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8章 永不湮灭的希望

晚上,帮艾黎处理完他父亲的后事后,其他人还是没有离开,他们陪着艾黎坐在屋里。

艾黎两眼泪汪汪地望着那张空荡荡的床铺,连草席、被子都没有。

跟很多地区不同,关于死人,阿纲莫雷矿区有严格的规定,必须在特定的教堂,并且当天火化,连同逝者生前的衣物被褥等。

陈露从厨房里端来一碗热粥:“艾黎妹妹,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肯定饿坏了吧,来,喝一点姐姐给你煮的粥。”

艾黎在椅子上蜷缩着身体,伤心地摇摇头,说道:“谢谢姐姐,我不饿。”

“怎么可能不饿呢!”阿图尔立马说道:“多少吃一点吧···”

阿图尔脸上的悲伤似乎跟马多多他们有些不同,有点感同身受的意味,他现在已经能清楚地回想起当初他父母被大火烧死的那个晚上,赶来的人们也同样不断给予他安慰,但这些都无法填补他们心中遗失的东西了。

阿图尔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对着漫天星河,感慨地说道。

“你们知道吗,斯大林爷爷曾经跟我说过,人死了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们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只要是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你抬起头就能跟你想见的人见面了。”

阿图尔的话触动到了每个人的心里,对于这个新奇而浪漫的说法,窝心的同时有带点悲伤,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看向夜空,也许是,他们心里也有想见的人吧。

艾黎缓缓抬起头看来,看了一眼阿图尔,转头又看向窗外,她起身走到窗外。

对着夜空,对着无数星辰,她痴痴地问道:“那哪一颗是他呢?”

“你看见的最亮的那颗!”阿图尔微笑说道。

“最亮的那颗?”艾黎喃喃自语,寻找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颗星星上面,嘴角微微弯起,但眼角还是溢出了眼泪。

随后,艾黎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阿图尔在收拾厨房时,提着一堆的垃圾走了出来,注意都是一些熬药用的东西。

“好了,这些以后用不到了。”说着就要丢出去。

艾黎匆忙上前,翻出了一个药壶,道:“这个我想留着。”

“也好,”陈露走过来,搭在艾黎的肩上:“留个念想也好。”

······

回到老帕克家里,他们把艾黎也带了过来。

给艾黎整理出一个房间,让她住下,这当然是他们临时起意,老帕克夫妇事先并不知道,但从他们热心的替艾黎准备衣物来看,他们是否同意已经不重要了。

梅里娅婆婆更是关切地问道:“艾黎,到这就安心住下,就当自己家,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要是这些哥哥姐姐谁欺负你了,告诉婆婆,婆婆替你收拾他!”

大家一听,哈哈大笑。

退出艾黎的房间后,所有人来到楼下,围坐在火炉旁。

刚坐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想不到该说些什么,气氛有点压抑。

“阿木提爷爷走的时候说,他不是不想救艾黎他爸爸,是因为他也无能为力了。”马多多想了想还是说道。

“哼~人都没看过,他怎么就知道无能为力了!”阿图尔第一个呛道:“我看他也被那个什么净化之泉给整魔怔了!”

对此,马多多直摇头:“应该不是,我们中最不相信什么净化之泉的人就是阿木提爷爷了,他不可能因为这个而见死不救的。”

“嗯,我也觉得他这些天好像瞒着我们在做什么事。”都城说道。

“有什么事情能比救命更重要的!”阿图尔依旧怒不可竭。

过了一会,老帕克跟梅里娅累了就先回府邸洞。

“听说今天矿场内阿索隆又出现了。”马多多说道。

“嗯,这次动静闹得挺大的,很多成群结队的宝藏猎人准备去围剿它,反而有去无回。”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阿木提从门外走了进来。

所有人看了他一眼,马多多站起来,阿图尔气呼呼地转过头去。

阿木提叹了口气,走过来坐下,还选了挨着阿图尔的位置,阿图尔立马不干,起身坐到另一边去。

阿木提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道:“刚我去了趟艾黎家里,听邻居说你们把她带回来了。”

“哼,所以就该让她一个人流浪街头是吧?”阿图尔对着空气说道。

“不,你们做得很好,”

“做得再好也救不回艾黎他爸爸!”

“唉,我知道,你们肯定都很生气,但真的,艾黎他父亲我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阿图尔一听,更加的生气了:“作为医者,你连病人都没见到你就说你无能为力!你凭空就能知道他的病情吗!”

“就是因为了解,我才知道,当时就算我去了也没有用,他的情况我早已经心中有数。”

“我听你放屁!”阿图尔愤怒地起身离开。

终于等到两人吵完,马多多才有机会问道:“阿木提爷爷,你是不是什么事瞒着我们?”

