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来信

本来还计划着今天放假可以去玩一趟,去哪里都好,不去哪里也好。只要不上课就是快乐的基础。哪知早上班主任通知这个周补课,一切都算是泡汤了。只能看着学弟学妹们开开心享受一个纯粹的十月一假期。

于心木想吃点东西,可是被这样的变故弄得也没了心情,这样一个年级,这样一个生活状况,不想吃饭也是难得了。

看着背着书包回家的同学们,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也只能默默往自己该去的地方缓慢前行,好像自己慢一点就可以不接受一样。

“哎,于心木你的信!”牛小晓拿着一封信走了过来。

“啊?”于心木有点惊讶,赶紧接了过来。

“谁的啊?这都放学了,我在门卫那看到的就带回了!”牛小晓也是好奇。

“不知道,谢了啊!!”于心木看着清秀的字迹,倒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肯定是个女生!”牛小晓就是感觉,毕竟字迹那么漂亮。

“可能吧!”于心木大概也猜出了一个人来。

“这都放学了,下午又不上课,你打算干嘛?”

“能干啥,晚上还上课吗?”

“不知道!反正明天得上!”

“那………”于心木的鬼点子又冒出来了。

“你又准备干啥丰功伟绩的事?”牛小晓也是羡慕这样自由的人生状态。

“没有,老实待着就世界和平了!”于心木还是那么不着调的言词。

于心木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信封上清晰写着:

邮:艳川市林水县

林山中学

初三4班(原初二4班)

于心木(收)

于心木心里一暖,忽然猜到了一个人。

——————————————————————

-木:

算着时间,咱们已有多年不见了,是多年,不止是多日。

还好吧,老朋友!

我也是很无奈,你也不联系我,又不给我打电话,我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在茫茫人海找寻你的踪迹。是不是觉得有点意外啊?谁让你不给我打电话了?你也上初三了吧?我都不知道你在哪个班级,也许你都看不到这封信。

一个暑假过去了,一个学年也过去了。到来的初三学习生涯还习惯吗?以你的聪明才智完全可以应对吧!

你不是说抽时间来永吉一趟么?怎么就没了消息?我本来还准备去我小姨那玩几天的,一直等到开学了,你也没有来,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有几天我不在家,不知道是不是你没有联系上?)

我们这边学习有点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看起来都特别的认真,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可是在我看来,却不及你的聪明才智换来的成绩,果然脑子还是好东西啊!

哦,我最近申请了一部手机,你可以打到我的手机上了!(136*********)

我不擅长写信,这是我第一次写信,不知道说些什么!

见谅!!!!

———叶

06.9.24

——————————————————————

于心木嘴角划过一丝微笑,轻轻将信纸塞回了信封丢到了抽屉里。想了想又回过头把信封夹到了英语课本里,这样比较安妥一点。

“去哪?”宣洋刚吃过饭回到了教室。

“玩去啊!”于心木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这几天有点郁闷的情绪倒是慢慢退去了。

“玩啥?”宣洋明显是在引诱于心木去打乒乓球。

“随便转转!”于心木倒是无所谓。

“打两拍!”

“算了吧!人挺多的!”于心木心思里倒是计划着另一件事。

“唉,也是,等明天下午咱们好好较量一下!”

“不放假?”于心木故作疑惑的样子?

“放毛线,我们得补课!”

“不是十月一了么!”于心木还是意犹未尽的继续装傻。

“咱们得补课,到10月4号左右放去了!所以明天下午人能少一点!”

“哎,我都有点扛不住了,整天补课,上次就补了三个星期,刚开学啊,大哥!”

“这都是少的,到时候一个月才放一次!这次是因为中秋节也在国庆节里,所以才给我们放两天!”

“唉………”于心木也只是心情变好了,才多说了几句。

“放假回去不?”宣洋看于心木还没有离开的打算,就多扯几句。

“回啊,本来明天回的,好不容易放两天,回去过中秋!”

“你爸妈又没在屋,回去干啥?”

