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版 dafaet.apk

第14章 灭世潮流

14、意志的修炼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坚持的少年也越来越少,最开始倒地的少年时那个小胖子,此时的他双腿已经开始抽搐,呼吸声更是像一部持续扇火的鼓风机。
   韩成过去一脚踢在小胖子腰间。大声说道“站起来,不要躺在地上,慢慢活动自己的双手双腿,你这样躺下去就是浪费了最重要的增力阶段,只有当身体疲劳度增加到极点,通过活血才能让自己有提升的可能,躺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其他正坐在地上的少年听到呼喝,都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甩腿甩手,慢慢适应已经麻木的身体。
   “扑通扑通”正在坚持的少年们听到韩成的呼喝,体力被压榨到极限都一个个相继摔倒,随后过了一会就又摇晃的站起来适应,场中央现在只剩韩成虎和韩风两人。
   韩成虎身体比韩风要强壮很多,但是此时他的情形比不比其他少年要好多少,脸上早已经没有了血色,只有脖子上的两根青筋随着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双脚虽然稳稳的扎根在地面,但是双腿的颤抖似乎更加剧烈了,坚持了一盏茶功夫,韩成虎倒下了,对于儿子的表现韩成很满意,作为他的儿子虽然平时没怎么少训练,但是能够生活在韩家村的村民哪一个又不对自己的儿子严加训练的,都是过来人,知道实力才是区分地位的唯一标准,所以训练上的苛刻并不比韩成差多少。
   此时,场地中央站立的只有韩风一人,虽然韩风此时脸上已无任何血色,但是与转世前肖文远的训练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肖文远之所以称为G市**第一人,不是他本领有多高强,而是他敢对自己狠,在那消失的一个月训练中,韩风真正感觉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甚至有时候韩风都在怀疑肖文远是不是想通过各种**的训练弄死自己。
   例如:拉磨,生活在农村的人都知道让一只驴子如何拉磨,就是将驴子的眼睛用黑布蒙上,然后将磨的一段套在驴的脖子上使劲转圈,后面不时有人抽上几鞭子,这样就能压榨驴的体能极限,周而复始的转动。很不幸韩风也遭受过这样的训练,在起初的一周内韩风就是这样被关在在黑屋子里,套着杆子不停的拉磨,再快要力竭时不时就会被抽上一鞭子,双腿走不动了不好意思,鞭子会来的更加凶猛,一鞭鞭抽的不留余地,第三天韩风就学会了如何均匀的使力,尽量减少身体转动的幅度,尽量的保存体力,到后来韩风都已经麻木了,有没有鞭子抽已经是次要的了,没有了监督,但习惯已经养成了,刻意的减少不必要的动作,尽最大限度的保存体力。韩风的执着也是让肖文远刮目相看,经过一个星期的拉磨,韩风连站立的方式都开始改变了,能够不用自己的力量站立,韩风总是贴着墙或是靠着来保持自己的体力。
   第二个星期韩风则是忍受了被人群殴,没错,不能还手的群殴,一群人将韩风堵在角落里,从不同方位击打,韩风顾得了这边股不了那边,一天下来往往要晕上三四次,即使晕了疼痛也照样刺激着韩风,在韩风昏厥期间,肖文远让人将韩风扔在一个装满药酒的大缸里,里面的药材都是肖文远亲自添加,这是属于肖文远自己的练体方式,韩风一醒就被拎出药缸继续新一轮的殴打,虽然不是要害部位,直到晚上韩风才一个人躺在光秃秃的平板床上独自****伤口,一道道淤痕遍布身体周围,只要轻触一下就会扯动整个身体,那种滋味,,,这第二个星期让韩风学会了如何挨打,如何尽最大限度让自己避免大幅度的伤害,学会了在打完之后能够自己跳进药缸。
   第三个星期就是厮杀,身为黑社会老大能没有一帮打手?答案就是第三个星期除了致命要害不能被击打之外,肖文远给打手下了死命令,那就是打,打到他不能动未知,当然你也可以反击,第一天韩风被打晕三次,三次跟死狗一样被拖进了药缸,第二天被打晕两次,但是第二天打手开始出现了伤亡,韩风不顾其他打手的群殴照死里将一个打手打至昏厥,而他的遭遇则是被其他人打晕,打的很惨很惨。第三天,韩风已经开始了他的报复大业,随着挨打次数的增加,韩风开始躲闪一些重拳,那些对其威胁小的轻拳则被忽略,第三天,三名打手倒地,而韩风则是清醒的站在墙角,其他打手们也被韩风的狠辣吓住了,没有群起攻之。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倒下的打手越来越多,直到第七天,韩风站着,打手们都倒下了。第三个星期韩风学会了厮杀。
   第四个星期第一天作为休整,恐怕是韩风这一个月难得放松的一天,韩风泡在药缸里仔细的回味了他度过的三个星期,他这才明白肖文远的苦心,没有体力没有力量,你只能挨打,没有实力面对人多的情况第一要务就是防止被打,怎么挨打也是一门学问,当你学会了挨打那你就有资本开始反击了,再打人之前首先要学会对自己狠,只有自己狠下心来才能对别人心狠,那些倒下的打手们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拳头大了其他东西看起来都是苍白无力的。第二天肖文远将韩风带到一个十五米见方的正方形围墙里,肖文远给了韩风一把匕首然后交代他说“这是你厮杀的最后一天,记着活着出来”。肖文远一离开围墙,就听的远处一阵狼嚎,韩风明白了,肖文远这是不给自己活路啊,只见围墙4个角落有铁管围着的地方开始打开,里面开始陆陆续续走出二十多只青眼狼,这些狼在这段时间都没有喂过食,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一看到韩风就开始团团围住韩风,狼群捕猎都是有配合的,几只狼负责吸引注意力,几只狼负责扑击,而其余狼则是绕着圈子等待机会,一有空挡就扑上去撕咬,这场战斗进行了整整一上午,等韩风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抓痕,咬痕,整个人都成了血人,而进入围墙收拾的打手刚进去就开始吐了,这哪里是原来的那块地啊,整个围墙周围都是血迹,而群狼没有一只狼是完整的,整个进入了一个屠宰场。
   剩下的几天韩风都在肖文远卧室度过,这几天肖文远向韩风传授了他的心得,如何刺杀一个人,如何控制自己的呼吸,如何隐藏自己,如何把握机会,肖文远都倾囊相授。换句话来讲,肖文远将韩风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当成了自己的传人。一些隐秘的搏击技巧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他。最后分别的时候肖文远叫韩风去金三角磨砺自己。如果说自己前世最感激谁,没有别人只有肖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