都城:“是啊,你怎么会忽然跑去参加那个什么净化仪式?”

陈露:“更离谱的是这次竟然选中了你!”

阿木提轻轻一笑:“一点都不离谱,因为这一切都是人为的。”

马多多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其实那棵什么水灵巨树只不过是阿兹蒙用魔法变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灵树。”

都城:“什么?!为什么要搞这么一出?”

“为了选中他想选中的人。”

陈露点头:“我懂了,看来这背后肯定有巨大的利益勾当!”

“什么意思?”马多多问道。

“给那些更有钱的人开个后门呗,谁给的价钱高,就选谁呗,简单说就是拿钱买命。”

阿木提听完一笑,直摇头。

“难道不是吗?”陈露反问。

“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还是继续关系矿心宝钻的事情吧。”说完,阿木提便上了二楼。

阿木提走过艾黎的房间时,頓了一下后,继续走回自己的房间,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

艾黎站着门口,房门半掩着,她愣愣地问道:“阿木提爷爷,真的是有钱人才能活下去吗?所以我爸爸其实一直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吗···”

阿木提转过头,看着艾黎稚嫩的小脸,一时语塞。

“爷爷能进去吗?”

艾黎点头,两人来到屋里,房间还很空,只有桌子上放着寥寥衣物。

挨着烛光,两人坐下,艾黎低着头,两个小拳头轻轻地握着,放着椅背后,似乎是不想让阿木提看到。

阿木提轻声问道:“艾黎,你是不是在生爷爷的气?”

艾黎愣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此阿木提反而更加难受:“没事,你生气是对的,爷爷不怪你,可能是我表达得过于隐晦了,没能让你明白,还给你了希望,对不起,这都是爷爷的错。”

艾黎听着,双手收回,放在膝盖上,低头流下的眼泪正好滴在手背上,哭着说:“我···我真的以为您能救我爸爸的,您那么厉害···”

听着阿木提心都快碎了,他摇头说道:“你父亲的病情我也无能为力,他今天出现的情况老实说,我已经预料到了,但我确实没有任何办法能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真正的净化之泉。”

“真正的净化之泉?”艾黎疑惑道:“对了,爷爷刚才说的,那水灵巨树真的是骗人的吗?”

阿木提犹豫了一下,稍稍点头:“是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水灵巨树是假的,神树使者是假的,净化之泉也是假的。”

艾黎听完瞳孔都颤抖了几下,看上去竟然有点不知所措:“这···这怎么可能,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怎么可能···”

“爷爷今天进去那个山洞就是为了最后再确认一遍,那山泉是不错,但并不是净化之泉,说实在的,后来我也曾希望这些都是真的,这样你爸爸跟很多人也许都能把病治好,至少能活得更久也更好一点。”

这下,艾黎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依旧难以相信她心中奉承了这么久的信仰,这一切竟然都是骗人的。

“你说阿兹蒙大人一直在欺骗我们?”艾黎猛地摇头:“我不信,这是为什么?”

看着艾黎的样子,阿木提心疼地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没有回答。

“像陈露姐姐说的那样?为了钱吗?”艾黎梗咽。

“钱?”阿兹蒙摇头:“阿兹蒙最不缺的应该就是钱了,对他而言,有种东西比钱更重要。”

“什么东西?”

阿木提叹了口气:“就是你心中所奉承的信仰。”

艾黎想了想还是不解,于是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木提犹豫了一会,说道:“就好像你,心中有了信仰,也就有了希望,这对于这里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甚至比药都重要。”

阿木提说完便起身,一些更沉重的东西他没有说,也没有必要跟一个孩子说,那太残酷了。

艾黎问道:“那您会去揭露揭露他吗?”

阿木提反问:“你希望我去揭露他吗?”

“我不知道···”艾黎现在感觉自己脑子很乱:“阿兹蒙大人一向对我们都很好,虽然他看起来很严肃,说出来他肯定会遭到反抗,但不说出来,大家就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希不希望你去揭露他,但···”艾黎頓了一下,看着阿木提一笑:“但我相信你。”

阿木提泪光忽闪,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他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阿木提走到门边时,身后传来了艾黎更加伤心欲绝的哭声,他明白刚才说的事情已经让她原本的世界几近崩塌。

“但是孩子,净化之泉是真实存在的,”阿木提说道,他没敢回头去看,但哭声已经听了,嘴角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所期盼的净化之泉并非是阿兹蒙编造出来的,在这片大陆的西边,有一片森林,森林中就有一口净化之泉,也是全世界唯一的。”

“在哪里?!”

