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章 前世噩梦

接下来的几日,顾云清都呆在府上,并未外出。

府里的下人都奇怪怎么郡主竟然能在府中呆的住,不出去惹是生非。又怕郡主在府中一直呆着,闲着无聊,来眼皮子底下找他们的麻烦。

又见顾云清饮食起居规律,基本时间,都关在以前将军的那间书房中。私下里找来轻萝,也没问出个什么。府中众人的一颗心,都惴惴不安的挂着。

是夜里,顾云清陷入了梦境,竟是怎么都醒不过来。

小小的孩子哭倒在两具冰冷的尸体旁,仿佛一只绝望的幼兽,望向她的眼神带着滔天的恨意。她冷冷的看着,一转头,又是任务中能把后背互相交付多年的好搭档“红狼”,跑来对她说,等这一次任务完成,就金盘洗手,做一个普通人。却不知她所说的最后一次,便是Boss察觉了她有离开之意,而设下的一场送死的局。

梦境不停的转换,一会是红艳艳的血海,一会是火光轰鸣的爆炸,一会是在训练基地,她质问Boss为何不放过红狼,一会又是Boss痴狂的大笑。

“你以为你放过他是救了他吗?至亲在面前死去,你让他一生都要在仇恨中度过……”

“既然走上了这条满是鲜血与尸体的道路,再想回头,就是痴人说梦了。手中沾满鲜血的人,只能一辈子呆在地狱……”

顾云清睁开眼后,坐起,四周一片黑暗。

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她手上的武器用的越发熟练,也越发麻木。她是Boss手下的王牌,从未有她完成不了的任务。若不是那场爆炸……

隔壁偏房传来了走动的声音,不一会,轻萝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郡主,又做噩梦了吗?轻萝进来了?”

“不用。”

但下一秒,轻萝便推开门进来了,点燃了屋里的灯。顾云清看她还穿着睡衣,只披着一件薄薄的外衣,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无事,你去休息吧。”

轻萝见状上前来便要替她揉揉,一碰上顾云清的手腕,小小的惊呼,“郡主,你手心怎么这么多汗,身上也是,都湿透了。轻萝伺候你换身干净的衣服吧。”

换了衣服后,顾云清打发轻萝离开了。黑暗中,顾云清一颗心慢慢趋于平静。

翌日。

顾云清找来府中的沈福。

沈福是府中的管事,府中的大小事务均由他过问。沈福在老将军还在时,便跟在他左右,看着顾小将军长大。顾小将军战死,顾夫人失踪,年幼的顾云清被接到皇宫,沈福便一直打理着顾府。

顾云清及笈后,出宫被封为郡主,顾府便作为护国郡主府,府上又重新修缮。

原主顾云清不喜修整管理,府中所有事物全权交于沈福打理。

顾云清这几日也观察过,沈福虽说掌管着府中的财力,却未有欺上瞒下之心。府中人员的任用也是经过他筛选了的。除了以前府中愿意留下来的一些下人,新招来的人,不得和外面的人一样,大言不惭,对郡主恶意取笑奚落。

这些,倒是给顾云清省去了不少麻烦。虽说那些闲言碎语她不甚在意,难保有一天她不会听得烦了,还得在府中立立威。

顾云清看着面前沈福,约莫在五十左右,一副温和慈祥的样子。

“沈总管,府中自你接管后的账本,财产铺子详细,你整理后,给我看看。”沈福是个忠心有能力的人,把府中管理的很好。顾云清并不想从沈福的手中收权,只是作为郡主,她要了解府中的详细状况。

“我要出去一趟,东西你就先放在书房。”

沈福估计没想到顾云清找自己过来,是因为这件事。明显愣住了,反应过来,脸上开始浮现一丝欣慰,便开始退下去准备了。

轻萝听顾云清要出门,唠唠叨叨的也要跟上。以前郡主出门,哪次不把自己带上。现在的郡主,突然性格收敛了起来,倒是一副冷静的样子,可轻萝还是怕顾云清被欺负。

顾云清听的烦了,便允她一同跟着。

轻萝老老实实的跟着,看顾云清似乎不大高兴的样子,也不敢开口说话。

她是穷苦人家的女儿,父母早亡。那时候她才三岁,狠心的婶婶便要将她卖去妓院。在大街上拉扯的时候,冲撞了顾小将军的马匹。

可顾将军不仅不责难于她,还将她买下,安置在将军府。此后,她便一直呆在将军府,跟在沈伯左右办事。

后来,将军府重新修整,郡主回府,沈伯便安排她来侍候郡主。郡主性格乖张,做事毫无章法,最开始的时候,她吃了不少苦头。念及将军对自己天大的恩情,便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吞。郡主于她,是主子,也是舍了命也要护住的亲人。

后来,郡主似是被她感悟,对她的态度有稍许收敛。

她想:郡主对她终究是和对其他人不同的吧。

郡主最近的改变真的很大,她一边暗暗欢喜,一边又忍不住怀疑。她记得郡主腰窝附近有一块月牙状胎记。在伺候郡主沐浴更衣的时候,她偷瞄确认过几次,胎记还在,位置也是对的,是她的郡主。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一路上,顾云清神情冷漠,身边跟着的丫头脑海中思绪万千。