“我奶奶在啊,你不回?”于心木目光时不时的看着窗外,注意着周边的一切。

“回啊!”宣洋笑了笑。

“滚!”于心木忽然觉得自己被愚弄的很厉害,起身离开吴遂良的座位。

最近天气很好,难得的晴朗,就连太阳的余晖都格外的温暖。快到了秋天,难得还有这样的和煦的天气。每个人都尽可能用夏天的装扮来享受这即将逝去的热烈。

苏云也刚好来到教室,经过门口的时候,余光里倒是看到了于心木那久违的一抹欢笑。想要说点什么,还没等开口,两个人就已经擦肩而过。于心木倒是没有想到什么,脑子里不再是一片空白,也不再是一团阴霾。阔别已久的相识,还在平凡的日子里出现,这难道不是一份上天的恩赐吗?尽管是平淡无奇的样子,尽管是简单不过的朋友关系。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一份纯粹友谊还是挺让人期待的。

“哪去?”于心木准备去商店,却被后面的声音叫住了。

“商店!”于心木一听是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

“干啥?”陈枫也快几步赶了上来。

“不干啥!”于心木一时间有点茫然,随口就是一个敷衍。

“咋了?捡钱了?”陈枫也附和的挤出一丝笑容。

“哪有,怎么可能!”于心木更加的喜悦了。

“那你这是………”陈枫不由得想到了其他方面。

“咋了?”于心木很疑惑,都忘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意犹未尽的感觉,仿佛是吃了蜂蜜一样。

“你们是不是………”陈枫的表情里藏着一抹坏坏的笑意。

“谁?”于心木还是没有退去脸上的喜悦,更别说心里的激动。

“你说谁?”陈枫只是一个眼神,让于心木自己去体会去。

“谁?”于心木的智商明显不在线。

“还能有谁?我班上……”陈枫看到于心木这么愉快的情绪,也就更加笃定了。

“哦,没有的事,咋可能!”于心木这才慢慢的把脑子拉回来,脸上的情绪还是没有改变。

“谁信?你还是老实交代算了,啊!”陈枫觉得自己感觉是那么回事。

“交代个锤子!”于心木想恢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就是很难压抑内心的喜悦。

“你去商店干啥?”快到商店门口了,陈枫看了一眼旁边的乒乓球场地。

“打…酱油!”于心木一下子刹住了车,画风一变。

“打酱油?那你打酱油去,我打乒乓去啊!”陈枫直接去了乒乓球场地。

“好!”于心木仿佛一下子有点冷静了,缓缓得走向商店。

商店的人来人往,倒是十分热闹。于心木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总觉得这样的气氛不算什么好环境,更何况商店的电话正被一个女生霸占着。于心木叹了一口气还是选择了离开。毕竟一时的兴奋,慢慢还是会归于平静,不过内心的喜悦倒是没有一点变化。

“你来干啥?酱油呢?”陈枫一看于心木已经站在了一旁。

“没有!”于心木也只是微笑着掩饰什么,或许是尴尬,也许是内心的热烈。

“哈哈哈!”旁边的李硕也是被于心木无厘头的言词吸引了。

“你没回?”

“回锤子,明天才放假好不?哎,不对,咱们又不放?”于心木随口一句话竟然让李硕方寸大乱。

“哈哈哈!”于心木的目的达到了,自己知道那是一次娱乐的调侃,笑声里参杂着许多东西。

“打两拍?”李硕也不怎么计较,习惯了。

“你先上,先来后到么!”于心木心情很好,依然一副阳光的样子。

“我上去了,你可就没机会了!”

“没机会就没机会了,能咋?”于心木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可是心里却不服气,就你?

“小伙子,你是不是把我都给忘了?”陈枫也是玩味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李硕。

“就你?不够个!”李硕还是自信满满的样子。

“小伙子,你先上,一会儿就没你事了!”陈枫也不着急,看了一眼旁边的于心木。

“来,上!”一个同学败下阵来,腾出了机会。

“来!”李硕从胳肢窝拿出自己的球拍上场了。

“我去,你这……”陈磊一看这家伙还开外挂。

“咋了?”李硕笑了笑,撩了一下长长的刘海。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陈磊笑了笑,只能这样说到。

“嘿嘿………”李硕也是憨憨的笑了一下。

“你这拍子多钱买的!”陈枫也是有点想法。

“八十多!”李硕撩了撩头发,手上的动作随意的很。

“这么贵!”陈枫也是有点惊讶。

“你想干啥?”于心木也大概猜不陈枫的意图。

“过段时间买一个,到时候……嘿嘿………”陈枫现在就开始得瑟起来了!

