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edf一壹发

第4538章 杀人的舞蹈

慕容熠尘怔住,久久不语,面具下的脸容渐渐浮现一抹沉痛,“馨儿她早在八年前已经去了!”
  他说的极为平静,这一刻,他终于认清事实,逝去的将不再回来,而珍惜眼才是最重要!
  “去了?可那日大婚……”楚姒清不明所以,打破沙锅问到底。
  “是梅儿,她为了阻止我娶你,扮作馨儿,而我当时脑子里乱极了,没有辨出真假!”慕容熠尘每每忆起那日做的错事,都无法原谅自己。
  “可如果是真的呢?她真的回来了呢?”楚姒清问话的同时,一种深深的不安蔓延开来。
  “馨儿八年前为了救我而死,她再都不会回来了!”慕容熠尘黑眸蕴着无尽的苍凉,沙哑道,“清儿,就如同你放下阿洛,而我亦是放下了馨儿!”
  他执起她的手,贴在他炙热的胸膛之上,那只因她而跳动的心房。
  “尘……”楚姒清轻唤着,一颗心顿时五味杂陈,欣喜,难过,彷徨,迷茫交织着。
  慕容熠尘将她轻轻拥住,怅然低语,“清儿,我这辈子只有你了,也只要你,那么你呢?”一字一句,发自肺腑的话。
  楚姒清心口一撞,差点就陷入他布下的柔情里,她茫然地睁着明眸,支支吾吾,“我……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即使夏馨梅对她造不成威胁,但依然没有信心再去爱他!
  那种痛彻心扉的痛,她没有骨气,不愿去沾染了!
  “清儿,究竟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那日犯下的错?”慕容熠尘松开她温软的身子,黑眸紧紧绞着她无措的小脸。
  “我……”楚姒清陷入两难,不愿作答,垂眸不敢去直视他灼热的瞳孔。
  而此时,铁门哗啦一声打开,玉长老盛气凌人地站在门口,“来人,将他们带出来!”
  自地牢出来后,整整三日,楚姒清再都没见过慕容熠尘,她得到一件厚衣服,被玉长老安排做了幽冥宫的宫女,没日没夜地忙活。
  后来,她才知道,幽冥之境是没有白日的,终年处于暗黑,而里面居住的人个个法术高深,她想逃离,难比登天。
  日子过了数十天,玉长老命令宫人将大殿每个角落挂满喜气的红绸、红灯笼。
  一种莫名的不安萦上心头,楚姒清清扫完院落,打算问个清楚,她拉住玉长老道,“是宫主回来了吗?”
  “恩!宫主和慕容公子明日举行大婚。”玉长老缓缓道出那可怕的真相,眯眼打量眼前愈发消瘦,丑陋的女子。
  “大婚!”楚姒清心尖一颤,踉跄着几步才站稳身子。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说要带她逃离幽冥之境吗?反悔了吗?
  “你呢,安安分分留在这里,做好自己的本分,宫主或许会给你一条活路的!至于你的男人,往后就别妄想了!”玉长老看似宽慰的话,却字字透着嘲弄的意味。
  “不!他们不能成婚。”楚姒清愤然反斥,手中的扫帚被生生折成两段。
  “慕容公子不娶天下最美的宫主,难道娶你这个丑八怪?”玉长老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疾不徐地将一面铜镜递过去。
  楚姒清望向镜子中的自己,整个人瞬时呆住:那是怎样一张丑陋的脸?颧骨凸起,双眼下陷且没有一丝光泽,左边那暗红的胎记面积扩大至整张脸,唇瓣干涸,泛着青紫色,而一头乌黑的青丝变成了银白色,被风吹过,不断脱落,缠绕着那张枯槁惊悚的脸。
  “不!”楚姒清震得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她深深喘息,惊恐地瞪大眼睛,颤抖着双手狠狠摔破铜镜,“为什么要毁了我的脸?”
