴以徜一在江芜苑后面吵吵嚷嚷的,江芜苑真想一门拍死他。

……

裴以徜双手抱着后颈吹着口哨往厨房走去,路过的弟子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内心震撼不已。

谁?是谁?究竟是谁打了这尊大佛?!

他们看着可真是……舒爽啊!

有一个忍不住好奇心的弟子就壮着胆子的上前问道:“裴二公子,你这……是谁打的啊?”

一众弟子躲在柱子后面竖起耳朵听着,生怕漏听了一个字眼儿。

裴以徜睨了一眼那个弟子,漫不经心的道:“还能是谁?”

那个弟子颤着自己的胆子继续问:“谁、谁啊?”

裴以徜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愤愤的说:“除了江芜苑还能有谁敢往我脸上打?下手都不轻点,害得我这俊美绝伦的脸留下了耻辱的痕迹!”

那个弟子压下兴奋的心情不断的点头:“哦、哦……”

柱子后面的一众弟子:不愧是四师兄,好样的!可算是让他们看到这尊大佛被打的一天了!心里真是止不住舒畅啊!

裴以徜被江芜苑打了的这个消息很快就被传得几乎所有的茴仙门弟子都知道了,那些曾经被裴以徜碾压着打的弟子无一不叫好,四师兄这可是为他们出了一口气啊!

裴以徜在厨房填饱了肚子后,悠哉悠哉的往芩院走,手上还不忘过江芜苑带了几个桃花酥,想着赶紧拿给江芜苑吃让他好好感谢感谢他,不料迎面走来身姿高挑挺拔一个面容清俊的少年,少年看见裴以徜原本就微微勾起的嘴角更是又提上了几分,“裴二公子,久仰大名。”

裴以徜心里有些疑惑这笑面虎是谁,他心里疑惑着面上却一副淡然的样子:“阁下是?”

江则集脸上的笑半分不减,回道:“在下乃茴仙门掌门座下的二弟子,江则集。”

裴以徜一脸恍然大悟:“噢,原来是江二公子啊。”

江则集:“裴二公子不必如此客气,叫我的名便好。”

裴以徜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回答,笑话,他们很熟吗就这么叫他,这套近乎套得挺熟练啊?

裴以徜浑然忘记了他之前就是这么对江芜苑套近乎的。

江则集看着裴以徜又笑着道:“之前裴二公子破了西林镇阵法和救了阿苑,我还未来得及向你致谢,正好我也懂一些阵术,不若现在移步去我的院子里品茗,随便讨论一下西林镇的那个阵术?”

裴以徜听到他懂些阵术的时候倒是多看了他几眼,不过抬了抬手上用油纸包着的桃花酥,道:“不必了,区区百幻聚阴阵没有什么好谈的,更何况我和芜苑兄是朋友,我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帮助他罢了。”

“我还要回芩院,先告辞了。”裴以徜说着便绕过江则集走了。

江则集勾着唇角转身目送裴以徜,这云玄宗的得意弟子,可不是一般的傲啊,也不知阿苑是怎么和他相处的下去的,不过倒是听其他弟子说他脸上的伤是阿苑打的,虽然他对裴以徜不是怎么了解,但他知道裴以徜一定不是一个任由别人欺辱自己的人。而阿苑打了他还能怡然自得的在芩院里,那就肯定是裴以徜纵许的。

