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运动 华体会vip安卓版

第5835章 重生之后 0005 猿争虎斗(二)

第 14 章 祸起
   只要不是专业课老师提出特别要求,童童总是一件T恤牛仔裤。天凉了,她会在T恤外加件粗布格子衬衫当外套,再冷些,T恤会换成棉绒的。从不化妆的脸,衬着一把直发扎成的马尾,显得干净而阳光。这在Z大还算普通,但是在艺术学院那些花枝招展的女生中,就是相当特别的了。
   为了阻止一些不必要的骚扰,童童每天都是和宿舍的三个女生一起去上课吃饭。四个女生中她比所有人都小一岁多,加上懂事乖巧,另外三个女生都当她小妹妹般护着。特别是刘珂,如果有男生来和童童夹缠不清磨磨叽叽,她在边上就挽袖子撸胳膊,恨不能上前揍人家一顿。
   郭青青会在一边翻着白眼儿,撇着嘴说:“烦不烦,就你这样还和我家小乖来这个,快回家洗洗鼻涕收拾利落了再来说话儿。”
   只有刘晓峰很冷静地提醒童童:“现在的学生都不再单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你还是要注意安全。”
   话虽然这样说,大家也都没当回事儿,大学在如今还是象牙塔。
   但在晚会过后的第二个周四的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所有人后怕起来。
   那天童童在图书馆做作业,因为要上网查资料,所以一直弄到图书管关门,刘珂她们几个先走了,结果她在回宿舍的路上被一个男生堵住了。
   那个男生是经济管理学院大三学生,打听到童童每天晚上没课会在图书馆上自习,便在童童从图书馆往宿舍走的路上堵了两天,这天晚上终于堵住了她。
   童童低着头走路,根本不防后面有人赶上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林欣童!”那男生嘴里的酒味儿很大,眼神迷离。
   童童吓了一跳,本能地退后一步躲闪。
   这是一个瘦高的身材男生,骄横的神情写在脸上,满身的名牌像是打上了“我很有钱”的标签。
   “放手。”童童皱眉,Z大怎么有这种男生?
   “做我的女朋友。”口气是命令式。
   “我不认识你。”这几天这种人太多了,童童反感地甩开手,仍是往前走。
   “答应我!”他拉住童童的胳膊不放,口中喷出酒气让童童更加难以忍受。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身跑开。
   男生紧跟两步抓住她拉到怀里,一只手挑起她下巴,便要强吻下去。
   童童火了,奋力推开他,反手甩了一掌过去,“滚开!”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
   “小丫头片子,你敢打我!”
   那男生必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直接的拒绝,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强行搂过童童就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
   童童一边尖叫着,一边哭喊着大骂流氓,怎奈力气太小,被那男生肆无忌惮地夹起她就往路边的阴影里拖。撕扯中童童套在半袖T恤外的格子衬衣“嗤”地一声撕开了,这声音更刺激得童童发疯般挣扎踢打,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拖到离路边不远的小丛林里,自觉得绝望而无助。
   恍惚中忽然觉得缚住自己的力量松开了,只听一声惨叫,那个男生被击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童童定神一看,原来是系副主任江佚和一起主持过晚会的本系大三师兄司马哲。童童哭叫了声“老师”,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江佚大骇,忙接住了她,让司马哲打电话叫来校保安,把那男生带走,然后抱起起童童急忙送到了校医院。
   等童童的辅导员刘佳赶来时,医生已经给童童打了镇静的针睡着了。
   随后陈晋南也来到了医院。
   他本来是在办公室和几个博士研究生讨论明年开题的事儿,其中一个叫刘博的接到了堂妹刘佳的电话,急切地说,他要关照的那个学生林欣童出事儿了。刘博一听急了,忙把陈晋南拉到一边说了,随后一起赶到了校医院。
   陈晋南本来就阴沉的脸在进门后看到童童撕裂的上衣后,变得更加凌厉可怖,紧握着拳头的双手骨节泛白,像是随时要揍人。
   “怎么回事?!”他转头盯着江佚问。
   江佚也没想到这件事儿会惊动陈晋南,他简单说明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刘佳也把晚会后童童遇到的各种麻烦和骚扰粗略的讲了。
   过了半晌,陈晋南阴着脸缓缓地说道:“这件事儿到此为止,任何人都不准再提,保安那边请江主任封住口,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这件事儿的传言,一切由我来处理。那个学生先通知家长带回,暂时不要来上课。”
