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75章 打捞尸首

那这大人物究竟是何人?能建造如此大的一个盐仓,这幕后主使定是有一定财力的。

还有,苏启安就这么凑巧的来到了登瀛?还如此殷勤的过来帮忙?恐怕是另有目的。

还有,阿清知道了盐仓一事后,为何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此处?

将这一切都联系起来后,穆徵寒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人,那就是镇北王江海平!

可这一切都没有丝毫证据能与他有关,只是阿清与苏启安同他有些比较亲密的关系而已,但现在还不能断定此事与他无关,所以,他已然在穆徵寒的怀疑之中。

要快速找到一群会水的壮丁并不容易,所以,至天黑之时,一名侍卫跑过来对穆徵寒说“殿下,壮丁已经在找了,暂且没那么快,您先回去歇息,明日一早再过来可好。”他心里有些忐忑,生怕晋王会发怒。

他小心翼翼的将灯火给晋王递了过去。

只见他轻声应了一下,随即接过灯火,带着身后那二人离开了,他急忙跟上。

县令早早的就去大门口等候他们,穆徵寒一看,苏启安也在,湖底藏尸此事他应该也都知道了。

“殿下,殿下,您没受伤吧?真的有如此多的尸首吗?”县令跟着穆徵寒的步伐,开始嘘寒问暖。

而苏启安则把江念清拉到角落,沈吟秋朝他投来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而后很快便挪开了视线。

“清儿妹妹,你去哪里了?听说你们见到了多具尸首,是真的吗?”他此时并不是在嬉皮笑脸,而且很认真的在打听。

江念清自然是毫无防备,便一一道明“是真的,都藏于湖底呢,这些人很可能是被那装神弄鬼的猫神给杀害了,骨头上面都有划痕,应该是被利器所伤。”

苏启安听后,摸着下巴思忖。

“那你们可查出了是何人所为?或者怀疑之人?”苏启安想要打听的正是此事。

一问起这个,江念清有些泄气“没有……”

苏启安转而将视线投到穆徵寒身上,也许穆徵寒已然有怀疑之人,许是他并未告知他人。

“你不妨问问晋王,他心中也许已有了数。”苏启安感觉现在自己有些罪恶,他在利用清儿,这几天都在利用她,若她知道了,会怎样?

江念清有些疑惑“你那么着急想要知道?”

苏启安拍了拍胸脯“那是自然,我想为你们出一份力嘛,毕竟小爷这么厉害。”

江念清开始数落他“就你?厉害?吹牛厉害?”

苏启安如女子一般掩面,假泣道“妹妹竟不信我,这让我倍感难受,心如刀割呀。”

而江念清配合着他,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只见苏启安突然抬起头“你还真当小爷是废物啊?”

对方冷笑一声,无奈的晃了晃头。

第二日一早,一大批人聚集在湖边,看着那群壮丁潜入湖中,一遍一遍的将湖中尸骨送了上来。

“呕……”最后,他们才将那具还未完全腐烂的尸体移到岸边,有些人闻到气味忍不住吐了起来。

穆徵寒走了过来,挡住了江念清的视线“你走远些,别过来。”

江念清盯了一下对方的背,随即往后挪了下,抱着树干远远的看着他们,不过,大家都围起来了,她并未看到那具尸体的模样。

穆徵寒捂着口鼻,皱眉蹲下,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具腐尸。

死者全身皮肤发白浮肿,腐烂得最严重的便是颈部和腰部,上面有很长的伤痕,不过由于在水中浸泡太久,伤口处已然没了血色,周身皮肉泛白模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肉下面的骨头,而浓重的腐臭味更是一下又一下的扩散开来。

再看头部,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头顶还有些许皮肉,并带着一些毛发,而其他地方已经是腐烂得差不多了。

穆徵寒有些疑惑,为何头部腐烂如此快?强忍着恶臭,凑近仔细看了一下头部,不对,有划痕,头骨有划痕,很细小,但却很多很密集。

杀人者倒也是聪明,在死者头部、脸部划上数刀,再抛湖,即使很快被人打捞上来,但也认不清是何人了,这样也可让死者头部先腐烂,让其身份更加模糊难辨。

唯一可以得知的便是,这具尸体是个男子,且身躯高大挺拔,应当是个壮丁。

根据之前的打听,他们村最近有人失踪的事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么,眼前的这具尸体应该不是村中之人,很有可能是别处来的。

县令用手帕捂着鼻子笑呵呵的凑近穆徵寒“殿下,可否看出些端倪来?”

