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8章 傀儡师12

舒影沉默的看着南召小皇子。

“我知道你喜欢白辞哥哥,不过没关系,我知道白辞哥哥有很多人喜欢。”南召小皇子说的很大度。

“白辞哥哥那么好的人,风华绝代,可惜了这世间万千景色都看不到,舒公子觉得惋惜吗?”

“舒公子也想让白辞恢复吧,能看到光明,也能看到舒公子。”

小傀儡是希望的。

他因为白辞生,为了白辞死。

马车停在皇宫外。

舒影下了马车。

身后是漫长的宫道,月色,昏暗,那人,执灯,朝他伸出了手。

“回来了。”

帝王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舒影想。

“嗯。”舒影扬唇。

“朕拉着你,天色暗,你爬在这里了,朕可丢不起人。”

帝王拉过舒影的手,还不忘解释。

风吹的有些冷。

帝王不太高兴,因为舒影要跟着南召小皇子去玩。

“南召那地方阴冷潮湿,遍地虫子,朕灭了他们都嫌麻烦,那南召小皇子喜欢白辞,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

帝王嘴毒起来无人可比。

“宁王看得上他吗?虽然眼睛瞎了,又不是傻了。”

说完帝王又反口道。

“朕到乐得见他眼瞎看上南召小皇子。”

舒影想起南召小皇子说的话。

南召有一物,可以让白辞恢复光明。

南召擅养蛊。

在南召有一蛊池,里面养了万千的蛊虫,它们是毒也是药。

蛊池里有一蛊,可使白辞恢复光明。

可是没人能取到。

一入蛊池,限制内力,功法,常人根本进不去,至今为止,也没有人能从里面活着出来。

所以那个地方无人看管,也没有人敢进去。

“舒公子,可愿一试?”

舒影就知道了。

南召小皇子想要他去死。

这理由偏生诱人的很。

让舒影,心甘情愿去死。

没人比小傀儡更合适了,他不是常人。

“想什么呢?”帝王拽了拽少年的头发。

少年回头,看着帝王,凝了凝眉。

“看什么?”

“皇上今天是不是没洗脸?”

“朕洗了。”帝王恼怒。

“皇上,眼角……”舒影语气略微嫌弃。

帝王“……”

帝王炸了。

恼羞成怒了。

“朕就是洗了。”

用帕子擦了,帝王嫌弃极了,耻辱,极了。

“嗯,皇上洗了。”

少年一副我顺着你的表情。

帝王“朕真的洗了。”

“我相信皇上。”

这语气是真的相信吗?

天气甚好的时候,南召小皇子提出要去狩猎。

“主人,我感觉他不怀好意。”099愁。

“嗯。”舒影应了一声。

“他上次怂恿你去南召的蛊池,我看了,那地方活人进去根本出不来,恐怖是里面那些虫子。”

“你不也是虫子吗?”舒影道。

“才不,我是龙,真的龙。”099辩解,他只是受到了限制,怎么就是虫子了。

“噢。”语气嫌弃。

暂且不提蛊池。

舒影知道南召小皇子不可能轻易收手。

所以这次狩猎……

少年换了一身猎装,精炼简单。

跟随帝王抵达狩猎场。

“会骑马吗?”

“会。”难得出来,舒影很久没有骑过马了。

帝王亲自挑选了一匹温顺的马给舒影。

“小心些。”

“嗯。”舒影点头。

“主人,猎场里布置了陷阱和杀手。”099道。

“南召小皇子这是要你死啊。”

“他怕我不去。”舒影神色平静。

舒影抬眼看去,那南召小皇子向舒影招了招手,笑的灿烂。

就在大家都准备骑马进入的时候,一身白袍的男人,骑马而来。

南召小皇子第一个变了脸色。

是宁王白辞。

谁想到他会来,以往这种活动白辞都不会出现。

舒影也诧异了一下。

宁王朝帝王行了礼。

“皇弟今日怎么来了?”帝王笑意不明。

“整日无事,今日出来活动活动。”白辞道。

他看不到,所以前面有牵马的人。

舒影听到四周有小声的议论。

“宁王怎么来了?他来不是丢脸吗?”