   江佚心下知道那公子哥儿是惹到大麻烦了,便和陈晋南点点头与司马哲和刘博兄妹一起走了。
   陈晋南到病房外给助理徐光忻打了电话,便回到床前坐下,安静地等到童童的针打完,脱下自己的西装包起童童,抱着她走出校医院上了等在外面的车上。
   车直接驶往陈晋南的松山别野。
   童童这个样子他不敢送她回家,他不想让林子叶受到太强烈刺激。
   松山别野区是他大哥陈豫北近年来在B市开发的高档别墅区,离市区稍远,在兰花河入海口的西侧。北佳集团在建立别墅区的时候,下功夫把这条河改造成了一条景观河,河水清澈游鱼嬉戏,两岸绿化的风景如画,带动这一带地价飙升。陈豫北在最好的位置给自己和弟弟各留了一间别墅。因为陈晋南要在这里装备先进的计算机办公系统,因此面积比陈豫北的还要大些。
   石头把车子直接驶进打开的大门停在别墅门口,管家魏伯早已经等在廊下,陈晋南把童童抱进了别墅,直接上了二楼他的房间。
   童童依然迷糊着,只是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在温暖的怀里。熟悉的气息布满鼻端,如同她梦中爸爸的怀抱一样,她恋恋不舍地使劲儿靠在那胸堂前。小鼻子使劲在那怀里蹭着,嘴里发出喃喃的低语。
   陈晋南隐隐约约听得她叫着爸爸,不觉心里抽疼了一下,眼眸一禀。
   进到卧室,轻柔地把她放在床上,拿开裹着的西装,给她脱下帆布鞋和被撕破的衬衫,盖上了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上,发现她的两只手臂都有大块的青紫,估计是那男生抓住她时弄伤的;脖子的左侧有道划痕,渗出丝丝血迹,灯光下特别刺眼。
   魏伯看到了也倒抽了口冷气,忙去拿来药箱。
   陈晋南接过药箱对他说:“魏伯,您休息吧,我来照顾她。”便去卫生间洗了毛巾给她擦那哭花了的脸,然后拿出药膏给她脖子上和手腕上细细涂上了药。
   童童的手很小,以前林子叶给她买手套都要到儿童柜台买。陈晋南坐在床边拉起她的小手,轻轻地涂着药膏,小手在他宽厚的大掌里柔若无骨,他一点不敢用力,生怕稍一使劲就弄破了那吹弹可破的皮肤。
   “对不起。”用手撑在她的身侧,俯身把她额前的头发拨到她脑后,轻吻着她的额头。
   如果今天不是江佚凑巧路过,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不堪的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和林子叶交待,这孩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受到这种伤害!
   陈晋南双手紧握,骨节发白,眼神变得更加深邃。
   大约仍然是镇静剂的作用,童童在这温暖中不觉又昏睡了过去。
   陈晋南从书房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来到卧室,见童童正扭动着身体在地痛苦挣扎,额上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嘴里还在喃喃地喊着“妈妈,妈妈,......快来救救我!”
   陈晋南心知她做噩梦了,忙上前抱起她叫:“丫头!丫头!”
   童童睁开迷蒙的大眼睛,定睛一看是陈晋南,喊了声叔叔,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陈晋南侧身坐在床边,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低声哄着她道:“不怕,丫头不怕啊,叔叔在这里。”童童紧紧搂着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胸前,身体虚弱而且抖的厉害。
   他拥紧了她,大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抚触着,低声在她耳边说:“乖,丫头不怕,不怕啊,叔叔保证再也不会出这种事了。”
   童童往他胸前蹭了蹭,柔软的小身子紧紧偎在他的那宽阔而温暖的怀里。
   过了半晌,她抬起脸怯懦地说:“叔叔,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以为……”以为了半天,后面的话说不出口,眼泪又流了出来。
   陈晋南紧紧地把她头摁在胸前,轻叹:“不会的丫头,叔叔和你保证,再也不会了。”
   童童的小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清晰地听到了他有力的心跳,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在头顶上有规律的起伏着,不知名的香味儿混合着淡淡的烟草的郁香,让童童忽然觉得这就是爸爸的味道。她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宠爱,那是一个成年男性,像山一样的依靠的感觉,是和妈妈完全不同的,很踏实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