阿木提有点惊讶,因为刚才还在伤心的哭泣,但现在他听到的艾黎的声音却是如此的坚毅。

“在仲玛山下,名叫落晖的森林,那也是你都城哥哥他们准备要去的地方。”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透过门缝,阿木提看到屋里的那个孩子,正坐在床上,没有了哭泣,看样子正在思虑着什么。

心道:艾黎,你知道吗,你最让爷爷感动的就是你心中永远都充满了希望,你的眼里永远都有光,不管几次没被选中,你也永远相信下一次一定会是你,爷爷希望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别让心中的希望湮灭。

只要你不绝望,就没人能拿走你的希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关于猫咪可以变身奇美拉的故事关于猫咪可以变身奇美拉的故事女王喜欢演员|奇幻燃起猫咪的勇气吧 保护你的主人 然后战斗 知道死亡降临 那是赐予战士最美好的礼物
  • 身穿好难身穿好难黄白蓝黑|奇幻下次有机会再也不身穿。遇到刨根问底的人,你都没法做自我介绍的好嘛!魂穿就省事多了
  • 永生殿堂永生殿堂朦影流光|奇幻这是开始的年代,永生殿堂的大门还没打开,座椅的归属还没被确定,一个小胖子的出现,引发了巨大的混乱
  • 因轨律因轨律Epis独档|奇幻生于华央第一家族的佑仟璟,身份尊贵却是天生残缺者,没有业力无法修习业道,更没有神。然而与堕落神祇那场交易使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变,从失落之地归来后,他是后天觉醒的天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鬼见愁,甚至是离经叛道的“堕业者”。 为了遵循当初与提迦堕神玄霜巨蛇的约定,找到当年被“处刑”的吟游者席翁帝涅,他借着堕落神祇赋予的逆天神性和宝具,一步步接近渊境最高权力组织侍神司。 在这过程中,他遇到了这一生的挚友和宿敌,遭遇了各种各样的事件。侍神司的阴暗面也逐渐显现,罪恶的人体实验、人工生命与对永恒生命的追求让他意识到了人类的疯狂,这是他接近这个世界“真相”的契机,也是深陷棋局的开始。 潜藏在弗洛艾多的“黯轨”,居溇罗的墓葬群,九夜冰域的噬目荒昳,雾城的业潮,华央双生子与世界树……命运的齿轮转动着,将他推向残酷的真相,不为人知的过去展露出来,牺牲一切的计划启动时,传说中的神祇是否会再次降临……
  • 名为世界的囚笼名为世界的囚笼用铁折纸飞机|奇幻魔法,异能,科技,一切不自然特异现象交织在一起,构建出奇特而又多彩的世界。 (本书慢热)
  • 天玫之泪天玫之泪倾城羽少|奇幻救世药物却成为灾祸根源,舍弃一切后反而得到更大的羁绊,当死亡也不能结束一切的时候,那么我们就只能够相信铁与血的审判。
  • 上古危机上古危机在那个夏天|奇幻呃......也没啥好简介的,想看的就看看吧!
  • 末日后的我末日后的我那夜星下的你|奇幻不甘平凡,整日幻想的某高中生,在末日来临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呢?
  • 神庭坠落神庭坠落彻界|奇幻穿越成边境伯爵,面对神庭坠落的大陆,魔女横行的人间,荒芜人烟的领地,第一要务是什么? 安礼认为是招募骑士。 “伯爵大人,又有三名骑士来应聘了,这是他们的简历,”女仆说。 “哦,”安礼来了兴趣,接过所谓的骑士简历,映入眼帘的一行字。 “罗斯罗诺的银月骑士,曾徒手杀熊的贝克曼。 …… 月神契约者,契约灵:月光。” “看起来是位不错的骑士呢,契约灵是月光,想必能力一定十分出众,”安礼给出了评价。 “大人您误会了,”女仆泼了安礼一头凉水,“契约灵是月光的骑士通常任务是提供夜晚照明,俗称,提灯骑士。” “这样啊,”安礼又看向下一张骑士的简历,“风神契约者,契约灵:北风。” “这个应该可以吧?风系的骑士应该拥有迅捷的速度吧?” “契约灵为北风的骑士,确实极为少见,不过多数都作为夏季时消暑降温之用,所以也被称作……”女仆顿了顿,“折扇骑士。” 感情就是个扇扇子的,安礼有些失望,拿出了最后一位骑士的简历。 “春神契约者,契约灵:春之精灵。” “这个应该挺好的吧?” “这种骑士被称作园丁骑士。” 安礼觉得肯定是哪里出错了。
  • 魔法大爆炸魔法大爆炸破晓曦阳|奇幻世界变了,人们能看见眼前元素的流动,把相同元素聚在一起就变成了魔法能量。终于人们开始不依赖科技,而是靠着魔法就能穿梭在宇宙以及各个位面之间。”原来这颗星辰本身就是一块巨大的能量石。“萧默看着手中悬浮的紫色石头说道。