穆徵寒起身后退了一些“并未有何有用的信息,不过这人,应当不是此地的村民。”

尸骨虽然全都打捞上来了,可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比较有用的线索。

“你们便先回去吧,本王再察看察看。”虽不明穆徵寒驱人的用意,但沈吟秋带头配合着。

沈吟秋拾起银剑,走了两步回头挥了挥手“走吧走吧。”众人陆陆续续的跟上。

见江念清没有任何动作,沈吟秋用银剑敲了敲旁边的树干“还有你。”

“我可以帮忙的。”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她依旧不敢靠近那具腐尸。

沈吟秋低声道“让殿下一人安静思虑,我们在此只会影响他。”

“啊?此地如此危险,下官怎能让殿下一人在此,下官愿留下来陪同殿下。”县令主动请缨

“不必了,都回去吧。”清冽的声音传来,县令也不好再说什么,看似有些吃瘪的离开了。

他们回盐仓忙活着晚膳,过了一个时辰穆徵寒才回来。

入内,江念清便上前问他“怎么样了?”清澈的眼神,急切的神情无一不说明她对此事的关心。

穆徵寒抬眸,淡淡的盯着她好一会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方秀眉微皱,切声关心“你,你该不会被吓傻了吧?”

他收回目光,双手负于背“没有,并无收获。说完便绕过她,回了房内。

苏启安凑了过来,嗤笑道“看这样子,应该是没查到什么吧?”

江念清手肘用力的往身旁一撞,白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

感受到对方的白眼,苏启安立马追上去解释道“我也只是说句玩笑话。”

江念清回头瞪着他“你看现在合适说玩笑话吗?”

“清儿妹妹我错了,莫要生气。”苏启安语气软了些许,开始认罪。

沈吟秋冷眼的看着这一切,这苏启安……怎么变得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不免有些疑惑,怎么一个个都变了?

接下来的这几日也都毫无头绪,穆徵寒和沈吟秋二人也经常不见踪影,在穆徵寒休憩之时,县令也常常带着几人出去探查。

今日难得是齐了人,江念清本想问一下穆徵寒接下来有何行动,这还没张嘴,便被苏启安拉去捡柴火了。

临走前,穆徵寒对她说了句“早些回来。”总感觉有些意味深长?

县令捋了捋胡子,刚想说话,便被冲进来的侍卫打断了。

“殿下,大人,有发现了!!!”

县令兴奋的站起来“快说!”

侍卫低着头,开始阐述“东边的山坡上发现两具尸体,死相怪异,肤质并未腐烂,应该是不久前死的。”

只见穆徵寒长呼一口气“带路。”

“不可啊,殿下,这多危险,这就只剩两三人。”其他人被派遣回镇上搬粮食了,盐仓所剩侍卫寥寥无几。

穆徵寒径直往外走“你在此坐镇,人便留给你。”盐仓也需有人镇守,况且,沈吟秋一人便可顶他县衙十几人。

看着他三人远去的背影,县令对着身旁侯着的侍卫露出一丝邪笑,一场阴谋即将展开。

山路有些崎岖,远处的空谷隐隐传来一阵鸦雀声和水流声。

“还有多远?”

侍卫笑呵呵的回头“回殿下,快到了,就在上面。”

穆徵寒停了下来“此处既如此危险,你为何不配刀?”看似质问小侍卫,实则是在暗示沈吟秋多加谨慎。

沈吟秋一听,立马警觉起来“对啊,你为何不配刀?!!!”

侍卫身子一顿,再次回过头“殿下,我这来得匆忙,没想那么多。”

穆徵寒没再说话,继续跟着他走。

到了山坡顶上,穿过一堆杂草,便瞧见了不远处横陈着的两具尸体,周围的杂草上也沾染了些许血迹。

“殿下,那小的便先回去复命了?”一旁的侍卫开口问道。

穆徵寒摆了摆手,以示同意,那侍卫便撒腿往山下跑去。

沈吟秋对上穆徵寒的视线,两人面色有些许凝重,这侍卫有点奇怪。

二人并不急着察看尸体,而是先察看了四周。

盐仓这边,江念清与苏启安拾完柴火回来了,苏启安将背上的柴火往柴房一放,便听到江念清的惊叫声,他急忙赶过去。

“大人您怎么能让他们二人前去?不是说很危险吗?为何不多派点人?”一进门便看到她在大声质问县令。

刚刚她一进来便看到县令与两三个侍卫围在一起窸窸窣窣的,不知在悄悄讨论些什么。

环视一圈都未曾看到穆徵寒,便问起县令,县令如实将情况告诉了她。

可谁知她反应如此强烈?再说现在这不也没发生什么危险吗?