“到时候给我捎一个!”陈磊也是跟着起哄。

“你怎么不自己去!”

“我又没时间去城里,到时候你给我捎回来就行,我把钱给你!”陈磊脸上挂着讨好的意思,手里的动作总感觉勉强。

陈磊的技术还是不及李硕的,尽管极力的想要争取一点主动权,可总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怎么样?”李硕没用多少时间就把陈磊打败了,一脸的得瑟。

“就是板子(球拍)好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陈磊也是很不服气。

“上么!”李硕看了一眼旁边的于心木跟陈枫。

“你来!”

“你来!”于心木也是推脱,自己的心思倒不是在这里。

“我上去,可就没你机会了!”

“少来!我这一关还没我过呢!”李硕听着就觉得不得劲。

“你就是个菜!”陈枫一只手插在兜里,随意的样子。

“你才是个菜!”李硕也一点都不退让,拿出了十二分的认真。

于心木脸上挂着笑容,眼神也跟着乒乓球的运动闪烁着光芒。难得看一次别人之间的较量,而且还是有点水准的。可是心思里的那一份热血还是掩盖不了,总想找一个机会溜出去,去完成一次难得的“重逢”,可是总是要不到借口,索性就踏实了下来。

陈枫开始的时候还很随性,可渐渐的发现眼前的这个对手居然有点能耐,赶紧把手从口袋掏出来,摆好架势迎接挑战。不得不说李硕也算是同一时期很有份量的选手,只是一个初二没怎么打,倒成了二流球员了。可昔日的那些技术加上岁月的磨练,让现在的他更加的厉害。陈枫就不同了,过去整整的一年时间都泡在乒乓球上面了,不像有些人去爬个山,游个泳之类的。他主要的娱乐项目就是乒乓球,也好研究。所以他现在的技术可是有点锋芒毕露的趋势。

“咋样?”陈枫左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右手用拍子扇着风。

“不咋样!”李硕显然有点不服气,扭扭捏捏的往下走,总有不舍。

“哈哈,小伙子,好好练啊!”陈枫也是得意的笑着。

“你等着!”李硕拿着拍子站到了一旁。

“来么小伙子,让我练练你!”陈枫真是兴头,看了一眼于心木。

“啊!”于心木也是看的很过瘾,连身子都退的远远的,怕影响两位大神的发挥。

“上么!给!”李硕顺手递过来自己的专用拍子。

“算了,这个!”于心木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拿起了陈磊手中的拍子。

“咋了?”陈枫也是很惊讶,于心木怎么不用李硕的拍子,他不是挺顺手的么?

“拿那个拍子把你赢了,你该有话说了,就这,我们都一样!”于心木也是好强,虽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于心木就想来一个公平的竞争。

“没事,你用那个没事!”陈枫自然也不会这样考虑。

“就这,明天把小艾的拍子拿来,咱们再换一种方式!”于心木想保持一切的平衡,尤其是起点。

“好,小伙子,行啊!!!”陈枫自然高看了一眼这个家伙,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我怕胜之不武!”于心木这是得瑟了一下,球却早就发动了。

“只要你能赢就行,能吗?”陈枫也是热血满满的小伙子,自然不服气。

“好了,较量一下,开始!”准备工作结束,开始的两个球都是练习,大家都心照不宣。

“好,接好!”陈枫也难得的开始认真起来了,因为于心木这个家伙可是很棘手的。

“呦呵,还会下旋球了!”于心木也是难得接一次这么高质量的发球。

“这个板子不行,不然把案子都给你旋个窟窿!”陈枫也是夸张了一点。

“好,明天给你找个好的,看你表演!”于心木嘴上随意的回复,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懈怠,就连脚步都更加积极变换。

“看着,这个!哎呦………”陈枫本来打算偷鸡一个,可是失误了。

“切!”于心木明显不屑,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是准备给你来个擦边球,居然失误了!”陈枫的确是这样的打算,因为杀球已经没有威力了,索性换一个方向。

