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 乐鱼体彩

第3954章 杀人(上)

风云听到父亲这般问,也不觉不妥,当下便将当日如何抵御死灵冲击,又如何被死灵诱走,拼尽全力厮杀后力竭而晕,如何被这名叫曼舞儿无意救走,之后曼舞儿如何照料他的伤势,最后说道二人心意暗许最终定下白头之约。
  当问及为何迟迟不归时,风云犹豫一番,最后愧疚的说道他本想与曼舞儿就此笑傲山林,可之后曼舞儿怀有身孕,加上自己倍想双亲宗门,于是鼓起勇气回来请罪,同时希望宗门应许。
  这一番说完,已是日落西山月悬当空。
  朱绫和玄沉二人静静的听着,一会因风云受伤力竭晕转而紧张,一会因为曼舞竟修为不凡救走风云而满心疑惑,一番下来,心情复杂难明。
  黑衣女子曼舞儿深情的看着风云讲述这些属于他们的故事和回忆,时而淡笑时而痴迷,竟有种陷入美好回忆的感觉。
  她这一番神态充满满足之情,自从她陪同风云踏上这归家之旅后,风云从未见她这般满足过,竟是越说越深情、越说越坚定了不离不弃之志。
  只是不知为何,黑衣女子这番满足神态,怎么看都有种“今生有此回忆足矣”的苍凉。
  风云自从说到曼舞儿在他力竭而晕后将他救走后,风煌变开始皱着眉头,到风云将话说完后,依旧眉头深锁。
  良久,风煌第一个开口说道:“玄沉师弟,你且去将冰儿的青鸾带来。”说罢便转头看着黑衣女子,片刻后才开口继续说道:“曼舞儿姑娘,我儿的救命之恩,在这里老朽多谢了。姑娘年纪轻轻便修为非凡,定是师出名门。不知是哪位道友教出你这般出色的弟子?”
  “我与云郎已是夫妻,更是怀有他的骨肉,如何需要谢这一字。至于我这修为,并未从师,乃是传自母亲。”
  “那令亲何在?你既与凌儿定下了终身,我们还须亲自登门才是。”
  说到这里,曼舞儿犹豫一番,咬了咬香唇,说道:“父亲?呵,我没有父亲!始乱终弃、抛妻弃女,我没有这样的父亲。至于我那可怜的母亲,早已积郁而亡、含恨辞世。”不知为何,说道这些时,曼舞儿突然直视着风煌的眼睛,眼神之中珑儿怨甚多、悲痛甚多。
  风煌愧疚于勾起珑儿儿伤心事,想再追问却最终没有再问。
  风云见曼舞儿话语悲恸,急忙走前轻握她的玉手。
  恰好此时,玄沉带着一只青色小鸟进入房中。这青鸟甚小,只有巴掌大小,立于玄沉肩膀,看来甚是可爱。
  细看下来,却发现这青鸟甚有灵性,一身青羽闪着点点青光,尾后垂着七根飘翎,头上顶着一束青羽,除了缩小许多之外,摸样与之前的青鸾灵鸟竟一般无二。传说青鸾灵鸟与普通灵鸟不同,天地只有它这一只,而且拥有凤凰血脉,因此拥有一大一小两种形态。想来这青色小鸟就是方才的青鸾灵鸟吧。
  只是风煌让玄沉将这青鸾带来却是为何?
  只见风煌在朱绫道仙耳中轻言了几句。朱绫道仙听后眉头微蹙,与风煌对视一番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复杂的看了曼舞儿一眼。
  众人不知风煌二人做什,却又不好发问,只得静静看着。
  只是此时珑儿儿眼中闪过一丝忧色,但很快消失,众人皆未发现。
  朱绫手捏一诀,将青鸾召至左手手心。然后转身望着曼舞儿,说道:“珑儿儿姑娘,这青鸾乃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灵鸟,与普通灵鸟不同,可将灵气传于人身。你有孕在身,我且将这天地灵气传于你怀中,一来保胎利孕,二来有益你修行。”说罢也不管曼舞儿愿意与否,右手连捏法诀。朱绫脸色微怒,有些不情愿。看来这番举动也是风煌之意,她只是无奈施行而已。
  朱绫连捏法诀,手上红光大作,接触到青鸾之身马上变为青芒,顿时令青鸾周身青光大放。
  青鸾似乎接到指令一般引颈清鸣一声,然后飞至曼舞儿头顶盘旋不止。
  这传承灵力本是好事,却不知为何,曼舞儿似乎一点都不想接受一般。看到青鸾飞至头顶盘旋,似乎想要起身躲避。风云只道母亲一番好意,一直安抚着曼舞儿不要担心,二来朱绫未待她答应便急忙施法,她没有丝毫准备。因此曼舞儿无奈的接受着“灵气传承”。
  只是越到后面曼舞儿越加烦躁,差点坐不住起身躲避,眼神中更是难掩焦虑忧心之色。
  青鸾每绕一圈,周身青光便从七束飘翎抖落一些,洒至曼舞儿身上。盘旋数周后,青鸾全身青光已完全倾泻到了曼舞儿身上。
  此时的曼舞儿,一袭黑衣、身泛青光,摸样甚是怪异。她自己似乎很排斥自己这番怪异摸样,脸色神情充满不耐烦,眉头时而轻蹙时而舒展,不知心中在思虑什么。
  见着曼舞儿这番摸样,风云看着很不舒服,只是哪里不舒服,却又说不上来。
  风煌、朱绫和玄沉三人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曼舞儿,似是很关注接下来的变化。
  片刻,曼舞儿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青珑儿之光、惨白之色交替出现。曼舞儿脸色难看,隐有痛色,极力想躲避众人诧异的目光。几次想夺门而出,却被风煌阻止。只得坐到床上,将身子背对众人。
  风云对曼舞儿身泛青光、面色惨白之象本就惊讶,又见她极力躲避,以为她受不住这灵气传承,急忙道:“母亲,珑儿儿脸色难看,恐怕受不住这青鸾灵气,还请母亲速速停法。”语气急切、神色紧张。
  风煌三人却一言不发,依旧眼神灼灼的注视着曼舞儿。
  云风流中着急,父亲又一言不发,当下不顾一切走到床沿,欲要将她身上灵气卸去。可他人刚到床沿,却似是见着极其恐怖的事物一般,双目大睁、口张舌缠、呆立原地、全身颤抖,眼神中充满不可置信的震惊和恐惧。
  曼舞珑缓缓将身子转过来,这时的她,身泛青珑儿之光、脸露惨白之色、双眸森绿、眼神凄冥。转身之后,朝着众人惨然一笑,这一笑顿令众人看清她唇齿苍白、艳舌猩红、喉咙似是深渊一般珑儿邃。她这一身黑纱青光、一番面目神态,丝毫没有之前的眉目娇艳之态,竟是这般狰狞可怖,与九珑儿冥府、十八地狱之中的鬼魅珑儿魂一般无二。
  正是:夫妻双双把家还,郎喜妾愁,
  玄武残甲红光闪,母急父忧,
  你道是喜什急什?回来就好,
  你道是愁什忧什?言明便是。
  妻妾见公婆,把那身世经历说,
  青鸾传灵气,真是行气保胎意?
  青光洒珑儿身,狰狞真容把郎震。
  血书和青鸾,照出珑儿冥鬼魅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