  “为了让你看清男人的真心啊!”玉长老说的高深莫测,水袖一甩,那碎裂的铜镜竟片片融合,恢复原由的样子。
  楚姒清捂住脸,将头埋在膝盖里,痛苦地拧眉,“我不明白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等过了明日,你自会懂,天下男人皆薄幸,他根本不值得你付出那么多!”玉长老弯唇笑道,紫色的眸子掠过一丝不屑。
  第二日,幽冥之境锣鼓喧天,姹紫嫣红的花朵齐齐盛开,散发着醉人的馨香。
  楚姒清用紫色纱巾蒙面,用白布裹住头,同一众侍女静候在雅致的新房里。
  礼毕后的一对新人牵着红绸,相携来到房内,楚姒清端莲子、百合的双手不禁微颤,鼓起勇气,抬眸望向来人。
  彼时的慕容熠尘一身大红喜袍,身形颀长挺拔,银制面具也抵挡不住他原本卓尔不群的气度。
  而玉长老口中的宫主——云倾舞,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
  这女子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尘!今日的你真迷人!”云倾舞柔柔地唤着,一颦一笑媚到骨子里。
  “馨儿!”慕容熠尘黑眸好似被蒙上一层妖邪的雾气,极为痴恋地将女子揉进怀里。
  “尘,别急,接下来让我好好服侍你!”云倾舞笑的魅惑众生,她丁香小舌舔了舔艳艳红唇,主动扯落衣带,如雪的肌肤在烛火下泛着旖旎的光泽。
  慕容熠尘急不可耐地凑上前,凑上她白皙的玉颈,“馨儿……你真美!我的馨儿……我爱你……”
  楚姒清怔怔地望着眼前一幕,总算明白玉长老话中的含义,原来,即便被蒙了心智,他爱的终究是夏馨梅!
  冷,彻骨的冷蔓延至四肢百骸,痛,锥心的痛寸寸刻入骨髓,她脑子里一阵空白,睁大明眸将眼前的一切深深刻入心底。
  云倾舞的媚术炉火纯青,顷刻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尘,你爱谁?告诉我!是夏馨梅,还是我?”
  “云儿,我只爱你。”慕容熠尘深情地呢喃着,将女子拦腰抱起,而后放置在鸾凤大床上。
  “爱我吧,尘!”云倾舞唇角牵起妖邪的弧度,一双潋滟凤眸流转着奇异的光,她素白纤细的手,渐渐冒出黑色的利爪。
  楚姒清一颤,吓得脸色惨白,她破口大喊,“尘!危险!危险!”奈何,她喊破了喉咙,男人却置若罔闻,沉溺在美色里不能自拔。
  “楚姒清,看到了吗?这便是男人的本性!”云倾舞笑了,笑的讥讽连连。
  楚姒清焦虑万分,她几步冲上前,却怎么也靠不近鸾凤大床,哪怕他不爱她,可她也不要亲眼看着他死!决不!
  谁能告诉她,该如何救他!
  云倾舞主动扯下肚兜,美丽而妖娆的胴.体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男人面前,使得他眸底越发晦暗一分。
  “清(馨),我要你!”慕容熠尘低喘着,陷入极.致的情.欲里,竟不知危险将近。
  云倾舞慢条斯理地扭动娇躯,任男人索取,而她的双手渐渐游向男人心口处,“楚姒清,你看着,男人的心是什么颜色?”
  “不,我不要看,你放过他,求你,求你放过她!”楚姒清眼泪汹涌而出,低声下气地哀求着,“他不是,他爱我,他爱的是我!不是夏馨梅,更不是你!他的心,是世间最纯净的!最纯净的!”
  “傻丫头!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别哭,马上就见分晓了。”云倾舞凤眸掠过一抹寒光,将纤长的利爪狠狠插.入男人胸膛处。
  然,慕容熠尘眸底瞬间一片清明,他反被动为主动,单手钳住女子的尖锐的利爪,飞快拔下她头上的金簪,快,准,狠地插|进她心口处,瞬时,黑色的污血汩汩而出,整个大殿地动山摇,宫人门惊恐地四处逃窜。
  楚姒清怔怔地凝着他,不可置信道,“尘,你没有被她蛊惑心智对不对?”一颗心大起大落。
  “你觉得我会斗不过一个妖孽?或者你不信我的定力?”慕容熠尘揶揄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拉住她的小手飞快冲出大殿。
  两人一路狂奔中,整个幽冥之境在他们身后坍塌。
  最后一瞬,他们十指交错,果断跳入深潭中,而传说中的幽冥之境毁于一旦,摧毁的原因是——世间一对璧人最刻骨铭心的爱。
  从潭底游出,两人齐齐累的躺倒在地上。
  彼时,西郊山涧阳光普照,翠鸟缠绵,花香四溢,一副人间美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