“就你,还故意打擦边球?”于心木虽然口气这般,可是内心倒是觉得认可,这也是他一直的尝试项目。

“咋,不信啊,一会儿哥们给你打一个!”陈枫摆正身形,到他接球了。

“好,我看看!”于心木也没有发多么有威胁的球,随意的一拍。就是让陈枫发挥他的“绝技”。

“我去,你就不能好好发球?”陈枫感觉上当了一样。

“咋了?这不行?”于心木看回过来的球挺好的机会,做了一个假动作,然后削了一拍。

“哎呦喂……小伙子喜欢玩阴的……”陈枫赶紧跟上去。

“兵不厌诈么!”于心木自然知道这都是技术所致。

“你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墨迹……”陈磊有点看不下去了,毕竟两个人的球路都不具备攻击性。

“谁墨迹了?”陈枫也想杀球,可是就是没有机会,就算有机会也没有效果。

陈磊哪知道,于心木和陈枫控制局势的能力显著提升了不少,对机会的理解和把握都有了一定的认识。不再是以前那样的随意进攻,浪费体力跟机会。以前只要觉得可以进攻的球就杀,管它有没有高度,有没有线路。可这样一来,命中率就不行了,虽然对方也很难接住,可自己也容易失误。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是这样的情况。

“让他俩磨,慢慢来么!”李硕倒是看出来一些端倪,饶有兴致,准备上场尝试一下新理念。

“哎呦,真来了一个擦边!”于心木也是惊讶,陈枫这家伙尝试了好几拍终于成功了。

“怎么样?”陈枫一下子就膨胀了。

“能咋,1平,发球!”于心木打算来个偷袭,身子虽然没怎么动,可是脚步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陈枫把球发过来。

“哎呦,我去,你厉害!”陈枫被这突然而来的提杀惊讶到了,那可是下旋,而且刚出案的样子,那么低,那么短,还旋转………

“赶紧捡球去!”于心木恢复了懒散的样子,用拍子扇着风。

“好球!好球!”李硕用拍子拍着另一只手,很响亮。

“我去,没看出来啊,有两下子!”陈磊也是变相的夸赞一下。

“那是,还有呢!”于心木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来,你再来一个!”陈枫准备再尝试一下。

“我发球!”于心木没有搭理发过来的球,直接一把攥住。

“哎呀,你再抽(杀)一个么!”陈枫也是想看看,想尝试着去接。

“怎么可能,那可是绝技,不是随便能发挥出来的!”

“哦…………”陈枫也是肯定,就是用了用激将法的语气,让于心木就范。

“接好!”于心木可没有上当,这次倒是很认真的发球,毕竟场下还有观众。

“又换套路了,服了!”陈枫算是服了,这家伙居然又来偷袭。

“呵呵呵,谁让你不认真!”于心木得瑟了一下,可是没杀到案子上,丢分了。

“唉,你就这点水平。啧啧啧………”陈枫一堆嘲讽。

“还行,技术还行,就不厉害了!”陈磊也在一旁冷嘲热讽。

“就这……,让,我来!!”李硕一看于心木败下阵来,赶紧抢地盘,说着的同时就已经挪步到书桌跟前把陈磊挡在了一旁。

“轮到我了,有点纪律行不?”陈磊也是没脾气,只能野蛮的方式抢了起来。

“我就打一轮就走啊!”李硕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于心木摇了摇头,笑了笑,把拍子放在了一旁就准备抽身离开,显然他的心思不再这里。

“哪去?”陈枫一看于心木准备撤离战场,也没了兴致。

“不知道!”于心木玩味的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再来一轮,快点发球!!”李硕还是靠脸皮争取到了一点优势。

“行!!”陈枫一看只有这样了,索性就顺其自然。

于心木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脑子里想着什么?反正不是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空间,说不出压抑,也说不出欣喜,很平常的无所事事有一些雷同又区分外面部的情绪上。有点纠结,有点为难,又有点心思悸动。

“哪去,唉,撞树了………”

“………”于心木这才恍惚的回过神,避开了一棵树。

“想啥呢?”徐爱莎跟杜婉红刚好从教学楼往校外走去,刚好撞见荒神的于心木。

“想家!”于心木现在扯瞎话的能力与日俱增。

“切……”杜婉红本身就很不待见于心木这样口无遮拦的言词,习以为常的杠起来了。

“谁信?”徐爱莎还是补充一句。

“哈哈,本来就是么,我想到了家里还有彩色电视机!”

“彩色的吗?”

