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DIY 九游会旗舰厅

第4710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

陈皓月这下子呆了,他原本对姜姬就有好感,此时此刻姜姬的乖巧和顺从让陈皓月突然心火上涌,用力的吞了吞口水后,心火猛然间蜕变成欲火,竟一下子张开怀抱将姜姬搂入自己怀中亲吻起来。
  遭到突然袭击的姜姬惊了一下后便顺从的迎合起来,这让陈皓月能够放心大胆的贪婪的品赏着姜姬柔软的嘴唇和细滑的香舌。
  两人情不自禁,正准备有所进一步的动作之时,陈皓月的脑海中突然炸响了陈万濠愤怒的声音。
  “臭小子,你在干什么!家族的兴衰未定,自己的家仇未报,怎可在此时此地纠缠于儿女私情!”
  陈万濠的声音便如一记惊雷,把全身心都投入到与姜姬亲吻之中的陈皓月给吓了一跳,他急忙一把推开已经衣衫凌乱眉目含情的姜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小家伙站在不远处好奇的打量着两人的举动,它是看不懂了,而且它更加的看不懂为何陈皓月会突然坐在地上喘起粗气来,似乎很累的样子。
  正沉浸在其中的姜姬被突然推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然后紧接着转变成无奈和悔恨相互交织的复杂笑容,她用那万年不变的轻声细语对陈皓月说:“怎么?你后悔了?害怕天下道宗会找你的麻烦?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权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是生是死不需要你管!”
  “不,不是这样的!”
  陈皓月一把搂住姜姬的肩膀,直视着姜姬的眼睛说:“天下道宗算个狗屁,我是深渊魂宗的人,我爷爷是灭道术宗的人,这两个宗派都是四大宗派之一,比宗派实力他天下道宗就差了一截,虽然我在宗门内的地位很低,只是小师弟,但我的师尊却是能让几位殿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的爷爷能让灭道术宗的几位长老恭恭敬敬,虽然我当不了宗门的宗主,但我背后的势力也不差,我会害怕他刘涛?会害怕他天下道宗?真是笑话!”
  听到陈皓月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心情顿时好了不少,面色稍缓的问:“那为何刚才你会那样子?”
  姜姬的话让陈皓月起伏不定的心情突然之间平静了下来,脑海中闪过鹤青阳的身影,紧接着便是陈万濠是影子,这两个人的影子在陈皓月的脑海中不停的翻滚出现。
  “我...唉,姜姬,你说你是孤儿,从小就没有亲人,对吧?”陈皓月依稀记得姜姬提起过她自己的身世。
  姜姬点头,没有说话。
  “那你一定无法理解亲眼看着姐姐被自己最崇拜的人杀死,抱着姐姐遗体时的那种仇恨。你也一定无法体会当整个家族的兴衰重任全部落到我一个人身上时的那种责任。你知道吗,一旦我空闲下来时,满脑袋想着的便是这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占据了我心里的每一寸地方。姜姬,不是我不肯接受你,而是因为......姜姬,你......”
  陈皓月这些话说得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可此时此刻他的眼神波动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可陈皓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姜姬猛的一下子挣脱陈皓月搂住自己肩膀的手,用力的抱紧陈皓月,如火的双唇主动迎合上陈皓月,激吻片刻后姜姬将脑袋后移少许,深情的看着陈皓月:“我会跟你在一起的,与你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无论是报仇还是振兴家族,我都与你一起面对!”
  “你知道我的仇家是谁吗?”陈皓月看着姜姬精致的面孔,语气平静的问道。
  “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离开你,相信我,当你在与你仇家战斗的时候,我能在背后给予你支持!”姜姬一点也不在乎陈皓月口中的仇家是谁,女孩子的感性永远大于理性,在她的眼中,只有陈皓月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决定接受他,就得接受他的一切。
  陈皓月看着姜姬的眼睛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他在犹豫,首先是自己已经占了姜姬的便宜,陈母从小便教导陈皓月要做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仅此一点陈皓月已经不太可能抛下姜姬。其次姜姬是心坤修,战斗时心坤修的作用陈皓月是亲身体会过的,那绝对是事半功倍而且无可替代。
  但是陈万濠的话历历在耳,这是造成陈皓月犹豫不决的最关键因素,从陈皓月自己的内心而言,其实他已经接受了姜姬。
  失去姐姐,远离母亲的陈皓月急需一名女性来填充他寂寞的内心,姜姬便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小丫头是个孤儿,听起来倒是背景清白,而且又是心坤修,对你的帮助会很大。只要你能做到不松懈你的修炼,那么至于你的感情问题......你自己看着办吧!”陈万濠的声音再次在陈皓月的脑海中响起。
  陈皓月等的便是这句话,陈万濠毕竟是陈家的老祖宗,家族观念强烈的陈皓月是万万不可能违背陈万濠意思的。
  但陈皓月没有注意到,以往一直只能在陈皓月梦中出现的陈万濠这一次竟然能够与陈皓月进行直接的魂魄交流了!
