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6章

金菩提听到这,疑惑的问道:“尊驾遇见的这个人是...?”。

那通译觉察到金菩提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斜着眼,表情古怪地盯着金菩提看了片刻,见金菩提神情举止的确不似作伪,才笑了笑,接着道:“呵呵,我们之前一直以为你们是装作不知道,看来仙友会中的那些长老倒是真的没有与你说起过以前的事情啊,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了。”。

金菩提道:“那时,在下在会中人微职卑,又恰巧正在办一件会里交办的差事,脱身不得,所以并不知道长老们所为何事。

那之后,会中长老和精锐尽丧于余杭,这导致会中的许多大事,在下至今也无法详知其中的关窍。”。

那通译道:“我一直有个疑问想问问你,你一直提到仙友会曾在余杭遭受过一次重创,难道二十五年前你会中长老们断了与我们的联络,就是因为这件事么?”。

金菩提怨毒阴狠地道:“不错,这件事正是杜君献那一伙人干的,此人的家世极为尊贵,原本是赵宋皇族之后,当年正是其父带人在余杭伏击了我们仙友会本部。

其时,会中精锐尽丧于余杭,损失之大,我们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都没缓过来。

而那些与你们相熟的长老们便全都死于那次伏击,我们这些侥幸存活下来的人在会中本就职位低微,根本不知道你们的存在,所以这二十多年里才没能与你们联络。”。

那通译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你们的踪迹,之前,我们实在想不通如此规模的一个会社,怎么会一夜之间在江湖上就彻底消失了呢?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

不过这个杜君献嘛...,这个名字我们并不陌生,现在看来这个人的背景还真是不简单啊。”。

一番感慨过后,金菩提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轻咳了一声,缓和了语气说道:“在下方才有些着像了,我们言归正传,还请尊驾继续,在下洗耳恭听。”。

那通译道:“也罢,其实我们遇见的那个人也是你们会中的一位长老,不过说起彼此相识接洽的过程实在是平淡无奇,就不多说了,但你们东方人对长生不死和神仙方术的理解与记载,倒是引起了我们的重视。

当时,你们的长老给我的主人详细讲述了东方古籍中关于不死仙药的记载,我们对此十分感兴趣,也说起了一些有关于曼都什库德的传说和轶事,你们的长老听得也是十分入迷。

这一来二去,双方便生出了一种信念相近、相见恨晚的感觉,交谈中,越来越多的相似之处被发现。

比如你们相信长生不死和不死仙药都是真实存在的,还极为崇拜神仙的力量,认为这种力量也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似乎一直在寻找这种力量。

这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却与我们的一些传说有诸多相似之处,只是我们的更加具体而己。

当时我们正在四处寻找有关于曼都什库德的真相以及仙药起源的线索。

能想到的、能做的我们都试过了,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但自从与你们接触之后,我们似乎找到了一条新的路径,这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当时,你们对于我们的所为和观念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认同,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合作。

经过最初的互相试探,双方都觉得应该拿出更多的诚意来取信于对方,于是我们展示了曼都什库德的神技。

你们的长老在震惊之余,说出了有关于大阴魂镇的传说,我们虽然觉得阴魂阵只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远不如曼都什库德的传闻来的实际。

但你们的长老们言之凿凿,再三言明阴魂阵是真实存在于这世间的,这种执着让我们也有所触动。

以曼都什库德的传说为鉴,我们相信很多传说固然有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的地方,但其实也记载了一些历史上真实出现过的人和事,而我们要做的便是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将真相找出来。

而且当时的我们确实已经失去了方向,抱着权且一试的想法,双方决定组队前往东方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大阴魂阵。

出发前,我们研判了诸多史料,做了充足的准备,这便是第一次的阴魂镇之行,不幸的是很多人都死在了里面,损失极其惨重。

唯一庆幸的是,虽然九死一生,但却让我们有了突破性的收获,那就是阴魂阵中的那些石人。

它们的样子我们过去是见过的,在一些有关于曼都什库德的古老书籍中曾经描绘过它们的样子,但在细节上似乎又与古籍上的记载有些差别。

这些石人到底是什么人的形象,我们迄今还不得而知,但我有一种感觉,阴魂阵与曼都什库德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金菩提道:“尊驾的话我一直深信不疑,我也知阴魂阵必然与曼都什库德的事情有干系,正因如此,我才会如此急迫的想要入阵一探究竟。

奈何这阴魂阵当真邪异的紧啊,那人形的妖雾杀人于无形,即便说是阴魂邪灵亦不为过啊,我金某生平也见过不少邪异阴诡之事,但阴魂阵中的种种诡异却是某生平仅见,想来这阴魂阵怕真是阴司的入口亦未可知啊。”。

言罢,金菩提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

那通译见状,说道:“我的朋友,你这是怎么了,害怕了么?这世上很多东西我们没法子定义它们到底是什么,但以真主的名义,请你相信我,任何妖魔在真主的光辉下都将被神圣的圣火烧尽,在真主的光辉下任何鬼祟都将无所遁形。

现在我们进不去阴魂阵,想必是那里还没有被安拉所庇佑,我们此次前来,就是要劝阻你们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我们现在应该将我们的力量用在更需要它的地方。