“这看不到怎么狩猎?到时候别伤了自己,丢了我大燕国的脸面。”

舒影知道白辞能听到。

那男人眼睛瞎了,听力却更好了。

南召小皇子没想到白辞会来。

难道他知道他的布置?

不可能,就算是知道,他为什么要管?他以前从来不管这些事情?

难不成是为了舒影。

南召小皇子紧紧的看着白辞。

不,没有,从头到尾,他神色淡淡,和舒影没有任何交流。

可南召小皇子更知道,他在骗自己。

一队人马进了猎场。

这里的山脉都是皇家所有,里面的猎物大都是皇家饲养,到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跟着我。”帝王叮嘱舒影。

“嗯。”

帝王回头,见白辞也在,脸色有些难看。

“皇弟怎么也在?”

“臣不知道去哪里,所以就跟着皇上。”这理由。

白辞面色不改。

帝王一脸嫌弃。

他和舒影之间需要白辞吗?

多余的人不应该走远点吗?

舒影想南召小皇子也没猜到白辞在吧,所以那些杀手出现的时候明显有些束缚,想来是后来南召小皇子特意提醒了。

有了束缚的杀手就没什么可怕了。

“别怕。”帝王拔出剑,安抚了舒影,显然……很高兴。

帝王最喜欢这种杀手了,背地人不敢明着来,帝王杀了就杀了。

还不用负责。

白辞始终冷冷清清的坐在马上。

杀手根本不算什么,无数的飞虫席卷而来。

南召小皇子就是个疯子。

暴露了自己也要舒影去死。

杀手飞虫,明显攻击的重点就是舒影。

白辞凝眉取出折扇。

帝王挥剑挡在舒影前面。

“真恶心。”帝王嫌弃的很。

飞虫速度极快,划破了帝王的衣袖。

帝王拉着舒影,避开飞虫。

鲜血染红了帝王衣袖。

帝王回头对着舒影笑笑。

下一刻,帝王吐了一口。

鲜血溅在舒影的脸上。

舒影懵了。

“飞虫有毒?”

099也不知道。

“不,飞虫毒性不大,南召小皇子没那么大本事控制毒虫,这飞虫不足以让帝王受伤如此之重。”

这才是疑点。

帝王明显支撑不住。

舒影看向白辞。

男人始终很冷静。

在帝王倒下的时候,折扇打开。

白辞的母族,是南召。

“阿影,过来。”

一如往日,白辞永远的云淡风轻,冷漠平静的让人恐怖。

他也永远自信,觉得他的傀儡,会走向他。

——

入v通知

去年七月开的文,我竟然写了现在╮(??ω??)╭无奈,以前的书全部被封,筹备的剧情全部打乱,舒影这本也开的仓促,不过现在算是完善了(*^ω^*)

很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可爱,浮生才能一直坚持写下去。

明日丞相就要入v了。

入v当日,万字降落。

感谢有你,一路前行。

最后……

喜欢的亲求支持啊!!!【我让臣相大人买身给你吧!】(???????)?*。偷笑!

(≧ω≦)/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慕峤慕峤要吃奶黄包|纯爱苏慕:“没人嫌你烦吗?” 江峤:“他们不敢。来,亲一个嘛。” 世界盛大,黑暗仍藏匿在光明看不见的角落,但,渺小的我们只能不断前进。 你好,今日份的小甜饼请签收~ 刑侦大队队长江峤×心理学专家苏慕
  • 赤疗医仙赤疗医仙康鱼子.|纯爱沉迷于游戏的富二代于道,竟穿越到了游戏世界里,他所梦寐以求的世界竟成了现实。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
  • 慕峤慕峤要吃奶黄包|纯爱苏慕:“没人嫌你烦吗?” 江峤:“他们不敢。来,亲一个嘛。” 世界盛大,黑暗仍藏匿在光明看不见的角落,但,渺小的我们只能不断前进。 你好,今日份的小甜饼请签收~ 刑侦大队队长江峤×心理学专家苏慕
  • 公子有妖气啊公子有妖气啊桃桃千万枝|纯爱“我们都一样,你爱的那个谁又是谁?” “你自己才是你的第一位,何时又轮到过我?又何必问我:爱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