  此时的陈皓月正被陈万濠的‘善解人意’感动得一塌糊涂,正在心中一个劲的感谢陈万濠。
  几个呼吸后,陈皓月二话不说的吻上姜姬。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陈皓月的这个举动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问题,冰雪聪明的姜姬根本无需傻乎乎的开口询问,只需要热情似火的回应便可以了!
  “唉,在白玉戒指里被关了太久,让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记住,要是你的修炼不够刻苦的话,我随时会反对你跟她在一起的。”陈万濠除了反对还能怎么样?但他知道陈皓月是一定会听自己话的,因为他知道陈皓月是个对家族非常忠心的人,不然也不会常常来祖祠打扫清洁了。
  陈皓月反对陈家现任家主陈天华是一回事,但这并不影响陈万濠对陈皓月的高度评价!
  “是的,我会努力。为了姐姐,我也不会放松修炼!”在心中回应着陈万濠,陈皓月松开姜姬,让小家伙带路寻找能够出去的地方。
  而小家伙带的路也正好是向前走,陈皓月和姜姬则踏在黑云上紧紧的跟在小家伙身后。
  一个时辰后,前方突然开口起来,陈皓月能够清楚的看见一座水潭,水潭里的水是黑色的,正源源不断的向外扩散出浓郁的魂气,周围没有任何生命,依然的死寂一片。
  甚至连一个魂魄体也没有发现。
  “我们到哪里来了?好强烈的魂气侵蚀,我感觉有些不舒服!”站在陈皓月身后紧紧抱着陈皓月的姜姬面色苍白的飞快对着自己打出几个法术,几眨眼之后,姜姬苍白的脸庞才得以缓解,重新恢复了血色。
  姜姬使用的灯火球还不及一根火把,照亮的区域连一丈都不足,自然是看不见远处的水潭。
  但这难不住陈皓月,而小家伙更是不在话下!
  “前面大约十丈远的地方有一处水潭,水潭里的水是黑色的,正在向外散发着魂气,魂气很浓郁,我估计整个悬崖底部的魂气就是从这个水潭里发出来的。”陈皓月一边说一边控制着黑云托着二人缓缓朝着水潭飘去。
  陈皓月转头关切的打量着姜姬的脸色:“没问题了吗?”
  “嗯,没有问题了,别忘记我可是极限灵眛体,像护魂术这类大坤师之境才能修炼的法术,我现在就能使用了。”姜姬非常骄傲自己的极限灵眛体,若非自己的护魂术,之前与刘涛等人一起前往古修安息地的时候,刘涛他们就得统统被古修安息地的强烈腐蚀性魂气给弄得魂飞魄散。
  “原来这招叫做护魂术啊,那能够挡下攻击,然后法术失效还会碎裂的那个法术叫什么名字啊?”陈皓月对那个法术特别感兴趣,现在终于有机会询问了。
  姜姬宛然一笑:“那个法术叫做护体术,与护魂术同根同源,只是护体术是保护实体而护魂术则是保护魂魄!”
  “那以后......”
  陈皓月话未说完,小家伙突然插嘴道:“大哥,你快来看这里有块石碑!”
  “果然有块石碑!”
  来到小家伙所说的地方,陈皓月收起黑云,与姜姬站在岩石地面上打着着石碑。
  石碑坐落于水潭十丈远的地方,正好在陈皓月的左侧,碑体并不大,差不多相当于陈皓月的身高再加上两个陈皓月并肩而立的宽度,碑体的根基深深的埋入岩石地面以下,碑体上的正面只刻着四个字。
  有底深渊!
  姜姬把灯火球拿近碑体照耀着碑体上的四个人:“原来这里还真叫有底深渊,我以为是那个人胡说的呢!”
  那个人自然说的是被陈万濠给吃掉的中年男魂。
  “背面还有字!”
  陈皓月绕到石碑后方,后面的字就要显得密集而小巧许多了,不像正面的四个字那么大气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