阿苑,可真是好福气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方昀寒方昀寒方昀寒|幻情方昀寒一步步登上皇位,她担上被世人辱骂的罪名。一步步,从伪装复仇、到绝情弃爱、最后宁愿剔除姓名,也要誓死保护那属于她方家的皇位。
  • 晨光曦日晨光曦日蠢萌绿叶子|幻情其实,这一切的遭遇只是出于晨喻的任性。如果不是她太任性,或许不会是现在的结果。爸爸失忆,妈妈撒手人寰,自己有什么权力活下去?她该何去何从?
  • 花妖传说:傲娇夫君冰山妻花妖传说:傲娇夫君冰山妻从不拖更弱光|幻情特殊原因,已断更。诶!什么鬼!一朝穿越竟然被正太强吻!她是从容淡定的花阁护法,诡异的力量,未知的身份,好吧,穿个越!一朝醒来却被狠狠地强吻了一吧,啊嘞?还是个委屈撒娇无比臭屁的正太?他苦寻千年,终于见她,止不住的思念他只想把她揉入骨中。没想到她一睁眼说的却是:小娃娃,不是谁都能吻的哦!诶?差点忘记他现在是个小屁孩状态了?变狐狸变妖孽,变腹黑变蠢萌。南宫追妻有云,不追到手不罢休!前世与今生,卖萌与冷血。一情一相思,一世一相见。看他如何一步步把她吃掉。非女强。
  • 镜中之月镜中之月芫柒子|幻情冥帝莫名其妙地成了她的妹妹、魔帝是她的哥哥、墨·大魔头·瑾魔皇是...... 夏云卿有些想哭,她越发觉得这趟世界之旅不简单,怎么各界大佬都来凑热闹。。。
  • 终君别终君别简若枫|幻情四方天下,三国鼎立,狼烟四起,民不聊生,权势阴谋,明争暗斗。穿越而来的楚凝若女主光环却时常停电,在这样一个人吃人的世界里,唯有更狠方能生存。 被人残害,你断我两根手指,那我便灭你满门!经此一事,楚凝若被冠上了玉面罗刹的名号。朝局动荡,无数人盯着龙椅眼红,两国夹击腹背受敌,楚凝若披挂上阵,征战沙场浴血厮杀,她用无数英灵的鲜血,为自己的弟弟铺平了一统天下的道路。新皇登基群臣不安,身为掌政公主垂帘听政,却忘了初心,滔天的权势怎么可能轻易舍去?但终是抵不过造化弄人。 人都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为何明明紧握住你的手,却是自己先松开了。 片段一: 楚凝若看着整个永安宫的院子内全是叫卖声,市井气息那叫一个浓厚。张着嘴跟在引路的奴才后面继续向前走着,刚进入正殿,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和各类衣服就映入了眼帘。 “这是谁提的馊主意啊?” 一旁跟着的丫鬟,躬身如实回答道 “是皇上。” 顿时楚凝若到嘴边的吐槽被生生咽了回去,深深的呼了口气,摇了摇头。身边的春熙小声询问 “公主,您怎么了?” 楚凝若摇了摇头,眼神锁定在了前面不远正在和人砍价的母后,低声呢喃 “简直是,丧心病狂!” 片段二: 眼前的女人楚凝若只怕再熟悉不过了,她正是断了自己两根手指的江沛。楚凝若深吸了一口气,下颌微仰,高挑的身材让她比之江沛高出差不多一头,就那样用着一双微有狭长的眸子盯着江沛,缓缓开口 “我还以为你像只老鼠一样躲在阴暗处不敢出来了呢。” 江沛微微仰头直视着楚凝若,现在这个局面楚凝若定然不敢动她,她自然可以肆无忌惮。 “楚凝若,原来你还没死啊?看来你的命还真硬啊!” 楚凝若冷哼了一声,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顺手拿过一旁丫鬟端着的盘子上的橘子,边扒边说 “那是,我要是命不够硬的话,还怎么找你报仇啊!我不像某些人,躲在角落里,见不得光不说,连给家人报仇都不敢啊!” 片段三: “镜月……一切对她来说终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到底是她错付了痴心。” “一切都是命,你也不必如此。” 君离怨伸手揽过楚凝若的肩膀,宽大的斗篷将她罩在其中,任凭外面的风雪再大,也不会打在她身上。 “我派人为她收敛一下吧。” 楚凝若摇了摇头,从君离怨的怀里挣开 “我来吧,我师兄欠她的,我这个做师妹的,多少替他偿还一些。” 片段四: “老天让我走过两世,或许便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喜服的君离怨,楚凝若觉得冥冥之中一切都是缘分。君离怨微微一笑,坐在楚凝若身旁 “余生有你,便不枉孤独半世。”
  • 感染者明羽感染者明羽千殇少年|幻情异世界,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的族群,和人类的世界不一样,这里活下去的法则是强大的魔法,一切的力量来自于虚无,而故事的开始是从一个叫“千明羽”的无能少年开始.......
  • 阴阳录鬼榜阴阳录鬼榜MC李砍刀|幻情3000年,世界经历了世纪巨变,一颗颗从天而降的异能石改变了一切,赐于了这个世界强大的超能力,哪怕是从前传说中的妖,魔,都一一出现,强大的异能者重新建立了世界的秩序,3961年,一个拥有银狐之血的少年在这个世界上将如何崛起,成为人类的领袖,在这世界浩劫下存活下去。
  • 夫人你今天修仙了吗夫人你今天修仙了吗凤多鑫|幻情被千宠万爱长大的唐子卿,因为哥哥的突然失踪而性情大变,为了找到哥哥,为了变强,她收起无忧无虑的安逸生活,依然走上一条艰难的修仙之路。 —— 某天某月某日 “心宝,我听说,你跟人在游戏里差点结婚了?” 阎澈声音低低沉沉,带着丝丝危险。 “啊!那不是我啊!” 唐子卿捧着iPad打游戏,正跟里面的大Boss死磕着,完全没有察觉某人话语中的危险。 “是吗!你还记得你是已婚人士吗?” 漫不经心的语气,阎澈贪恋的摸着唐子卿一头柔软的短发。 “是啊是啊,再说我也不敢啊。” 唐子卿点头如捣葱,没心没肺继续捧着iPad奋斗,“不过我什么时候变成已婚人士了?” “在你五岁的时候。” 阎澈说的笃定,半点没有那么小就开始诱拐人口的心虚。 “啊!华国的婚姻法什么时候改了,五岁就可以结婚了?” 唐子卿一脸愕然的看着某个睁眼说瞎话的男人,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男主穿越,无虐甜宠文!
  • 师尊独宠:首席萌徒太难追师尊独宠:首席萌徒太难追秦灵书|幻情穿越成长生宫弃徒的林绯羽武道尽废,双腿残疾,好在身负仙灵血脉,长生不要太容易;欲一心断情绝念,无奈无情师尊竟化身暖男,对她穷追不舍。一句话简介:温柔师尊求而不得的漫漫黑化之路。【一对一,男宠女,师父倒追徒弟,女主前期残疾,六万字之后能蹦能跳】林绯羽:“世间感情最是负累,阿绯愿无爱无恨,一心只问长生大道。”师尊(冷笑):“阿绯,来,我们现在确认一下你的归属权。”
  • 风倾大陆风倾大陆千琴琴|幻情风华绝代的曼妙女子林帘曦,因为好闺蜜艾火的背叛,跳湖轻生到异世界——竞标大陆,遇到冤家路窄的南曜宸,却有不得不跟他一起寻找神器,他们还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