“恩,确实是五颜六色的!”于心木故作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很欠打。

“去哪啊?”徐爱莎也叉开这两个人的无厘头宣泄。

“去……街道,你们呢!”于心木也是思索了一秒钟。

“去她家吃饭!”徐爱莎挽了挽杜婉红的胳膊,两人手里倒是没有什么负担。

“好家伙,蹭饭啊?”于心木玩味的笑了一下。

“对啊,你去不?”

“谁让他去了?”杜婉红赶紧叉开徐爱莎的意思。

“我才不去呢,你家的饭不那么好吃?”于心木还是一副调皮的口气,带有捉弄,也带有占便宜那种口气。

“就是,就是………”徐爱莎也跟着起哄了。

“哎呀!!”杜婉红有点害羞了,很难得。

“不去,远死了!”

“没多远啊!一会儿就到了!”徐爱莎显然不是第一次去。

“真打算让我去啊?又不是你家?激动什么?”

“我家,你去吗?”

“你家在哪?”

“现在在城里!”徐爱莎倒是很热情,不是假客气。

“去还得坐车,花钱!成本太高!”于心木也是调皮。

“我给你报销!!”

“多钱?”

“十块,得十五!”

“来回!”于心木搭腔。

“那就三十!”

“光说不练假把式!”于心木也是话赶话。

“给。”徐爱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崭新二十元。

“不够啊!”于心木也是调皮起来。

“借我!”徐爱莎望向一旁一脸笑意的杜婉红,其实有时候听人说话也是挺有意思的。

“我只有十块,干嘛给他?”

“不给算了!”于心木本来就没打算接纳。

几个人一路随行,很快就来到了杜婉红存车的地方,杜婉红招了招手就去了主家户取车去了。

“干嘛?”

“管的着么?”杜婉红扭头瞪了一眼于心木。

“管不住,也管不住……”于心木继续调侃,自己也很奇怪,怎么就这么自然。

“你俩!!!”徐爱莎也是开心的笑着,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给,先拿着,到了城里,再给你报销回来的!”徐爱莎递过去那一张钞票。

“切,不够,还显摆啥!”于心木从来都不觉得穷是一种卑微。

“那我一会想办法再给你凑点,要不我捡个十块再给你!”

“你,省省吧!!”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没个正形。杜婉红也很快骑车过来了。

“走!”杜婉红示意徐爱莎坐上车。

“你会带人么?”于心木可是有点担心,更多有一点挖苦。

“你管得宽很啊!”

“你敢坐吗?”于心木玩味的看着徐爱莎。

“敢啊!”徐爱莎倒是无所顾忌。

“快点啊!”杜婉红有点着急了,语气是如此,可是动作并不快。

“借我十块,让这家伙听话!”

“听话?听什么话?”杜婉红有点疑惑。

“让他乖乖做客!”

“稀罕他干啥?”

“看他敢去不?”徐爱莎挑了挑眉毛,意思很明显。

“给!”杜婉红停下车,下来后,从口袋里透出一踏钞票。

“给!”徐爱莎接过来,递给了于心木。

“太旧了!”于心木顽皮的看着杜婉红。

“有就不错了,爱要不要!”

“不要!”

“敢去吗?”杜婉红用激将法。

“咋不敢,要不去你家,管饭吗?”于心木也是顺杆爬。

“不管!”

“那不去了!”

“我家管,管饱!”徐爱莎继续。

“哼………”于心木有点骑虎难下哦。

“不敢去,就认怂!”杜婉红也是言词抬杠。

“咋不敢去!!!拿来!就是太旧了,啧啧啧………”于心木也没辙了,只能当下如此委曲求全。

“记得还啊?”

“又还啊?”

“怎么叫又,看来没少欠啊?”杜婉红也是想起了很多过往。

“唉………”于心木有点尴尬,可也是玩笑的样子。

“走么!”杜婉红都推了好久了,有点赶时间的样子。

“走吧!”徐爱莎这才插上话。

“能行吗?”于心木语气不再调皮,倒是一种担心。

“没事!”

“小心点!!”于心木倒是生出一些顾虑。

“管那么多?”

“你那么………你能带的动么?”于心木也不在严谨,看了一眼徐爱莎,又看一眼杜婉红。

“滚!!”徐爱莎明白,可是也没有生气。

“慢点啊!!”于心木有点担心,看着杜婉红“启动车子”,然后徐爱莎斜坐在上面。

“拜拜!”