哈立德那里,我们还需要你们的力量,哈立德来到东方,我相信这是真主的旨意和安排,我们一定会从他那里得到更多有用的东西,所以不要灰心我的朋友。”。

金菩提听罢,不禁叹道:“这两次进入阴魂阵都是铩羽而归,看来当真是时运不济啊。

前几日的确是在下操切了,而今哈立德这条线索,咱们必须抓住了,待下山后,见过我家尊主,咱们再详细筹划。”。

双方接下来的谈话乏善可陈,帐中又说了一阵,金菩提便退了出来,自回帐中休息去了。

此时,一直潜伏于草丛中的展三娘和刘二两人见营地中再无声息,便也慢慢退去。

二人去了前后总有一个时辰左右,土梁子上的众人此时早已经等的心焦难耐了。

杜君献见二人去了如此之久还不见回来,正要遣人下去接应二人,却见土梁子下不远处的杂草中人影闪动,定睛细看,原来正是展三娘与刘二。

众人见二人回来,都不禁松了一口气,待二人到了众人藏身之地,杜还便迫不及待地问道:“那营地中是何状况,可见着金菩提了?”。

展三娘冷森森地道:“当真是冤家路窄啊,营地里果真是那老贼,但却没见着雍巽那小贼,方才我与二郎听了半晌,听他们话中的意思,雍巽那厮似乎就在山外。”。

接着展三娘便捡着紧要的将帐中的谈话说了一遍,刘二时不时地插口补充两句,将遗漏的细节补上,众人大致也听的明了。

这时,展三娘又道:“本来想着动手除了那老贼,又怕打草惊蛇之下,咱们便见不着那哈立德了,那岂不坏了杜郎大事?”。

杜还笑道:“呵呵呵呵,展娘子真是做的好谋算啊,既如此,咱们只需暗地里跟着他们便成了。”。

一旁的杜君献接口道:“果然被我们猜中了,在西域丢失的那瓶仙药还真是被另一伙人拿去了,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他们若是与金菩提联手...。”,说到此处,杜君献便不再言语,而是皱眉思索起来。

此时,刘二说道:“依我看,咱们先别管他们是何来历,这些人既然和金菩提那老贼掺和在一处,想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咱们只需跟在他们身后,到时候连带他们和哈立德那鸟厮一块办了便是,到时再用上些手段,不愁他们不说实话。”。

杜还深知杜君献的秉性,此时见他并不说话,已然大致猜到了杜君献的心思,便道:“少爷,这些人虽然知道许多护教使者的事情,但咱们终究不知他们底细,若是想与他们联手,现在恐怕还不是时候。”。

杜君献听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仙友会也是在不知他们底细的时候与他们联手,既然他们能,为什么我们不能呢。

不过还叔你说的也对,现在还不是时候,要想与他们联手,咱们须得先灭了金菩提一伙才行,如今只得暂且忍耐一二了。”。

上一章第195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失踪法则失踪法则绿丝.CS|悬疑她们为何失踪?到底是谁策划着一场场冷血的失踪案?
  • 失踪法则失踪法则绿丝.CS|悬疑她们为何失踪?到底是谁策划着一场场冷血的失踪案?
  • 踏诡行踏诡行小猫六六|悬疑突然出现在外公葬礼上的鬼面将楚晨楚寒带到了齐衡市,然后丢下一个U盘就消失了。 U盘里有着各种武功秘籍、道法经典、邪功秘术,鬼面这是把整个正邪道门都给打劫了吗? 神秘的公交、消失的记忆,一切都和一栋叫做“半步多”的神秘大楼有关,隐藏在大楼背后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那么让我们一起来一场“踏诡行”……
  • 桂花书店桂花书店青木阳|悬疑一个即将拆除的古老书店,在一个雨夜迎来了几位神秘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又似乎被无形的线牵连在一起。在时间和空间的交错里,又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一个即将拆除的古老书店,在一个雨夜迎来了几位神秘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又似乎被无形的线牵连在一起。在时间和空间的交错里,又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
  • 时间感知者时间感知者赈早见的琥珀主|悬疑帝京会战之后,参战各国普遍进入了衰落,大国的政治结构开始变得复杂,各种势力都为自己的利益互相争斗,这其中,夜狱狼牙兽结构就是其中最受追捧的一项高科技技术,然而,南极天尊却发现其中有一种巨大的隐患,但是来不及了,日本正在大肆进攻中国,欧洲国家陷入了缠斗,无人可以阻止他的进化,世界将被它改变。。。。。
  • 心魔转入令心魔转入令和一宣|悬疑赵钱孙李蹑手蹑脚地走进储藏室—-储藏室的门是他让周子涛留的—-周子涛拿了一叠纸没锁……
  • 诡宅诡宅陆蔓笙|悬疑素未蒙面的舅公送了我一笔财产,豪车别墅存款,看似已成人生赢家,结果却家破人亡,自己也差点命丧黄泉频频闹鬼的别墅中,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
  • 我的捉鬼手册我的捉鬼手册初馨|悬疑<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本是千金小姐,一场阴谋,几十年的算计,一朝沦落弃女。阴差阳错之下,看见这世间妖魔鬼怪。本以为从此斩妖除魔,保卫正道。却又动情,伤了心。到头来却不过是人生一劫……爱与恨,到了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个更多一些……师父说,“情劫不渡必成死劫!”徐青杭只想问,“你爱过我么?”只要那人点头,死又何妨,天下苍生又与我何干!“徐大师,本将军从不曾爱过你!”萧末想,你是注定名留青史的大师,我怎能用自私地用儿女情长束缚你!一切苦难,一切痛苦,都让我来承当吧!
  • 绮梦成仙绮梦成仙马丁林|悬疑人生如梦,似真似幻。醒着的梦和睡着的梦,都是梦。开启追梦之旅,从此自由自在。
  • 诡秘存活诡秘存活憨憨至极|悬疑所有的幻想都以成真。 李凡获得了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