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0章 156做出选择

“靠!那天杀的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不干人事被发现了,只知道躲起来!当初偷袭晗哥还敢当初晃荡的胆子去哪儿了!”

凌远东将重剑往地上一砸,也不管不远处主家的人也在寻找凌耀的踪迹,便这般大大咧咧地骂道。

然而这一次,恒南这边并没有人上来劝阻他这直白难听的言论。所有人都紧蹙着眉头,没有一个好脸色。

他们的同伴都被人杀死了。谁还有心情替“杀人凶手”遮遮掩掩。

这次这位主家大少爷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对凌非语动手,下次呢?

他们大多数人既没有凌非语洞虚境的实力,也没有凌非语那般和凌霖晗亲近的关系。别说打不打得过主家的人,将来莫名其妙被杀了,可能连个替他们主持公道的人都没有。

而相比于各怀忧虑的恒南其他人,凌霖晗的反应反而更让人捉摸不透。

他的表情看起来的确不悦,似乎也有焦虑和担忧……但又好像没有大家想象中那般愤怒。

面对凌远东的发泄,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反而俯下身来,捏起一把地上的焦土,自顾自地思考着什么。

战场的余烬无一不说明,这极为激烈的战斗。

如果换作自己,他恐怕要倾尽全力才能和对手打到这样激烈的程度。

可凤凰……凌非语……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除非……除非那根本不是“凌非语”,而是神龙学院潜伏在他身边的一个至少璞相境的高手。

如果说他刚听到“凌耀杀死凌非语”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几分凌耀不与自己商量、随便插手他家务事的怨愤和不解,现在便只剩下冷汗在背。

神龙学院究竟在他身边埋下了多少棋子?他身边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威胁?

而凌耀……现在又在哪里?

一边是分不清真面目的“自己人”,一边是和自己关系终于缓和却又忽然对自己出手的人“宿敌”。在凌家的纷争中,他又究竟应该信任谁?

凌远东没有得到凌霖晗的认可,大概心里也有几分不爽,又接着骂骂咧咧地说了凌耀不少坏话,几乎把凌耀骂成了上天入地头一等的大恶人。

而且他还骂得特别大声,似乎生怕主家那边的人听不见,非要气气那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主家人。

果不其然,主家那边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反驳道:

“现在人都没找着,谁知道到底是我们大少爷干了什么,还是你们的人犯了什么事啊。尽知道耍嘴皮子泼污人。”

凌远东一听这话,更是来劲,抄起那重剑就往那人所在的方向一挥,怒瞪道:

“怎么?昨晚他凌耀攻击凤凰瑞兽,你没看见?路上那些作证凌耀约了凌非语的人,你没看见?白松林周围布置的阵法暗桩,你没看见?这片战场上雷法痕迹和弥漫的死气,你没看见?!若不是他做的,他躲什么?啊?!还不是做贼心虚!”

那人心道,就这点证据,顶多怀疑他们大少爷,哪能断定呢?光靠一张嘴,他也能编出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版本啊。

可凌远东那凶戾噬人的架势,又让他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那些证词和战斗痕迹,倒也都是实打实存在的。

而且这种说不定的事情,辩是辩不出什么结果的。与其在这耍嘴皮子,日后被凌远东私下报复,还不如闭紧嘴巴,假装说不过人呢。

因此他也只是啐了一口,又默默地退回大部队里去了。

只是他这般作态,又让凌远东更加嚣张起来,挑唆着恒南这边的其他人也颇有些蠢蠢欲动的架势——现在主家没理讲,凌耀人还不在;相比之下,而他们的老大却在这现场。他们又能不能借此机会,在主家面前争一口气,好好落一把这些大老爷们的面子呢?

然而恒南这边,却也不是没有人注意到现场气氛的诡异。

“霖晗…小友,你……没事吧?”

大概是注意到了凌霖晗过长的沉默,尹若冰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忍和担忧,似乎真的是在照顾凌霖晗此刻的心情,极力委婉地说道:

“其实从此现场来看,非语小友他……说不定……”

“说不定还没有死。”

凌霖晗忽然直起身来,拍了拍巴掌上的土灰,只是那目光依旧停留在地上。

他的语气是如此坚定,让尹若冰方才在言辞中营造出来的那“凌霖晗正沉浸在兄弟被敌人迫害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悲痛中而失语,自己倍感关切”的语境,似乎根本只是她自己的臆想。

可是,他和凌非语的关系不是很好吗?就算后来他们之间出现了分歧和裂痕,以凌霖晗的性格,也不至于对对方的死无动于衷吧?

为什么凌霖晗表现得那么冷淡?甚至如此笃定凌非语“没有死”?

难道心魔对凌远东他们有影响,对凌霖晗却没有吗?还是说……他们已经暴露了?

饶是尹若冰,也有些绷不住脸上虚伪而精致的表情,露出了一丝慌乱。

但毕竟是紫仙阁的少阁主,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她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了宽慰之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你能振作起来就好。不管怎么说,现在耽误之急就是找到当事人的行踪,才能把事情问个明白。”

凌霖晗看了她一眼,终于点了点头:

“嗯。先支些人手,找到他们再说。”

看凌霖晗这态度,其他人也知道今天恐怕是闹不起来了——如果凌霖晗真的在意凌非语,就不会只是派点人去找了——这样一想,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犯嘀咕。

倒是凌远东这个粗枝大叶的,没听出来凌霖晗态度中的怪处,倒也能顺坡给自己找台阶下:

“哼!三天后就是约定之期,我倒要看看那家伙还敢不敢出现!若是他还敢来,晗哥你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咱们恒南是惹不起的!谁也别想犯了咱们不付出代价!”