“拜……”于心木看着慢慢悠悠的人力车,的确是比走快一点。

“哎呦,别掐我啊,痒……”杜婉红被挠的有点害怕,她可最怕痒了。

“哎呦喂,怕什么?我又不是男孩子!”徐爱莎倒是调皮的很。

“你要是男孩子,我就跟你同归于尽了!”

“怎么同归于尽??”徐爱莎也是有点疑惑。

“看见前面的沟了吗?再挠我,就传窜下去了啊!!!”杜婉红笑得很痛苦的那种。

“来么,谁怕谁!!”徐爱莎也知道是玩笑。

“服了!!”杜婉红有点扛不住了,把自行车停了下来。

“咋了?”

“哎呀,我真的怕痒!”杜婉红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

“好好,不玩了,走吧!”徐爱莎也不再顽皮。

“这还差不多!!”杜婉红这才继续往家赶。

“那………要是刚才那个家伙呢?”徐爱莎故意没话找点八卦。

“谁?咋了?”杜婉红其实已经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故意搪塞。

“还给我装!!”徐爱莎趁机又开始了调皮。

”哎呀,哎呀,好了,不要闹了!!!”杜婉红赶紧求饶。

“那………还同归于尽不?”

“不!!”

“舍不得?”徐爱莎故意言词里煽动。

“什么舍不得?我干嘛跟他同归于尽啊,我得想办法弄死他!”

“哎呦,舍得吗?”

“有啥舍不得的??唉,你…………”杜婉红忽然意识到,这家伙在跟自己玩套路。

“哈哈!!”徐爱莎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于心木也不知道晃荡了多久才到了街道。按理说这个时间了,有些人应该是回家去了,可是总能看到一些意外的事情。

不经意间,看见江一舟正在跟几个“志同道合”的小年轻在一起吞云吐雾的那样子,不由得心思有了一点异动。

“你不是没钱了么?”一个黄毛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哥给了我点!”江一舟倒是还记得。

“你不是昨晚就花完了么?”另一个看起来很欠揍的小家伙插嘴了。

“那总得留点啊,不然你们抽什么烟,抽锤子啊?”江一舟也是一副很得瑟的表情。

“唉……走……”黄毛有点不耐烦了。

“等会么!!”江一舟发话了。

“等个锤子,人家可能都回去了,算了,走吧!!”黄毛一看这个时间了,估计佳人已经回家。

“走,唉………”江一舟还是有点失望,转过脸就起身。

于心木倒是慢悠悠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就是不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刚好为听见了一些对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摸了摸口袋,好尴尬啊。居然都已经空了,幸好刚才被救急了一回,不然就丢人了。

“唉…………”于心木也很无奈,自己的善举却办了这么一件糟粕的事。

刚好来到了桥上,下面潺潺溪流很是惬意。岸边却没见到附和这个场景的树木,真是浪费了这样的溪流,却,没有浪费这样的心情,很是对胃口,不痛不痒。

时间在一秒钟一秒钟的过去,流逝在这平凡的日子里。总是在人心留下一点东西,有人触动到那一份残忍的时光,以为是忧伤;有人体会到那一份温暖,认定是生活的美;有人感慨那是一项弄不明白的哲学问题,存有因果。