到了城南巷子,顾云清让轻萝等在巷口处,便一个人往巷里走,直奔冶铁铺子。

铺子的老板一直在等着顾云清,看见她来,便急忙迎了上去。

老板将顾云清要的东西交给了她,顾云清仔细的看了看,和图纸做的相差无二。她戴上手试了试,很是轻巧,回去倒是可以找个机会试试威力。

顾云清很满意,便要付钱,那老板哪里肯要。且不说将军有恩于他,光是听说郡主的脾气和手段,他也不敢要啊。

可顾云清哪里管他,放下钱,转身便走了。

远远就看见轻萝那丫头伸长了脖子朝她这边望。顾云清走近,看见她脸上是熟悉的笑容,心中突然有丝丝复杂的情绪。

“跟上。”顾云清语气冰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倾世毒妃:废材三小姐倾世毒妃:废材三小姐夜沫夕颜|古言她,是21世纪的神医与毒医“月夕颜”,同样也是21世纪的王牌特工,可惜一次意外丧失性命,“废材”,擦亮你的眼睛看看,她有一大堆神兽等着契约。“庸医”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她可是妙手回春,可以和阎王抢人。“没女人味”,瞪大你的眼睛看看,在她身边的美男数不胜数。
  • 鬼王的倾城王妃鬼王的倾城王妃冰雪蔷薇|古言一个21世纪的死神毒医,因一场背叛来到一个空架的王朝和一个王爷的恩爱情仇!
  • 一见云英一见云英Pop依依|古言他自幼年遭人下药,被最信任的人出卖,身为皇家子孙却只能在偏远山庄长大的凌子苏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的人生只能是黑暗的,周遭繁华声色都与他无半点关系。 他应该是皇家最锋利的剑,不见光明,将一切不安扼于摇篮。 孑然一身,无所留恋。 直到有一天,一个姑娘不由分说的撞进了他的怀里,直击他的心窝。 她像是一道光,将他拉出这无尽的黑暗,为他枯燥的生活增添色彩。
  • 一词孤傲忱一笑一词孤傲忱一笑深忱|古言“有时,我只想认真哭一场,什么江湖什么天下什么争权夺利。我……到底什么都不想要……你,懂吗。”横眉轻拧,她终是落下了一滴泪。一身血腥只为一人,却最后落得一个一无所有。她到底还是潇洒地离开了,一如既往初识的模样。只不过,她笑了,又落了泪。“如果我说,我做的任何一切都是为了最后我们归隐山林,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愿意回来吗……”她横眉依旧冷对,只是眼中的神情转变了一番。最后一词孤傲忱一笑。
  • 奸臣他深得帝心奸臣他深得帝心花墨水|古言本书原名:【奸臣他深得朕心】 女帝少年登基,不爱重用那些纯良之士,偏爱那些在她身边玩乐的奸臣。 临死前还下了一道圣旨,赐给那些奸臣黄金万两。 她不明白啊,朕对他们不好吗,为什么要害朕! 谁知自己命大?一缕残魂存留于世,好让她看尽那些奸臣兴风作浪,看那些奸臣祸乱朝纲,看那些奸臣闹的国家民不聊生。 幡然醒悟,她却重新回到了奸臣正掌大权之时,而她早已被架空,前世她贪图享乐,竟不知朝堂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重新登帝,任贤纳良,可还来得及┉
  • 商女帝谋商女帝谋大大大方方|古言一个商女经历种种磨难,最终成就帝业的故事
  • 凤颜旧泪倾城凤颜旧泪倾城夕花颜|古言凤凰台上一舞,入了谁的眼;回眸一笑,倾了谁的容颜?年华似水,不变情意绵绵;韶华易逝,已是沧海桑田。凤落凡尘,转世为凤栖国的公主,只因有着倾世容颜,被迫远嫁异国为妃。出嫁那天,十里红妆,刺痛了他的心,他说“舞儿,我带你走可好?”她拒绝了他,转身进了花轿,泪如雨下,轩哥哥,我用一生繁华,换你一世长安....
  • 刁萌小月老刁萌小月老昨日飞絮|古言我是天上的月老,掌管人间姻缘。门当户对是我为男女牵红线的准则。经我牵线成为夫妻的有情人,数也数不清,这是我莫大的骄傲。我本以为能得到人间所有人的尊重。谁知道人间的痴男怨女竟……竟合起来将我告上天庭。玉帝大怒,说我不识人间疾苦,整天乱点鸳鸯谱。一道圣旨将我贬下凡间。我只好乖乖的滚下凡间…… 经历半世情劫,回到天庭,玉帝问我所感所悟,我满怀激动说出了自己的所悟,玉帝听了又下了一道圣旨。我不由的痛哭流涕,追悔莫及……
  • 帝女策之锦绣繁华帝女策之锦绣繁华文墨非|古言女主本强,一路躺赢。 十年权谋,五洲升平,成就锦绣繁华。 (云歌撒娇求订阅鸭,扣扣群vip加:663687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