“姑娘莫要着急,我让何大人带了一批人马运粮食过来,相信很快就到了,粮食一到,我便让他们立马上山。”县令面对这小丫头的质问并未生气,语气还十分温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我想和你虚度时光陌墨莫蓦|古言最美好的的风景是遇见你,在你的怀里孤独,与你虚度我不堪一击的光阴。
  • 游戏风云:决战宫城游戏风云:决战宫城如梦江心|古言游戏,玩家身份扑朔迷离,宫斗,红墙绿瓦之中生死决战,智慧与智慧巅峰PK,战斗倒最后一刻未必就是赢家,提前离场未必是输家
  • 我的殿下很高冷我的殿下很高冷羽落繁花尽|古言清澈似水,杀人似鬼,这是女主 高冷狂傲,霸道专情,这是男主 巍巍山河,泱泱苍穹……且看他二人,如何问鼎天下。 刀光剑影,暗斗明争,江山如此多娇…… 忘不掉的蓝羽;步步紧逼的云萧;默默守护的温子林;步入魔障的冷月。来自异世的凤遥,面对这一段感情纠葛,该何去何从…… 某一天,云萧霸道地把凤遥扣入怀中,“说!你喜欢的究竟是谁?” “我喜欢……”凤遥神秘一笑,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高声大喊,“我喜欢这个天下!” 云萧狂傲道:“那我就将这个天下送给你!” 某天,他以天下为聘,铺红妆万里,缓缓走至她的身边,“阿遥,嫁给我吧!”
  • 妃本嫡女妃本嫡女幽扇子|古言大婚之日,血染衣裙,也不过为他人穿上了一身红嫁衣。楚心悠怎么也没想到,百般疼爱的妹妹竟然觊觎自己的未婚夫。而她的未婚夫早就与其勾结在了一起,在大婚之日谋害她。未婚夫与妹妹亲手将她毁容,遭受了奇耻大辱,最终含冤而亡。再次醒来她只为复仇,让她踏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人都得不得好死!她犹如嗜血的鬼魅,一颦一笑皆让人迷失心智。她足智多谋,上打小姐,下打姨娘,只为保护自己所爱之人。他纵观全局,一个主宰之人,却为她动心,承诺道:“我娶你!”她嗜血一笑:“好啊!那你去地狱里去娶我吧!”一剑长驱直入,他并未还手。楚心悠,你何曾明白,地位权利,都不足你一分,只要有你,一生足矣。
  • 重生之侯门毒后重生之侯门毒后腐烂柿子|古言我喜欢一个人,我追他,从前世到今生。 姓温的,前尘你死都不放过我,这一次,我锁定你了。 【本文披着虐恋的皮,长着甜蜜的心。】 当自带主角光环的女主碰上了清贵傲娇的南齐小侯爷, 当饱受前世折磨的腹黑女主对上尚还年幼懵懂的闷骚男神, 他们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当一重重迷雾揭开, 是谁的疯狂执着俘获了谁的心, 一片血雨腥风中, 有人轻吟“我心系于你。”
  • 夜谋江山夜谋江山沁新新|古言利用与被利用、算计与被算计、背叛与被背叛。世人如棋子,天下为棋局,何物布苍生?操棋博弈人。蔡沁儿说:“齐文衡,你可以利用我,是因为我愿意被你利用。”而终于有一天,沁儿不愿再做棋子:“你攻天下,我便攻下你。”………………….究竟是谁下了谁的棋?……………………PS:这是一个权谋与爱情参半的故事。
  • 只是你的唯一只是你的唯一Triffy|古言她现代南宫家的小千金,因为青梅竹马的背叛一朝穿越,变成了南宫王朝的长公主。他是离魄宫的少主,冷酷无情是他的代名词,他又是南宫王朝第一美男,众女子的梦中情人;他和她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命中注定。无尘,一个风一样的男子,为她停留,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他比他更早遇见她,却只得到朋友的称号,他不懂自己差在哪点,为什么她的目光从未停留过?三个人的电影,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是他?是他?亦或是她?是否有这样的结局,所有人都得到幸福?谁也不欠谁?谁也没有对不起谁?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我不是王语嫣我不是王语嫣花葡萄|古言柳若嫣跟着闺蜜去爬山,不小心摔下山,昏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身在谷底。四下打量,这里……竟是无量山的谷底,就是《天龙八部》里,段誉得到武功秘笈的地方!在山洞里,她看见“神仙姐姐”玉像,容貌竟与自己相同。究竟为什么会穿越到这里?我不是王语嫣,但这穿越之旅可与段誉有关?嗯……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能简介写得不太好哈,请观众不要介意哈。
  • 凤倾天下之谁与争锋凤倾天下之谁与争锋笙未朝|古言她的凤姿,她的猖狂,逆转天下。究竟是谁,轻轻一笑山河失色,究竟是谁,轻抬素手逆转乾坤,究竟是谁,淡蠕嫣唇让全异界顶礼三拜。他的龙态,他的张狂,背叛天下。究竟是谁,一声令下全异界跪拜,究竟是谁,随意覆手掩盖风云,究竟是谁,浩浩荡荡许她三生三世。“你许我三生三世,我许你万里江山可好?”“不,我只要你。”他温柔看着她,挽尔之手,与子偕老。这儿作者笙未朝,与您一起见证它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