于心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觉得身边还是那个时间里的样子,周围虽然变了颜色,可还是那个季节,那个下午的时光。虽然天色里有点一点亮度变化,气温里好像有了点季节的调皮,可在他看来,没有关系,心里或许也是这样的状态。没有那悲观的情绪,也没有值得宣扬的开心,几个小时前的那点欣喜若狂现在倒是没有了热度,或许还有,可他现在并不急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万界最牛群主万界最牛群主梦回夕照|轻小说新书《从斗破开始做大佬》已发布。 穿越到斗气大陆,天宇深感画风不对。别人一穿都是各种炸天,我他么怎么就一个群?群就算了,里面还都是一帮坑货,动不动就找我帮忙。好吧,看在你们经常孝敬红包的份上,这个忙,我帮了!从此,我带着杨过引领世界潮流!我在顶上战争让世界明白和平的真谛!我让张小凡懂得正邪不两立纯属放屁,放狗屁!我手握轩辕剑,对着萧炎很严肃的说道:“我这一剑下去,你的异火很有可能会碎,真的,不骗你!” ps:老书《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已完结。 交流群:658542191,欢迎大家加入。
  • 你是我未婚妻你是我未婚妻寒溪之海|轻小说一个个连环阴谋,最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对于这样喜欢乘人之危挤进两人爱情的小三,女主又会怎样对待?最后的结局是虐还是甜?这么多问题还不够让你好奇?那看完我的书,肯定会让你完全好奇,快来快来,我等着你
  • 带着众歌姬闯荡二次元带着众歌姬闯荡二次元诺亚085|轻小说有着一个真心粉庇护的歌姬小队,从此实现了她们团名的称号。 歌姬:啊嘞!你问我们明明是歌姬为什么会这么能打!?因为我们是——战斗吧歌姬。
  • 穿越到日漫当主角穿越到日漫当主角不朽仙|轻小说你想当二次元主角吗,高中1年级的南宫圣,虽然不是什么重度宅男。但也会经常看,曾幻想着进入二次元的世界当男主角。然而某一天,上天给了他一个选择。让他进入二次元当男主角机会。。。
  • 飞行随笔飞行随笔流影星灯|轻小说如果一个人每天按部就班工作学习,单调的生活中看不到一点色彩,那么无疑这个人是可悲的。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我们努力发掘着生命的精彩。 或是清晨的第一束洒进房间的阳光,或是烟雨迷蒙中悠悠的车铃声,或是早晨包子铺腾腾的热气。我们总没有时间去改变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对上天说,求求你一天让我再多一个小时吧。 《飞行随笔》中,将以主人公的日记形式来推进剧情的发展。当一个人一天真的能拥有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的世界又将有这样的改变呢? 当时针与分针重合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穿越王者荣耀:千年之狐穿越王者荣耀:千年之狐古寻|轻小说一场车祸,穿越时空。 变成王者荣耀的千年之狐李白,征服神秘异世界? 拥有无敌的二技能,仗剑天下,教训那桀骜不驯的白龙吟,邂逅那清雅高贵的凤求凰,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国民老公。 魅力开挂,一路逍遥快活,好不做作的现实主义者,打倒白莲花,手撕圣母婊,得到真正的佳人倾慕——咦!不对!为什么那些美男也对他有点意思了?
  • 神奇宝贝之智爷神奇宝贝之智爷风听荷语|轻小说真的不会写什么简介啊!内容全在小说里了……
  • 万界最牛群主万界最牛群主梦回夕照|轻小说新书《从斗破开始做大佬》已发布。 穿越到斗气大陆,天宇深感画风不对。别人一穿都是各种炸天,我他么怎么就一个群?群就算了,里面还都是一帮坑货,动不动就找我帮忙。好吧,看在你们经常孝敬红包的份上,这个忙,我帮了!从此,我带着杨过引领世界潮流!我在顶上战争让世界明白和平的真谛!我让张小凡懂得正邪不两立纯属放屁,放狗屁!我手握轩辕剑,对着萧炎很严肃的说道:“我这一剑下去,你的异火很有可能会碎,真的,不骗你!” ps:老书《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已完结。 交流群:658542191,欢迎大家加入。
  • 坑货系统的日常坑货系统的日常寒江钓孤影|轻小说祁风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的这么早。 也没想过自己还能死而复生。 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山寨系统给缠上了! 这个坑货系统不仅山寨别人家的设定,还经常发布一些作死的任务 打又打不了,骂又骂不过,祁风表示很难受 问,被一个无赖系统给缠上了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 万界最牛群主万界最牛群主梦回夕照|轻小说新书《从斗破开始做大佬》已发布。 穿越到斗气大陆,天宇深感画风不对。别人一穿都是各种炸天,我他么怎么就一个群?群就算了,里面还都是一帮坑货,动不动就找我帮忙。好吧,看在你们经常孝敬红包的份上,这个忙,我帮了!从此,我带着杨过引领世界潮流!我在顶上战争让世界明白和平的真谛!我让张小凡懂得正邪不两立纯属放屁,放狗屁!我手握轩辕剑,对着萧炎很严肃的说道:“我这一剑下去,你的异火很有可能会碎,真的,不骗你!” ps:老书《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已完结。 交流群:658542191,欢迎大家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