“对!让他们主家瞧瞧咱们恒南的厉害!”

“也让那大少爷吃吃苦头!杀人就该偿命!”

“凌家就应该交给晗哥这样人品和实力兼顾的人!他凌耀算什么东西!”

这此起彼伏的声音虽然没有引起那边已经渐渐走远的主家队伍的注意,却一声高过一声地贯入凌霖晗的耳中。

凌霖晗捏了捏拳头。

他总是在纠结选择谁,选择做什么。可事到如今,他又真的有的选吗?

最后,他只是这样应着:

“……嗯。”

似乎在劝服自己,他又低低地补充道:

“当然。”

……恒南和主家的两支队伍在周围地界搜寻了一日,依旧没有任何新的线索。

而两个当事人,也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似乎除了人们的记忆和战斗的遗迹,再没有东西证明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发生的不正常。但所有人……表现得都格外正常。他们依旧欢声笑语,依旧侃天侃地,依旧等待着期盼着,“五年之战”的到来。

除了主家的暗巷里,那些已经悄然开启的,诸如“凌非语究竟死没死”、“凌家大少爷是否会如约出现在擂台上”等等的赌盘。

而就在这一天,身为五年之战当事人之一的凌霖晗,却收到了不同寻常的邀约。

“晗哥不能去!这根本是那老贼的鸿门宴!去不得!”

=等补。会补到3000-4000上下=

我大概是中了什么魔咒,每次打算写更新的当天都要出点什么幺蛾子。比如今天……早上醒的太早,现在困得跟狗一样,写不动了T_T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高达模型对战之逆时空高达降临高达模型对战之逆时空高达降临灼华慕天|轻小说去敢达模型店买东西的修炎武,一次机缘巧合买部敢达模型时,从货架上掉落的盒子,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一架敢达模型。。。。
  • 我真的没那些身份啊我真的没那些身份啊这辈子没妹妹|轻小说穿越后赠送了个聊天群,可是这群里显示的那一大堆身份是什么鬼啊!
  • 动漫世界真混乱动漫世界真混乱肉不好吃啊|轻小说性转成女性飞到了火影世界,却乱入了其他动漫世界
  • 试图慎重的DND冒险者试图慎重的DND冒险者地狱狂战者|轻小说这只是一个智商不够,试图慎重苟下来,但是又经常莽的DND冒险者,这是一个在无限的冒险世界之中,作为一个DND冒险者的故事,他可能扮演的是一个自己想的角色,也有可能他已经成为了那个角色,可能有些压抑,可能有些欢乐,但是这却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目前世界:哥布林杀手(完结),魔改版犬夜叉混合滑头鬼(即将完结),魔改版剑风传奇混合中古战锤(即将开始) 还有催更用的群852837465
  • 堕落的魔术师堕落的魔术师无悔次元|轻小说「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解放。 我将愿望做成了空壳,永远也忘不了的那一天。 我毁灭了世界,又创造了世界,但我却依旧将它做成了空壳。」 恶魔高校DXD——噬血狂袭——魔法使之夜——fatezero(进行中)
  • 命运:逆转未来命运:逆转未来张三张史安|轻小说在一次对外的演讲中,杨歌说出了他压在心底里的真实想法。 拯救这个世界,成为大多数人崇拜的英雄是他人生中漫长痛苦的开始。 为什么他这种人都能成为团队的核心? 为什么那些足以匹敌神灵的女孩子们心甘情愿的加入他的队伍,默默地在背后支持着他? 为什么他还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这些危机就被他和同伴们一起解决了? 他永远不会告诉大家,他如何一次次的改变未来,才拯救了这些少女们的命运。
  • 浮土绘卷浮土绘卷生活盖浇|轻小说地球成精了。 - - -书友群【天漫146328164】
  • 你身体里的荷尔蒙你身体里的荷尔蒙圣井|轻小说根据《偶然发现的一天》get了金路云的颜值,其中穿插了《喜欢的话请响铃》男主宋江,喜欢的话多多关注哦
  • 让世界的现实变为数据让世界的现实变为数据苏远明|轻小说突如其来的宇宙脉冲,让整颗星球发生了变化,人们纷纷觉醒自己的能力,而苏据的能力,则叫做数据现实
  • 从一拳开始的诸天之旅从一拳开始的诸天之旅暖暖草果|轻小说“我是陈夜……然后呢?!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当陈夜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时,他是拒绝的。 自己的名字,性别,生活细节和常识,陈夜都记得,除了关于自己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身处的世界与记忆中的世界有所不同……即便获得了强大的力量,缺少自身记忆也令陈夜感到沮丧。 这时,一颗软质小球砸晕了他。 【检测到当前位面:一拳超人位面】 【发布任务中……】 陈夜开始了他寻找自我,穿越诸天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